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洪荒]招妖幡动gl > 山巅论道
 
※第二十章  山巅论道

妲己仰起头,只见碧游宫恢弘的琉璃金瓦之上,道人们正打得难解难分。

居中的那白袍道人——据碧霞所说,道号太乙真人——右手长掷出火尖枪,左手扔出一个火焰缭绕的金丝罩,脚下风火轮轮转,忽地拔高,躲过不知是谁射来的一道金光,而他手中又已经换持了一对阴阳双剑,漫长的白发迎着烈焰飘舞。

妲己看得眼花缭乱,转头问碧霞道:“他怎有这许多法宝?”

碧霞道:“阐教门下,太乙真人最擅长炼器。这还不算什么呢,金光洞的两件镇洞之宝,乾坤圈和混天绫,都在他徒弟哪吒手上,这回大概是看不到了。”

他们说话的时候,一个持剑道人逆风而上,把太乙真人手中的阴阳双剑磕飞了出去。太乙伸手一召,那只火焰罩子又飞了回来,顷刻间涨到了两人大小,其上九条金龙盘旋环绕,喷吐着烈焰,把那持剑道人当头罩了进去。

周围还有两个女仙,看到同门危困,急急来援。

太乙不知从哪里又拿了一杆火尖枪出来,化作一道火红流光,刺向其中一人。那位女仙倒是身法轻盈,飘身躲过,而太乙手中又已经多了一块金砖,当头砸向另一女仙。

另一人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被砸了个正着。

妲己眼尖,看到她从半空中直直坠下,人在半空,就已经开始变化,四只鳌足和龟壳撕破道袍冲了出来,等落到地上时,已经完全化成了一只巨大的乌龟,龟壳上还刻着几个古老佶聱的字。

——是龟灵圣母。

周围的道人们纷纷退开,就连激战中的几人也停了手,都悬停在空中。

太乙真人嘲笑道:“哼,乌龟。”

剩下几人,原先跟他打得起劲,此刻却也都低下了头。

其中一道人,对着身旁的女仙说:“早该拦着你们意气用事!这下可好,龟灵师妹原形都现出来了,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女仙也不辩解,默默低下了头。

而地上的道人们,都往四周退去,离那只乌龟远远的,好像生怕沾上了她,下一个被打出原形的就是自己。

“原来龟灵师叔真的是只乌龟啊!”

“龟灵师伯辛苦修炼这么久,不就是为了脱离妖族,结果还,唉……”

“妖身卑贱,她竟然当众露出原形,真是有辱师门!”

“……”

就连那乌龟自己,也觉得这是什么羞惭至极的事一样,把头和四足都缩进了壳里。

妲己见碧游宫众人以龟灵圣母的妖身为耻,心下不忍,正想站出来,碧霞却先一步伸出了手,拦在她面前。

他的衣袂在山风中飘拂而起。

妲己:“碧霞仙长?”

碧霞静静道:“拜入道门,便不再算是妖族。成败荣辱,那是她自己选的路,与我们无关。”

“……”妲己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和龟灵圣母,应当算是物伤其类。然而碧霞说的亦是在理,这些碧游宫弟子,既然入了道门,与妖族气运再无关联,即使受人欺辱,那也道门的事,轮不到她这个妖族来为他们说话。

妖族修行艰难,而碧游宫毕竟是道门正统,截教收徒又不问出身,拜入通天教主门下,自可免去许多修行上的坎坷,早日得证大道。只是……

只是归根结底,截教也是瞧不起妖族的罢了。

阐教截教,仙道凡俗,侯门布衣,总归都是人,都是一样的。

妲己在心中叹了口气,再看向场中时,龟灵圣母在趴在地上,只留一个龟壳;其余众道人安静地围在周遭,而半空中漂浮着几个人,相隔了三四丈,一边是太乙真人,另一边则是碧游宫的多宝、金灵等人,相互看着,面色都十分不善,却没有再动手。

碧霞就在这时候驾着云上前,飘到了这几人面前。

“太乙师兄、多宝师兄、金灵师姐、虬首师兄、乌云师兄、金光师兄。”他一一行了礼,却独独略过了地上的龟灵圣母,道:“我家娘娘想要拜访通天教主,命我前来通报一声。”

女娲娘娘座前碧霞童子,这些人还是认识的,都放缓了脸色。

唯一的女仙金灵圣母飘身上前,和声道:“娘娘既要来,怎不提前说一声?我等在这里做些幼稚的意气之争,倒是让碧霞道友见笑了。”

碧霞道:“不敢。”

有娲皇宫的人在此,架自然是打不起来了。

多宝道人和金灵圣母拜在通天门下时日最久,便由他们领着碧霞进碧游宫,太乙真人则收起了他那些眼花缭乱的法宝,把脸转到一边,冷冷地哼了一声。

妲己跟在碧霞身后,众人只当她也是来为女娲娘娘传讯的,都没有多问。

碧游宫内虽然道观众多,路径弯弯折折,但通天毕竟是一教之主,居于碧游宫正中,大殿高有十丈,恢弘巍峨,连殿前的道路都是笔直的,一眼便可以望到。

多宝把碧霞和妲己领到了大殿前,让他们在此等候,自己则进去向师父禀报。

妲己第一次上仙道山门,见什么都觉得十分新奇,与碧霞一同站在大殿外,四下打量着。

碧霞:“……”

他正准备提醒妲己,远处高空中突然传来一阵缥缈的乐声,昭示着有某位大能法驾来此。

妲己立刻问:“是娘娘吗?”

碧霞摇头道:“不是。”

那阵仙乐声更近了些,已经可以看清云端之上白鹤翔舞,环绕着一座大辇,由十六个黄巾力士抬着,辇旁还站着一个相貌清俊白衣童子,衣袂翩翩,捧着一柄仙剑。

太乙真人率先飘上了云端,稽首道:“恭迎师尊。”

其余碧游宫众弟子,整整齐齐地也齐声下拜,道:“恭迎元始师伯。”

元始天尊的法驾就在碧游宫正殿前降下,碧霞一拉妲己,两个人亦拜伏而下。

妲己听着动静,抬头偷看了一眼,见坐辇中步出了一个白袍道人,相貌是极年轻的,长发却已全白,端端正正束在头顶,还戴着一顶高冠,更显得威严冷峻。

他注意到妲己的目光,冷冷地看了她一眼。

妲己只觉得双目一阵刺痛,像是被剑伤到了一般,不得不闭上眼,待疼痛稍缓,再睁眼时,元始天尊已经进了大殿,只留给她一个峨冠博带的背影。

“等着罢。”碧霞忽地道:“我们娘娘也要到了。”

妲己一句“为何”还没来得及问出口,便听高空中再次传来乐声,云端之上又一座法辇,安放在一只流光剔透的麒麟背上,周围云烟缭绕,青鸾翩飞,几只甚至已经落到了碧霞面前。

这次不用碧霞提醒,妲己已经拜伏在地,高声道:“恭迎娘娘!”

碧霞:“……”

不止是他们,女娲圣人驾到,碧游宫所有弟子,连同还在云上的太乙真人,也早已跪下相迎。

女娲这次没有带童子,独自一人,一身长袍及地,纯黑底色上纹着天地山河万妖图,步下法辇时,黑袍飘摇,恍惚间竟如山河动荡,日月流转,看得妲己心神摇曳,几乎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经过妲己时,她顿了顿,道:“你们也进来罢。”

妲己和碧霞跟在女娲身后三步之外,入碧游大殿时,只见殿内巍峨肃静,四角摆放着古朴的香炉,青烟缭绕,颇有道家仙境的意味。

而上首早已坐了两人,一人白袍峨冠,正是方才的元始天尊,另一人红袍散发,正在与元始天尊沏茶,大约便是通天教主了。

多宝,金灵,还有截教其他几个弟子,都站在他们左首。

元始天尊见女娲进来,转头对身后的童子道:“去喊太乙来。”

到现在为止,妲己还是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何事——她只知道碧霞来传娘娘法旨,却反而带她来了碧游宫;而一到碧游宫,又见到太乙真人和截教众弟子相争,现在甚至连三家圣人都来了此地。

很快,太乙真人随着童子入殿,向上首的三位圣人行了礼后,与碧霞妲己一同站在了右首。

正在沏茶的通天教主停下了手,淡淡道:“多宝,你来说。”

“是。”多宝道人应下,上前一步,道:“这位……阐教太乙师弟的门下弟子,哪吒,试箭之时,意外射中了石矶师妹的童儿。石矶师妹追着哪吒到了乾元山金光洞,与太乙师弟相争,却被太乙师弟失手打死。太乙师弟认出了石矶师妹的八卦龙须帕为我截教法宝,特来碧游宫归还,众位师弟师妹不忿,与他打了起来。他还骂我教是旁门左道,不如他阐教才是无上正统。”

太乙怒视着他:“我何时说过了!”

多宝寸土不让,立刻反问道:“那前面那些事,你都承认了?”

太乙:“……”

上首的通天教主却静静地饮了口茶,不予置评,又问:“女娲道友?”

女娲道:“妲己。”

妲己也上前一步,学着多宝道人的样子,拜伏道:“去年三月十五,女娲娘娘寿辰之日,小妖与玉石琵琶精、九头雉鸡精两位妹妹,一同领了娘娘法旨,化形入商王宫,替娘娘惩戒昏君。不想前几日,玉石琵琶精来王宫时,遇到阐教门下姜子牙道长,一时兴起,前去算命,却被他一把打死,还用三昧真火炼出了原形,至今生死不知。”

大殿内的众人一起看向元始天尊。

元始天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