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洪荒]招妖幡动gl > 天柱地维
 
※第十三章  天柱地维

妲己回到商王宫后,果真按女娲娘娘所言,每隔三日,就往娲皇宫去一趟。

反正她如今失宠,寿仙宫少有人至,倒也方便。

数月之前,宫中一场动乱,这后宫的格局就又变了。姜皇后被赐死,膝下两子殷郊殷洪皆处以极刑,姜氏后族的势力一时降到了最低。

姜皇后死后,纣王又另立了西宫黄妃为后。

至于妲己,入宫这许久,还是只有个美人名分,又触怒纣王,盛宠不再,宫门前十分寥落。

妲己原以为,以她的作为,女娲娘娘必然责罚,还为此忐忑不安了许久。不料娘娘却丝毫没有追究的意思,她鼓足勇气去拜见娘娘,还是原样地回来了,心里也算一块大石落地。

而上界中,女娲娘娘又时常不在,不知在忙些什么。

妲己这些日子里,往娲皇宫去,十次倒有九次见不到娘娘,只帮着彩云,一同为白鹤梳羽,饲喂五色石池中的锦鲤,折花剪草,闲聊一些九州趣闻。

只有一次,她和彩云正在花园捡拾梧桐果,忽闻高处仙乐渺渺,云霞如绸缎般,向着某处汇集而去,青鸾白鹤齐齐引颈清鸣,又舒展双翼,在半空中盘旋而舞。

彩云立刻便明白这是谁回来了,拉着妲己一同跪迎。

这是妲己第一次见到女娲圣驾。

云霞缭绕中,一只青鸾乘风而飞,羽冠华丽,神态高傲,眼眸晶莹灵动,如同最上好的玛瑙宝石,双翼优美地舒展而开,长长的青色尾羽迤逦飘舞。

女娲端坐青鸾之上,风华高卓,姿容宛然,还是她最常穿的那一身长裙,衣袂翩翩,在黄昏中飘扬起繁复昳丽的颜色,几乎与天际的霞光融在一处,难辨彼此。

而在青鸾前后,云端还立着几对金童玉女,各执幡幢,璎珞与流苏迎着香风轻摇。

一个执幡童子掐起法诀,让脚踏的云彩降到了地上。随即,那只青鸾也落了下来,就在妲己面前,苍翠的翼羽几乎要扑到她脸上。

她听到女娲唤她道:“妲己。”

声音有些低,清贵淡然。

妲己等了这些天来,终于见到女娲娘娘,又听娘娘如此唤她,心里怦怦乱跳,几乎是忙乱无措地俯伏到地,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应声道:“小妖在。”

女娲道:“本座还有些事,你且先去鳌岩,候着本座。让彩云领你去。”

妲己刚想应是,却见身旁彩云颇有些惊讶地抬起头。

彩云不似碧霞那般沉稳,有什么心思,都会直接说出来,所以她十分清脆地问道:“娘娘,鳌岩?那处连寻常的童子都不让靠近,妲己狐妖……”

女娲只道:“本座自有考量。”

她一展衣袖,座下青鸾知她心意,昂起长颈,一声清鸣婉转,复又张开双翼,华美的青色长羽次第铺开,在重重叠叠招摇的幡幢璎珞中,再次破空飞去。

妲己和彩云跪送女娲,待那只青鸾消失在层叠的宫殿间后,二人才从地上起身。

彩云把刚捡好的梧桐果兜进竹篮里,放到一边,向妲己道:“来吧,娘娘让我带你去鳌岩。”

妲己问:“鳌岩是何地?”

听方才彩云的语气,仿佛是一处很重要的地方。

彩云在前面领路,边走边道:“你可听说过娘娘补天之事?”

妲己当然听过,而且对此十分崇敬,当下肃然道:“上古之时,天折地裂,女娲娘娘炼五色石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福泽苍生,功被万民,这三界之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仙子,你如此相问,未免太看轻小妖了。”

彩云只掩口一笑,“不敢啦。”

妲己:“……”

彩云走在前面,转过一处殿角,回身向妲己招了招手,又道:“你说得不错,娘娘补天之时,为了支撑天地,斩了一只巨鳌。当时一场乱战,那大鳌的壳也被娘娘敲下来了不少,娘娘又用不上,就给带回娲皇宫来了。”

她正说着,二人已转过拐角。眼前是一小片花园,除了格外清幽古旧外,和娲皇宫别处也并无不同——只除了花园中一座奇形怪状的假山,材质奇异,远看似乎是通透的,近看却混沌一片,各种深色毫无章法地混杂在一起,大约就是彩云所说的鳌壳了。

那鳌壳被雕出了亭台楼阁的形状,甚至还刻上了一副棋盘。

彩云走到近前,把手按在棋盘上,叹道:“这是伏羲圣人刻上去,与娘娘下棋的。”

妲己不解,“伏羲圣人?”

“伏羲圣人和娘娘本是兄妹。”彩云低垂眼眸,看着那副雕刻而成的棋盘,轻声道:“可惜伏羲圣人为求大道,反而害得自己前尘往事尽失,连娘娘都忘了……这事,三界之中少有人敢提,娘娘最喜欢这里,也不准寻常童子靠近。”

妲己哦了一声,见彩云没有细说的意思,便也不再问了。

她在那“鳌岩”旁等到月上中天,才终于等到女娲娘娘。

那时,妲己正坐在假山的棋盘边,支着下巴昏昏欲睡,一晃神间,忽然就见面前多了一人,天姿绝色,衣袂清扬,立在如水般流淌的银色月光下,就是神仙也不过如此。

然后妲己才反应过来:这确实是神仙。

她慌忙起身,铺开裙裾正欲下拜,女娲已经淡淡道:“不必了。”

妲己僵在了原处。

女娲看她一眼,转过身,负手而立,月光自她清皎的肩头流泻而下。

她就这般问妲己道:“你说,你来向本座求教,如何才能让纣王重新宠信于你?”

妲己僵硬地站着,看着娘娘的背影,片刻,终于还是跪了下来。

她日前上娲皇宫,向女娲娘娘提出所谓“求教”之时,存的,确实是故意忤逆的心思——在她心里,她应当侍奉的,是妖族圣人,上古洪荒的娲皇正神,绝不是那劳什子纣王。

若不是她身受招妖幡统辖,若不是她将女娲娘娘珍而重之地放在了心尖之上,视得比她自己的性命还重,不敢有丝毫冒犯,妲己定要问她一句:为什么?

可此刻,当真跪到了娘娘面前,看月光顺着五色裙裾温柔地流泻而下,听着这一句问话,那些所有的烦怨,却都如阳春化雪一般消融了。

妲己低下头,微不可闻地回答道:“是……”

女娲还是那般站着,并未转身,又道:“纣王一国天子,万乘之君,天下女子任他摘取,他要苏护献女,苏妲己就不得不入宫。人心不过如此,得来容易,便不会珍惜。在纣王眼里,宫人后妃不过是他书房里的摆件,哪天厌烦了,再换一只就是,既不费心,也不劳神。”

这一番话,把她在商王宫中的境遇道得清清楚楚。

妲己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低头看着自己铺在地上的裙摆,私心里却盼着女娲娘娘能转过身来和她讲话,责备也好,教训也罢,只要让她看到娘娘的正容便好。

女娲又淡淡说道:“想要纣王爱你,你需与别的妃子不同。你要当一个人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