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两岸桃花鼓成霜宋知霜沈岸 > 第11章 岸儿,你骗得母后很是难过呢
 
只是到了云府,还未见到宋知霜,云峥就已经黑着脸挡在沈岸跟前。

“沈岸!你来做什么!你以为云府是你的私宅吗?想进便进,想闯便闯?”

知道云峥不会让路,云王府想来也不会有皇后的眼线。沈岸沉声道:“你今日若不让开,明日一早皇后赐死她的诏书下来,你是带着她抗旨不遵,还是就此带着她浪迹天涯?”

这个她,除了宋知霜并不会有别人。云峥愣了愣,眼里都是怒意:“你什么意思!皇后又要做什么?”

天色已晚,他也懒得跟云峥一句句解释,只道:“受些苦总比丢了性命的好,莫非你要眼睁睁看着她被赐死?还是抗旨连累整个宋家?”

“我这就进宫面见陛下!宋家这般忠心耿耿,怎能落到如此田地!”

沈岸挡在他跟前:“若非是得了父皇的意思,皇后又怎会轻易赐死重臣之女?更何况宋长风此时在北境血战,此举没有父皇首肯,皇后岂会轻易出手?”

闻言,云峥的脚步生生停在了原地,是啊,若皇后随便一句话便能赐死宋知霜,又何必枉费苦心给宋知微下毒?

可他是臣,如若违抗皇命,他可以不计生死。但是祖父乃至整个云家都会被他连累。还有宋家……

想到这里,云峥只能耐着性子问他:“你能如何?”

“让我带她走,好歹,我能保她一条性命。”

云峥死死盯着沈岸,想看他究竟是何意思,但是他面无表情。云峥只得默默往后退了一步,这一退,便退了一辈子……

看着眼前的休书,宋知霜冷笑一声:“多谢宁王殿下。”

沈岸的眼神黯淡无光,不敢看她,半晌才出声:“宋知霜,不遵妇德,发配教坊司!”

宋知霜闻言,错愕地看向他,不知是愤怒还是惊讶,她的语气微微有些发颤:“沈岸!你敢!我宋知霜出身侯府,你有何权利处置我?”

虽然不想拿祖上的荫封说事,但是教坊司那样的地方,她若去了,岂不是祖上的脸都被她丢尽了?教坊司说是习舞弄琴之地,但整个长安谁人不知道那就是女子迎来送往的风月之所。

沈岸只是冷冷道:“宋长风远在北境,没人能救得了你!你若乖乖去了,大家都相安无事。你若非是不去,我便传书让宋长风回来救你如何?”

嘴上说着救,但宋知霜却听出了其中的威胁意味。

可是在这个节骨眼上,皇后剑锋直指兄长,再加上前方战火正酣,此时若是兄长回京必定遭遇不测。

哪怕兄长不回京,自己的境况若让他知晓,必定惹得兄长分心,到时候战事失利,皇后就更能借题发挥了。

哪怕心中万般不甘,为了兄长,她也只能生生忍住:“好!我去就是。”

她心头不止一团怒火,更是恨,恨皇后的狠辣,恨沈岸的无情。

可越是恨,便越要活下来,只有活下来才能报仇!

第二日,皇后便得知宋知霜已经被沈岸休弃,并发配到了教坊司。

虽然这结果并不合自己的意,但转念一想,宋家的女儿沦落为舞女,也是很有趣。

这般活着,生不如死,倒是妙极。便也就放了她一条生路,不再追究了……

宋知霜这边虽说是到了教坊司,但是这里的人对她还算客气。她每日什么也不需要做,三餐还是送得及时,更不会有什么男人来调戏她,嬷嬷们也从来不叫她弹琴习舞,倒像是换了个地方生活罢了。

许是还忌惮着她的身份,又或许是忌惮兄长的权势。她忍气吞声委身于此,倒也能腾出手来想想接下来的对策,毕竟教坊司并非能长久安乐之地。

长乐宫。

正是午时,长安城下起了今年的第一场大雪,洋洋洒洒,让人见了便心生欢喜。

皇后披着一条暖和柔软的狐裘,踩在雪地里,雪落在发间融进手掌。

听着宫人来报,她浅浅的笑了笑:“岸儿当真是这般吩咐教坊司的?”

那宫人垂首应了声:“是。”

皇后脸上的笑逐渐变得十分诡异,轻道:“他说让教坊司的人好生看着宋知霜,若是有人敢碰她一根手指,便要灭他满门?”

“是!”

想不到,她这个儿子,并非是不重情,而是情系他人了。

难怪当初她拿宋知微的性命相威胁,他是那般大义凛然,果决无情,原来他心底所爱之人,从来就不是宋知微,而是宋知霜。

皇后幽幽一笑:“岸儿,你倒是骗得母后很是难过呢。”

她望向一旁的贴身女官,问道:“上次那药,应该还剩一些吧?你去,将剩下的都赏给那宋小姐,记住,动作要隐秘些。他们俩既是真心相爱,自然是要有难同当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