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洪荒]招妖幡动gl > 娲皇宫中
 
※第七章  娲皇宫中

“……所以,就是这样,武成王与商丞相交情甚笃,正好黄妃是武成王的妹子,小妖就派宫女去西宫打探了消息,说是商容见纣王残暴,劝谏又不听,不忍看成汤江山败在他手上,只好辞官致仕。”

娲皇宫中,妲己陪着女娲,一同在花园里散步。

她随侍娘娘身边,娓娓地说着,从杜元铣上疏起,讲到商容致仕、百官约好长亭相送,把这近日里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向女娲讲了一遍。

说完之后,又问:“娘娘,那商容既然不忍看成汤江山败坏,应当留在朝中才是啊?他劝十句,纣王没准儿还能听个一两句;别人劝一百句,纣王一句都不会听——他为什么要走呢?”

自从学会了幻术之后,妲己就不怎么喜欢在王宫里待着,嫌那地方规矩多,不自在,却经常往娲皇宫跑。

全然忘了娲皇宫的规矩比王宫更多。

每次来娲皇宫,她就只在自己寝宫里留一个睡着的幻像,以应付宫人,或者时不时来寿仙宫转一圈的纣王。

搞得宫里到处都在传,苏娘娘近日特别嗜睡,可别是得了什么古怪病症。

妲己时常来娲皇宫找女娲。有时候女娲不在,或是不得闲,妲己就去和彩云一起四处转悠,侍弄娲皇宫中的奇花异草,或者给青鸾白鹤喂食。

不过,若是女娲正好闲着,便一定会见她。

通常是指点几句她新学的幻术,再与她讲解些修行上的问题;有时候这两者都没什么好讲的,娘娘也会教她一些天南海北的见闻,还有人间的弄权之术。

女娲身为上古正神,见识广博,妲己在娲皇宫没待多久,就觉得自己跟随娘娘学到的,比让她再活十个一千年加起来还要多。

所以最近的商容致仕之事,妲己想不明白,便直接问了出来。

她和女娲站在一处池塘边。池塘很浅,水极清澈,养了几尾锦鲤,塘底铺着五色的石头。

妲己初来娲皇宫时,不以为意,看这石子好看,还生起了捡两颗玩的心思。

直到一日碧霞告诉她,这就是娘娘当初补天炼的五色石,因还剩下许多,便拿来铺池塘养锦鲤,吓得妲己差点没当场跪下,对着这个池塘三跪九叩。

即便是后来又来了许多次,如今跟着女娲站在这池塘边,妲己还是觉得十分拘谨。

女娲照旧是那一身五色衣裙,袖手而立,衣袂清扬,温柔灿烂云霞便自发地往她头顶聚集,青鸾环绕着她身边盘旋,飞舞着,白鹤则落到她面前,屈起脖颈讨欢。

她听了妲己的话,只是问:“如今纣王无道,太子呢?你觉得太子如何?”

妲己想了想,道:“太子是皇后所出,皇后觉得小妖祸乱后宫,和小妖关系不睦,因此太子如何,小妖也见不到,但听说太子虽然年幼,已经臣子间有了贤明之名。况且,姜后的父亲乃是东伯侯姜桓楚,手下精兵良将无数,不管大臣们拥不拥戴,东伯侯总是支持太子的。”

女娲又问:“太子的老师是谁?”

妲己“啊”地一声,恍然大悟。

太子殿下殷郊的老师,正是商容。

妲己忍不住说道:“娘娘,那可是……可是商容见纣王无可救药,所以转而拥立太子?可纣王春秋正盛,太子却还不过十四岁,难道商容便这么一年一年地等下去?”

她这段时间在娲皇宫也学了不少东西,女娲有意考她,只问:“倘若换了你是商容,你要如何做?”

妲己想了想,道:“无外乎是……先专心辅佐太子,教他治国之道,然后,要么留在朝歌城中,发动宫变刺杀纣王,要么带着太子投奔东伯侯,左右东伯侯手下兵力雄厚,又得人心,直接反了便是;何况太子殷郊本就是商朝储君,这江山,也不算落在外人手里。”

女娲却说:“商容未必要辅佐太子。”

妲己:“啊?”

风吹动池塘水,皱起浅浅的涟漪。女娲望着那涟漪,道:“商容既是太子之师,太子对他必是言听计从。到时候,你说,这王位上坐着的,到底是殷郊,还是他商容?”

她说得淡然,倒影映在池中,衣袂飘拂,被粼粼的波光一洗,更显得风华自在。

妲己看着她的倒影看出了神。

却又想,为何娘娘对凡间之事,如此了解?

她正想着,女娲却伸出手,从池塘旁的花树上折下一枝桃花——或许是桃花,单薄的、浅粉色的五瓣小花一簇一簇地聚在枝上,像是桃花的形状,却比桃花要精致柔婉许多。妲己虽然跟着女娲学了不少天南海北的见闻,一时竟也认不出。

女娲折了那花,便回头看她。

她比妲己要高,看她时需略垂下眼,便显得眼尾尤为狭长,带着一份高高在上的凌厉,仿佛高山上被切断的冰雪。

隔着这么近,妲己甚至能看清,娘娘端丽威仪的容貌下,眼瞳是却偏浅的墨灰色,那里面仿佛藏了许多东西,至简又至深。

这么近,近得仿佛只要她一抬头,就会撞到娘娘。

女娲却往她头上伸手过来,慢慢地拔出那支金钗,睫毛低垂着,气息正落在妲己颊畔。

妲己屏住呼吸。

女娲却笑了笑,把手里的花枝簪在妲己头上。

妲己不敢置信地怔住了,犹疑片刻,却见娘娘抬起手,神色自若地,把她的金钗插进了自己发间。

乌黑的云鬓,精致的发钗,钗头雕着琉璃点睛凤凰展翅,垂落细细的金色流苏,被风吹动,晃碎了阳光。

女娲就这么看着妲己。

然后说道:“这花很衬你。”

……

晚间彩云前来侍奉,见到女娲娘娘发间金钗,忍不住好奇,多瞧了几眼。

娘娘一向不喜欢人间的这种金银配饰,觉得俗气,簪发时多半用玉簪、木簪或是骨簪,这次却一反常态地,云鬓青丝间坠着一枚金钗,黄金琉璃交相辉映,极尽华贵,倒也很衬娘娘的威仪。

彩云再仔细一看,觉得这仿佛还是先前狐狸藏在头上,预备行刺纣王的那支。

就在她实在好奇,第三次偷看的时候,女娲终于问道:“你瞧什么?”

彩云被她点破,索性问了出来:“娘娘,这可是那狐狸头上的金钗?”

女娲拿着书的手顿了一顿。

彩云:“娘娘?”

“本座记得,”女娲淡淡道:“先前召见轩辕坟三妖时,应那狐狸之请,给她赐了一个名字。”

彩云笑道:“狐狸叫着顺口嘛。”

女娲将手里书卷翻过一页,面上照旧是没什么情绪的,只垂下视线,静静看着眼前修订过多次的妖族功法,说道:“天底下狐狸那么多,她有名字的,她叫妲己。”

……

……

商王宫。

纣王今日入夜才去的寿仙宫,见到妲己时,妲己一副方才醒来的疏懒困倦模样,倒也别有一番风情,惹得纣王看了又看。

他坐下,妲己与他泡了杯茶。

纣王瞧着妲己,总觉得妲己有哪里不一样了,瞧了许久,茶都喝了半杯,他才终于发现,“美人,你头上这支桃花,正是盛开,好生漂亮。可眼下正是寒冬,你从哪里折来的桃花?”

妲己伸手碰了碰头上的花枝,掩唇轻笑,“大王可喜欢?”

“自然喜欢。”

妲己熟门熟路地坐进纣王腿上,拿起桌上的茶,喂到他嘴边,“臣妾方才休憩时,做了个梦,梦到九天女神,替臣妾簪了这支桃花,醒来时,这花便在头上了。”

纣王喝了茶,与她调笑道:“是何女神?可生得貌美?”

妲己笑了。

“自然是极美的。”她柔柔地道:“臣妾见识少,认不出是哪位神仙,可却记得,那位娘娘与臣妾道,她与臣妾算了一卦,臣妾命格不好,注定一生飘零悲苦,却独有一桩好处。”

纣王揽着她,手顺着她衣襟滑入,问:“哦,哪一桩好处?”

妲己眼波如水地看着纣王,一双明眸里,仿佛有诉之不尽的万千情义。

“——那位娘娘道,臣妾这一生,必将与有情人,终成眷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