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洪荒]招妖幡动gl > 媚术天成
 
作者有话要说:</br>鲧(gun3)捐

————————————————<hr size=1 />  ※第三章  媚术天成

妲己收到讯息后,趁纣王留宿杨妃的馨庆宫,去娲皇宫前长跪了一夜。

娲皇宫殿门紧闭,碧霞童子板着一张脸出来,向妲己道:“娘娘说了,你回去罢,在你把她吩咐的事做完之前,她不见你。”

妲己执意坚持,“娘娘若是真不肯见我,又怎么会容许我找到娲皇宫?”

碧霞童子上下打量她两眼,道:“地不硬么?”

妲己柔柔笑了,“我来求娘娘教我法术,非如此,怎显出我的诚意?”

她爱慕女娲,可她与女娲之间,如溪流比之沧海,萤火比之皓月。溪流纵然向往沧海,却来不及东流入海便干涸在烈日之下;萤火纵然仰慕皓月,却等不到在下一个满月之前便湮灭在灰烬之中。

碧霞看着她摇了摇头,哼了一声,转进殿内去了。

……

娲皇宫书房内,女娲支着额角,随意翻看妖族们呈上来的玉简。彩云童女侍立一旁,忍不住好奇问:“娘娘,你既然把那狐狸拦在门外,为何又要用水镜看她?”

女娲将神识探入玉简,随意道:“她愿意跪,就跪着罢。”反正挺好看的。

彩云见娘娘这儿问不出什么,见碧霞童子回来了,便抓着碧霞问:“你刚才去看狐狸了?她来做什么?还跪在外面?”

碧霞低声说:“还跪着。”又向女娲道:“娘娘,她毕竟是纣王妃子,容貌又与娘娘相似,这么跪在外面,是否不妥?”

他向水镜上看了一眼,见妲己还是那副恭顺神色,又道:“娘娘若是喜欢看,把她喊进来,跪在娘娘眼前也行啊。”

女娲淡淡道:“她违抗本座之命。”

碧霞缩着脖子哦了一声,不敢再说了。

……

……

妲己琢磨着侍寝之事,想向女娲求一招能制造幻境的法术,在玉符里几次留讯都没有得到回答,又去娲皇宫前跪了一夜无果,只得放弃,每日照旧与纣王宴饮作乐。

她来了这些时日,渐渐也把后宫格局摸清楚了。

在这王宫中,中宫为皇后姜氏,是东伯候之女,又是当朝国母,与纣王情深义重,琴瑟和鸣,膝下还有二位皇子,其中殷郊已立为太子,极受朝臣拥戴,因此皇后的地位也愈发稳固。

皇后之下,便是西宫黄妃,武成王黄飞虎的妹妹。黄飞虎战功煊赫,是与闻仲并称的朝中梁柱,黄妃的地位也因此水涨船高;她也不愧是将门出身,为人刚烈,在宫中很得敬重。

黄妃再往下,又有馨庆宫杨妃。杨妃不如皇后侍奉君王多年,也不如黄妃身世显赫,然而容貌姣好,性格温柔,处事又有手腕,多年经营下来,地位也只在这二妃之下。

这三位之外,又有佳丽无数。

妲己只是冀州侯苏护之女,论家世,远不如皇后黄妃,何况苏护与她非亲非故,自是不可能帮她;论封号,只是个新进的美人,眼下虽然受宠,但纣王喜新厌旧也是出了名的。

思来想去,能倚仗的只有这张脸。

可她又不愿与纣王交欢。

她向纣王要了些舞姬,说是要亲自为纣王排舞,暗中却传授这些舞姬狐媚之术,聊以应付纣王。

纣王好色,那些舞姬个个承了幸。妲己毕竟手段厉害,纣王夜间操劳,白日里自然便疏于政务,连上朝也懒得去,久而久之,外臣们都知道了纣王夜夜留宿寿仙宫,加上摘星楼一事,大兴土木,劳民伤财,于是纷纷上奏,弹劾苏美人祸乱君王。

纣王赖不过这些大臣,终于上了一次朝。

朝会那日,妲己在寿仙宫里,婢女鲧捐的侍奉下,正摆弄窗台上一盆海棠花,突然觉得心脏好似被人狠狠捏了一把,肩头一抖,一口血呕了出来,正溅在那海棠花上。

鲧捐大惊:“娘娘!”

妲己扶着窗台站直身子,从窗外望去,正好见到几个宫人,把一柄松木剑挂到分宫楼前。

她轻轻拍了拍鲧捐扶着自己的手,示意无妨,又道:“去问问看,那剑是什么。”

鲧捐立刻指使宫女去了,不一会儿,回报:“娘娘,那是大王今日上朝,听一个道士说宫中有妖气,用来镇妖的。”

妲己多看了那剑两眼,“挺好看的。”

她好歹有千年的修行,自然认得这是阐教之物。

妲己命鲧捐扶自己去床上歇息,在玉符里留讯,问阐教有人来镇妖,她该如何是好。

玉符毫无动静。

妲己虽是妖,却因为爱慕女娲,人族又是女娲造出来的种族,她便从未吃过人,因此这松木剑也能容她多活几天。她还在想着怎么应付纣王的侍寝,正好趁此机会病了,也能更进一步。

纣王见她神色憔悴,弱柳扶风,容貌姝丽,还带着几分让人怜惜的病弱,愈发心痒难耐。

只是瞧着妲己走路都艰难,想来也承受不起和他一场欢爱,便只是心痒,没有下手。

这么拖了七八日,松木剑的威力逐渐显露,妲己日日咳血,一天比一天虚弱,只辗转在病榻上。纣王虽然每日来探望,牵着她的手说话,却又开始寻其他美人做乐,夜夜笙歌。

妲己在玉符里给女娲留讯:我快死了。

松木剑下,她能活九日。

玉符照旧没有回讯,想必女娲也不在乎她死活。何况圣人言出必行,女娲既然下了令,令她与纣王欢好后才可向娲皇宫复命,她若是抗命,死在外面,女娲也不会管的。

妲己这般想着,对榻前侍奉的鲧捐道:“去请大王。”

纣王听闻苏美人求见,片刻便至,坐在榻前握着妲己的手。此时妲己早已虚弱不堪,脸上也失了血色,毕竟骨相还在,反而格外显出一份苍白零落的美来。

她声音细细,仿佛风一吹便会飘散在空中,却还是温柔的,向纣王道:“大王,臣妾这些日子,闷在这里,每日只听鲧捐说,有几只雁儿落在了王宫里,院子里的海棠花又开了几朵。臣妾怕大王忧心,就只在寿仙宫里养病,可这病……”

她说着那帕子掩住唇,咳了几声,白帕上立刻现出了血迹。

鲧捐站在一旁,死死咬着唇,担心得快哭了。

纣王也十分怜惜,抚摸着妲己的手,道:“那,孤陪美人去散散心?”

妲己挣扎着从床上翻下来,拜道:“……多谢大王。”

纣王哪里舍得让她跪,把人抱了起来,又令内侍备下王辇。他抱着妲己上了王辇,俯在她耳边,轻声说:“美人,你看,如今大雁北归,每天都有雁儿落在王宫里,寿仙宫的海棠花也开得很好。”

妲己虚弱地靠在他怀里,道:“那都是大王的恩泽。”

仪仗浩浩,不多时,王辇行至分宫楼。妲己一眼扫见了楼门前的松木剑,指着那剑道:“大王,这剑漂亮,不如去取来,臣妾好为陛下舞剑,如何?”

纣王刚想说美人不可操劳,一转眼,见到妲己眼睛亮晶晶的,焕发出了难得的神采,不知怎么,竟点了点头。

内侍把木剑取下,恭敬递了上来。

妲己接过,在辇上舞了一段,她这些日子清减了不少,舞起剑来,身段柔美曼妙,白衣飘拂,宛若谪仙。可她到底体力不支,舞到最后,再也支撑不住,一跤跌坐在辇上,勉强用剑撑着身子,大口大口呕血。

纣王大惊:“美人!”

“大王……”妲己气若游丝道:“臣妾……臣妾怕是不行了,这剑,大王拿去烧了吧,臣妾一点私心,望……望大王切莫睹物思人,哀思过重……”

说罢,身子一歪,昏倒在地。

妲己再醒来时,王宫中已经没有了道门法器的气息。问过鲧捐,说是纣王当场烧了那把松木剑,此后几天,一直郁郁寡欢,甚至一反常态地没有临幸美人。

说着慌慌张张派人去请纣王。

纣王还在朝会,舍下一众大臣,慌慌张张跑来了寿仙宫。

这么闹了一遭,纣王对妲己失而复得,愈发宠爱,如胶似漆,每日只与妲己腻在一起。妲己的身体也渐渐好转,拖了几天,眼见侍寝之事,再也拖不下去了。

这一日,鲧捐正与妲己梳妆,突然感慨道:“娘娘真是好福气。”

妲己正端坐镜前,闻言,问道:“哦?”

鲧捐将她一头如瀑的黑发铺顺,慢慢地梳下来,“这王宫里佳丽无数,可大王谁都不宠,偏偏宠爱娘娘。娘娘往这里一坐,不管是金山银山,大王都双手奉上,放眼这世间,也没几人有娘娘这等福气了。”

妲己微合上眼,“莫乱说,本宫还不是中宫皇后呢。”

鲧捐便笑道:“皇后怎及娘娘美貌?依奴婢看啊,这天下男子,见到娘娘,便没有不倾心的;便是宫中女子,奴婢这些天听闻的,也有不少,自见了娘娘以后,整日念念不忘,对娘娘挂怀于心。以娘娘的容貌,天下何人逃得出娘娘掌心?”

妲己道:“是么。”

鲧捐左右看看,见四下无人,便附耳道:“娘娘有所不知,好几个宫都来向奴婢打听,娘娘是否愿与她们相好。只不过前些日子娘娘身体抱恙,奴婢擅做主张,没有禀报娘娘。”

妲己便睁开眼笑了笑。

她媚术天成,容貌又端丽无双,以鲧捐所言,这天下人尽在她掌心,确不算错。

只要她愿意,任谁都过不了她的情关,纵是纣王这等四海共主、人间天子,岂非照样栽在她手里?

可她却过不了自己的情关。

妲己端庄雍容地坐在镜前,心里却在大笑,笑自己亦笑这人世间,笑得癫狂而肆无忌惮。

她这千年修成的一身媚术啊,能骗天下人心,能乱王朝江山,却换不来她爱慕之人多看她一眼,反倒换来这媚惑君王的差事,换来她如今进退不得的境地;而她所爱,高坐云端,无心无情,便是冷眼看她死在松木剑下,也不会有丝毫动容。

又有何用,又有何用!

……

鲧捐问:“娘娘?”

妲己骤然惊醒,迅速平定心神,淡淡道:“无妨。”

鲧捐却已经挽好了她的头发,取来许些钗饰摆在梳妆台上,问她:“娘娘,用哪一样?”

妲己目光从这些钗饰上一一掠过。

都是纣王赐下的,她极受纣王宠爱,这些钗饰便也都是奇珍异宝制成,一眼望去,琳琅满目。

半晌,她拿起一支发钗。

钗头用黄金雕了一支凤凰,展翅欲飞,凤眼缀以玛瑙,凤尾则用了更为华贵剔透的红宝石,垂下细细的金色流苏。

妲己轻轻捻着流苏,道:“便用这支罢。”

鲧捐应了一声,正要接在手里,妲己却又道:“且慢。”

鲧捐问:“娘娘还有何事?”

妲己笑了笑,拿起面前铜镜,用铜镜边缘打磨钗尖。黄金本就质地细软,很快,钗尖便被她磨得锋利无匹,藏在发间,十分隐蔽,不动声色便可杀人。

她将这钗递与鲧捐,鲧捐接过,略一犹疑,然后慢慢地为她钗在头上。

妲己望着镜中的自己。

锋利的钗尖缓缓没入发间,最后只剩下一只展翅欲飞的金凤,停驻在她乌黑如云的鬓发上。细细的流苏垂落,摇动间映着明亮金辉,衬得镜中那张容颜愈发倾国倾城。

可她却觉得,那只是一只精致的人偶。

……

……

“——美人,可是这歌舞不好?”

妲己露出一个浅盈柔婉的笑容,皓腕纤纤,替纣王倒满了酒,“哪里,臣妾瞧大王身姿不凡,英武过人,一时瞧出了神,倒忘了去看歌舞。”

纣王显然被这个马屁取悦到了,哈哈大笑道:“美人说得有理!美人以为,孤好看,还是这歌舞好看?”

妲己柔媚无骨地靠进他怀里,“大王怎可与这些舞姬相比?”

纣王挠着她的下巴,像是在逗一只猫,“孤想听听,孤的美人是如何想的?”

“那自然是大王好看。”

纣王甚是满意,搂在她腰间的手无声地解开了她的腰带。

妲己觉得自己的心已经死了。

她不抱希望地在玉符中给女娲留讯,道:求娘娘传授幻术,小妖好应付纣王。

衣襟被纣王扯开,她香肩半露,白皙如玉的后背展露在这好色昏君眼前。

讯息石沉大海。

妲己犹做困兽之斗,与女娲道:娘娘,纣王宠幸小妖,乃是因为小妖容貌与娘娘有三分相似,纣王与小妖共赴云雨,眼前看着的是我,心里却是把我当做娘娘,肆意欺辱,娘娘如何能忍?

女娲还是没有回应。

不愧是圣人,妲己讽刺地想,当真好涵养,被昏君这般亵渎都不动怒。

纣王拿下了她的外衣,只剩轻薄的丝绸内衫,女子柔美的身段一览无余,风光隐约可见。

妲己继续留讯:娘娘,小妖罪该万死,喜欢的一直是你。我心里只有你。

这么写着,眼里却流下泪来。

纣王替她把泪拭去,笑道:“美人可是欢喜坏了?”俯身便要吻她。

妲己推拒不得,只是流泪。

她心一狠,与女娲道:娘娘,我这人身的清白,留了五百年,是留给娘娘的。娘娘如果一意要我侍奉纣王,求娘娘先亲自取了我的清白,我便死而无憾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