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莲花翻车了 > 第77章 晋江文学城LXXVI
 
chapter lxxvi

新一届学生会选举将于本学期末拉开帷幕。

此次选举, 不光会选出各部门负责人,还会选出新一届主席团成员。

c大附中曾经出过许多政商界名流, 为了延续这一传统优势,校方十分注重培养学生参政议政的意识。

在其他中学,学生会可能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组织,形同虚设,沦为校方管理学生的工具。但在c大附中,学生会却有着不容小视的地位, 起到连接学生和校方的纽带作用,学生群体可以通过学生会共同参与学校建设。

各部门负责人由学生会进行内部选举产生,主席团成员则由年级里所有同学共同选举产生。

学生会选举将会在周一的班会课上进行实况转播,由各班级内部进行投票、统计票数并上报至学生会。

今年竞争最激烈、最引人注目的,非新一届学生会会长的归属。

纪检部部长季扶倾和组织部部长邱柏杨是一对有力的竞争对手,花落谁家、鹿死谁手, 尚未可知。

黎晓问季扶倾:“这次选举你有几成把握?”

他的回答和之前面对期末考试时一模一样:“九成多点,不到十成。”

“九成?”黎晓十分惊讶。

该说他是自信, 还是自负呢?

如果季扶倾要去参加考试,黎晓肯定信他。

可他是去参加学生会选举, 对手还是那个阴招迭出的邱柏杨, 鬼知道邱柏杨会不会暗地里又给他使绊子下钉子。

“季扶倾, ”黎晓一本正经地教育他,“老人常说,话不能说太满,事不能做太绝。”

“哪个老人说的?”季扶倾问, “圣诞老人么?”

“不是圣诞老人!我哪儿知道是哪个老人说的,反正说得有道理。”

季扶倾若有所思地“嗯”了一声,又逗她:“以后等我老了, 也天天瞎说,专门骗你这种小姑娘。”

黎晓气得往他胳膊上砸了一拳,想想还不解恨,又往他胸口上捶。

不料却被他一把握住拳头,连人一起拽进怀里。

这是某个上课日的晚间,空气很冷,路灯的影子被凉风吹得瑟瑟晃动。

黎晓趔趄着撞进季扶倾温暖的怀抱中。她抬起头来,对上他坚定又深邃的眼睛。他唇间漾开一丝淡笑,说:“你说的应该是老子。《道德经》中有一句话,叫‘持而盈之,不如其已’。”

黎晓困惑地眨了眨眼睛,问:“什么意思?”

“就是你刚刚说的那个意思。”

“……季扶倾,你懂得好多哦。”

“彼此彼此。”

季扶倾半拢着她的身躯,为她抵御萧萧的北风。然后他伸出手,替她撩开一缕不太乖的长发。

“黎晓,我对你才这样。”

“嗯?”

“在别人面前,我很谦虚的。”

他的骄傲放纵、年少轻狂,只对她毫无保留。

黎晓盈盈的眼睛望着他,微微蹙眉,佯作生气道:“你的意思是,你只在我一个人面前吹牛说大话?”

季扶倾微微笑着,对她说:“不是吹牛说大话,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谁说你没骗过我了?”黎晓伸出手指头罗列着他的“罪状”,“骗我说你没有吃别人的醋,还骗我说你不喜欢——”

话没说完,季扶倾一把将她的手握住:“善意的谎言,不算骗。”

黎晓:“……”

他这歪理怎么一套一套的?

季扶倾郑重地说:“这次肯定没骗你。”

黎晓忽然想起,他之前曾经和她说过一些关于他和学生会的事。

比如,风纪改革是校长的决议。再比如,他不曾将抓学生违纪这件事作为竞选的实绩。

当时她压根没放在心上。现在想想,原来他说的是真的。

可是,黎晓从未听季扶倾向他人澄清或辩解。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其实只在乎她一个人的想法?

想到这里,她的心里头暖烘烘的。像是街边卖的烤红薯,又暖又甜。

季扶倾的手顺着她额角的一缕长发向下抚摸,来到她被冻得通红的小耳朵,指尖轻轻、轻轻地弹了一下她的耳垂。

他低声在她耳畔说道:“黎晓,你永远可以相信我。”

>>>

周一下午,最后一节课之前,黎晓问薛南枝:“你觉得今年的学生会选举,谁的赢面比较大。”

此前,黎晓对学生会的大部分了解,都来自于热衷“道听途说”的薛南枝。

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她不能被爱情蒙蔽双眼。

所以,在这件事上,她想听一听薛南枝的“客观”分析。

薛南枝嚼着口香糖,为黎晓分析当前的竞选局势:“邱柏杨最大的优势是,人缘很好,跟谁都玩得来。他所在的组织部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服务学生。而且,这个学期他还搞了校园网的提案,至少不会让人讨厌。”

黎晓听了,顿时有些担心。

照这么说,邱柏杨似乎没有明显的短板啊。路人缘好,在这种全民选举中非常关键。

薛南枝见黎晓愁眉不展,又说:“当然了,你家季扶倾也不差的。”

黎晓心头一惊,难道她和季扶倾之间非同一般的关系已经被察觉了吗?她立刻反驳道:“什么我家?谁跟他一家啊。”

薛南枝斜睨着黎晓。

她用口香糖吹了一个泡泡,泡泡越来越大,直到“啪”地破裂,这才慢条斯理地说:“行了,你在我面前装什么装?我又不会把你举报给老师。”

她和黎晓天天在一块儿,就黎晓那点儿小心思,她八百年前就看穿了。

“黎晓,喜欢一个人,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我什么眼神?”

“你什么眼神不重要,重要的是季扶倾看你的眼神啊。”薛南枝说得有理有据,“我初中的时候就认识他了,没来没见过他用那种眼神看人。”

什么眼神呢?

爱意像是要从眼睛里漫出来。

越是黎晓看不见他的地方,他的眼神就越温柔。

这是只有旁人才能看见的眼神。

所以,要说他俩私底下没有一腿,狗都不信。

没错,这里的狗,指的就是薛南枝这条单身狗。

被同桌看穿心事,黎晓稍有些羞赧,她找了本书挡着脸,小声地说:“我跟他还不是那种关系……”

虽说他们还没有正式确立男女朋友的关系,但……黎晓心虚地敛下眼睫。

抱也抱过,亲也亲过,还不止一次两次——跟男女朋友几乎没什么差别。

哎,她默默叹息,要怪就怪自己,不能拒绝诱惑。

谁让季扶倾长得那么帅,她压根把持不住啊!

黎晓,你瞧瞧你这点儿出息!!

薛南枝听了这话,立刻“呦呦呦”了起来。她意味深长地看着黎晓,嘴里重复着那句:“还不是……”

言下之意,他俩迟早会是那种关系。

这分明是赤/裸/裸的秀恩爱行为。

黎晓用手背贴了贴脸,有一点儿烫。她将岔开的话题引回正道上:“你快给我说说季扶倾的竞选优势。”

“这还用我给你分析?”薛南枝笑道,“他的优势不是很明显吗?德才兼备、品学兼优。最重要的是,长得帅啊!”

黎晓对此十分无语,她说:“长得帅算什么优势?”

“当然算优势了!学生会会长哎,相当于咱们学校的门面之一。”薛南枝头头是道地说,“到时候北城市中学生开大会,各个学校派学生会会长去参会。别的学校学生会会长长得歪瓜裂枣,咱们学生会会长一表人才、玉树临风,多给c大附中长脸啊!”

黎晓:“………………”

万万没想到,季扶倾兢兢业业在学生会干了一年半,到头来居然要靠脸竞选,这听起来也太……

“太离谱了。”黎晓如是说道。

“有什么离谱的?谁不是视觉动物?”薛南枝说。

黎晓吐槽道:“照你这么说,我去竞选会长,优势岂不是更明显?”

薛南枝“啧”了一声,说:“咱们学校呢,女生比男生要多那么一丢丢。男生爱看美女,女生爱看帅哥。从这一点上来说,季扶倾的优势还是比你更大一些。”

语气不太正经,一听就是在和她开玩笑。

“别贫啦,”黎晓说,“季扶倾难道不应该靠着纪检部部长的身份来获得选举优势吗?”

靠脸什么的……能靠得住吗?

“你错了,”薛南枝叹了一口气,“纪检部部长的身份,是他选举最大的劣势。如果他不是纪检部部长,胜算起码有九成。”

黎晓忙问:“那现在呢?有几成?”

薛南枝伸出一只手掌,五指张开:“他和邱柏杨,五五开。”

>>>

上课铃声响起,班委准时打开电视,并向所有同学发放粉红色的选票。

这是黎晓第一次参与选举,接到选票的那一刻,她的内心升腾起一种神圣的使命感。

政治书上说,选举权与被选举权是公民最基本的权利。

c大附中利用这种方式培养未成年学生的选举意识,的确用心良苦。

竞选演讲在学校小礼堂举行,主席台上摆着一丛丛鲜花,学生会选举正式开场。

邱柏杨先行上台,在述职报告里陈述了在他担任组织部部长的一年内,为学校、为同学做过哪些实事。

难怪薛南枝之前跟黎晓说,想要竞选学生会会长,必须要拿出实绩。

若是没有实绩,恐怕难以让人对他的工作能力信服。

邱柏杨确实做了不少事情,如黎晓所料,他果然提到了校园网:“我向学生会提议,在全校范围内安装可供全体学生使用的校园无线网。该提议最终被校方通过,得以落地实施。”

此话一出,班内立刻议论纷纷。

“居然是邱柏杨搞的?”

“我要pick他!”

……

这种声音此起彼伏。

黎晓握着笔,笔尖颤抖,心乱如麻。

述职报告之后,是竞选演讲。邱柏杨的演讲稿颇具官腔,很符合他这个人的风格。

“学生会是学生进行‘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平台。它是希望的旗帜,是沟通的桥梁,是展现中学生风采的舞台。请大家将手中神圣且宝贵的一票投给我,今后我一定会带领大家共创学生会的新辉煌!”

演讲结束,邱柏杨对着台下深深鞠了一躬。

黎晓看到前排有人已经在选票上写名字,不禁有些着急。她真的很想用笔戳一戳对方,提醒他还有一位竞选者要演讲,不能这么早下决定。

这时,季扶倾神态自若地走上主席台。他今日与往常无异,身着红白校服,左臂佩戴红袖章,容姿俊朗。

萧萧如松下风,轩轩似朝霞举。

黎晓突然理解了薛南枝说的话,长得帅确实是优势。季扶倾一出场,她看到有些女生眼睛都亮了。

首先是述职报告。

和薛南枝所说的不同,他专门佩戴纪检委员的红袖章上台,显然是以纪检委员的身份为荣。

季扶倾在述职报告中详细地对本年度的工作做了说明:“纪检部为学校的风纪改革作出了卓越贡献……”

话到这里,底下有个别男生开腔。

“靠,季扶倾这鳖孙还好意思说?扣了老子那么多分!”

“选谁也不选纪检部的人当会长!”

……

谩骂声不绝于耳,黎晓暗暗捏了一把汗。

好在这些人都是校园里的老油条,大部分同学都在认真听演讲。

“国有国法,校有校规。”季扶倾有条不紊地说,“风纪改革的初衷虽好,但我在一线执勤的过程中发现,有些校规需要进行调整,有些校规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

“校园秩序的维护,离不开每一位同学的努力。大家如果对校规有所不满,可以尽情献言献策。如若有幸当选,我会向学校提议废止现行校规,采取更加人性化的管理方式。”

黎晓惊讶地睁大眼睛,他刚刚说了什么?

废止现行校规?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28 03:28:20~2021-09-01 23:59: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大喵 4个;妍妍子、亖月二十亖 2个;嘻嘻、小霍是一条鱼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g-taing、狗蛋家的二傻子、苏苏凉 20瓶;怀初、某某和某某 10瓶;诗宝 9瓶;我想睡觉 6瓶;娇娇与金贵、亚未vs牛排、羽、清扬婉兮 5瓶;李飞去死 3瓶;54102219、baby、蔺逍、一颗葡萄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