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莲花翻车了 > 第83章 晋江文学城LXXXII
 
chapter lxxxii

第二天晚间八点, 季扶倾如他所言,约黎晓上线打游戏。

她一上线,就被赠送了一样道具——改名卡。

黎晓:“……”

哪怕季扶倾什么都没跟她说, 她也懂他的意思。

他不想再看见她和许开畅用情侣名。

黎晓点开改名卡,思索片刻, 忽然有了主意。

【阿狸:这个新名字怎么样?】

【jfq:好听。谁给你起的名儿啊?】

【阿狸:……】

看样子, 他对此应该很满意。

两人开始打游戏, 依旧是人机模式。

一般来说, 人机模式是玩家用来完成每日任务的, 不具备什么可玩性。

可季扶倾陪她开了一把又一把, 他用的英雄始终只有那一个。有时候,他甚至还会挂机几分钟。

黎晓怀疑他是不是一边写作业一边陪她玩游戏。

他对游戏似乎并没有什么执念,说是打游戏, 更像是在完成某个特定的任务。

一小时后。

【jfq:是不是快要防沉迷了?】

【阿狸:嗯。】

【jfq:今天你的作业都写完了吗?】

【阿狸:……】

刚一下游戏, 黎晓就被季扶倾监督着写寒假作业。

呜呼哀哉!

黎晓正写着数学题, 许开畅再度发来游戏邀约。

【许开畅:带你上分。】

【黎晓:我要写作业。】

【许开畅:都写一天了, 是时候放松放松了。】

黎晓忽然发现了一个很好的理由。

【黎晓:今天已经防沉迷, 不能再玩了。】

她把游戏系统提示截图发给许开畅看, 证明自己说的是实话。

过了两分钟, 许开畅又发来一条信息。

【许开畅:jfq是谁?】

黎晓:“……”

这都被他发现了。

【黎晓:我男朋友。】

【许开畅:你是黄金,你男朋友才青铜?】

【黎晓:不行吗?】

【许开畅:他能带你上分?】

黎晓对此很无语,也有些气愤。

季扶倾是不能带她游戏上分,可是他会监督她学习,帮她考试上分——这比游戏上分重要多了。

【黎晓:许开畅,我男朋友从来不玩游戏,他是为了我才玩游戏的。我现在跟他很好,我希望你也能好好的。】

对面的状态一直显示输入中, 过了几分钟,他只发来一句话。

【许开畅:你想让我忘了你?】

【黎晓:你可以这么理解。】

【许开畅:你已经忘记以前的那些事了吗?】

黎晓被许开畅说得面红耳臊。

过去的事,算是她对不起他。可现在,她又能怎么办呢?

哎,人果然不能做亏心事。

一个谎言,往往要用一万个谎言去圆。

黎晓觉得自己有必要和许开畅打开天窗说亮话。

【黎晓:如果以前的事让你感到快乐,你可以把它当做美好的回忆。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人总要向前看。谢谢你愿意记得我,但我们之间没有可能。】

许开畅沉默良久,发来一段话。

【许开畅:黎晓,我只问你一句,你有没有喜欢过我?哪怕只是一点点。】

黎晓沉思片刻。

过去的事,说不开心是骗人的。

但,那是喜欢吗?

她对他的悸动,不及对季扶倾的百分之一。

月色朦胧,虫声嘶鸣,潮热的湿气令黎晓心闷。

她敛下睫毛,牙齿咬着下唇,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

【黎晓:许开畅,对不起。】

【黎晓:我们不要再联系了。】

说她心虚也好,懦弱也罢。

她不愿意再面对许开畅,也不想再和他产生藕断丝连的暧昧关系。

因为……因为她心里没有留给他的位置,她给不了他想要的东西,也不想看他再在她身上浪费时间。

黎晓打开许开畅的个人信息页,点击“删除”。

系统向她再次确认,她点了“确定”。

做完这一

切,她松了一口气,心又像是缺了一块。

许开畅曾经出现在她的生命里,现在她却将他存在过的痕迹删除了。

会者定离,一期一祈。

相逢的人会面临别离,此后或许再无重逢之日。

这会成为一种遗憾吗?

不知为何,伤感的情绪蔓延在心头。

她对许开畅可以潇洒说别离,却无法想象她对季扶倾说再见。

最好,这辈子都不要分开。

黎晓思绪纷乱,拿着笔在草稿纸上乱写乱画。

她忽然特别特别想见季扶倾。

假期以来的思念堆成一叠又一叠,轻轻一碰,便像多米诺骨牌一般轰然倒塌。

兴许是心有灵犀,手机来电,是她熟悉又想念的声音:“作业写完了吗?”

黎晓微微抽了下鼻翼,说:“还没呢。”

季扶倾道:“怎么总是磨磨蹭蹭的?是不是又有不会做的?”

黎晓叫他的名字:“季扶倾。”

“嗯。我在。”

“我刚刚……把许开畅的微信删掉了。”

季扶倾微愕,说:“删就删了,不用特地告诉我。”

黎晓却说:“我是为了你才删的。”

对面有些微的轻笑声,她能想象出他此时此刻的表情——克制的笑意在他嘴角漫开。

季扶倾低沉的嗓音再度响起:“我又没让你把他删了。”

黎晓皱了皱眉,撇着嘴说:“你要是这么说,那我现在就把他加回来。”

“别,”季扶倾立刻制止她,“别加了。”

一阵长久的沉默。

只能听见彼此清浅的呼吸声。

黎晓垂眸一瞧,草稿纸上满是季扶倾的名字。

她不知不觉又开始写他的名字,这仿佛是一种潜意识。

“季扶倾,其实我……”黎晓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我还是有一点点难过的,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懂我的心情。”

“你说。”季扶倾的语气很平静,他好像并没有因此而生气。

“就是……感觉这个人从此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的生活中了,”黎晓说,“

像是死了一样。”

若是再也不能相见,那和死人也没两样。

季扶倾沉吟片刻,说:“我明白你的心情。”

黎晓继续说:“我想到,万一将来……我是说万一,我们如果也有这一天,我一定会特别特别难过。”

“怎么还伤春悲秋起来了?”季扶倾说,“不会有那一天的。”

“真的吗?”

“嗯。”

“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这样一段话,”季扶倾缓缓道,“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许我们从来不曾去过,但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没听过,”黎晓摇了摇头,“谁说的?圣诞老人吗?”

“这是村上春树说的。”季扶倾说,“世间有相遇就会有别离。世事无常,所以更要懂得珍惜眼前人。把每一次相遇,当成一生仅有一次的缘分。”

黎晓听完这段绕口的话,终于提炼出关键点:“你的意思是,让我好好珍惜你?”

季扶倾抿着笑,哑着声夸道:“阅读理解不错。”

黎晓:“……”

该说他什么好呢?

有时候,他也挺坏的。

经过这番宽慰,黎晓的心情总算好了一些。

为了他这一棵树,即便放弃整片森林,她也不后悔。

“阿狸。”季扶倾忽然唤她的爱称。

“嗯?”黎晓觉得他有话想对她说。

季扶倾郑重其事地说:“我知道,很多男生喜欢你,想追你。我给你的,会比他们加在一起的还要多。”

他所说的,是不曾宣之于口的“爱”。

季扶倾从未对黎晓说过这个字,他们太年轻,生命的长度还远远够不上这个字的厚度。

不论是“爱”还是“被爱”,都会给她压力——爱是地狱,被爱也是地狱。

但他知道她一定懂他的心意。

“跟我在一起,不亏。相信你的选择,不会错。”季扶倾说,“所以,不用难过。知道了吗?”

“嗯。”黎晓胡乱地点头,又

有点儿想落泪。

是啊,她要相信的不仅是他,还有自己。

他要是不好,她怎么会愿意选择他呢?

她怎么会如此幸运?遇到他这样的人。

世间纵有千万种风光,风景这边独好。

>>>

新的一年热热闹闹地开场。

若是待在家中,黎晓和符甜抬头不见低头见。

为了在过年期间保持身心舒畅,黎晓日日早出晚归,走亲访友。

黎晓去谈胤雪家里玩,发财围在她脚边四处转悠,尾巴摇成花。她蹲下身,摸摸它的小脑袋:“一年没见,发财你怎么胖成球了?”

发财“汪汪”叫了两声。

谈胤雪端了一盆蜜橘放到茶几上,说:“一天天就知道吃,能不胖吗?”

黎晓剥了一只橘子,发财激动地抱住她的腿。她笑道:“不会吧?橘子也吃?”

“吃!”谈胤雪熟练地用一瓣橘子投喂发财,“夏天它还要吃西瓜呢,满脸全是西瓜汁,通红通红的。吃完我妈还得给它洗脸。”

“真的假的?”

谈胤雪把发财吃西瓜的照片找给黎晓看,黎晓的手机忽然一亮,一看是季扶倾发来信息。

她立刻把手机挪开,谈胤雪瞬间却露出调侃的表情:“你们关系够好的啊。”

“阿雪,你不会吃醋了吧?”

“我哪儿敢吃他的醋呀。”谈胤雪说,“正宫不死,其他人在你心里,终究为妃。”

黎晓微赧地推了谈胤雪一把,这才躲到一旁看季扶倾的消息。

【季扶倾:新年快乐。】

黎晓咬了一瓣橘子,甜蜜的汁液迸溅。她回了一句相同的话。

【黎晓:新年快乐。】

这时,发财双爪合起,对黎晓拜了拜,像是在拜年。

黎晓被逗乐了,又给它喂了一瓣橘子。

回头再看手机,季扶倾给她发了一个新年红包。

她点开一看,666元,寓意“六六大顺”。

黎晓思忖片刻,给季扶倾也发了一个小红包,红包很快被领走



【季扶倾:146,什么意思?】

【黎晓:666-146,自己算。】

她不要666,她只要520。

季扶倾那边顿了许久,发来一个摸猫猫头的表情包——这表情包还是他从黎晓这里偷走的。

原来,恋爱中的人,幼稚是会互相传染的。

【季扶倾:在做什么?】

【黎晓:在闺蜜家里逗狗。你呢?】

【季扶倾:在机场,准备飞深城。】

黎晓一惊,深城?

【黎晓:啊?你要来找我?】

【季扶倾:只是在深城转机,我们全家要去海南过年。】

深城到海南,飞机只需一个小时。

他们之间的距离,突然之间缩短了许多。

【黎晓:你和你爸妈?】

【季扶倾:不止。还有爷爷奶奶和姑姑一家。】

黎晓不禁感慨,春节期间一大家子去海南度假,真是惬意。

【黎晓:你要在海南待多久?】

【季扶倾:不出意外,待到元宵。】

黎晓查看日历,c大附中今年开学的日期在元宵节之后,三月三号。

她很羡慕季扶倾,全家老小欢度春节。不像她,只能出来找朋友解解闷儿。

【黎晓:你们是住别墅,还是住酒店?】

【季扶倾:酒店。晚上我和表弟住一间。】

地图上,深城和海南之间只有短短的一截距离,黎晓恨不能插上小翅膀飞到海南去找他。

可转念一想,他全家都在,她去了又能怎样?肯定见不到他。

哎,还是乖乖等开学吧。

自从认识了他,每年的假期不再是假期,而是成了一种酸甜的煎熬。

>>>

季扶倾在海南刚待了没几天,姜沛玲得知父亲在北城生了病,还好不是什么大毛病,但需要住院几天。

姜沛玲放心不下,提前飞回北城去照顾父亲。

季建群特意请了年假,打算好好在海南休闲一番。不料年节关口,又出一件要案,急需人手。

他想把儿子一起带回北

城,可爷爷奶奶不让,说是一年到头也见不了孙子几天,让季扶倾过完元宵节再回去。

小表弟贪玩,寒假作业有好多没写完。

姑姑把他叫回家庭房里住,每天监督他写作业。

这下倒好,季扶倾一人单独一间房,没人管着他,彻底自由了。

白天,他去海边游玩,会给黎晓发些小视频,带她沉浸式体验海南的冬天。

【黎晓:你抹防晒霜了吗?别被太阳晒黑了。】

【季扶倾:已经晒黑了怎么办?】

【黎晓:不会吧?拍张照片给我检查一下。】

季扶倾正坐在酒店阳台的藤椅上,晚风徐徐吹来,远处椰影婆娑。

他没拍照片,直接开了视频通话。

视频那头的黎晓先是惊讶,然后是欢喜。

一个冬天过去,她的头发长长了,发梢轻盈地扫过微凹的锁骨。她穿了一件吊带式睡衣,细细的系带在肩上打了一个蝴蝶结,皮肤白得赛雪。

黎晓对着视频里的他左看右看,说:“我怎么看不出你变黑了?”

季扶倾微微勾唇,说:“脸没被晒黑。”

“难道是身上晒黑了?”

“嗯。”

前两天穿着短裤在海边晒太阳,腿被晒黑了一截。不过,隔段时间就能重新白回来,所以他并不是很担心。

男生对于防晒,并不像女生那么上心。

黎晓:“身上哪儿被晒黑了?是我平时能看见的地方吗?”

季扶倾:“……”

话题突然变得不太正经。

季扶倾轻咳一声,说:“想什么呢?”

黎晓却说:“如果是我看不见的地方,那晒黑也无所谓。”

反正,眼不见为净。

自从发现两人可以视频聊天后,可做的事情就变多了。

一到晚上,黎晓会早早洗完澡,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和季扶倾谈天说地——什么都聊。

整个寒假,最快乐的时光莫过于此。

很快,二月即将结束。

黎晓忽然想起一件事,季扶倾是不是快要过生日了?

作者有话

要说:  好久没发红包了,这章15字评论送50个红包~~

本章引用了村上春树的原文,并参考了部分解读。

--

感谢在2021-09-07 00:13:56~2021-09-08 01:13: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斤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薛是人间妄想 14瓶;清扬婉兮、拒绝文荒 5瓶;bulibala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