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洪荒]招妖幡动gl > 上谒碧游
 
※第十九章  上谒碧游

说妖族如何鄙薄粗浅、不堪教化,妲己都无所谓,但若真按姜子牙所言,妖族可随意食人,那就等若是说女娲娘娘御下无方,对族中暴行放任不管,愧对圣人之位,这是妲己决不允许的。

所以她道:“你该知道,女娲娘娘早已禁了妖族食人。”

姜子牙拱了拱手,以示对圣人的尊敬,又道:“娘娘自然是圣德无量,但天下妖族众多,其心各异,有野蛮不听教化,违背娘娘训诫,吃人血食拿人练功的,难道还少了么?”

妲己:“……”

她和姜子牙说不通,便也不管那些了,上前一步,贴近姜子牙耳边,压低了声音,森森地道:“玉石琵琶精可未曾食人,姜子牙,倒是你,害我姐妹伤了元气,你拿什么来抵?”

姜子牙闻言,讶然道:“抵?人居万物之灵,当然可以杀妖。何况,我奉师命下山,乃是顺应天道……”云云云云,又说了许多。

妲己:“……”

她不想跟姜子牙再争辩下去,也懒得去听他的那些道理,转身走了。

回到寿仙宫,妲己难得地,命宫女送上来了一壶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独自坐到窗前,慢慢地看着朝歌城的夜色,慢慢地饮。

她的双颊很快就飞上了红晕。

和姜子牙见了两回面,妲己便发现了,他的道术未必胜过自己多少,师门赐下的法宝用着却十分大方,言谈举止间,也时常把“贫道乃昆仑山玉虚宫门下”“贫道奉师命下山”之类的话挂在嘴上。

妲己打从心底地羡慕。

反观她自己,小时候不知遇到过什么机缘,开了灵智,对修炼之道却一窍不通,稀里糊涂地过了许多年,直到某日,偶然遇见了一只大狐妖,给她扔下一本功法——其实是不合用的,但也没有别的办法,毕竟那大狐妖自己也就这一套功法。

妖族的小妖们,大抵如此,没有灵丹妙药,没有绝世神功,从草莽泥泞间摸索着长大的。

所以,妲己的轩辕坟中,才会聚着那么多小狐狸。

她如今也是一千年的大妖了,不必再让族中后辈经受自己当年吃过的苦。

修行第三百年的时候,妲己磕磕绊绊,靠着一本不怎么合用的功法,终于感应到了招妖幡和自己妖身的联结。女娲娘娘又一次晃动招妖幡时,她随着众妖,跪到了娲皇宫前。

她听了女娲娘娘的讲道。

讲日月周天,洪荒大道。讲山川万物,灵脉流转。

那一刻的妲己,就如跋涉万里荒漠终于等来了一抔清水,三九天里终于被人送来了一件冬衣。

她第一次懂得了“神仙”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女娲娘娘就是她的神。

讲道之后,娘娘又对众妖说了一些规矩。妲己还记得的,大约有不可食人、不可与修道之人做意气之争、不可欺辱幼妖、少起争端专心修炼之类。

这些规矩,在往后的日子里,她一一都照着做了。

只可惜妖族能感应到招妖幡的时候还是太晚了,有许多熊虎之类的妖,年幼时曾按本性食人,等到终于修行有成,得以上娲皇宫觐见女娲娘娘之时,从前犯下的孽,早已不可追悔。

妲己觉得,姜子牙说妖兽食人,也有些道理。

可这毕竟算不得他们的错,天性如此,又未经教化,便如人杀牲畜一般。就连女娲娘娘,对妖族第一次觐见前犯下的错,也是既往不咎的。

妲己晃了晃手里的酒杯,看着杯中清酒荡漾出的细小涟漪,然后一饮而尽。

姜子牙重伤了琵琶,她不甘心就此罢手。

姜子牙固然是奉元始天尊之命下山,琵琶精入朝歌城,亦是奉了女娲娘娘法旨。元始天尊是圣人,女娲娘娘也是圣人,妲己心想,凭什么元始天尊说的话作数,女娲娘娘说话就不作数了?

她把姜子牙打杀琵琶精的始末,一五一十地,写进了玉符里,禀报给女娲,请娘娘主持公道。

妲己本没有期望娘娘会插手此事的:姜子牙为玉虚宫弟子,虽然只是外门,但从他那一身法器就能看出来,元始天尊也是极看重他的,而且毕竟有名分在。

而她,不过是一个偶然得了娘娘教导的妖族罢了,名不正,言不顺。

她甚至已经预备好了传讯石沉大海,正计划着亲自上娲皇宫一趟,当面向娘娘求情。

然而,仅仅是一日之后,妲己就在商王宫里见到了碧霞童子。

那时,妲己正在王宫中的御湖上泛舟游玩,为了垂钓,特意屏退了宫人,独自坐在船头上,钓竿长长地垂进水里,垂线划破了水面,身边还煨着一炉黄酒。

碧霞就这样出现在了她面前,漂浮在半空,脚下踩着一片白云。

他道:“娘娘召你过去。”

妲己十分意外,不止是因为女娲娘娘居然真的会出手管她们这么几只小妖,更是因为,碧霞是娘娘最为倚重的童子,若不是有什么十分要紧的事,娘娘不会派他出来。

她立刻站起来,理了理衣襟,道:“我这就去娲皇宫。”

“不是娲皇宫。”碧霞强调道,面色有些严肃,“是碧游宫。”

妲己惊讶地停住了手。

碧游宫是通天教主的道场,通天教主虽为元始天尊的师弟,毕竟执掌截教,而阐教和截教教义不合已久,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之间也是分歧甚多。娘娘要找元始天尊,为何反而让她去碧游宫?

碧霞看出来了她的疑惑,简单地道:“元始天尊在碧游宫。你换身衣服,随我来。”

妲己低头看了看自己:她正穿着一件淡青色的宫裙,倒也还算庄重。

她道:“不必。”

碧霞取出一张符,祭在空中,又伸手一指,那张符立刻化成了一个妲己,云鬓雪肤,青衣婀娜,俏生生立在船头,与真正的妲己一模一样,足以在宫人面前蒙混过关。

“傀儡符。”碧霞道:“十二个时辰之内,它可以替作你。上来罢。”

妲己问道:“娘娘要我去这么久?”

碧霞:“……你先上来。”

妲己一步跨上云端。碧霞掐了一个不知道什么法诀,顷刻间,周围的风景就变了,他们立在深山之中,周围云雾缭绕,苍松翠柏,郁郁青青,山势巍峨陡峭,山巅则是一座极宏伟的道观。

然而,此刻,隐约的兵戈之声顺着山风传了下来,山顶道观前,各色的法宝光芒乱闪,一片遥远喊声间,不时地有人呵斥怒骂,似乎是极为愤怒。

——竟有人敢在碧游宫前斗法?

妲己转头去看碧霞,却见碧霞神色寻常,仰起头,望着山巅的碧游宫。

片刻后,他回头对妲己解释道:“娘娘起了一卦,算到元始天尊今日要拜访碧游宫,便要我先带你来此递上拜帖等候。我想,能让元始天尊上到碧游宫来,想必是道门出了事。”

妲己怔了下,喃喃地道:“……娘娘果真神机妙算。”

碧霞淡淡道:“我们上去罢。”

他驾起云,带着妲己一路沿山道往上。

到得山巅,妲己才看到,那座道观果然极为宏伟,大约是截教香火兴旺的缘故,碧游宫修缮得很好,红墙金瓦,层层叠叠,飞檐上还停栖着不少灵禽,正伸长脖颈观望下方的斗法。

而道观之前,守卫的石雕异兽之间,是一大块空地,此刻正挤着许多道人,就连空中也飞着好几个,其中一人被围在正中,一身飘逸的白色道袍,脚踏两道金轮,手里提着一杆红缨长|枪,所过之处,烈焰纷纭,竟以一己之力抵挡住了其余众人。

他们打得太过投入,甚至没有注意到前来的碧霞和妲己。

碧霞认出了那白袍道人的法宝:“风火轮,火尖枪,这是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元始天尊门下,十二金仙之一。他在这里和截教中人打得难解难分,想必元始天尊很快也就要到了。”

妲己问:“为何?”

碧霞道:“你看对面与他斗法的,多宝道人、金灵圣母、龟灵圣母,还有虬首仙、乌云仙、金光仙,这都是通天教主的亲传弟子。下面观战的截教道长们,也都在为师兄师姐叫好。这样的阵仗,必定是太乙真人做了什么触犯截教众怒的事,非元始天尊亲至不可调停。”

妲己:“……”

这一连串的名字,除了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她一个也没记住,只觉得碧霞不愧是长年侍奉女娲娘娘左右的童子,娲皇宫和道门一向疏远,他却能把道门家事知道得如此清楚。

仿佛是听到了妲己的疑问,碧霞回过头,向她解释道:“截教收徒广泛,其中不乏妖族。便如通天教主的这几个弟子,多宝道人、金灵圣母等等,都是妖族出身,原身气息各不相同,我自然能分辨出来。”

妲己这次是真的惊讶了,“这……众位道长,都是妖族?”

碧霞道:“是妖族,只是一旦拜入道门门下,便算是入了仙道,不受招妖幡统辖,与女娲娘娘更是再无牵挂。大劫将至,妖族气运衰微,前路艰险,与这些人,也都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