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莲花翻车了 > 第78章 晋江文学城LXXVII
 
chapter lxxvii

此言一出, 全校哗然。

要知道,c大附中苦新校规久矣。

新校规施行近一年来, 不知有多少学生为此抱怨过。

现在,主张风纪改革的旧校长已经离任,终于等来大刀阔斧修改校规的时机。

事实上,这一年来,季扶倾一直为此默默准备着。黎晓曾经试探过他的想法,他当时的回答是:“规矩是学校定的, 在学校就得守学校的规矩。”

但季扶倾从未说过他认同现行的每一条校规。

纪检部是校规的执行部门,为此承受了不少舆论压力,遭受池鱼之殃。

若是别人说提议废止现行校规,大家可能不敢信。但这是纪检部部长的亲口允诺,一言九鼎。以季扶倾在学生群体中的威望,这是令人信服的。

季扶倾在演讲中举了几个例子。

一是校园内禁止佩戴首饰。这条的不合理之处在于, 女生可以扎头绳、用发卡,为什么不可以戴手链、戴项链呢?追求美丽是人的天性, 学生不会因为戴了手链就不好好学习,只要大方美观, 就不该被苛责。

二是关于男女生交往的问题。不论是同性还是异性, 交往都应该以和谐友爱、共同进步、健康向上为前提, 而非用性别来区分。更何况,好学生谈恋爱可以不被追责,差生却要被问责。高三生可以被放过,高一高二却要严抓。执行标准不一, 容易引起广大学生对校规的质疑,从而失去公信力。

不得不说,纪检部部长对校规洞若观火, 每一条校规的利弊都能分析出个一二三。

如果要选一个人来主持这件事、向校方反馈学生的意见,季扶倾一定是不二之选。

季扶倾将薛南枝口中最大的劣势转化为自己最大的竞选优势,这惊得她目瞪口呆:“季扶倾这人……有点东西啊。”

薛南枝用行动支持季扶倾的竞选发言,在粉色选票上写下了“季扶倾”三个字。

再看黎晓,她刚一拿到选票就迫不及待要给季扶倾投票了。薛南枝打趣道:“你这票投得不公平、不公正。”

黎晓大言不惭道:“我就偏心,怎么了?”

季扶倾的发言显然赢得了绝大多数同学的好感。

人都是欲求不满的动物,校园网既然装了,那就不可能撤了。但校规还没改呢!

竞选嘛,无非就是画画大饼。

只不过,邱柏杨画的大饼对普通学生而言太空泛——学生会辉煌不辉煌关他们什么事,有修改校规来得实际吗?

有同学将写好的名字划去,改成了“季扶倾”。

想必邱柏杨现在非常后悔,早知道校园网就迟点装了,真是便宜了校园里这帮白眼狼!

临近下课,各位竞选者均已演讲完毕。

班委一张选票一张选票地收,然后开始计票、唱票。最终,高二(6)班的票数比为29:11,季扶倾赢下了这一票。

黎晓充分发挥自己social queen(社交女王)的天赋,去各个班打听消息。果然,情况和六班并无太大差别,除了三班。

三班一边倒地支持邱柏杨,因为邱柏杨是三班的,这全是亲情票。

好消息很快传来,季扶倾当选c大附中新一届学生会会长,邱柏杨屈居副会长。

但……主席团成员一共八人,除了会长,剩下的全是副会长——邱柏杨竞选了个寂寞。

黎晓不由地为季扶倾感到高兴。

晚间吃饭的时候,笑得嘴角都咧开了,一直念叨着“学生会会长”。

薛南枝对此万分鄙夷。

“黎晓,你以前不是特别看不起学生会吗?现在……”她瞥了一眼傻乐中的黎晓,“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选上学生会会长了。”

黎晓得意地说:“当然开心啦。他花了一年半的时间,终于选上了学生会会长。而我,不费吹灰之力,就成了学生会会长夫人。这么算来,还是我比较赚。”

薛南枝:“……”

学生会会长夫人?她在学生会待了那么久,还是第一次听见这种说法。

黎晓又说:“哦,不对。还不算是会长夫人,应该是准会长夫人。”

薛南枝:“…………”

她不禁提醒黎晓:“学生会可没有会长夫人的岗位。”

黎晓却说:“各国也没有第一夫人的岗位啊,可第一夫人去哪儿不都是和总统一样的待遇吗?”

薛南枝:“………………”

“黎晓,”薛南枝放下筷子,一脸严肃地说,“我看你这官瘾比季扶倾大多了。趁着还年轻,早点治治吧。”

>>>

季扶倾远不像黎晓那么轻松。

当选的愉悦只是一时的,他身上有沉甸甸的担子——选票不仅是信任,更是责任。

第二天,季扶倾就马不停蹄地召开了学生会的内部会议,领导学生会的工作。首要任务就是向广大同学征求意见,并着手开始草拟新校规。

他这一忙,黎晓连他的面都见不上,更别提什么“学生会会长夫人”的待遇了——有个锤子待遇,空守闺阁还差不多。

更可恶的是,自从季扶倾当了会长,他从纪检部部长的位置自动离任,纪检部的工作由新一任部长组织。

每天早晨,新部长带领高一的学弟学妹在校门口执勤。黎晓再也看不到季扶倾,她为此还失落了好一阵。

可黎晓又怎甘寂寞呢?

晚自习课间,她主动给季扶倾发了消息。

【黎晓:心好累。】

【季扶倾:?】

【黎晓:季扶倾,你变了。】

【季扶倾:??】

【黎晓:你知道别人说男人的三大幸事是什么吗?】

【季扶倾:???】

黎晓怒了。

【黎晓:你的键盘是被人抠掉了26键吗?怎么只会发问号?】

【季扶倾:开会中。】

【黎晓:。】

【季扶倾:三大幸事是什么?】

【黎晓:升官,发财,死老婆。】

【季扶倾:一,我没发财;二,我哪儿有老婆?】

【黎晓:很好。】

【黎晓:考察期可以结束了。】

【黎晓:你抛弃了你的糟糠之妻。】

季扶倾那边没了动静,黎晓是真的有些气愤。

她不是不能体谅季扶倾最近忙,可是……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地想他啊。

掐指一算,她都三天没见他了。

正这么想着,黎晓手机进了电话,是季扶倾打来的。

校园里打什么电话?

黎晓先是把他的电话挂了,没过几秒,他又打了过来。

她走到走廊的角落里,等电话响了好久,晾够了他,这才接听。

“喂?”季扶倾熟悉的嗓音传来,“生气了?”

“你不是在开会吗?”黎晓的声音冷冰冰的,“给我打什么电话。”

“是在开会,不过……”季扶倾说,“得先把你哄好了,我才能继续开会。”

“其他人呢?”

“在等我哄你。”

“……”

黎晓当然知道季扶倾说的是玩笑话,可心里还是甜了那么一下下。

学生会会长夫人的待遇,有。

“黎晓,明晚有空吗?”季扶倾说,“想看看你。”

“没空。”

“后天呢?”

“也没空。”

“周五怎么会没空?”

“因为……我要去音乐教室听人弹钢琴。”

“听谁弹钢琴?”季扶倾问。

“你自己猜咯,反正不是你。”黎晓拿乔道,“你那么忙,哪儿还有空给我弹钢琴呀。”

季扶倾猜出黎晓是在跟他怄气。

她倒也不会真的生气,可偏偏非要说些惹他吃醋的话。

“明天放学我在天台等你,”季扶倾直截了当地说,“你把上次我送你的生日礼物带过来。”

“你要跟我在天台上做《五三》?”黎晓故意气他,“黑灯瞎火的,你不嫌冷我还嫌冷呢。”

季扶倾:“………………”

季扶倾:“先挂了,我要回去开会了。”

虽说是他说要挂电话,但他却没挂,把主动权交给她。

这是一种尊重。

黎晓听到他那边有说话的动静,这才将电话挂断。

>>>

第二天晚间放学,黎晓背着书包,爬上了教学楼的天台。

这个地方绝对安全。

季扶倾告诉她,这是学校里唯一不装摄像头的区域,因为没地方可装。

不愧是曾经当过纪检部部长的人,他对校园内摄像头的布控了如指掌。

时值初冬,夜空繁星闪烁,天台上空无一人。

冷空气扑面而来,黎晓爱美,校服底下没穿多少厚衣服,被冻得一哆嗦。

黎晓拿出手机,正想给季扶倾发消息,却看到谈胤雪发来的消息。

【谈胤雪:晓宝贝。】

【谈胤雪:晓可爱。】

【谈胤雪:晓乖乖。】

叫得黎晓一阵头皮发麻。

【黎晓:?】

【谈胤雪:今天我们老师让填理想的大学,我写的是北城传媒。】

【黎晓:你想来北城上大学?】

【谈胤雪:对啊,到时候我就可以经常见你了。反正深城这边也没什么很好的大学。】

【谈胤雪:跟你分开这么久,我好想你,真的。】

黎晓的鸡皮疙瘩都要掉下来了。

【黎晓:快交代,你是不是对我有所企图?】

【谈胤雪:嘿嘿嘿。不瞒你说,我今天想到了一个赚钱的好方法。】

【黎晓:什么?】

【谈胤雪:将来等你成了大明星,我靠贩卖你的小道消息就能发财。】

【黎晓:………………】

真不愧是中国好闺蜜。

黎晓把聊天记录往上拉了拉,想看看谈胤雪到底掌握了她多少不为人知的“黑料”。

这时,季扶倾到了。

他见黎晓看手机看得那么认真,便走过去,伸手捂住她的眼睛——卷翘的睫毛抵着他的掌心,像蝴蝶翅膀一样眨动了两下。

这一招,是她平时爱玩的小把戏,幼稚得很。

现在,他被她传染了。

“看什么呢?”他问。

黎晓被他捂着眼睛,动也不敢动一下。

季扶倾眼神一扫,不慎看见了她的聊天记录。

嗯,头像还是个男的。

“你在跟谁聊天?”

“我……季扶倾,你快把手松开。”

季扶倾将手拿开,黎晓抱怨着:“你怎么又偷看我的手机?”

万一她平时和谈胤雪吐槽他的话被看见,那可就惨了。

季扶倾眸色渐深。他往前逼近一步,对她说了一句:“晓宝贝。”

黎晓:“?”

“晓可爱。”

“??”

“晓乖乖。”

“???”

“是谁那么叫你?”

“……”

季扶倾严肃的口吻,不像是在跟她开玩笑。

黎晓一时间哭笑不得。

谈胤雪是个资深追星girl,头像是她挚爱的哥哥,每三个月一换。乍一看,的确像是一个男的。

黎晓淡定地说:“是我闺蜜,怎么了?”

季扶倾道:“叫得挺亲热啊。”

黎晓偷笑着,说:“你要是想这么叫我,也可以啊,我不介意的。”

季扶倾撇着嘴角,似是不屑。

黎晓突然问:“季扶倾,你有没有那种叫起来很亲热的小名?”

季扶倾说:“没有。”

话音刚落,季扶倾的手机就响了。

是他妈妈打来的电话。

这段时间,姜沛玲对他管得松了许多。

再加上他刚当选学生会会长,在学校事情很多,她也不太经常给他打电话。

看来,孟亦可的事情还是对她造成了一定影响。

电话一接通,那头就喊了一声:“阿倾。”

黎晓听得明明白白。

“阿倾。”

黎晓用无声的口型比划着,像是在嘲笑他居然有一个听上去奶呼呼的小名。

小名奶呼呼不要紧,可这和学生会会长大人一贯的气质不太符合,这就形成了一种奇异的反差萌。

姜沛玲找他倒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随便说了两句就挂了。

他一挂电话,黎晓就喊了一声“阿倾”。

季扶倾却说:“别那么叫我。”

黎晓问:“为什么?”

“长辈才那么叫。”

“那我叫你什么?”

“除了这个都行。”

“我叫你季季可以吗?”

“……”

“哦,好像不太文明。”

“黎晓,你……”

黎晓“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季扶倾脸上露出这么难堪的表情。

说实话,她有点儿被爽到。

“会长大人,”黎晓说,“你怎么还管我叫大名啊?听起来一点儿都不亲热。”

“你有小名?”

“当然有了,我爸管我叫‘晓晓’。”

“我又不是你爸。”

再说,晓晓这个称呼,也太随便了,烂大街。

他不想这么叫。

她是独一无二的。

黎晓牵起他的手,撒娇道:“那你给我起个小名呗。”

季扶倾思索片刻,嘴角忽地浮现一抹淡笑。他说:“‘阿li’怎么样?”

“阿黎?”黎晓眉头一皱,“这不是和‘晓晓’一样随便吗?”

“不是你的这个‘黎’,”季扶倾说,“是狐狸的‘狸’。”

阿狸。

小狐狸。

黎晓将这个名字放在舌尖品了一遭,随后露出甜甜的笑,欣然接受。

季扶倾对她真的太了解了。

“让你带的东西,带来了吗?”季扶倾忽然问。

“啊,在我书包里。”黎晓将书包摘下,拉开拉链,摸出一个天蓝色的小盒子。

盒子一打开,两只耳坠完好无损地躺在里面。

季扶倾问:“你戴过吗?”

黎晓说:“在家里试过一次。”

季扶倾取出一只耳坠。黑夜中,它闪着一丝不易察觉的亮光。

他的指尖碰上黎晓的耳垂,发现是冰凉的。他问:“耳朵冷不冷?”

黎晓摸了一下,她的耳朵都快被冻得没知觉了。

季扶倾用指腹替她温着耳垂,然后摸到那个小小的向下凹陷的孔洞。

过了好一会儿,等耳垂热了,这才将耳坠的环扣了上去。

然后是另外一边。

黎晓本以为他会重复刚才的步骤,谁知……耳垂上忽然传来濡湿的、温热的触感。

黎晓惊得呼吸都停滞了。

他的舌尖轻轻抵住她的耳垂,然后嘴唇贴着吻了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  来了来了。

--

感谢在2021-09-01 23:59:59~2021-09-02 23:59:4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慢吞吞小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金今天吃饱了吗? 130瓶;毛毛阿姨 10瓶;一颗葡萄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