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洪荒]招妖幡动gl > 第29章 雷霆雨露
 
※第二十九章  雷霆雨露

入夜。

妲己屏退了宫女, 独自坐在梳妆镜前,披一件妃红织锦海棠刺绣的貂绒斗篷。梨花红木的妆台上摆着一张半刻钟前内侍送来的雕花托盘, 一支青瓷酒壶,两樽小酒杯,盛着半盏残酒。

铜镜里映出了她千年道行修来的容貌,明眸朱唇,温柔端丽,眼波盈盈如平江秋水。

夜色顺着敞开的窗棂漫了进来,红烛虽点起了数十支,烛火却摇晃昏沉,落在铜镜中美人的面容上, 晕开了许些暗影。

妲己想着, 不知从何时起,自己这张脸,竟然越来越肖似女娲了。

她慢慢地、慢慢地伸出右手,很端正地竖掌,立于胸前, 捏出了一个法诀。

霎时,四周妖力涌动,妲己那件妃红色的织锦之下,雪白狐尾缓缓舒展, 一条, 两条,三条, 四条,五条,六条, 七条,八条,次第铺开,在半空中地轻轻地摇晃,竟占满了整面铜镜,白绒绒的,妖异又圣洁,衬着一张美丽华贵的女子面容,满室招摇。

狐族道法,修为愈深,则狐尾之数愈多。

妲己只是千年的狐妖,原本,是断然修不到八尾之数的,六尾便已经是世所罕见的天资了。

然而七年之前,那一夜,在娲皇宫中,她落在娘娘唇上的那个吻,留下的,不止回忆里的缠绵与苦涩,不止她寄身商王宫、遥望九州星海时聊以念想的那一点点慰藉,还有圣人数百上千年的精纯法力。

她最后两条狐尾中,是女娲娘娘的内念与气息。

妲己面对铜镜,端坐着,闭上了眼睛。

一室的静默中,红烛摇曳,烛光与阴影落了满地,却有最后一条狐尾,悄悄地摇动着,绕过了她人族女子的身躯,雪白的狐绒环着那一披妃红织锦,伸到了妲己身前。

尾尖轻轻地,轻轻地,点在了她自己唇上。

就好似许多年前,那似幻似真的一个吻。

……

铜镜里,雪白的狐绒上沾了一点胭脂。

妲己怔怔地看着这一幕,许久,久到满室的红烛都只剩下短短的一截,烛泪却积满了灯台,她终于站起身,仰头喝完了青瓷杯里的半盏残酒。

夜色已深,妲己收摄心神,正准备回卧房休息,静思冥想,或者练习些法术,却在这个时候忽听内侍来报:这一夜,纣王竟然久违地,决定留宿寿仙宫。

安静的寿仙宫顿时忙乱了起来。

听到着消息时,连妲己都难掩惊讶——毕竟,纣王是最喜新厌旧的人,这些年来,虽然把一颗真心留在了她这里,每晚笙歌夜饮之时,陪在床上的人却都不一样,有时是后宫里有份位的妃嫔,也有时是舞姬歌伶,或者年轻貌美些的宫女,反而是妲己这里,渐渐地来得少了。

寿仙宫这些年来,也修缮过不止一次。

妲己走进庭院时,回头望去,只见她先前喝酒的阁楼里还亮着烛光,梁脊上雕着一排精巧的奇珍瑞兽,屋檐尖尖地延伸进了夜色中,展翼若飞。

再远处,漫天星辰如海。

服侍苏贵妃的宫女太监众多,这个时节,本都已睡下了,听到要接驾,只好又一个个地从被窝里钻了出来,穿着单衣,在凉夜里微微地发抖,抱怨陛下来得不是时候。

——王宫是天底下最势利的地方,奴仆皆以主子为贵,若是换作其他妃嫔,天子临幸,那是三世修来的福分,飞黄腾达的前兆,别说只是夜里被叫醒,就是遇上冰天雪地、刀山火海,为了身家性命,爬也是要爬着来的。

只有妲己这里,人人皆知苏娘娘圣宠不衰,固若金石,却去嫌纣王多事。

待得这群宫人各自收拾好、迎出寿仙宫外时,纣王御驾已经到了。几个内侍落下坐辇,华盖招摇间,纣王缓步而出,还是那一身天子袍冕,见到跪了一地的众人,目光一扫,没见到妲己,便笑问道:“寡人的卿卿美人呢?怎地不在这里?”

他语调是笑着的,眉宇却不见丝毫喜色,气度巍然如山,沉沉地向着众人压了下来。

妲己的大宫女跪在第一排,这时便小心回道:“禀陛下,娘娘今晚喝了些酒,恐仪态有失,圣驾不喜,应该是去暖阁里重新梳妆了罢,奴婢这就去请娘娘出来?”

纣王道:“不必。”

他一拂袖,领着内侍从跪了一地的宫女太监之间走过,只留下一声若有似无的冷哼。

今夜的纣王颇不同寻常。

妲己原本是跟着众人一同等在庭院中,准备迎出宫门接驾的,转念一想,纣王深夜来找她,无非便是为了男女之事。这么一想,她便又回了暖阁,真的开始梳妆了。

女子在梳妆时,衣衫半整未整,容妆将全未全,别有风情,最是旖旎暧昧。

果然,不多时,纣王就一个人走了上来。妲己甚至无需回头,只在铜镜里,就看到纣王从背后慢慢靠近了她,这好些年过去,纣王虽算不上老,却比从前威严沉稳了许多。

纣王走到她三步处,便停下了。

片刻,妲己先开口道:“……大王来看臣妾了啊。”

她说话时,正在往唇上抹一片胭脂,铜镜里水红的双唇微微开合,纣王看在眼里,目光微闪,随即瞳色暗了暗,喉结上下一滚。

妲己起身,妃红的锦袍自她肩头滑落,堆在地上,那支刺绣的海棠花就开在纣王脚边。

她站在层层叠叠的妃红织锦中,只披件雪白的单衣,转向纣王,笑道:“臣妾还以为,大王已经忘了臣妾这寿仙宫了呢。”

纣王终于走了上来。

烛光不甚明亮,若有若无的檀香中,他环住妲己的腰,长长的黑发垂在二人之间,片刻,哑声道:“寡人怎么会忘了你。”

妲己低下头,靠在纣王宽阔的胸前,不再言语。

一片安静,只有她与纣王的气息无声地交融着。

不知过了多久,纣王终于后退一步,分开的时候,他的手指擦过妲己耳畔,替她将散落的青丝拢到了背后,又弯下腰,从地上拾起那件妃红锦袍,端端正正地为她披上。

这番举动,妲己本该意识到纣王今夜并非是为了亲热才找她来的,可是纣王宠爱她太久了,能给她的又太多、太坚实了,多到她终于放松了警惕。

她捏着纣王刚为她披上的衣襟,站在灯火下,柔声道:“大王,臣妾还有一事想请教大王。”

纣王的声音听不出情绪,“讲。”

妲己道:“不知对那西伯侯姬昌,大王是准备如何处置的呢?”

答应伯邑考的事,妲己一直记在心上,便是今夜纣王不来找她,不出三日,她也是要去找纣王的。

半晌,纣王不答,也不问她要做什么,只道:“你是为了伯邑考罢。”

妲己一怔,没想到纣王还记得西伯侯父子之事,便笑道:“臣妾之父,也是大王的将军,为大王南征北战,臣妾这做女儿的,总是担忧。前些日子,见伯邑考献宝救父,不知怎么,又想起了臣妾父侯,也是许多年未见了,不觉就……”

纣王打断她,问:“寡人究竟哪里不如他?”

他说话时,还是最寻常的语气,神情也不见喜怒,妲己的心却渐渐沉了下去。

话说到这里,她再不明白纣王在想什么,就是枉费了这么多年的修行。

她后退一步,跪到地上,低垂了头,一副任君处置的模样,轻声说:“伯邑考黄毛稚子,如何配和大王相提并论?臣妾心里,只有大王一个人,若是没有了大王,那臣妾活在这世上,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半晌,纣王忽然笑了。

他就这么笑着,问妲己道:“上一次见你对寡人跪拜,是多久以前了?”

妲己倏然抬头。

多久,她也不记得了。纣王好美色,只有她是例外。他宠爱她,并非因为那些欢爱与缠绵。他是最喜新厌旧的人,妲己想,对于她的身体,纣王只怕早就厌倦了,可是他依旧爱她。

从那时起,纣王便再也没有让她在他面前跪过。

妲己也终于明白,每当她俯伏跪拜之时,那个坐在高位上的人,究竟都看到了些什么。

纣王又笑:“为了那个伯邑考,你终于又来跪寡人了。”

指尖一点一点变得冰凉,这一瞬间,妲己竟不敢和纣王对视,又低下头,道:“臣妾是大王的,这个天下,臣子,百姓,都是大王的,犯了错,自然要向大王请罪。”

纣王:“你何错之有?”

“原本,大王春秋正盛,年轻英武,臣妾也是女子,但凡有眼睛的,都该明白臣妾的心意到底牵在谁身上,可是臣妾自己言行有失,为西伯侯父子说情,传出了流言,害得大王担心。”

“寡人不担心。”纣王慢慢地、慢慢地,说道:“寡人只问你一件事:你也说了,寡人年轻力盛,这些年,对你的宠幸,也远远多于其他后妃,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那些寡人只临幸了一两回的,宫女,嫔妃,都能为寡人诞下子嗣,只有你,连身孕都未曾有过?”

妲己脑海里轰地一声。

纣王在怀疑她。他在怀疑她骗他。

身后的门扉忽然打开了,风和夜色一起灌了进来。暖阁在二楼,门外就是一道悬空的走廊,用半人高的栏杆围着,天气晴好时,能看到庭院里栽种的海棠花。这是纣王特意为妲己修建的。

那海棠花,也是今年初春时节,纣王亲手为她栽下的。

妲己回过神时,背后一痛,已经被纣王攥着衣襟抵在了走廊的栏杆上。

庭院里还跪着许多恭候圣驾的宫女太监们,见到这一幕,纷纷俯下身,脖颈压得极低,几乎要把头埋进地里,唯恐不小心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丢了性命。

妃红色的织锦长袍从妲己肩头滑了开来,却因为抵着栏杆,并未落到地上,只是层层叠叠地堆在腰间,又长长地曳到了梨花红木的地板上。

她的上半身几乎都悬在了栏杆外,无处借力,只有纣王紧紧攥住她的衣襟的那只手。

他低声道:“寡人这一次,倒要好好看看,这究竟是为什么。”

妲己如何不明白他指的是什么。她与纣王,每到云雨之时,都是她用幻术遮掩过去的,而女娲娘娘与她又从未有过夫妻之实,只要一验身,纣王立刻便能知道:她这么多年,当真都是在骗他的。

而她的幻术,虽然逼真,骗过一人简单,要骗过这一整座宫殿的人,却做不到。

屋檐下悬挂着薄纱的灯笼,光芒照在地上,把妲己素白的单衣照出了一片暖色。纣王伸手抽走了她的腰带,他眼神很暗,呼吸沉重地喷在她颈边,像是预备着咬死猎物的猛兽。

妲己扣在栏杆上的手指在发着抖。

她能感受到纣王的愤怒,不是因为伯邑考,不止是因为伯邑考,更是因为他终于意识到了——这么多年,这么多年,他最爱的那个妃子,可能并不爱他。

那是将要冲毁她的愤怒。

纣王决不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君子,他的愤怒、他的嫉恨,化作了实质的侵犯与掠夺,撕开她的衣衫,即将降临在她的身上。

还有一条路,妲己知道自己还有最后一条路可走。

她是妖,身受招妖幡统辖,也是跪在娲皇宫前听过道的,便是天下人都不管她了,女娲娘娘也不会不管她。圣人道法无边,无论她遇上什么,娘娘都是一定有办法的。

妲己伸手探入怀中,握住了一直藏在贴身小衣下的玉符。

那是在许多年前,一切的最开始,女娲娘娘在三月十五寿辰之日,被纣王以淫诗亵渎,于是晃动招妖幡,召集天下万妖觐见,选定了她来商王宫时,一同赐予她的传讯玉符。

而每一次,每一次,她向娘娘求助时,娘娘都听到了,都回应了她。

片刻。

妲己颓然地,一根一根地,松开了手指。

既然娘娘不在乎她。

她又何必去求娘娘。

作者有话要说: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下一章娲皇上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