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洪荒]招妖幡动gl > 红颜未老
 
※第十六章  红颜未老

纣王:“……”

纣王一口气噎在了喉咙里,被吊得不上不下,好半晌,从桌边站了起来,整了整袍服。

妲己也顺势从桌上坐了起来,妖精似地伸出手,在纣王胸前轻轻抚过,柔柔怯怯地唤了一声“大王”,又悄声问:“大王,可是臣妾让大王失望了么?”

纣王:“……不,这不怪你。”

他虽然被扰了兴致,却也知道,女孩子的癸水不是人力能控制的,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

妲己睁着一双清媚的眼,凝望着他,又柔声道:“可是臣妾看大王的脸色……大王若是想,就去传召其他妃子吧,臣妾可舞一曲为大王助兴。”

纣王只觉得燥热,扯了扯衣襟,道:“不用。”

阁楼外雨声却适时地密了起来,打在茂盛的芭蕉叶上,让纣王心头之火降下去了不少。

他看着妲己——极少见地,在床笫之外,他才会有心思这么认真地看一个宫妃——这才第一次注意到,妲己和他日思夜想的女娲圣像虽然相似,却终归还是有许多不同的。

女娲是神,高高在上,悲悯众生;而妲己是人,七情六欲,爱恨悲欢,而最多的,是她眼睛里对他的仰慕,就在他伸手可及之地,全心全意地信任依赖着他。

妲己贴近了他,细软的气息轻轻吐在他耳畔。

在窗外延绵不绝的雨声中,她轻声说:“臣妾……等了大王许久了。”

纣王几乎要向她认错,“这是,是本王的不对。”

妲己却嫣然一笑,“大王说哪里话?大王,恕臣妾直言,臣妾从小一心戎马,让父侯帮臣妾推拒了所有的婚事。臣妾本以为,这一生就要这样过去了,可直到见了大王之后,臣妾才知道,把一个人放在心尖上,是什么样的感觉。大王肯来找我,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纣王:“这……”

他后宫佳丽无数,可从来都是享乐为先,从不关心美人们的身世来历,便是原配姜后,那也是先皇和东伯侯指给他的亲事,姜后又贤良,绝不会把情情爱爱的轻浮词句挂在嘴边。

这还是第一遭,他从一个女子口中听到了她的心事,竟然开始手足无措起来。

妲己坐在桌上,看着他,又歪了歪头。

纣王只觉得,这一刻的妲己,像一只翩翩然停驻的白色蝴蝶,年轻,单纯,未经世事,带着独有的、还未来得及被这世上的苦难磨平的灵动。

什么都不剩下了,他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还有妲己的声音,轻轻柔柔地缭绕在他耳边。

“臣妾小时候,曾有一个姐姐。她是父侯虏来的蛮族女子所生,地位卑微,连仆人都敢冷眼看她。那时候臣妾还小,不懂这些,家里又没有别的姑娘,反而是和姐姐玩得最好……可是后来,她死了。”

纣王下意识问:“这,这又是为何?”

妲己道:“因为有一次,我们姐妹随军出征。战场上胜败都是常事,就是那次,父侯运气不好,蛮族半夜劫营,直闯进了城里,我们姐妹住的地方。而姐姐她……挡在了我面前。”

沉默。唯有窗外落在芭蕉叶上的雨声。

妲己望着纣王,轻声说:“自那以后,臣妾就立下决心,要像父侯一样,练习弓马骑射,以后当一个女将军。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护我的家人,才能对得起我死去的姐姐。”

“……”良久的沉默后,纣王道:“那寡人召你入宫,你不怨么?”

“是怨过的。”妲己双手一撑,从桌上滑了下来,正好跌进纣王怀里,道:“可见到大王,又不怨了。臣妾是真心念着大王的,只要大王开心,臣妾就一切都好。”

纣王沉默着。

妲己把头靠进了纣王胸口,“臣妾有时候想,是不是臣妾这前半辈子,一心戎马,不婚不嫁,就是为了等大王,等臣妾的心上人……天子下诏,十里锦红,来接臣妾入宫。”

纣王拉住了她的手。

他喃喃道:“寡人知道了,寡人明白了。”

……

当夜,纣王留宿寿仙宫。

这一消息传开之后,商王宫中,后妃们皆是吃惊不已,派出得力的宫女太监四处打探。

也有少数心思剔透的,对身边大宫女说:“我早知道,苏美人这般容貌,我们大王必舍不得她,总有一天要回心转意。等着瞧吧,寿仙宫往后可又热闹了。”

也有人说:“大王找她,只不过是图个新鲜。先皇后可是她谗言害死的,大王还记得呢。”

第二日,纣王未早朝,留宿寿仙宫。

第三日,纣王留宿寿仙宫。

第四日,……

终于,不止新进的秀女,连高位妃嫔们都坐不住了——去年,妲己刚入宫的时候,那是何等盛宠,她想要天上的星星,纣王就不会给她摘月亮,至于其他妃子,更是被冷落了许久,纣王是如何只独宠妲己一人的,她们可都还记得一清二楚。

妃子们找到了皇后。

皇后对此不置可否,听了众妃的控诉,也只是淡淡地喝了口茶,道:“从苏美人入宫起,说她是妖妃的人就没有停过。她如何,本宫不想去管,本宫只知道,她这几日命人将奏折都搬到了寿仙宫,劝说大王勤理政务。”

有妃子惊呼道:“后宫不得干政,她怎敢如此!”

皇后瞥她一眼,“墨守成规。”

众妃便不敢说话了。

皇后又说道:“苏美人劝服了大王,开国库粮仓赈济冀州干旱灾荒,救万民于水火。你们谁,若是也有这样的心思本事,本宫一定也帮你们向大王面前引荐。”

于是后宫再无人敢置喙。

妲己复宠。

……

……

娲皇宫。

伏羲圣人意外来访,这让娲皇宫上下都十分惊讶。当时,女娲正在书房,先是有童子来报,伏羲圣人已到娲皇宫前,很快,她刚来得及放下笔,一身白袍的伏羲就在碧霞的带领下缓步而入。

碧霞向二人行了一礼,告退。

女娲重新拿起笔,开始在书简上修改,时而批注勾画,淡淡说道:“圣人怎又有空过来?”

伏羲笑道:“我们住在火云洞的,不过三个闲人罢了,比不得道门那几位。”

女娲知他意有所指,也不说话。

伏羲走到近前,看了看女娲正在修改的那份书简,缓声问道:“狐族功法?”

“是。”女娲说:“前几日见了妲己,觉得她天资聪颖,反而是修炼的功法跟不上,有碍道行,便想着把各族功法都修一修。伏羲道友……依你之见,本座过往这些年间,是不是太小瞧妖族的天赋了?”

伏羲道:“妖族难以修行,世人皆知,若不然,道门为何分出了阐截二支?”

女娲唇角勾起一道讽刺的笑,“道门说着妖族根行差,他门下多宝道人金灵圣母几个,照样是大罗金仙。反而本座这边,歪瓜裂枣,不成气候。”

伏羲凝视着她站在桌前的背影,道:“你还是对道门心有芥蒂。”

女娲反问:“你来找我,难道不是为了此事?”

——数日之前,女娲曾为了封神量劫之事拜访火云洞。大劫当前,各族自身难保,女娲欲以此事,向掌管着封神榜的道门谈判,请火云洞三圣居中调和,却被伏羲劝阻了。

“不是。”伏羲顿了一顿,才道:“我是算到,你和那只狐狸的纠缠又深了几分,才过来一看。”

他等了等,见女娲不说话,又道:“先是滴血招妖幡,又对那只狐狸如此亲近,甚至传功与她——你就没有想过,你和妖族纠缠如此之深,大劫降下,你要如何脱身?”

女娲终于放下笔,道:“伏羲。”

伏羲一静。

女娲看背影,似乎是叹了口气。她正准备开口,门外突然传来了彩云的声音,道:“娘娘,有急事要报。”

女娲:“……进来吧。”

彩云进门,先是向伏羲行了一礼,然后向女娲道:“娘娘,狼族有狼妖在捕食时,误食了一只开了灵智的小鹿妖,把它错看成了普通的野兽。妖和兽只有灵智的差别,妖开灵智的时候越小,越是前途无量,鹿族因此震怒,两族已经开战了。”

她说了这许多,一大半还是为了给旁边的伏羲解释。

女娲:“你急匆匆来报,可是鹿族来求本座惩戒那只狼妖么?”

“不是。”彩云立刻摇头,绾发的红绳都被甩了起来,“是这样,娘娘,两族交战的时候,鹿族发现狼族暗中有人修行血食功法,以吃人提升修为。这事犯了娘娘立下的规矩,鹿族不敢擅自处理,只好来请娘娘圣裁。”

安静。

然后女娲淡淡地道:“杀了罢。”

彩云请到了旨,正欲告退,忽听女娲又道:“彩云,你带着缚妖索去。他在何处食人练功,就在何处斩他,以慰天道。”

彩云低头应道:“是。”

她离去了,书房里一时又只剩下女娲和伏羲。

方才被彩云打断,此刻谁也不愿意重谈封神量劫之事,好半晌,伏羲才看着女娲静立的身影,道:“你和妲己……”

女娲:“如何?”

伏羲道:“你道心通明,本不应该有七情六欲。你不觉得,你对妲己太好了些么?纵是当年收下碧霞彩云,你也不曾像教导妲己这般教导他们,更遑论直接与她传功,我来找你时,你甚至还在为她修订功法。你到底是如何想的?”

女娲不言。

随后,她转过头,向着伏羲宛然一笑,“妖族都要亡了,就不许本座随着心意做些事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