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莲花翻车了 > 第70章 晋江文学城LXIX
 
chapter lxix

夏夜的星空, 犹如镶着碎钻的黑色薄纱,铺陈在城市的上方。

【全心全意打印复印:你到底在不在家嘛?!】

【季扶倾:我在。】

这个暑假,他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晚上这个时间, 他除了在家,还能在哪儿呢?

【全心全意打印复印:你在自己房间吗?】

【季扶倾:嗯。】

【全心全意打印复印:你的房间是哪个朝向?】

黎晓的问题越来越离谱, 他不禁好奇。

【季扶倾:这和礼物有关系吗?】

【全心全意打印复印:当然有关系, 快告诉我。】

【季扶倾:东向。】

【全心全意打印复印:ok, 明白了。】

季扶倾不知黎晓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是任由她折腾——他知道,在这件事上, 她其实是一个很懂得分寸的人。

过了不一会儿, 黎晓又发来新消息。

【全心全意打印复印:你到窗边来,礼物已经到你楼下了。】

窗帘本是半阖着,季扶倾如她所愿, 将窗帘整个拉开。

今夜月色黯淡,风却很温柔。风与轻纱,缠绵共舞。

小区里一如既往的平静, 树影婆娑,虫声啁啾,此起彼伏。

方窗里亮着一盏盏橘色的灯火, 为夜色点缀上温柔的一笔。

【季扶倾:礼物呢?】

【全心全意打印复印:你往楼下看。】

季扶倾微垂着睫毛, 隔着一张密密的安全网,隐约瞧见楼下有一个俏丽的身影。

黎晓穿着白色连衣裙,脚上踩着细带凉鞋,又蹦又跳地向他招着手。仿佛一朵悄然盛放的小白莲,浮在微暝的夜色之中。

原来这就是她给他准备的礼物?

季扶倾倚在窗边,垂眸看她, 嘴角扬起浅浅的弧度。

【季扶倾:礼物很漂亮。】

【全心全意打印复印:喜欢吗?】

【季扶倾:喜欢。】

【全心全意打印复印:只准看,不准摸,知道么?】

黎晓将两条手臂高高举起,向内弯曲,然后把手掌放到头顶上,对他比了一个大大的爱心。

可爱到让人心颤。

门外,父母正在吃晚饭。季扶倾的五指抓住面前的这张安全网,恨不能将它撕碎。

有那么一瞬间,他多想不顾一切地冲破樊笼,将心爱的女孩抱进怀里,感受着她的体温和香气。

可也只是想一想。

现在还不可以,时机尚未成熟,他很清楚。

不过,这道安全网拦得住他的人,却拦不住那个对他示爱的女孩。

她的笑容越灿烂,他的心脏越是被攥紧。她是有多爱他,才会在这个苦闷枯燥的暑假,给他带来温暖。

她是自由的,鲜活的,生动的。

是他梦寐以求所渴望的。

是他的曙光。

时间如果能静止在这一刻,就好了。

天地之大,有她足矣。

卧室外面,传来父母交谈的声音,看样子已经吃完饭了。

季扶倾不敢让黎晓久留,便给她发消息。

【季扶倾:行了,早点回家。夏天有蚊子。】

【全心全意打印复印:你不说我都忘了,我腿上被咬了好几口。你们小区的蚊子可真厉害。】

【季扶倾:谁让你穿裙子来的。】

【全心全意打印复印:还说呢!我今天在朋友圈发照片,你都没有夸我一句。】

【季扶倾:好看。】

【全心全意打印复印:真的吗?】

【季扶倾:特别好看。】

黎晓笑逐颜开。

他久久地看着她,无法挪开视线。

耳边突然传来敲门的声音,季扶倾回过神来,立刻将窗帘拉得严严实实。

转念一想,他说今晚要看星星,所以又将窗帘拉开些许,这才说道:“进来。”

姜沛玲过来送水果,顺便问了一句:“看见星星了吗?”

“还没,”季扶倾说,“妈,你把我的望远镜放哪儿了?”

“我记得好像在你书桌下面的抽屉里。”

姜沛玲想帮他找望远镜,却被季扶倾制止:“我知道了。要是看不见,我再拿望远镜。妈,你先出去吧,水果我等会儿会吃的。”

“这是新鲜的荔枝,从岭南空运来的,特别甜。放久了就不好吃了。”

“谢谢妈。”

姜沛玲把荔枝放在季扶倾的桌面上,低头瞧了一眼他的抽屉。

最下层的抽屉上挂着一把钥匙——这说明他最近在使用这个抽屉。

姜沛玲没多想,关上门,离开了。

季扶倾这才重新将窗帘拉开,楼下空无一人,唯有一束清冷的月光照在白色石竹花上。

黎晓已经离开了。

【全心全意打印复印:怕你爸妈发现,我先走啦。晚安~】

季扶倾看着空荡荡的楼下,心像是被人掏空了一块。

一瞬间,孤独像汹涌的海浪一般将他整个吞噬。

季扶倾想起那天深夜,他送黎晓去医院。

黎晓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地说,让他别走。还问他,他们要保持这种关系到什么时候?

她的爱意被拦在一张无形的网之外。每一天,她都在跟着他担惊受怕,生怕小秘密再次被他父母发现。

这是因为,她不想离开他,所以才迁就着他。

如果说有哪一刻,让季扶倾真切地感受到,他再也没有办法离开黎晓,或许就是这一刻。

他本可以忍受孤独,如果不是遇见她。

见过曙光的人,又怎甘重回黑暗呢?

季扶倾回到书桌,内心无法平静。

他打开最下层的抽屉,拿出一个本子,翻到最新的一页。

笔悬在格子线上方,久久无法落笔。

今夜的心情,不论写什么,似乎都很苍白。

季扶倾将卧室的门反锁上,给黎晓拨了一个语音电话。她很快接听:“喂,什么事?”

他抬起头,望着头顶的星空,对她说:“这才几点,就跟我说晚安了?”

黎晓似乎是愣了一下,这才说:“我也不想,可我不能给你添麻烦。”

“不麻烦,”季扶倾微微勾了下唇,“你到家了吗?”

“嗯,已经在家了。”

“今晚有五星连珠,肉眼就可以看见。”

“你在看吗?”

“嗯,已经快要连起来了。今晚要是不看,下次再想看见,恐怕要等几十年以后了。”

>>>

黎晓拉开窗帘,仰头张望。

可能是她家的位置不太好,她压根看不见什么五星连珠。

她不想错过几十年一遇的奇观。

于是黎晓换上鞋子,冲到楼下。

小区的广场旁边里有供人休憩的长椅,今晚有天文爱好者,带着专业设备正在观测。

今夜天气晴朗,夜空中没有一丝云的痕迹。

星宿陈列,宛若画布。

“你往南边的天空看,是不是看见有四颗星星排成了一条线?”季扶倾在电话那头指导她。

黎晓眯着眼睛寻找,终于发现了他所说的天文奇观。

“一分钟后,水星和火星也会连在一条线上,这叫‘水火相容’,非常难见。”

黎晓坐在长椅上,仰望着万里星空,在心中默数。

渐渐地,两颗明亮的星辰来到同一条线上。

五颗星星并排闪耀着,广场上有人发出惊叹:“哇,真的连在一起了!”

水、金、火、木、土五颗行星有着各自的轨道,在人类可以预见的时间里,它们都没有碰撞的可能。

但,它们会在某一个特殊的时点,连成一条并不算笔直的线。

不知为何,黎晓突然想起一句话:“位我上者,灿烂星空;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这是季扶倾写在光荣榜上的座右铭,一直没变。

她记得他的微信头像,是梵高的名画《星空》。

她还记得,季扶倾曾在c大体育馆前的长凳上,和她一起遥望星空。

他的眼眸漆黑、深邃,倒映着星芒,是世间独一无二的美好。

冥冥之中,黎晓觉得,“星空”这个概念对季扶倾而言,象征着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所以,他今天才会特地给她打电话,邀她一起看星星。

“季扶倾,你为什么要让我陪你一起看星星?”黎晓问出了这个问题。

“因为,不管我们在不在一起,都能看到同一片星空。”季扶倾温润的声音传来,“这是我们能一起做的事情。”

星辰浩瀚如海,亘古如斯。

人类的时间相对于遥远的星辰而言,太过渺小。

可即便只是瞬间,亦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永恒。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道德律令,在我心中。”黎晓将这段话念了出来,“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要用康德的这句话当座右铭吗?”

她查过这句话,据说也是康德的墓志铭,她觉得寓意不太好。

“你了解康德这个人吗?”

“不是太了解。”

他只是历史课、哲学课上的寥寥一笔,她没有更深刻的印象。

“康德的一生,朴素又简单。他恪守道德、严于律己,毕生追求着星空与真理。”

“漫天的星星,看上去杂乱无章,实际上每一颗星星都有着运行的轨迹。这就是规则和秩序的美妙之处。”

星空,秩序森然,又不乏浪漫。

规则与秩序之美,是他的毕生所求。

而如今,他的世界里,除了理想,还有了爱。

所以,他才想和她一起看星星。

“季扶倾,我懂。”黎晓向天空伸出手,像是想把星星摘下来。

五颗星星并列,人类称之为“奇观”。这是他们共同见证的奇迹。

星星是摘不下来的,可她身边,却有他。

椅子另一边是空的,那是她预留给他的位置。

黎晓说:“以后,我想和你一起看星星。”

>>>

挂电话的时候,五颗星星已各奔东西。

但,这不要紧。

它们会在将来的某一个时间点,再次相遇。

季扶倾提起笔,在本子上记下今天的日期。然后落笔:

“爱与理想,皆为天外星光。”

作者有话要说:

---

感谢在2021-08-18 23:36:22~2021-08-19 23:43: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22541474 3个;一瓜二瓜三瓜、(;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2541474 76瓶;最爱美男子 20瓶;马铃薯菇凉、36915355、打怪喵 10瓶;诗宝、余念 9瓶;姜姜 6瓶;woqu、一只小秦歌 5瓶;bulibala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