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两岸桃花鼓成霜宋知霜沈岸 > 第20章 他们的初见
 
天边刚翻出一丝鱼肚白,晓色暮寒,东风卷着浓浓凉意在长安泛起年前的最后一场大雪,为旧日再点一笔薄凉。

宋知霜恍然间睁了眼,感觉整个人都有点摇晃。

她一惊,却发现自己此刻正在一辆马车里,可昨晚她分明是睡在云王府的房间里,怎么会在马车里醒来?

她摸了摸有些发晕的头,想是昨晚有人对她熏了迷香之类的东西。

她身子使不上力,细细听了听四周的声音,看马车的颠簸程度,应该是已经出了城,周围也没有人。莫非是去向哪个荒郊野岭?

宋知霜暗道不好,想来迷晕她的人应该就在坐在马车外边。

她轻手轻脚的摸过去,偷偷掀开马车帘子的一角,却是一个熟悉的背影映入眼帘。

是沈岸!她不由呼吸一滞。知道下毒的事是自己误会了他,但也说不准他和皇后是一丘之貉。

透过一点缝隙,她看到外面的景色,这地方似是有些眼熟。

虽然冬日下了大雪,周围几乎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但远处万佛寺的塔尖稍稍露出了点踪迹,她这才确定这是哪里。

若是她猜得不错,再往前一段距离,就有一个小庭院,院子不大,却是冬暖夏凉,那是沈岸命人建的,只有他们两人知道的地方。也是他们初见的地方。

记得那年她刚回京,约摸是十六岁吧。她对长安实在是陌生得紧,长安城的达官贵人多,规矩也多,她在北境,习惯了自由自在的生活,哪里待得住。

有一天她同云铮出来打猎,追一头鹿追得太远,跟云铮走散了,一下子迷了路,骑着小红马便找到了这庭院里,见这院里有人家,便想问个路。却不想这院里洒扫的姑娘竟是个哑女,那姑娘打了半天手语,她一点也没看懂。

她实在是有些渴了,就着院里靠山的山泉就喝了一口,那山泉味道甘甜,初春之际院里一颗桃树开得甚好,几片桃花落在泉水里,还有些桃花的香味。

她不禁感叹了一句:“好清甜的泉水啊!”

突然沈岸的声音便从山泉上头的池里响起:“谁?”

她听声音,好像并不远,想着有人可以问路,心中欢喜,忙轻功一闪飞了上去。却正瞧见了沈岸在穿裤子。

她脸色一红,忙落地转身怒斥道:“你!你!你流氓!”

沈岸忙穿好裤子,摆手解释道:“没有没有!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想到自己还不知道路,只捂着眼睛问他:“那你快说长安城怎么走!”

“沿着院外这条小路一直走,走到大路上,再沿跟万佛寺相反的方向直走就能到了。不过姑娘,你听我解释!我刚才……”

宋知霜忙捂着耳朵摇头跺脚:“啊!啊!啊!你别说了!我不要听!”

“姑娘,我真的……”只是腰带不慎断了,提了提裤子罢了。

话还没说完,宋知霜已经闪身骑马走了。

她驾着小红马,扬起一道劲风,院里的桃花都被她惊落了一阵,顺着她离去的方向飘了许久。

沈岸心中一动,许是桃花动了他的心弦。那女子的背影在他心里遥映了许久。

那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宋知霜总是对他避之不及,将他当成流氓,每次他开口要解释,宋知霜就飞也似地跑开了。

思绪一闪,那年的桃花早已谢了,如今只剩漫天大雪,白茫茫的一片。

果然,马车稳稳的停在了那座庭院前。

沈岸停好马车,温声道:“下来吧。”

宋知霜狐疑地打量了他一眼,他的脚步虚浮,脸色苍白,气息紊乱,好像随时都会死掉一般。

她心底不自觉的升起一种担心,面上却很是冷漠:“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说着,她还是下了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