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洪荒]招妖幡动gl > 摘星楼起
 
※第二章  摘星楼起

夜。

冀州侯府。

冀州侯苏护一个人坐在主位里,望着案上夫人温了一遍又一遍的酒,愁眉不展——天晓得纣王那昏君又发了什么疯,前些日子,突然令他进献女儿苏妲己,他视女如掌上明珠,如何肯答应,又恨这昏君无道,一怒之下便反了商。

如今被北伯侯崇侯虎困在城内,粮草断绝,长子阵前遭擒,已是穷途末路。

苏护叹气,又叹气,然后吩咐左右:“去请夫人小姐。”

夫人小姐还得一会儿才到,苏护屏退其余的军士,取来长剑,拿酒浇透。

“——爹爹,你这是做什么?”

环配叮当间,苏小姐走了过来。不愧是艳名传进纣王耳中的女子,苏小姐正青春年少,她一来,这愁云惨雾的侯府都明亮了起来。

苏护叹气道:“妲己,爹爹与你说几句话。”

苏小姐走到案前,苏护牵起她的袖子,猛地一剑劈下!

苏小姐一惊,啊地叫出声,那一剑劈到了她肩上,与脖颈只差毫厘。

这时夫人恰巧赶到,几步抢上来,把女儿护在怀着,瞪着苏护怒道:“你做什么!”

这片刻间,苏小姐剑伤的血已经渗了出来,淋淋漓漓地往下滴落。

“夫人!”苏护叹道:“此城一破,我一家老小便要被押往朝歌,受人侮辱,遭天下人耻笑。我苏护一生豪杰,只因那昏君听信谗言,竟遭此无妄之灾,累及妻女!”

他凝目望向苏小姐,“妲己,爹爹为了保你,已经起兵反了商,如今城外北伯侯西伯侯虎视眈眈,城内粮草断绝,等到城破,也是被那昏君侮辱,不如先走一步,爹爹和娘很快就下去陪你。”

苏夫人惊叫道:“你疯了!”

苏护叹气,举剑又要刺,刺到一半却泄了劲,长剑垂下,只扶着桌案不住叹气。

苏夫人见事又转机,喜道:“侯爷……”

苏护却猛地举剑,这一次下了狠手,剑势如虹,直要把夫人和小姐一起贯穿在剑上!

苏夫人惊声尖叫,苏小姐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父亲——这时一枚铜钱从门外急射而来,铛地一声,荡歪了苏护长剑!

铜钱也被打偏,余势不止,嵌进了一旁的石柱里,入石一寸有余。

三人震惊不已,齐齐望向门口。

门外走来一人,披着黑色斗篷。她缓步上前,在厅中站定,掀开兜帽。

苏护一家齐齐屏住了呼吸。

那人的容貌可称一声绝色,端丽柔美,一颦一笑间却有种浑然天成的风情,眼睛里仿佛含着清澈的泉水,扫上一眼,便能让人骨头发酥。

她道:“侯爷,这场祸事,皆因纣王强令苏小姐进宫而起。苏小姐大家闺秀,入了这深宫,恐怕多有不惯。不如我代苏小姐侍奉纣王,侯爷可保妻女平安,我去求一场富贵,两全其美,如何?”

……

……

可保一家平安,苏护自然同意这个计划,当夜便与妲己商议定,又传书城外的西伯侯,由姬昌从中周旋,上奏朝歌。

——罪臣苏护愿亲赴朝歌,献女苏妲己请罪。

纣王批复:若苏妲己当真如传言中的一般美貌,则免苏护之罪;若传言不实 ,冀州侯九族问斩。

苏护接旨后,只有苦笑。

也罢,这昏君连女娲宫都敢写淫诗,如此荒唐行径,相比之下,欺辱臣女,拿街坊传言戏弄诸侯,也算不得什么了。

好在纣王对妲己一见倾心。

妲己容貌三分像了女娲,纣王自见过女娲石像后,念念不忘,苦求天下美人而不得,甚至对冀州侯做出如此荒唐事,这回九间殿上一见妲己,目光便挪不开了。

女娲娘娘美貌,天下女子连一分都沾不上,妲己却得了三分。

何况妲己得了女娲的容貌,却没有女娲的威仪,柔媚恭顺,阶前盈盈下拜,唤一声“大王”,纣王的骨头就从头酥到了脚,飘飘然仿佛神仙。

苏小姐将门之女,虽然被宠着长大,穿衣却喜艳色,妲己来见纣王时,便穿了件红裙。

红裙反衬得她容貌格外清而柔婉,仪态款款,九间殿里一众大臣见了,都觉得果然大家闺秀风范,在心里暗赞了一声苏护教女有方。

文武百官很满意,纣王也很满意,当即册封了妲己美人,入主寿仙宫。

册封礼毕,纣王急不可耐,朝也不上了,满朝文武也不管了,一把将妲己拉入怀里,揽着她就往寿仙宫去,只留下一干唉声叹气的大臣。

妲己柔柔婉婉地靠在纣王胸前,唤道:“大王。”

纣王一听,一张脸上眉眼都快笑没了,赶忙道:“美人有何事啊?”

“大王。”妲己纤细的手指从纣王胸前抚过,被心喜难耐的纣王一把握住,“臣妾瞧着,这王宫好生宏伟,可是总觉得还差了些什么,显不出大王的英武来。”

“哦,”纣王来了兴致,“美人以为,哪里差了?”

妲己往纣王怀里靠了靠,“王宫虽然宏伟,却不够高,看不清宫外的样子。依臣妾看啊,这里若是有一座高楼,大王站在楼上,清风和云彩都在大王脚下;大王俯瞰整座朝歌,万民敬仰,岂非才是天下共主的气度?”

纣王被她说到了心坎里去,“美人说得甚是!依美人看,这楼要叫个什么名字才好?”

妲己一笑,“摘星楼,大王以为如何?”

纣王大悦,揽着妲己去到了寿仙宫。妲己命宫人呈上笔墨,拉纣王一起坐在案前,画她构想里摘星楼的图纸。

这一画便是一个下午。

纣王看得津津有味,晚上在寿仙宫用过晚膳,又命人献上歌舞,看得兴起,把身旁斟酒的妲己往怀里一拉。妲己跌进他怀里,纣王一手揽着妲己,从案上拿了自己的酒杯,喂到妲己唇边。

妲己檀口微张,就着纣王的手把酒喝了,看得纣王色心大起,笑道:“美人,来为孤宽衣。”

妲己却从他怀里起身,工工整整跪下,“大王恕罪,臣妾不敢。”

“哦?”纣王问:“你是孤的美人,有何不敢?”

妲己却泫然欲泣起来,眼里盈着泪,愈发脆弱柔婉,楚楚动人,让人忍不住地怜惜。

她含着泪道:“大王,臣妾听闻……听闻大王英武无双,有体弱的妃子,承幸时疼痛不堪,甚至卧病在床数日,臣妾也自幼体弱,害怕……”

纣王兴致被打断,有些不悦,却又见妲己美貌无双,娇弱不胜,便把那不悦忘到了脑后,好言好语哄她,“美人多虑了,既然你已经是孤的美人,又何必急这一时?不妨事,不妨事,美人不必忧心,待美人与孤多亲近些时日,再谈那侍寝之事,啊?”

妲己拜道:“多谢大王。”

纣王看着妲己拜倒在自己脚边,柔美恭顺,任由他予取予求,那点欲望上的不满,便完全被权力上的满足取代了。

他故意不赐妲己免礼,欣赏了一会儿妲己顺从跪伏的姿态,然后从舞姬中挑了两个美貌的侍寝,又令妲己先去歇息。

妲己回到寝殿,屏退宫人,从袖中取出女娲赐下的玉符。

玉符是一条小蛇形状,有些旧了,妲己猜想是女娲常戴在自己身边,看在玉符的眼神立刻眷恋了起来,不舍地摩挲着,又把玉符贴到胸前。

她不知道娘娘是不是但凡委派其他妖族办事,都会给这么一块玉符,不过,再仔细想来,似这等传讯玉符,应当是极为珍贵的。

那女娲待她,到底还是不同的。

好一会儿,她才把微微温热的玉符从胸前拿开,用妖力留下讯息,从苏护如何反商、她如何顶替苏小姐进宫,到她哄得纣王大兴土木修建摘星楼,推拒侍寝,事无巨细,都向女娲讲了一遍。

然后妲己叹了口气。

她使出各种手段,勾得纣王心猿意马,自己自然也不可能幸免;她又是妖,没学过神仙的六根清净,忍了这许久,一心只想找个无人之处纾解一番。

她恋慕的是女娲,此时想着的自然也是女娲,脑中一遍遍描摹娘娘的身姿容貌,更觉难忍,目光却渐渐幽深,落到了手里那条白玉小蛇上……

……

娲皇宫。

女娲察觉到传讯玉符发热,便把神识探进去看了看。见妲己留下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她正准备唤童子去把那狐狸好生训斥一番,心念一动,却是在面前画了面水镜,查探妲己这几日的行踪。

果真如玉符中留讯所说。

她有些满意,点了点头,想看看狐狸现在在做什么,便在朝歌城寿仙宫里开了面水镜,却见妲己一人躺在卧床上,衣衫散乱,神色迷离,不住地婉转低吟,手中用的器具,赫然正是她赐下的那道玉符。

女娲唇角勾起一道高深莫测的笑。

好个狐狸。

她以玉符留讯道:男子薄幸,你不侍寝,如何诱惑君王?待你与纣王有了夫妻之实,再来面见本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