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莲花翻车了 > 第74章 晋江文学城LXXIII
 
chapter lxxiii

秋风带走最后一片落叶的时候, 黎晓迎来了十六岁生日。

她用红色水彩笔将书桌台历上“29”这个数字圈了出来,上一次是在二月,这一次是在十月, 中间刚好隔了八个月——她和季扶倾刚好认识八个月了。

10月29号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日子,不过, 这是她遇见季扶倾之后的第一个生日。

她想知道他会送她什么样的礼物。

生日当天, 刚好是周六。

黎晓人在家中, 收到一个巨沉的大箱子,她费了好大的劲才把箱子拖回房间里。

她满怀期待地打开箱子,谁知箱子里面是一整套《五年高考, 三年模拟》, 以及若干教辅资料。

黎晓:“……”

她真的很想把这箱东西隔空摔到季扶倾脸上。

她倒也不是要多贵重的东西,只是想要一份心意。结果,好不容易过个生日, 他就送这?

她还没来得及抱怨,黎天亮就来了。

他知道今天黎晓过生日,特地过来带她出去吃顿饭, 还给她订了一个生日蛋糕。

一进屋,只见黎晓半蹲着,箱子旁边满是泡沫纸。

再一看, 箱子里全是学习资料书。

黎天亮问:“这是哪儿来的?”

黎晓自然不能说是季扶倾送给她的, 便说:“我给自己买的生日礼物。”

黎天亮闻言大喜,看来闺女现在是真上道了,都知道自我鞭策了。

他一高兴,出手便阔绰了许多。吃完饭,又带黎晓去商场逛街,凡是她看上的东西, 大手一挥,通通包起来。

这一波也算是因“祸”得福,满载而归。

可是,一回到家中,黎晓看见这一箱子教辅资料,仍是有些气愤。

她的成绩一直在稳步进步,像一只小蜗牛,努力地往上爬。她的表演老师告诉她,只要能保持她现在的成绩,高考时文化课肯定没有问题。

现在看来,季扶倾对她的成绩还是不够满意,所以才会送她这样一份别具一格的生日礼物。

黎晓因此一整天都没有给季扶倾发消息。

到了晚间,他主动找她。

【季扶倾:生日快乐。】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最质朴的生日祝福。

【黎晓:我生日不快乐。】

【季扶倾:为什么?】

【黎晓:问问你自己。】

他既不能陪她过生日,又没有送她合意的礼物,她能高兴么?

【季扶倾:礼物收到了?】

【黎晓:。】

【季扶倾:看样子是收到了。】

黎晓不想理他了,他则继续给她发消息。

【季扶倾:以后你看见五三,都能想起我了。】

【黎晓:?】

臭不要脸,还能打这种算盘?谁想他了?

黎晓整个周末都没消气。

周一到校上课,也憋着一股劲儿没去找季扶倾。谁知放学之后,季扶倾主动找上门来。

黎晓值完日,刚出教室,便见他倚靠着走廊的瓷砖,漆黑的眼睛看着远处天边的万丈霞光。

橘红色的夕阳映在他眼底,淬着金光。

“你过来做什么?”

“来看看你。”

“别以为说点儿好听的,我就能原谅你了。”

季扶倾轻嗤一声,笑意漫上眉梢。他的语调有些懒散:“你怎么那么难伺候啊?”

“你嫌难伺候,可以不伺候。反正有的是人想伺候——”

话没说完,他拉过她的手,往她手心里塞了个四四方方的小盒子。

外壳是天蓝色,十分精致。

“这是什么?”

黎晓狐疑地看着他,然后将小盒子打开。

里面是一副漂亮的星星耳饰,星星上镶着碎钻,在阳光下闪着亮晶晶的光芒。底下还坠着两个字母,分别是l和x。

黎晓:“这是送我的吗?”

季扶倾无奈地看着她,说:“……这里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姓名缩写是lx吗?”

黎晓心里头是欢喜的,这一看就知道是提前定做的,并非临时补票。

原来他还悄悄给她准备了这个?

“你怎么不在我生日那天送给我?”黎晓拿乔道,“过了生日,可就不算数了。”

“不算数?”季扶倾轻笑,“那你还给我。”

“我才不。送给我,就是我的了。”她反将一军,“你拿回去,是想送给谁?”

黎晓美滋滋地将这副耳饰据为己有。

她一直以为季扶倾对于戴首饰这件事深恶痛绝,因为她不止一次在校门口看见他因为这个拦住别人。

谁知他竟然会给她送这么一件生日礼物。

“你为什么要送我这个?”

“不是你说想要的吗?”

“我什么时候说的?我怎么不记得了。”

“……”

季扶倾只得帮她回忆。

他第一次带她去c大校园的时候,她见到人家打扮得漂亮,便说她以后也要那种有布灵布灵小钻石的耳坠。

季扶倾:“这个不就是么?”

黎晓:“……”

当时她只是随便说了这么一句类似于玩笑的话,原来他记得那么清楚。

然而,新的问题又来了。

“学校又不给戴首饰,你送我这个,也只能吃灰。”她可不敢在学校里戴这个,不能给他的工作人为增加难度。

要戴也只能周末戴,可是……周末戴的话,他又没机会看见。

哎,真矛盾。

季扶倾若有所思地说了一句:“会有机会的。”

黎晓问:“什么机会?”

季扶倾微微笑着,指腹蹭过她的耳垂,然后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

黎晓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她以为季扶倾只是随便说说,直到……

直到薛南枝对黎晓透露风声:“今年的学生会选举,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在此之前,她一直说邱柏杨的赢面更大。

季扶倾极少和黎晓谈论学生会的工作,他似乎不太愿意她插手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可能是怕她胡思乱想。

所以黎晓的消息来源几乎只有薛南枝。

她立刻殷勤地给薛南枝献上新买的口香糖,以此打听更多消息。

薛南枝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卖着关子:“季扶倾这人,有点东西啊。”

“什么东西?”

“学生会竞选,需要提交工作计划书。他的计划书,啧啧……一个字,绝。”

黎晓更好奇了,她问:“他在里面写什么了?”

“你自己问他去啊。”

“……”

等等,薛南枝为什么会让她自己去问季扶倾?难道她和他之间的关系已经被察觉了吗?

“我为什么要去问他啊?”黎晓撇着嘴,“我跟他又不熟。”

“得了,”薛南枝说,“你在我面前装什么?”

她俩天天在一块儿,就黎晓那点儿小心思,她八百年前就看穿了。

“黎晓,喜欢一个人,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我什么眼神?”

“你什么眼神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看你的眼神啊。”薛南枝笑,“我跟他认识那么久,就没见过他用那种眼神看人。”

什么眼神呢?爱意从眼睛里漫出来。

越是黎晓看不见他的地方,他的眼神越温柔。

这是只有旁人才能看得见的眼神。

“诶呀,枝枝。你就告诉我呗,他到底在计划书里写了什么?”

“什么枝枝?好难听啊,跟老鼠一样。”

黎晓推搡着薛南枝,两人有说有闹。

最终,薛南枝拗不过她,便将季扶倾计划书的内容告知她一二:“季扶倾在计划书里写,等他当上学生会会长,会向学校提议废止现行校规,采用更加人性化的管理方式。”

黎晓惊了,他居然要废止现行校规?那里面不还有他“智慧的结晶”吗?

她至今记得季扶倾在校规小册子上画的那堆“奇异发型”。

“什么叫更加人性化的管理方式?”黎晓问。

“我也不清楚,不过我知道他好像拟了一份新校规。”薛南枝说,“哎,我也是前几天才知道,搞风纪改革是我们校长的决定,跟他关系不大。”

纪检部部长嘛,规矩定在了那儿,那就得依规矩行事。

好比法律,甭管好坏,只要定了,执法者只能严格按法律规定来,否则就是渎职。

其实这件事,季扶倾之前跟黎晓说过,只不过当时她压根没放在心上——原来他对她说的都是真的。

“我听我爸说,咱们校长很快要被调去别的学校去任职了。”

“为什么?”

“可能是因为今年咱们学校高考成绩没有往年那么突出,被家长投诉的吧。”

形势似乎一片大好。

如果季扶倾真要废止现行校规,肯定会有许多同学会支持他。

只不过……

薛南枝又说:“邱柏杨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俩现在,是这个。”

她伸出一只手掌,五指张开:“五五开。”

作者有话要说:  来了来了。

--

感谢在2021-08-25 00:00:32~2021-08-26 00:01: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慢吞吞小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糊小七七 6瓶;清扬婉兮 5瓶;离婚两次带五娃 4瓶;一颗葡萄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