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莲花翻车了 > 第71章 晋江文学城LXX
 
chapter lxx

八月最后一天, c大附中要求全体学生来校报到。

上午九点,黎晓来到新班级——高二(6)班。整个教室,除了门口的班牌被换成新的, 其他一成不变。

值日生正在洒扫,尘土飞扬。有人把假期带回家的常青绿植重新摆回窗台上, 班委张罗着男生去教材科搬新书。

教室内兵荒马乱, 暑假作业本翻得哗啦啦响, 一堆人正在奋笔疾书。

黎晓把书包搁到座位上,看见薛南枝正埋头抄着物理作业。她悠哉悠哉地坐下来,薛南枝瞥她一眼, 问道:“你作业都写完了?待会儿就要收了。”

“除了不会做的, 都写完了。”黎晓说。

拜季扶倾所赐,整个暑假,她哪儿都没去, 天天被他监督写作业。

距离开学还有半个月,她的作业就写完了——这是她有史以来第一次顺利完成自己的暑假作业。

“可以啊,黎晓。”薛南枝称赞一句, 继续抄作业。

“是我自己写的。”黎晓强调。

薛南枝意味深长道:“我又没说不是你自己写的。”

黎晓:“……”

她这是画蛇添足。

果然,作业抄多了,自己写作业都没什么人愿意相信了。

这时, 班委搬来一摞又一摞的新课本, 让大家自己上讲台去领书。

“黎晓,你帮我领一下。”薛南枝说。

“你选的什么课啊?”黎晓问。

“物理、化学还有生物。”薛南枝多问了一句,“你呢?”

“跟你刚好相反,政治、历史还有地理。”

“真遗憾,以后恐怕不能跟你一块儿上选修课了。”

黎晓到讲台上领了新课本,递给薛南枝, 然后翻了翻自己的新课本,没什么意思。

周围同学都有事干,黎晓无聊,拿出手机,忽然发现校园里有不加锁的wifi网络,名为“cdfz”,c大附中的简写。

她点击连接,居然成功连上了,而且能正常上网。

“哎,学校里什么时候有wifi了?”黎晓纳闷。

c大附中虽然不禁止学生带手机,但是并不提供网络。

“哎,还是人家邱柏杨会做人。”薛南枝一边抄着作业,一边感慨,“他通过学生会,搞了一个提案,说是要在校园里安装覆盖全校的wifi网络,对全体师生开放,不限流量。”

黎晓惊讶:“现在学生会的能量那么大吗?校园网说搞就能搞?”

“一开始学校那边也没同意,说是预算不足。”薛南枝说,“结果邱柏杨他爸爸给学校赞助了一大笔钱,然后就给批了。”

“他爸爸那么有钱吗?”

“那当然,mm集团听说过没?他爸爸好像是集团高层,出手阔绰得很。”

“……”

好吧,c大附中果然卧虎藏龙,是她唐突了。

薛南枝长叹一声:“照这么下去,今年的学生会选举,邱柏杨是势在必得啊。”

黎晓一听,不服气了:“不就是搞个校园网么?有什么了不起的。他这是收买人心!”

薛南枝瞥了黎晓一眼,说:“你自己还用人家搞的校园网呢。端起碗来吃饭,放下碗来骂娘,这不合适吧?”

黎晓立刻把校园网断开,表示要和邱柏杨划清界限。

她有钱交流量费,才不稀罕这点儿小恩小惠。

“哎呀,你这是干什么?”薛南枝说,“你不用邱柏杨的校园网,也不代表季扶倾就一定能当选啊。”

黎晓:“……”

等等,薛南枝为什么会知道她的心思?

“好啦,你也知道这是收买人心。”薛南枝轻咳一声,“可他就是收买到人心了,你能怎么办?号召大家抵制校园网吗?”

黎晓环顾四周,是啊,又有多少人能拒绝免费流量的诱惑呢?到时候邱柏杨只要在竞选演讲里提一下这件事,想必很多同学都会支持他。

怎么办呀?

黎晓真为季扶倾着急,你说他在学生会干点儿什么不行,非得去当得罪人的纪检委员。

过刚易折,他对人对事铁面无私,不像邱柏杨这般左右逢源,更不会做这种收买人心的事。

民意往往是最感性、最盲目的。黎晓欣赏他这一点,但这不代表其他同学能理解。

黎晓为季扶倾的选举忧心忡忡,于是给他发消息。

【黎晓:你知道学校搞了校园网吗?】

【季扶倾:嗯,我刚刚下了两个视频,跟家里网速差不多,挺好用的。】

黎晓一看,更着急了。

【黎晓:你不知道校园网是谁的提案吗?】

【季扶倾:知道。】

【黎晓:知道你还用?】

【季扶倾:不用白不用。】

黎晓无语,就算薅羊毛,也不能薅竞争对手的羊毛吧?

然而,季扶倾似乎知道她的顾虑。

【季扶倾:学生会竞选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不用操心。】

【季扶倾:在其位,谋其责。尽人事,听天命。竞选公平公正,大家各凭本事。谁为全体学生做好事,谁才有资格当学生会会长,懂吗?】

【黎晓:哦。】

黎晓一直以为,季扶倾非常想当学生会会长,可他现在却这么淡定。

难道,他一点儿都不怕竞选失败吗?

>>>

新学期,新气象。

黎天亮托人给黎晓找了一位表演系的专业老师,价格不菲。黎晓每个周末找老师培训半天,一切都开始步入正轨。

校园里也多出一张张陌生又稚气的脸庞。

黎晓穿着校服,一大早就到校门口找季扶倾。

一个暑假过去,他好像比之前又长高了些。

站在费子阳身旁,明显感到个头又拉开了差距。

黎晓小跑过去,发丝飞扬,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季委,季委。早上好!”

完全视一旁的费子阳如无物。

费子阳见了黎晓,如临大敌。真是邪门,她怎么越长越漂亮?

不仅如此,个子也高了。费子阳肉眼可见她的小裙子比上个学期更显短了。

费子阳正想将黎晓这只狐狸精赶走,忽然听见有人大叫一声:“黎晓学姐!”

黎晓当场愣住。

不用回头,光听声音,她也知道是陆蔚禹这个小绿茶。

陆蔚禹快步走上前来,无知无畏地往她和季扶倾中间一站,然后说:“学姐,好巧啊。开学第一天就碰见你,咱俩真有缘。”

黎晓讪讪一笑,说:“……是挺巧。”

陆蔚禹:“学姐你在哪班啊?我在高一(1)班,高一和高二的教学楼好像靠得挺近。”

黎晓装傻:“是吗?”

陆蔚禹:“学姐,你这学期还在交响乐团吗?有空我慢慢教你弹钢琴,保证教会你。”

黎晓偷偷摸摸地看了一眼季扶倾。

完了,他的脸色肉眼可见地变差了。

“啊,这个……”

黎晓正要拒绝他的好意,不料季扶倾直接开口道:“站在校门口干什么?妨碍执勤。”

陆蔚禹四下望了望,说:“学长,我是看见学姐在这儿我才过来的。校门口是不能站人吗?”

没等季扶倾发话,他又说:“学长,不好意思。我真不知道这个。”

然后,他又对黎晓说:“学姐,我们还是边走边聊吧。学长要执勤,好像不喜欢我们站在这里。”

黎晓:“……”

陆蔚禹正欲拉着黎晓离开,忽然被季扶倾拦住去路:“等等,你脖子上挂的什么?”

黎晓定睛一瞧,这才发现陆蔚禹衣领间有一条黑色挂绳,不仔细看根本看不清。

“这个吗?”陆蔚禹将脖子底下的东西掏出来,原来是一个翡翠玉佛。

季扶倾用公事公办的口吻说道:“摘了。校园内禁止佩戴首饰。”

“这个不能摘,”陆蔚禹解释道,“我很小的时候,我妈从一个大师那里给我求来的。大师说,佛在人在,佛亡人亡。我洗澡睡觉都得戴着。”

黎晓:“……”

一个玉佛,讲究还那么多。

一定是没有经历过季扶倾的毒打,才敢跟他据理力争。狡猾如她,在校园里都得乖乖遵纪守法。

“不摘?很好。”

季扶倾翻开《值日日志》,在上面写道:“高一(1)班陆蔚禹,佩戴首饰,扣……”

他甚至都不用问陆蔚禹的班级和姓名。

“哎哎哎——”陆蔚禹急了,“学长,有话好商量,别扣分啊。”

费子阳:“赶紧摘了就没事了。”

陆蔚禹犹豫道:“这样吧,我打个电话问问我妈。我怕摘了会有祸事降临。”

费子阳道:“你要是不摘,马上就有祸事降临。”

陆蔚禹掏出手机,正要给他妈打电话。不料费子阳眼尖,一眼便看清了他的屏保,这不是黎晓吗?

他对季扶倾说:“季委,看见没?又一个。”

言下之意,黎晓又在外头招蜂惹蝶了。

季扶倾比费子阳更早发现,黎晓那几张照片,他再熟悉不过——私底下不知看过多少遍。

他斜睨着黎晓,眸光中有一分警告的意味。

开学第一天竟然发生了这种事,黎晓整个人风中凌乱。

她以为陆蔚禹说拿她照片当屏保是开玩笑,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陆蔚禹有些不好意思,对季扶倾说:“学长,我只是觉得学姐的照片赏心悦目,绝对没有那方面的意思。我跟学姐只是……”

他看了一眼黎晓,脸红了,又说:“只是普通朋友。”

好一朵绿茶。

黎晓心想,要是有个女的敢在她面前这么说话,恐怕早就被她给打死了。

陆蔚禹给他妈打了个电话:“喂,妈妈。我脖子上那个玉佛……”

黎晓正想听听这玉佛有什么门道,不料季扶倾声色俱厉地说:“你还不走?等他啊?”

作者有话要说:  补充说明一下,评论区有人说高中带手机的事。

据我向朋友了解,她在北京读的高中完全不管手机,学校直接装校园wifi,平时随便上网。高中是走班制,没有固定班级。她读的是北京很好的中学,升学率非常亮眼。所以这边不是没有根据地乱写哈。

--

感谢在2021-08-19 23:43:33~2021-08-21 14:46: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三三三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杳杏 15瓶;痴鹿 14瓶;南木 10瓶;娇娇与金贵 6瓶;清扬婉兮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