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洪荒]招妖幡动gl > 帝王心事
 
※第十五章  帝王心事

妲己醒来时,见四周陈设十分熟悉,又是寿仙宫。

蜡烛只剩下很短,燃着这一夜的最后一点光。窗外天色曦白,服侍的宫女大约是忘了关窗,纱幔被晨间的风吹得四下飘拂,显得格外冷清,床边小几上还放着一杯凉了的茶。

若不是唇齿间残留的檀木清香,妲己几乎要以为,鳌岩旁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可是,有一点是绝对做不了假的。

不是记忆里的温软触感,不是缭绕的清香,而是——她的身体,此刻妖力充盈,甚至连着修为境界都上了一个台阶,直接省去了她几百年的修行。

那绝不是寻常妖族能修出来的灵力,更为古老威严,仿佛秉承着盘古开天辟地的意志,又暗含祥瑞之气,氤氲着千世万民的功德香火。

除了女娲娘娘,别无第二人。

妲己披衣下床,走到窗前,看着黎明时水墨般深蓝色的天空,忍不住又一次地想到——她为何不去求娘娘免了她在商王宫的差事呢?侍奉纣王,她真的不想做,只想陪在娘娘身边。

这么想着的时候,唇边柔软的触感又一次萦绕上来,还有妖身中一夜之间增加的灵力,充盈流转,无一不在提醒她:娘娘并非当真无情之人。

求一求,多求一求罢,娘娘总会答应的。

可是……

可天下妖族无数,娘娘独待她不同,便是因为她奉了这一道动摇成汤江山的法旨。

而娘娘昨夜的温存,又有几分,是出于对她的愧怍?

妲己不敢赌。

公事也好,愧怍也罢,那都是她仅有的一点了。女娲娘娘尊为妖族圣人,高居云端之上,而她不过万千妖族中最不起眼的一只狐狸精,与众妖一同跪伏在娲皇宫前时,与泥水也没什么差别。

若不是这中间还有个纣王,她就真的,什么都不是了。

她输不起。

妲己对着将亮未亮的晨曦,深深叹了口气。

自她失宠后,宫人们对寿仙宫愈发不上心,也不会留人彻夜值守,因此,妲己很轻易地就出了宫,没有惊醒任何人。

趁王宫无人,她运起了几个赶路的小法术,瞬息就出现在了皇后的中宫前。

如今的皇后姓黄,是武成王黄飞虎的妹妹。妲己知道黄氏一族满门忠良,一向要求子弟自律,黄皇后家教严格,通常也会起得很早,自己也不必等得太久,便独自在宫门前跪下。

晨间的露水很快就沾湿了她的宫裙。

大约三刻钟之后,有宫女窸窸窣窣地起了,前来开门,见到门外跪着的妲己,吓了一跳。

妲己向她婉然一笑:“我来求见皇后。”

“苏、苏美人。”宫女认出了她,十分意外,片刻才反应过来,“——苏美人久等,奴婢这就去向皇后禀报。”

妲己温声道:“如此便多谢了。”

黄皇后虽性格刚烈,为人却正直,即使厌恶妲己害死了先皇后,也不会仗着身份对她刻意为难。

很快,妲己就等到了皇后的传召。

她被宫女领了进去,黄皇后正在梳洗,也不避着她,很直白地问:“什么事?”

妲己铺开裙摆,端端正正跪下,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台词:“臣妾听闻,冀州境内有蝗灾,如今正是收成的季节,蝗灾一起,怕是又要闹饥荒,只苦了当地的百姓。冀州是臣妾父侯的封地,也是臣妾的家乡,臣妾……臣妾进宫这许久,甚是挂念,希望能为父分忧。”

说罢,深深拜伏。

——娘娘教过,人之所求,上等为万民求,求天下富足,中等为他人求,求亲眷平安。

她把上等和中等合到了一处,应当万无一失。

果然,黄后起先还在专心梳洗,听到后面,渐渐蹙起眉,手里的梳子也放下了。

她在铜镜前微阖上眼,思量着道:“蝗灾之事,本宫亦有所耳闻……只是,苏美人,后宫不得干政,你来本宫这里,本宫又能做什么?罢了,你我就不要担这个心了,我殷商一朝福泽深厚,自有解决之道,若是是在思念不过,便去与你父侯写封家书罢。”

身旁的宫女重新上前,开始为她梳妆。

一片晨起的忙碌中,妲己从地上抬起了头,轻缓、却又一字一字异常清晰地,向黄皇后问道:“皇后以为,这朝中之事,当真自有解决之道?”

静默。

她听到皇后叹息了一声。

黄后到底不是姜后,若是姜后在此,定又要责备她牝鸡司晨不守妇道,可黄后出身朝歌,又有武成王这样的兄长,对朝中状况,多少也有所知,纣王如何荒淫不理政事,她亦是一清二楚。

她只是道:“那依你之见,想要如何,苏美人?”

妲己:“臣妾不敢有劳皇后娘娘,只希望娘娘能为臣妾指一条明路,让臣妾回到纣王身边。往后,无论是臣妾如何向纣王进言,还是纣王因此责罚臣妾,臣妾都一身担当,绝不牵连娘娘。”

——为纣王挑选美人,管束宫妃,本就该是皇后的职责。

皇后从铜镜里凝视着她。

妲己低下了头,态度却坚决,大有长跪不起之势。

半晌,她听皇后道:“你运气倒好,今日大王难得上朝,以他的耐性,大约是等不及听完朝会,就要出来寻欢作乐的。大王近日里新宠了好几个妃嫔,至于下了朝后,要去往何处……本宫也就只能帮到你这里了,苏美人。”

……

纣王坐在朝会上,百无聊赖。

若不是比干微子等一众老臣苦苦相劝,连这次朝会,他都不想来的。

他坐在最高的御座上,看九间殿巍峨肃穆,文武百官分列整齐,依次向他禀报政务,心里只想着昨夜床榻上缠绵的美人,想着怀中温香软玉,她的云鬓乌发,凝脂肌肤,婉转承欢时的轻叫……

朝会行到一半,纣王听到了下雨的声音。

雨水打在九间殿顶,顺着飞檐流下,淅淅沥沥,又在殿外氤氲起一片潮湿朦胧的水汽。

纣王心情更差,再懒得看这干朝臣一眼,直接从御座上起身,挥了挥手,不顾大臣们震惊的目光,对他们的跪地挽留亦视若无睹,率着一众宫女太监离开大殿。

出了九间殿,把那些繁杂的政务和死硬的老臣们远远抛在身后,连呼吸都通畅了不少。

他又想起昨夜的美人,那好像是他新封的贵人,叫……叫什么来着?罢了,都是一个样子,也不用费心去记,反正世间绝色女子,寻常人或许一辈子都见不到一个,他却要多少要多少。

纣王挥了挥手,唤来一个太监,直接道:“寡人这月,还有哪个后妃没临幸过?”

太监召来小太监,翻了翻册子,道:“禀陛下,还有皇后的中宫,陛下未曾去过。”

纣王兴致怏怏,“哦。”

中宫,他也是不想去的。皇后已至中年,哪里比得上新入宫的秀女年轻貌美?何况她还有一个哥哥,当朝重臣,独揽军权,武成王黄飞虎……想到武成王,纣王就更没有兴致了。

他问太监:“还有么?”

“有。”太监知道纣王不喜欢这个名字,还是硬着头皮答道:“还有寿仙宫苏美人。”

“……”纣王转过脸,“罢了,还是去找皇后。”

御驾抬起,纣王靠在华丽的辇上,开始欣赏起王宫的雨景来。

行了一段路,忽见柳树旁,站着一个白衣的人影。她大约是某个宫妃,又在雨中站了许久,白裙都被淋湿了,婀娜地贴在身上,清瘦窈窕,仿佛一片随风飘摇的柳絮。

这大雨天里,她头上簪着的桃花竟然还是盛开的。

纣王见到美人,一下子从步辇上坐直了,身子前倾,吩咐左右道:“这是谁,过去看看。”

那人站立的地方是在花园湖边,而王驾太过宽大威武,行了几步便难以再进,纣王只好亲身下辇,纡尊降贵地走了过去,也不顾漫天的雨水,从背后一把抱住那白衣美人。

美人回过头。

一张倾城绝色的脸,未施脂粉,却是肤若白玉,长眉如黛,一双明眸清清亮亮,映着三分拈花拂柳的柔婉,三分烟袅云婷的妩媚,还有三分像……他在行宫一见钟情,念念不忘的女娲娘娘。

纣王本想直接亲上去,见到这张脸,反而愣住了。

苏妲己。

一瞬间里,纣王的脑海中,从前与苏美人恩爱温存的记忆又翻涌而上,红烛昏罗帐,锦被如浪卷,当真无限美好光景,甚至连他的身体都还记得怀中的女子,不受他控制地,想要与她亲近。

而苏美人被他一把抱住,短暂的惊慌后,她很快就明白了眼前的处境,振了振衣袖便欲下拜。

纣王连忙扶住:“美人,不必。”

妲己蹙眉道:“这怎可以?臣妾身为妃嫔,见了大王需跪拜,这是古法规定的礼数。”

纣王脱口而出道:“真的不必,你陪着寡人就可以了。”

时隔数月,再次与妲己肌肤相亲,纣王只觉得先前宠幸过的妃嫔,都比一张白纸还要寡淡无味,直到这回,直到苏美人面前,他才终于活了过来。

他怕妲己再说些什么“礼数”之类的话耽搁时间,拉着她,直往最近的阁楼而去。

商王宫很大,闲置的亭台楼阁也多。这一处阁楼,便是从前太子殷郊读书用的,只是太子已故去数月,阁楼自然也就荒废了许久,书架古籍间皆落满了灰尘,太监们匆匆打扫,这才赶在纣王和妲己来到前清理干净。

纣王抱着妲己,急不可耐地上了楼。

意乱情迷间,他把妲己一把推在桌上,头顶的冠帽流冕都歪到了一边,正欲解衣,却听妲己柔柔说道:“大王,臣妾癸水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