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洪荒]招妖幡动gl > 第31章 别时容易
 
※第三十一章  别时容易

……

盛春季节, 漫山遍野都是桃花。

一阵风吹过,卷起漫天的花瓣, 如粉雪一般,纷纷扬扬,落在了铺着枯叶的地上,落在了清浅的池水中,落在那人五色云锦的肩头和漫长青丝间,一支琉璃点睛凤凰钗,细碎的金色流苏垂落下来,迎着阳光轻轻摇晃。

妲己从她身后靠上,双手自她腰际伸了进去, 环过一周, 十指相扣。

那么自然地,仿佛她们早已如此熟悉,熟悉到可以无事不做,她轻轻扯开那人石青色的腰带,轻薄如朝霞的仙家云锦就这么落了下来, 繁复昳丽,堆叠在二人脚边,池塘铺着五色石,池中锦鲤游弋。

花瓣飘落。

一圈涟漪, 又一圈涟漪。

她开始亲吻她, 一路向下,清浅的池水却漫了上来, 没过脚背,细小的波浪拍打在二人脚踝间,不痛, 反而有种微痒的舒适,让人恍惚微醺,于是不知怎地,她们已经坐在了池塘边的石上。

匀称细白的小腿悬空垂了下来,一晃,纤巧的足尖划过池面,勾起一串水珠。

黑石冰凉,浸了水之后更为光滑,她坐不稳,一失足竟滑了下去,一条腿却还挂在高处的石上,未及收回,被扯得一痛,整个人就这样跌进了那人身上,抵着她赤白的腰。

那人低头笑了一声,长发自一边脸侧垂落,遮住了容貌,也遮住了她所有的视线。

她只觉腰后一空,似是被人抱了起来,旋即,那人的指尖探了下去……

……

……

妲己猝然惊醒,抓住床上的丝绸轻裘,喘息不定,心却还在砰砰狂跳。

夜很深了,烛火只剩下一星,凉薄夜色顺着窗棂的缝隙漫了进来,风吹进肩上单薄衣襟里,有些冷,让她忍不住蜷起了身子。

原来,是一场梦。

只是个梦。

妲己在原处坐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慢慢地伸出手,拢了拢散乱的发髻。也是这一动作,她这才察觉身下已然湿成一片,是该换件衣裳了。

再抬起手,素白手指上涂着大红丹蔻,烛火映照间,一片忽明忽暗的暖色。

方才梦中的香艳与缠绵,仿佛还萦绕在指尖。

半晌,半晌,妲己低低地笑了一声,放下手来。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她和娘娘,原本就是不可能的。

且不说圣人无情无欲,若是当真心生爱意,与一人动心,则心境动荡,修为跌落;就是她与女娲娘娘二人之间,即便娘娘愿意,与她做那梦中之事,情到浓时,必然气息交融——妲己不过八尾狐妖之身,真要承受女娲正神千万年的功德香火,必定经脉毁损,爆体而亡。

何况……何况,娘娘未必愿意。

小几上还放着一杯茶,妲己拿来喝了一口,是冷的。宫女太监们都睡在外间,她也懒得叫人,便就着冷茶,独自一人,一口一口地饮着。

夜风微凉,苦与涩从茶水里洇开。

这一遭春梦醒来,竟是再也睡不着了。

夜深人静,本该合适弹琴——妲己当初跟着伯邑考学琴,当真是在认真学些东西的,原本想着勤加练习,日后,说不准也能拿去取悦女娲娘娘,可——

可自从伯邑考事发后,纣王就砸了她所有的琴。

那一夜,纣王不知为何,事到临头,忽然心软,并未在大庭广众之下圆房羞辱她,可却还是拽着妲己散乱的衣领,把她拖回了暖阁里,摔在床边。

然后,亲手打开了一个锦盒,呈在妲己面前。

里面,是伯邑考死不瞑目的头颅。

任凭一个人生前如何俊俏,死了,头被割下来放进匣子里,总是好看不起来的。锦盒里除了头颅,还有一双断手——那是伯邑考弹琴的手。

纣王看着妲己的神色,冷笑一声,转身走了。

临走之前,叫侍卫进来,当着妲己的面,砸了她所有的琴,再从宫里搜出伯邑考留下的琴谱,连着摔断的琴一起,尽数付之一炬。

那一夜,寿仙宫火光冲天。

熊熊烈焰的映照中,纣王面无表情,下的圣旨,同他的神色一样冷硬,先是命工匠拆了专为妲己修建的木栈回廊,又让侍卫驱马,踏毁了亲手栽种的海棠花圃。

然后,率着众人,扬长而去。

寿仙宫门一闭,他再也不来见妲己,妲己再也出不去这座囚牢。

三年了,原本享尽尊荣的寿仙宫彻底成了冷宫。宫里的下人早已惫懒,太监自去与宫女对食,也不来管妲己。秀女年年都进,纣王的枕边人换了一个又一个,新晋的宫妃盛宠无双,平常在商王宫里行走,都要远远地绕开此地,嫌寿仙宫晦气。

而女娲娘娘赐下的那块传讯玉符,也已经被纣王打碎,

这可真是神仙也救不了她,妲己困在宫中,无事可做,只有潜心修炼。她这具妖身,曾受过女娲娘娘渡来的一口精纯之气,又在娲皇宫里,追随娘娘左右,学了许多道理,也算是机缘巧合,于修炼之法上,渐渐地,居然也养成了一些心得。

这么一来二去,修为居然还真长进了不少。

想着,想着,妲己忽然一个人笑了起来。

连手里的冷茶,似乎都不苦了。

一杯茶尚未见底,忽然,寿仙宫的阁楼里,祥瑞霞光乍然而现,满目生辉。

——这样的深夜,天子脚下,商王宫中,那霞光里的正统仙家气息却是氤氲缥缈,袅袅不绝,显得格外反常。

妲己一惊,彻底回过神来。

她下意识地警惕起来,正要调集全身妖力,旋即,就见霞光一卷,如长鲸吸水般收了回去,显露一个十三四岁小少年的身影来,仙风道骨,灵秀俊俏——竟然是碧霞。

妲己这是真的意外了。

这些年,蛇符玉碎,她几乎都要忘了娲皇宫那边的事,万万没想到,深更半夜,她这无人问津的冷宫里,碧霞居然会来。

她怔在那里,只愣愣地看着碧霞。

碧霞也看到了妲己,将手上法诀一收,解释道:“传讯玉符毁损,娘娘让我来重新送一份。”

妲己:“……”

她看着碧霞,一时竟不知该如何言语。

此刻,距离伯邑考之死,纣王发怒,摔碎玉符,已有三年有余。

她在这冷宫,也已经住了三年。

圣人道法无边,何况是传讯玉符这等与自身关系紧密的事物。蛇符毁损,娘娘当即便该知道了,若是还记得那一道法旨,当时便可召见她,再赐一符;若是当真不想再管,前尘往事一笔勾销,就当没有过她这只妖,那也罢了,妲己早已心灰意冷,也再懒得强求。

可却又为何,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是时隔三年后,再派了座下童子送来?

妲己在娲皇宫里住过一两月,对于碧霞,她想了想,觉得两人之间还算是很熟的,起码还有都不会占卜患难的情义在,便直接问道:“除了此事,娘娘可还有其他吩咐?”

碧霞回头看她,眼神里竟有几分复杂。

片刻,还是叹了口气,道:“这次,娘娘还有一句嘱托,让我带给你。”

妲己:“噢。”

她看着碧霞,忽然省起一事:碧霞是女娲娘娘最倚重的童子,寻常,若是离开娲皇宫,必定是去替娘娘办要紧事。

这样的小事,本不该他来的。

可娘娘却派碧霞前来,这里面究竟……有没有什么深意?

犹豫片刻,妲己还是忍不住问道:“娘娘掌司妖族,有何法旨,小妖自当遵从,为何还要劳烦碧霞师兄专门跑这一趟?”

碧霞:“你问娘娘去罢。”

妲己:“……”

当面问娘娘,自然是不敢的。碧霞却已走到桌前,捋起袖子,取出另一枚蛇形玉符,搁在了桌上,又转过头,对妲己道:“封神量劫将起,近日里,通天教主往玉虚宫去了几趟,应当是与他师兄元始天尊商谈量劫之事,却是不欢而散。那封神榜上,只有三百六十位。争端将起,娘娘……娘娘让你万事小心。”

他说着,话音却是越来越低,穿堂的夜风从楼阁里吹过,吹得二人衣衫飘拂。

妲己先是一怔,旋即,竟是低头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眼里的泪再也蕴不住,盈了满眶,几乎要滴落进茶杯里去。

十年,十年了啊,她终于听到了娘娘的第一句话。

不是来问她的罪,也没有什么法旨给她,对于那一段荒唐缠绵的旧事,更是只字未提,甚至,连她的近况,自己的近况,也不过问。

只是叫她,万事小心。

好个圣人。

倘若说女娲娘娘有几分的尊崇圣明,便有几分的绝情,明明是亲口应允过的事,却又能眼看着她回到纣王身边,不闻,不问,不为所动。

可若说无情,娘娘待她,却又总有那么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牵绊。

好似什么都有,又好似什么都没有,圣人高居云端,常人离女娲正神有一万尺,她便是九千九百九十九尺,就那么一尺,便如微风拂柳,桃花点水,虚妄而真实,令她沉迷,贪恋,不得解脱。

千回百转之后,那一点绕指温柔。

作者有话要说: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和章节名【别时容易】都出自李煜的《浪淘沙》

822修文:

1调整时间线,后推三年2补全了一段纣王剧情,交代伯邑考结局3女娲相关剧情推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