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洪荒]招妖幡动gl > 太公子牙
 
※第十七章  太公子牙

妲己轻而易举地赢回了纣王。

纣王几乎是离不开她,即使晚间不在寿仙宫留宿,白日里也一定要抽出时间去坐一坐。也不拉着妲己亲热了,反而会让宫女端来茶水点心,与她闲聊朝中事,或是问她最近读了些什么书。

每到这时候,妲己就掩唇而笑:“大王,臣妾哪里会读书呀。”

于是纣王竟然开始教她写字。

妲己觉得纣王一定是疯了,堂堂一国之君,后宫佳丽无数,却偏要亲自来教她书写这样无聊的事。又觉得,女娲娘娘教她的法子,还真是管用。

只可惜……那是娘娘教她的。

她敢对着纣王面不改色地说谎,或是以媚术乱其心智,欺瞒诱惑,无所不用,可在娘娘面前,这些下九流的手段,却一个也拿不出来,甚至连想都不愿去想。

仿佛只要想了,就是玷污了娘娘似的。

她仔细观察着纣王的言行,有时候,也把纣王当做一个替代娘娘的人偶,在纣王身上,肆无忌惮地练习着她蛊惑人心的本事,好有一天,能把这些用到娘娘身上去,也留住娘娘的心。

不过,妲己也只是敢想一想。

像是把一个空罐子藏进了心里,每次拿出来,舔一舔缝隙里的蜜汁,舔一舔,尝到了甜味,也就不必打开,也就能继续欺骗自己,那蜜罐还是满的,还有许多甜蜜在等着她。

——拿娘娘教她的手段,反去讨好娘娘,娘娘只会当她是个笑话罢。

妲己不想做笑话,所以她对纣王愈发温柔魅惑。她哄着纣王修建了鹿台,靠在纣王怀里,一边与他饮酒,一边画下了鹿台的图纸,尊贵又华丽,巍峨壮阔,高耸入云,能搬空半座国库。

纣王却很开心。

他大手一挥,准了妲己这等劳民伤财的荒诞提议,甚至亲自督建,每日过问进度。

如此又过了些时日,妲己想起当初女娲娘娘的法旨,是令她和琵琶精雉鸡精一起惑乱宫闱,而鲧捐故去也已有数月,她身边一直无人得用,便想着把轩辕坟的两个姐妹也接进宫来。

反正纣王如今对她言听计从,给那两个姐妹送一场云雨富贵,也十分容易。

妲己这么想定之后,先通过玉符,向女娲娘娘禀报了这个计划。

半日之后,女娲回道:“随你定夺。”

妲己于是趁着夜色,施好幻术后现出狐身,几个起落,就从墙洞里钻出了商王宫。轩辕坟离朝歌不远,她施了些赶路的小法术,只花一刻钟时间,就回到了从前住居住修行的洞中。

洞中还有不少小妖,都是些未能化形的小狐狸,灰扑扑的一片,一见妲己回来,都从各处岩石上跳了下来,挤到她身边,绕着她的四只狐爪转来转去,或者跳起来去叼她的尾巴。

妲己:“诶。”

她抖了抖皮毛,六条白绒绒的尾巴在半空中蓬蓬地展开,扫倒了一片小狐狸,让它们滚作一团——她不过是千年的狐狸,道行尚浅,尾巴也只有六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修到九尾。

小狐狸们叫得更起劲了。

“祖宗,祖宗您回来了!”

“祖宗说了,不喜欢我们叫她祖宗,说会显老。”

“那你还叫?”

“……”

妲己抬起爪子,算是和这些后辈们打了个招呼,然后扫了扫尾巴,往洞穴深处走去。

沿路见到的小妖,都是狐狸,大多是灰狐,偶尔有几只红狐,像她这样的白狐却一只没有。

走了好一段路,直到洞穴最深处,一间石室里,妲己才终于见到挂在墙上的、她的好姐妹——一只玉石做的琵琶,没有弦,却萦绕在泠泠的乐声中。

九头雉鸡精则不见踪影。

妲己抬起前爪,跃上石桌,唤道:“琵琶。”

墙上的琵琶自动掉了下来,跳到她面前。

“……”妲己拿她这个懒散的姐妹实在没办法,说:“你就是要修行,也该去挂在外面,吸收天地灵气,日月精华。你挂在这里墙上做什么?”

琵琶理直气壮:“睡觉啊。”

妲己:“……”

她劝琵琶勤奋修行劝了几百年,已经懒得再多劝她一次了,直接道:“你化了人身来。”

琵琶:“喏。”

一阵轻烟升起,桌上的玉石琵琶迅速长大、变形,最后,一双赤脚从烟雾中踩了出来,紧接着就是琵琶的人身,窈窕,曼妙,一张欺霜胜雪的脸,长长的乌发散在背后,随风飘荡。

妲己满意道:“不错。”

她姐妹如此貌美,纣王那等好色之徒,一定上钩。

琵琶莫名其妙:“你说什么胡话,姐姐?这么晚来找我,有事没有?没事我可再躺回去了啊。”

妲己抖了抖尾巴,卷出一件衣服来,给琵琶扔了过去,“穿上。”

琵琶当然不肯听她的话,只把那件衣服裹在身上,怀疑地看着妲己:“你要做什么?”

妲己抬起前爪,“当初,女娲娘娘曾命你我姐妹三人魅惑纣王,你可还记得?”

“……哦!”琵琶一脸恍然大悟的神色,十分献谄地把妲己抱了起来,举到自己面前,道:“好姐姐,魅惑纣王,你不是做得很好?我这种拖后腿的,就不去王宫里给你丢人了……”

说着还可怜兮兮地看着妲己。

妲己:“……”

“你当娘娘法旨是什么了。”她有些好笑地从琵琶手臂里跳了下来,落到地上,又扭过头,扬起脖颈说:“妹妹,我只让你先入宫来,我姐妹三人也好有个照应。至于你愿不愿意去给纣王当个妃子,享一场荣华富贵,那都是后话了。”

……

……

这一年的秋天来得格外早,不过八月光景,王宫里的枫叶就开始染上了霜红。

纣王见到秋景,兴致大发,一定要带着众臣去朝歌城外打猎。比干微子黄飞虎等老臣劝阻无效,想到纣王至少是去狩猎动物,没有拿人命取乐,也不算劳民伤财,便勉强答应了下来。

朝廷忙上忙下,才总算安排好了这场秋猎。

秋猎当日,纣王特意换了劲装,骑一匹高头大马,腰间佩剑,周围旌旗招展,簇拥着许多铠甲的侍卫和将军们。他本就年轻,又擅武功,这阵仗一摆,端的是气派非凡。

至于文官们,多半不善骑射,都乘着马车,跟在秋猎的队伍后面。

作为纣王最喜爱的宠妃,妲己自然也跟了来。她是“武将出身”,当然会弓马骑射,于是这秋猎日里,她也换了一身劲装,红衣黑靴,腰肢纤细,背负长弓,策马跑在纣王身边。

这支队伍在朝歌城中大摇大摆地走过,沿路的商铺和百姓忙不迭地避让。

妲己提着马缰,靠近了纣王,悄声唤道:“大王。”

纣王:“美人有何事啊?”

“臣妾喜欢狐狸。”妲己眼波盈盈地望着纣王,说:“大王是神箭手,一会儿打猎,若是见到狐狸,可不可以请大王高抬贵手,放它们一条生路?”

纣王爽朗一笑,捏着胡子道:“这有何难?美人喜欢的,就是寡人喜欢的。传令!这次打猎,有见到狐狸的,都不许射。”

妲己真心实意地道:“如此,臣妾就先谢过大王了。”

纣王哈哈一笑,正打算再说些什么,前面的侍卫们却突然推推攘攘地停了下来,让纣王和妲己都是一怔。

纣王皱眉道:“怎么回事?”

有侍卫跑去打探了消息,回来禀报道:“回大王,回苏娘娘,前面有个算命的老道,贪图一个年轻妇人的美色,假借算命之由,拉着她的手不放,非要说她是妖精。百姓们看不下去,上前劝说,他竟直接打死了那妇人,众人闹起来,把路给堵住了。臣等考虑不周,还请大王恕罪。”

妲己听到“妖精”两字,立刻感到不妙,忙对纣王说:“大王,光天化日之下,竟还有这等不尊王法的恶匪?我们也去看看,正好让他见识一下大王的威严。”

纣王道:“好。”

侍卫给他们清出了路,纣王带着妲己策马上前。周围的百姓们看到纣王仪驾,都安静了,纷纷退到路边,识趣的早已跪下叩首。

场间只有两人还站着:一个头戴斗笠、须发皆白的道人,和一个穿着孝服的年轻寡妇。

寡妇头破血流,想必是已经死了,却还被道人拉着手腕,得以勉强站立。

在侍卫的催促下,那道人最后也跪到了纣王驾前。

四面皆静,侍卫们也退下了,只有纣王威严地问:“你等在此吵闹,到底是何事?”

道人把寡妇的尸体放好——妲己倒吸一口冷气,险些惊呼出声——那穿着孝衣的女子,道人口中的“妖精”,正是她在轩辕坟的姐妹,近日里正准备遵女娲法旨入宫的玉石琵琶精!

道人向纣王稽首道:“贫道姜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