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莲花翻车了 > 第68章 晋江文学城LXVII
 
chapter lxvii

黎晓从医院回到家中, 季扶倾给她买的早餐还是热的。

她将米粥一口一口喝完,明明只是寡淡的汤水,吃到嘴里, 却别有一番滋味。

吃完饭,黎晓给黎天亮打了一个电话。

她本不想打这个电话, 可季扶倾跟她说, 一定要给她爸爸打电话, 告知他这件事。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如果她连这种事都自己咬牙扛过去,那么她爸怎么会意识到自己的失职?

电话“嘟——”了很久,终于被接通。

黎天亮打了一个呵欠, 问:“什么事啊?”

时间尚早, 他应该还没起床。

黎晓正欲开口,忽然对面传来一个陌生的女声:“谁啊?这么早找你?”

她强忍着某种莫名的情绪,喊了一声:“爸。”

黎天亮反应过来了, 说:“哦,晓晓啊。”

那女人又问:“谁是晓晓?”

“我闺女。”

“你还有个闺女?”

黎晓用指尖抠着餐桌侧边的木头雕花,内心五味杂陈。

不知该庆幸黎天亮从未对外人提及自己的亲人, 还是该恨他连自己有女儿这件事都要隐瞒。

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之后,黎天亮出了房间:“晓晓,你找我什么事啊?”

“爸, 你在北城吗?”

“在啊。”

“我昨天半夜给你打电话, 你为什么不接?”

“……”

黎晓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燥郁的心绪。

昨天半夜,她独自在家疼得死去活来、孤立无援的时候,她爸怀里搂着别的女人,睡得正香。

黎晓觉得自己的肠胃又疼了,不仅疼, 还泛着恶心。

昨晚的疼,只是生理上的。

现在,刚刚被季扶倾治愈的心情,瞬间跌入谷底。像是用一把锋利的尖刀剜着她的心,汩汩地冒着血。

黎晓说:“爸,我昨晚生病了。”

黎天亮问:“生的什么病?吃药了吗?”

黎晓故意说着重话:“医生说,我离死,就差一点。”

实际上是差亿点。

医生惯会唬人,她都差点儿信了。现在拿来吓唬吓唬黎天亮也挺好。

黎天亮“啊”了一声,惊呼:“那么严重?你住院了吗?医院在哪儿?阿姨有没有照顾你?”

“阿姨回家了,她不是跟你请过假了吗?”

“……”

黎天亮无话可说。

他忘了,这段时间是黎晓一人在家。

这件事,终究是他的不对。

黎晓质问道:“爸,你真的关心我吗?”

分明是至亲,为何会落得至疏的下场?

思及至此,眼泪兜不住,直接掉了下来。

“你是我女儿,我怎么可能不关心你呢?”黎天亮说,“放心,爸爸有钱给你治病,不怕啊。”

原来在他看来,若是生了病,有钱就可以治好,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用管。

她是生病了,可这是心病。

季扶倾对她再好,也没法取代双亲的位置。

他是她喜欢的人,不是她爸爸。

“你在哪家医院?”

“我没在医院,我已经回家了。”

“好啦好啦,别哭。我马上过去看你。”

黎晓挂了电话,趴在桌上委屈得直哭。

她究竟做错了什么,爹不疼娘不爱。父母对她不闻不问,她和地里的野草有什么不同?

一个小时之后,黎天亮来了。

黎晓病恹恹地躺在床上,脸色惨白如纸,嘴唇也没点血色。

“怎么病成这样了?”黎天亮大骇,伸手去探她的额头。黎晓头一撇,不让他碰。

这是在闹脾气。

“你看这脸色……”黎天亮问,“到底生的什么病啊?严不严重啊?还有没有的治啊?”

黎晓见他真急了,吸了吸鼻翼,话却说不出口了。

此时此刻,她倒宁愿自己得了不治之症,让黎天亮狠狠自责,痛哭流涕。

……而不是区区一个急性肠胃炎。

“你倒是说句话啊?”黎晓这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让黎天亮急得团团转。

自己唯一的宝贝闺女,人真要没了?

黎天亮心疼不已。

说到底,黎晓是他亲闺女,当爸的再没良心,也不可能真对她坐视不理。

他跟殷丽娜没离婚的时候,夫妻感情还不错,他也把黎晓视若掌上明珠。

后来,法院把她判给殷丽娜,她跟着她妈生活。

不知殷丽娜在背地里跟女儿说了些什么他的坏话,长期以往,父女之间有了隔阂,渐渐疏远。他自然也没工夫琢磨怎么和长大的女儿相处。

这一点上,他的确是一个失职的父亲。

黎天亮想的是,等黎晓上了大学,一切就会好起来,日后的事日后再说。

不曾想,时间不等人啊,黎晓居然生病了。

正所谓,子欲养而亲不待。

到了他这儿,竟成了“亲欲养而子不待”。

黎天亮悔恨极了。

他平时应该多花些时间陪陪女儿,而不是只要给了钱就对她不闻不问。

他要带她去买漂亮衣服,让她做无忧无虑的小公主。

他不会再要求她考试一定要考多少分,只要她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他还要……

正当黎天亮自责之际,忽然瞧见黎晓床头摆着药盒,药盒上写着“蒙/脱/石/散”,这不是治腹泻的药吗?

盒子下面还压着病历,他拿过来,翻了翻。医生的字写得龙飞凤舞,他眯着眼睛,辨识了好久,终于认出了“急性肠胃炎”五个字。

他错愕地看着黎晓,而她无辜地眨了眨眼。

她也没说她得了绝症啊,这全是他自己的理解。

“晓晓,你——”

黎天亮指着她的手指剧烈颤抖着,好半天,这才说:“没事真是太好了,你吓死爸爸了知不知道?”

黎天亮狠狠松了一口气——他宁愿黎晓骗他,也不要她真得了绝症。

他将病历合上,这才问:“昨晚你一人去医院的吗?”

黎晓咬着嘴唇,思忖几秒,默默点了点头,然后瓮声瓮气地说:“打你电话你不接,我能有什么办法?”

黎天亮:“你就不能多打几次?多打几次我不就听见了?”

黎晓:“哦,那我下回多打几次,你不准嫌我烦。”

黎天亮看着她惨白的小脸,既心疼又心软。他说:“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不打扰你。”

黎晓缩在被子里,问:“你又要走了?”

“不走,爸爸哪儿也不去,就在这儿陪着你。”

>>>

黎晓养了几天病,气色好了不少。

期间,黎天亮一直住在隔壁次卧,好生照料着她。

今天是最后一天复诊,刚好是之前急诊的大夫坐班。他抬眼看着黎天亮,问:“你是她爸爸?”

黎天亮说:“我是。”

“不是我说,你们当家长的心也真大。出个差,就把小孩一人扔家里头。要真碰着个三长两短——”

后面的话,医生没说,黎天亮也明白:“医生,这的确是我们家长的失职,我接受批评。”

医生又说:“幸亏她表哥半夜带她来过来急诊,不然这病拖着,真可能要人命的。”

黎天亮:“表哥?”

他狐疑地看了黎晓一眼。

黎晓:“……”

糟糕,差点把这一茬给忘了。

她哪有什么表哥啊?有表哥也在千里之外呢。

完了完了,暴露了。

医生:“不是她表哥吗?”

黎天亮:“……哦,是。”

出了医院,黎晓上了黎天亮的车。

她已痊愈,黎天亮说要带她出去吃顿好的。

车上,一阵诡异的沉默。

黎天亮忽然问:“说说吧,你那个表哥是怎么回事?”

黎晓心虚极了:“就、就……就那么回事呗。”

“是不是哪个男同学?”

“……”

“你怕爸爸要揍他?”

“……”

黎天亮笑了笑,说:“我得好好谢谢他。要不是他及时把你送去医院,你得多受多少罪啊。”

黎晓谨慎地问:“爸,你真是这么想的吗?”

“不然呢?”

“哦。”

最开始黎天亮也怀疑过黎晓是不是把男孩子带回家,可转念一想,如果家里真有别人,她为什么要半夜打电话找他?

所以,黎晓的确是一人在家,那个男生是半夜特地过来把她送去医院的。

过了一会儿,黎天亮又说:“什么时候把他介绍给我瞧瞧?”

“哎呀,爸。”黎晓害羞了,“我们只是普通同学。”

后面黎天亮再问什么,黎晓什么也不肯透露,说是要等高考以后再说,黎天亮也就随她去了。

看样子,女儿的觉悟很高,居然还知道要先高考再谈恋爱。

到了餐厅,黎天亮点了一桌子菜。

黎晓食指大动,最近她日日清汤寡水,舌尖都没了味道,还掉了两三斤——本就不高的体重,雪上加霜。

黎晓吃着菜,突然有个女人给黎天亮打电话。

她以为黎天亮又要走,谁知他说:“不去,没空,陪闺女呢。”

他挂了电话,又给黎晓夹了一只乳猪蹄,说:“好好补补,你看你都瘦了。”

黎晓夹着软烂的蹄花,小心翼翼地问:“爸,你还打算结婚吗?”

她这年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如果哪天突然冒出一个弟弟或者妹妹,她可能要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结什么婚?不结。”

黎天亮在这一点上倒是很清醒,他说:“我这辈子就你一个闺女,等你长大了,爸爸的东西全都是你的。”

这番话说得直白又动听,黎晓不是傻子,属于她的东西,不要白不要。

黎晓想到什么,又说:“爸,你还是安稳一点比较好,千万别惹出什么事来。”

黎天亮皱起眉头,问:“惹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黎晓含含糊糊地说,“万一将来我要考公务员,政审不会不过吧?”

“大学还没考呢?这就想着考公务员了?”

“没有,只是以防万一。”

季扶倾的爸爸在体制内工作,不知会不会对她这样家庭出身的孩子有什么偏见。

再说季扶倾,看他这样子,恐怕将来也会进体制内。至少她得保证自己全家是守法公民,不能给他添乱吧。

“行,爸爸知道。”黎天亮说,“肯定不会耽误你考公务员的。”

黎晓这才放心。

话到这里,黎晓开启的新话题:“爸,我想参加艺考。”

“艺考?”黎天亮十分惊讶,“你要学画画还是学唱歌?”

“都不是,我想学表演。”

黎晓将上次碰见陈老师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跟黎天亮说了,她分析利弊:“光凭文化课成绩,我应该能上本科,但去不了非常好的大学。如果参加艺考,就不一样了。老师说我很适合学表演。”

黎天亮想必很清楚,他和她妈都不是什么读书的料。

黎晓在这方面资质有限,硬是要求她通过文化课出人头地,并不现实。

不如另辟蹊径,走一条更能发挥她优势的路。

黎晓的优势是什么?

长得漂亮,盘靓条顺。

不止一个人在黎天亮面前夸过,说他女儿好看。

想学表演,除了长得漂亮,还得多砸钱。

黎天亮又不缺钱,捧女儿当一个能吃上饭的小演员,不难。

“行,等下个学期,我就让人给你找个老师,好好教教你。”

“谢谢爸爸。”

“我是你爸,谢什么谢,吃菜。”

作者有话要说:

---

感谢在2021-08-18 13:47:14~2021-08-18 19:56: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暮年 25瓶;江厌 7瓶;凤子 3瓶;菜小球球球、蔺逍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