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洪荒]招妖幡动gl > 招妖幡动
 
※第一章  招妖幡动

“娘娘圣德,点泥为人,采五色石补天,于天下百姓万民有大功,福泽深厚……”

大殿深旷,脚下的铜砖在早春的天气里泛着冷气,殿前,两尊鎏金香炉轻烟袅袅,幔帐随着微风飘拂,露出若隐若现的女娲圣像,姿容端丽,法度庄严。

狐狸精跪在冷硬的铜砖上,望着幔帐后的圣像,一拜,再拜,三拜。

三拜毕,她缓缓稽首于地:”望娘娘庇佑我妖族兴旺昌盛,雨顺风调。”

三月十五是女娲诞辰,她是妖族,理应前来朝拜。女娲前往火云宫朝贺三圣还未回来,纣王的仪驾又刚走,大殿里空荡荡的,只有她一只妖。

狐狸精拜毕,抬起头,看到墙上题了一首淫诗,写诗之人文采甚好,前几句盛赞了女娲娘娘的容貌,最末一句石破天惊,邀请娘娘共赴云雨。

纣王写的。

狐狸精觉得纣王说得很对。

娘娘是圣人,她的美也挟了圣人之威,国色天姿,威仪庄重,如皓月皎皎,如晨星熠熠,天上地下九州四海也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美人,合该纣王喜欢她,她也喜欢。

女娲常晃动招妖幡召集天下万妖,狐狸精第一次觐见圣人时,只是一只三百年的小狐狸,跪在群妖之间,只敢低着头看娘娘的裙裾。

裙裾都那么好看。

待娘娘讲完了道,又立完规矩,狐狸精大着胆子,抬头偷看了一眼。

一眼,她把自己这一辈子都许了出去。

五百岁的时候,她化形了。因为心里心心念念的都是女娲娘娘,她人身的相貌也像女娲——只有三分像,少了威仪,却多了春风化水的柔媚。

天地之间圣人为大,模仿圣人的相貌是大不敬,哪怕只有三分像,都是僭越,要担上因果的。

担上娘娘的因果,她乐意之至。

狐狸精望着墙上纣王题的淫诗,想起娘娘风华,一时沉浸其中,竟忘了先将淫诗洗去。

她感觉到娘娘晃动了招妖幡。

招妖幡动,她心随之而动。

直到万妖跪在娲皇宫前,狐狸精才反应过来——糟了,这是娘娘看到纣王的淫诗,生气了。

她离得最近,因此到得也最早,低头跪在地上,看到娘娘华美的裙裾从她面前晃过。

娘娘很生气,一直在娲皇宫殿前走来走去,裙裾便在狐狸精面前晃过来又晃过去,晃得她不由得紧张起来,心跳如擂鼓。

然后娘娘的裙裾停了下来,转回殿内。

不多时,彩云童女来传旨:“娘娘有旨,众妖退下,轩辕坟三妖随我觐见娘娘。”

雉鸡精和琵琶精修为尚浅,见到这阵仗便慌了神。只有狐狸精尚且维持着镇定,先是叩谢了圣恩,然后抬起头,盈盈笑道:“多谢彩云仙子。”

她媚术天成,彩云脸色一红,低头道:“不妨事。”

娲皇宫气派非凡,奇花异草随处可见,楼阁殿宇一重又一重,彩云缭绕,白鹤和青鸾绕着殿顶追逐嬉闹。再入大殿,脚下地面皆以白玉铺成,四周点着银烛,一对对金童玉女侍立两侧,镂金的香炉喷吐出缕缕白烟,萦绕在整座殿中。

三妖跪在下首,便见娘娘坐在大殿尽头沉香法座里,左右侍立着碧霞彩云。

娘娘身着五色衣裙,半倚在圣座里,一手支着额,容貌照旧是威仪端丽的,神色却有些倦。

她道:“成汤气数已尽,凤鸣岐山,天命归周,你等化作人身,这般……”嘱咐一番,果然是让三妖祸乱君王,败坏商朝气数。

狐狸精见过纣王的淫诗,猜到些因由,却也不言不发地跪在下首。

女娲嘱咐完毕,又道:“切记,不可残害众生,事成之后,你等自然也能成正果。”

雉鸡精和琵琶精欣喜若狂,领旨谢恩后便欢欢喜喜往朝歌去了。狐狸精修为较高,心思也更深,领旨之后,依然跪在原处。

女娲问:“你还有何事?”

“娘娘,”狐狸精回道:“小妖方才在娘娘行宫看到了纣王题的诗,刚准备向娘娘禀报,便受召前来……敢问娘娘,让我姐妹去魅惑纣王,可是因为此事?”

碧霞童子和彩云童女对视一眼,显然不赞成狐狸精的直言。

女娲眸色一深。

她本就是圣人,只不过素来与人族亲近,又是女身,不如其他圣人威仪深重。此刻她看着跪伏在地的狐狸精,气度深沉,神色不辨喜怒,让人生出无限的敬畏和战栗来。

她道:“你既知情,为何不报?”

“娘娘恕罪。”狐狸精款款下拜,道:“小妖罪该万死,见纣王亵渎娘娘,心中激愤,想着的便是怎么去报复这登徒子,替娘娘出气才好。小妖修为浅,灵智不高,被那登徒子气昏了头,便疏忽了娘娘这边,还望娘娘宽恕。”

女娲不言,半晌,冷冷道:“你倒是忠心。”

狐狸精眼神如水,“小妖对娘娘一片赤诚,日月可鉴。”

这确实是实话。

女娲不置可否,只道:“纣王急色,你这千年的狐狸去,必能成事。”

这便是承认淫诗之事了。

狐狸精低头不语,女娲又道:“你上来,让本座看看。”

大殿深静,狐狸精穿着一件白裙,膝行而上时,裙摆曳在地上,仿佛一朵盛开的白牡丹。

她跪到女娲身边,女娲略垂下眼睫,伸手勾起她的下巴,便怔住了。

碧霞彩云倒吸一口冷气。

竟有三分像。

妖化形时,容貌相由心生。这狐狸心里得想着什么,才能和女娲娘娘的容貌相像?

何况圣人合天道,即便一心想要模仿圣人容貌,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沾上因果事小,一个不慎,还可能当场引来雷劫,身死道消。

即便这狐狸运气好,身为妖族,受招妖幡统辖,容貌却与女娲相似,亦是僭越。

“好,很好。”女娲却道:“你既生了这张脸,不愁不能成事。”

圣人心思难测,她言语间听不出喜怒,仿佛真的只是在评论诱惑纣王这件事。

狐狸精敛下眉眼,柔顺地说:“多谢娘娘夸赞。”

一旁碧霞彩云简直要气笑了——模仿圣人容貌,乃是比纣王题淫诗更大的不敬,娘娘念在已经许了正果的份上不追究也就罢了,这狐狸竟敢顺杆往上爬!

女娲却觉得很有意思。

她拦住想要训斥狐狸的彩云,从袖子里取出一块玉符,扔到狐狸面前,“你姐妹去往朝歌之后,若是遇事不决,或者有什么难处,可用此物向本座禀报。”

狐狸精俯身捡起,拜道:“多谢娘娘。”

她本就跪在女娲脚边,这一俯身,便成了拜伏的姿势,从上往下看去,更显得腰肢盈盈,臀峰柔美,那一件白裙又是恰到好处的单薄,格外引人遐思。

女娲坐在沉香圣座上,漫漫想着,日后这狐狸去朝拜纣王,想必纣王也是如她现在一般,高坐王座之上,看这狐狸,就好像把人踩在脚底……这样跪伏的姿势,女子最柔美的身段尽皆展露,祸国殃民的尤物,却又在他脚下恭顺臣服,不由得纣王不动心。

至于这女子长得像她……那就更有意思了,不是么?

狐狸精拜过,又道:“娘娘,小妖还有一事相求。”

女娲尚未开口,碧霞童子已经上前一步,喝道:“你又有何事?”

狐狸精再次拜下,“求娘娘赐名。”

碧霞童子略一犹豫,退了回去。

妖是没有名的,天地众生,只有万物之灵的人才能拥有名字。

妖想有自己的名,除非尊者赐下。

女娲收回思绪,望着拜伏于地的狐狸精,微微沉吟。

随后她道:“汝名妲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