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两岸桃花鼓成霜宋知霜沈岸 > 第26章 这长安城已经囚住了太多人的悲欢
 
宋知霜看了一眼身旁的云峥,云峥轻笑道:“去吧!我回府等你。”

“嗯。”

钻进马车,却见沈岸端坐在车里,脸上虽然没什么血色,但相比之前,却是好多了。

宋知霜见他这般,却突然不知该说些什么。

哪怕二人曾经都是误会,但那些伤害却是实实在在的。

对两人来说,都不能轻易抹去。

“听说你今日在大殿上风光得紧,想来你是古往今来,第一个能坐上侯爵之位的女子了。”沈岸见她不说话,率先打破了尴尬。

宋知霜瞧了他一眼,只是问:“伤口可好些了?”

伤口自是指那天,她刺他的那一刀。

沈岸笑着摇摇头:“无妨,不过是点皮外伤而已。瞧这时节,你应当是没办法在长安过个年了,过两天你应当就要去北境了吧?”

家人都已经不在了,过不过年的,也没什么意思。宋知霜苦笑一声点点头:“是啊,过两日便走了。去北境倒也落个自在。”

是啊,这长安城已经囚住了太多人的悲欢。沈岸的眼里闪过一丝不舍,但也明白,北境是个好地方,起码,安全些。

他从怀里掏出一只小瓷瓶,和一只玉佩。

这玉佩,宋知霜认得,是宋家家主的玉佩,能调动宋家所有暗卫的。

“怎么会在你这里?”宋知霜有些不解,本以为兄长死了,玉佩也该不见了。

沈岸将东西交到她手里,算是她的一点慰藉吧,他缓缓道:“玉佩是宋家的暗卫带来的,许是不知道你嫁给云峥,便找到了宁王府,他路上可能是被皇后的人追杀,受了些伤,如今养在宁王府。”

提到皇后,宋知霜的眼神一暗,只问道:“若有一日,皇后死了,你会如何?”

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声传来,沈岸终是道:“人都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

这句话便是沈岸的态度了,宋知霜心中已然明了。

“这瓷瓶里又是什么?”她凑近闻了闻,却是眉头一皱,这血腥味甚是浓重。

沈岸舒心一笑:“是解药,虽是难喝了点,但是从此你就不用受制于人,也不用再受那些苦了。”

宋知霜将那只瓷瓶紧紧的捏在手里,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那你呢?皇后怎么可能给我解药?”

一只温暖的大手轻轻抚上她的头发,沈岸依旧笑得宠溺:“傻丫头,我若死了,谁来保护你?你放心吧,我的毒已经解了。”

看沈岸的脸色,确实是好转了不少,宋知霜这才放下心来。

两日之后,宋知霜领命去了北境。

城头之上,沈岸看着浩浩远去的军队,那女子的身影已经看不到了。

他只能远远的看着她离去,遥祝她一切安好。

长乐宫。

皇后呆呆的站在门外走廊,看着北方出神。

隔着重重宫墙,她只能看到白茫茫的一片中露出乌青的砖瓦。

看不到想要见的人,皇后有些失落地转身。

一回头,却发现皇帝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身后。

皇帝收回了忧愁的目光,堆起笑容:“皇后今日倒是难得请朕来一起用膳。看你正出着神,便没让她们扰了你。”

皇后笑着福身,嘴上却是嗔怪道:“陛下这般不动声色的站在臣妾身后,倒是惊了臣妾一跳!眼瞅着没两天就要过年了,到时候家宴人多,难得能跟陛下一起安静用餐了,这不才想请陛下来一起来用膳。”

夫妻这些年了,皇后难得能请他来一起用膳,皇帝心中欢喜,他坐下来,两人一起吃着饭,闲谈两句,倒是像极了寻常人家的夫妻。

“听说,云峥世子年后也要去北境了?”皇后吃着饭,似是无意提起。

皇帝点点头:“毕竟是新婚夫妇,况且,云峥也是自小在北境长大,从前便一直为宋长风压境增援,他的黑甲军可是让大凉闻风丧胆的铁骑。如今为宋知霜压境也是正常。”

新婚夫妇?皇后的眼神深了深,若是当年没有入宫,自己如今该不是这般模样。她脸上笑着,可眼中却冰凉异常:“他们这对新人倒是让人羡慕得很。云世子年少有为,以后定是不凡。说来真是唏嘘,多少少年英雄横死疆场啊!”

说着,皇后便将桌上一盅汤端到皇帝跟前。

皇帝闻了闻那汤,身子怔了怔,眼神忽然变得十分深邃:“是啊,当年的方措将军亦是何等的意气风发,最后竟也同宋长风一般,埋骨北境。”

突然,皇后脸上的笑意一僵,方措这个名字,就像是一根针,深深扎在她心头,动一下,便生疼。

她垂眸轻酌了一口小酒,才道:“方将军少年英雄,估摸着他死的那年也才十九岁吧?”

皇帝的脸色有些晦暗,瞧着面前的汤盅,语气却很是轻松:“这人参汤大补,可是给朕喝的?”

“陛下国事操劳,自然是要多补补身体。这可是臣妾亲手为陛下炖的!您尝尝,若是喜欢,臣妾以后经常炖给陛下。”

看不清皇后脸上的神色,皇帝却大笑起来,明明笑着,眼里却怎么闪出了泪光。他尝过一勺:“好!这味道真是好极了,以后倒是还要多辛苦皇后了。”

说罢,他又喝了几口,直到喝光才放下了手中的汤勺。

夜深了,皇帝没有留宿长乐宫,他恍然走在夜间,大太监在前面为他打着灯笼。

“去书房!朕要留书给勇毅侯!请宁王来见朕!”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