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洪荒]招妖幡动gl > 大好江山
 
※第四章  大好江山

娲皇宫内。

女娲面前开了一面水镜,水镜中是纣王怀里流泪的妲己。妲己衣不蔽体,肌肤如同白玉一般,被高大的纣王抱着,娇娇柔柔的,更显得媚意动人。

旁边碧霞彩云定力不够,纷纷避开目光。

碧霞忍不住问:“娘娘,你既然不救她,为何又要看?”娘娘喜欢看那只狐狸,他们这些天已经发现了,早上看,晚上也看,好像狐狸是什么稀奇似的。

彩云却想起一事,在一旁小声道:“我记得狐狸上次来,是想求娘娘教她幻术。她厌恶纣王至此,幻术之事,为何不……”

碧霞亦压低声音,“师妹,那狐狸不懂,难道你也不懂?娘娘若是教了,她和娘娘便有了师徒之实,这份因果,哪是轻易能沾的?何况……”

彩云问:“何况什么?”

他们在这儿说着话,水镜之中,纣王却与妲己更加亲昵了。

妲己一身媚术岂是等闲,虽然衣衫仍在,四周也有帐幔遮挡,水镜中画面依然极是香艳。

女娲却照旧站在桌前,处理着妖族事务,甚至没有往水镜里多看上一眼。

碧霞犹疑了一下,望了眼女娲娘娘,见她没有阻止的意思,这才转过头来,低声同彩云说道:“何况娘娘把狐狸派到纣王身边,是去做什么的,你可还记得?”

“自然记得,”那日大殿上,还是彩云领着三妖拜见娘娘的,她对此一清二楚,“娘娘曾言,令她三妖惑乱君王,覆灭成汤。”

碧霞便道:“那依你看来,自古亡国之君,可有什么好下场?”

彩云哑然。

碧霞又道:“纵使成汤气数已尽,这狐狸在商王宫中如此行事,也是凶险万分。原本封神量劫,娘娘就……”他说到此处,又往女娲身上望了一眼,却把后面的话隐去不说,只道:“那狐狸容貌又与娘娘相似,事出反常,所以此等因果,娘娘还是不沾为妙。”

“可是,”彩云小声反驳道:“妖族修行之法,尽数出自娲皇宫,经娘娘之手编纂整理,这师徒之实,倘若说有,早就已经有了……”

碧霞瞪她一眼,“娘娘传授万妖修行之法,和单独教授妲己一人,能一样么?”

恰在这时,水镜里的纣王发出了压抑着的喘息,妲己低低地娇呼一声。

碧霞立时便有些尴尬,咳了两声,假装什么都没听到。

彩云想了想,却又道:“师兄,你只说狐狸命数凶险,可究竟如何凶险了,你又不知。你若是会起卦,起一课算一算这狐狸的命数,又何须做这些口舌之争。”

碧霞跟随女娲身边,学会的道法虽多,却始终没有天机感应,无法算卦卜问,一直是他心里的结,此刻却被这个师妹当面点了出来,只好又瞪她一眼,回敬道:“你何须笑我,你自己亦是不会。”

彩云笑道:“我不会便不会了,哪像师兄你,算不准还偏要算,上回你给……”

女娲突然道:“本座算过,是乱象。”

碧霞彩云一下子静了。

半晌,碧霞喃喃道:“为……为何如此?那狐狸不过千年道行,如何逃得出圣人推算?”

彩云却道:“师兄,你这是关心则乱。娘娘算不出,想来是娘娘和那狐狸的因果纠缠太深的缘故。娘娘,你可有问过自己的前程?”

女娲道:“大凶。”

室内一静。

女娲仍是背对着二位童子站着,执着笔,静静地在玉简上写些什么。

紧跟着碧霞彩云双双跪下,碧霞只低着头,彩云却抬头看着女娲,红了眼眶,一副担忧模样。

女娲叹道:“何须如此?大劫在即,上到三教圣人、大罗金仙,下到平民百姓、飞禽走兽,算谁的命,不是一个大凶之兆?难道本座就金贵些么?”

碧霞大声道:“娘娘自然是不同的!”

彩云却问:“那……那,可有转机?”

女娲也不想瞒他们,道:“卦象里有一线生机。”

碧霞彩云面上俱是一喜,目光四下转动,好像那“一线生机”能藏在这书房里似的。最后碧霞的目光在水镜上停了下来,望着水镜里娇媚无限任君采撷的妲己,望着妲己与女娲相似的面容,喃喃道:“难道……”

女娲道:“碧霞。”

她声音平常,碧霞却像犯了错似的,立刻低头跪好,“是,娘娘。”

女娲静静道:“本座生于洪荒鸿蒙之间,偶然起一念造人,便护持人族千万年,执掌招妖幡后,对妖族亦尽心尽力,立身持正,问心无愧,何须天道怜悯那一线生机?”

碧霞彩云皆埋首于地,不能言语。

书房内一时极静,那面纣王妲己的水镜便显得格外突兀,水镜里宫阙繁华,男欢女爱。

滚滚红尘之中,这样一间宫殿,便是最极致的尊贵欢愉。

女娲又道:“这一卦,你二人听过就算,不可宣扬,更不可为求那一线生机,踌躇不前,做有违本心之事。”

碧霞彩云说不出话,只得强压抑着哽咽,齐声应道:“谨遵娘娘教诲。”

水镜中,妲己身上再无遮蔽,纣王猖狂大笑着,合身而上。

妲己抬起手,拔下了自己头上金钗。

那一头的黑发如瀑垂落,紧接着,妲己将那钗横咬在嘴里,眼如秋波,红唇娇艳,衬着华贵的凤凰金钗,略偏过头去,钗美,人更美,真真是天子宠妃,无双佳丽——

碧霞眼尖,在这么一刹那里,看清了妲己叼着那支钗上锋利无匹的钗尖,冷冷的,泛着寒光。

他大惊,喊道:“娘娘!”

女娲和彩云同时转头,彩云也看到了妲己嘴里的金钗,霎时面上血色尽失,“她……她要弑君!”

——纣王毕竟尚是天子,哪怕命中注定成汤要亡于他手,此刻也有气运护身,妲己欲行刺他,死的只能是她自己。

“娘娘,”彩云慌了神,膝行两步,抓着女娲的裙摆,摇晃着,仰起脸恳求道:“娘娘,你救一救她罢!”

女娲略一沉吟。

水镜里,妲己媚眼如丝地望着纣王,唇间叼的金钗,钗尖晃过冷厉的锋芒。

碧霞犹豫了一下,也学着彩云的样子,抓着裙摆求情,“娘娘,狐狸毕竟其情可悯,而且修行不易,也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

女娲放下笔。

看她背影,仿佛是叹了口气。

她道:“彩云,我现在送你到朝歌城,你先稳住那昏君,让狐狸不必担忧,然后让她来娲皇宫见我,就与她说……”

彩云正听旨,等了片刻,没等到下文,便问:“娘娘?”

“……就说,幻术之事,本座允了。”

……

……

妲己和纣王是在同一张床上醒来的。

纣王醒来后,发现美人在怀,搂着妲己就要继续寻欢。

妲己把自己从纣王的手臂里抽了出来,恭敬跪拜,劝谏纣王以天下大局为重,应当先去上朝。她苦苦哀求许久,到最后,整个寿仙宫的人都跪下了,纣王这才不情不愿地换上朝服。

送走纣王后,妲己站到窗前,看着那一盆海棠花,沉默不语。

昨夜她与纣王纠缠不清,她眼见躲不过去,真心所爱之人又如隔云端,便想着杀了这昏君,只当千年修行都喂了狗,白往这世间走了一趟,一了百了。

危急关头,幸有彩云童女来传女娲法旨,解了她燃眉之急,又令她去娲皇宫觐见。

她知晓自己不必承纣王的幸,心里也安定了,这时候便能冷静下来,把这事从头到尾想了一遭。

她媚惑纣王,是因为纣王冒犯了女娲娘娘,娘娘要她来覆灭成汤。

倘若娘娘要她去闯刀山火海,要她肝脑涂地,要她死,她也甘之如饴,何况委身一个君王。

可是纣王算什么东西。

她修行千年,不是为逢人就跪委屈求生,不是为了被君王当做物件肆意亵玩,不是为了与无数的女子共侍一夫,困于这商王宫中,一步不得出。

妲己把面前的海棠花掐出了汁。

她看着手上鲜红的海棠花汁,仿佛看到了纣王的血;想到这双手沾上君王鲜血的样子,她便很快意,快意地笑了起来。

她是妖,妖族天性便该是狠毒残暴的,不是么?

圣人之命不可违,不过正好,纣王亵渎女娲在先,将她收为玩物在后,又阻在她和女娲中间,这些,她心里都记着,待得些时日,一笔一笔讨回来。

成汤江山,她瞧着就不错。

妲己微微笑了起来,想,活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