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莲花翻车了 > 第84章 晋江文学城LXXXIII
 
chapter lxxxiii

黎晓这两天为了季扶倾的生日礼物焦头烂额。

【黎晓:你说, 我送他什么比较好?】

【谈胤雪:你上次过生日,他送你什么了?】

黎晓想到那一箱教辅资料就生气,还好季扶倾后来又送了她一对耳坠, 否则她一定会让他见识见识《准男友考察细则》的威力。

【谈胤雪:男生的礼物确实不太好买,不如你去淘宝上搜搜看。】

黎晓打开橙色软件, 刚在搜索框输入“男朋友”三个字, 就自动跳出“男朋友生日礼物”的选项。

看来世间有此烦恼的人绝不仅仅是她一个。

琳琅满目的商品映入眼帘, 有一张图片上写着“男生收到有面子”几个字。

黎晓仔细一瞧, 是一个花里胡哨的手表。根据商品描述, 这个手表可以发出五颜六色的光, 宛若奥特曼变身一般炫酷。

她不禁脑补了一番季扶倾戴上它的样子,顿时无语。

好在季扶倾得在海南待到开学前,黎晓有足够多的时间挑礼物。

她会把礼物寄到自己家中, 等开学了再送给他。

然而, 世事变幻莫测。

黎晓尚未挑好称心合意的礼物, 就和殷丽娜爆发了一次争吵。

争吵的起因是, 殷丽娜要带黎晓去符田超老家。

如果单是过年过节还好说, 可那边村里头过节的习俗是要参拜符家的宗族祠堂。

黎晓一个外姓人, 若是去拜别人家的祠堂, 恐怕是要遭人白眼,弄得里外不是人。

虽说她没有什么浓重的宗族情结,但她总归是姓“黎”,没有改姓。她不可能对符家认祖归宗。

于是黎晓拒绝了。

殷丽娜自然百般不爽,她把黎晓狠狠数落了一顿。骂她是白眼狼,不知道帮衬帮衬亲妈。

她说黎晓没心没肺,她辛辛苦苦养了黎晓那么多年,黎晓不过是去黎天亮身边待了一年, 就把妈妈的好全都忘光。

她还说黎天亮当初不肯要她这个女儿,黎晓

现在却自认是黎家人,可笑至极。

更多不堪入耳的话,黎晓不愿再回忆。

除此之外,符甜对此事也是百般阻挠,成天摆出一副“黎晓不配当符家人”的高贵姿态。

黎晓打定主意不跟过去,符田超只能带着殷丽娜和符甜回乡。

这下倒好,她一个人被留在深城。

黎晓寻思着,这年过得实在是没意思,还不如早早收拾行李回北城。

她在手机上查看深城到北城的机票,蓦地发现之前的查询记录是深城到海南——季扶倾现在在海南。

黎晓犹豫片刻,做出了一个极其冒险的决定。

>>>

二月的最后一天。

季扶倾陪爷爷奶奶和姑姑一家在酒店餐厅吃完晚饭,准备回酒店房间和黎晓视频通话。

最近,每天晚上他们都聊到很晚,有时候甚至到凌晨一二点。

有一次,聊到两人都睡着。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视频还开着。

黎晓睡在枕头上,乌黑的发丝被压在胳膊底下,丝滑的睡裙贴着牛乳般洁白的肌肤。

透亮的晨光撒在她的脸上,好似一颗鲜嫩的水蜜桃。

季扶倾没有急着起床,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仿佛她就睡在自己的身侧。

直到黎晓眼皮微跳,逐渐转醒,他这才将视频通话关掉。

不知为何,这个画面像是印在了季扶倾的脑子里。白天偶尔发呆,他就会想起这一幕。

心里头像是有一只猫爪在挠啊挠。

每当这时,他难免有些许失落,可惜她不在身边。转念又一想,幸亏她不在身边。

他从未有过这般矛盾的体验。

学校和家长不支持早恋是有一定道理的。

这个年纪,有些事情,哪怕只是想一想,都是不堪的罪恶。

回到房间,插上房卡,打开顶灯。

临海的房间有北方没有的潮气,一夜醒来,被子都是凉的。

他走上阳台,在藤椅上入座,计算着时间,给黎晓拨了视频电话。

过了许久,都

没人接听。他又拨了一遍,却被黎晓挂断。

正当他想问问黎晓今晚是不是不太方便的时候,她主动发来一条消息。

【黎晓:你一个人在酒店吗?】

【季扶倾:嗯。】

【黎晓:我想见你。】

【季扶倾:你怎么把视频挂了?】

【黎晓:因为我人在机场。】

【季扶倾:你要回北城了?】

【黎晓:不,我刚到海南这边的机场。】

这行字带给季扶倾带来不小的冲击,他从藤椅上站了起来。

【季扶倾:你一个人?】

【黎晓:嗯。】

【季扶倾:你妈知道吗?】

【黎晓:她不知道。】

末了,黎晓又说了一句。

【黎晓:我跟我妈吵架了,我偷偷跑出来的。】

季扶倾抓起钱包往酒店外面跑,他胸中涌动着惊涛骇浪般的情绪。

黎晓孤身一人跑到海南来找他,他既担心她的安危,又很想见她。

一整个寒假积郁的思念与情潮,像是被点了一把火。

轰轰烈烈,风风火火,烧得片甲不留。

>>>

夜幕悬挂着一轮皎皎的圆月,连一丝云都没有。

黎晓推着行李箱,在机场排队等着出租车。

她今天穿了一件酒红色的法式背带连衣裙,裙摆在夜风中猎猎地舞动。

她还没订酒店,季扶倾住的酒店太贵了,旺季一晚要三四千,还没有空房。

她想不通,明明春节七天假已经过了,怎么还有那么多人赖在海南不走呢?

这时,黎晓接到季扶倾的电话。

电话那头,他微喘着气,问:“你人呢?在机场哪儿?”

“我在排队等出租车。”

“别等了,我过来接你。”

黎晓走到机场出口,一辆出租车刚好停在她身边。

车门打开,见到季扶倾的那一刹,她鼻子一酸,差点要哭出来。

他刚一下车,她就扑了过去,抱着他不肯撒手。

季扶倾环着她纤薄的脊背,把黎晓狠狠地压入怀中。

这个拥抱在他的想象中本该是安慰的、温柔的,可他却无法控制激烈的情绪,恨不能将她嵌入自己的血肉之中。

直到身后有司机摁了一下喇叭,季扶倾这才松开她,在她耳边轻声道:“先上车。”

他帮黎晓把行李箱塞进出租车的后备箱,这才和她并排坐上后座。

季扶倾握着黎晓绵软的小手,问:“你一个人过来,很不安全,知不知道?”

黎晓眨了一下眼睛,语气十分无辜:“可是我跟我妈吵架了,我也不知道该去哪儿。”

她不是真的没有地方去,可她最想见的人只有他。

“为什么吵架?”

“不想说。”

“……不想说就不说,”季扶倾道,“但你得发个消息告诉你父母,你现在是安全的,别让他们担心。”

黎晓将头靠在他的肩上,说:“他们才不会担心我。”

殷丽娜把她一人留在家里的时候,也没顾及过女儿的安危。她现在还不知道,黎晓人已经跑到了海南。

季扶倾语气十分严肃:“你跟父母吵架,就闹离家出走啊?”

黎晓天真地问:“我这算离家出走吗?”

季扶倾又说:“以后你跟我吵架,是不是也要闹离家出走?”

黎晓直接说:“你会跟我吵架吗?”

话题突然止住。

两人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离家出走的前提,是有一个共同的家。

他们好像早已默认了这个既定前提。

黎晓将头抬了起来,怔怔地看着他。

细碎的鬓发,修长的睫毛,五官线条更显男人的英朗。

比起去年,他成熟了不少。

季扶倾适时转移话题:“你在我这儿,他们要是真问起来,你怎么说?”

“我就说我去闺蜜家住了,”黎晓说,“她会帮我打掩护的。”

季扶倾不再和她纠结这件事。

现在,她在他身边,他至少能确保她是安全的。

“吃晚饭了吗?”

“在飞机上吃了一点,现在不太饿。”



等会儿再吃点儿。”

黎晓问:“我今晚住哪儿?”

季扶倾说:“我帮你订一间房,过了今晚,就乖乖回家,知道了吗?”

黎晓:“……”

她千里迢迢跑来找他,他居然要赶她回家?

季扶倾在手机上搜寻片刻,脸色愈发深沉。

“订到了吗?”黎晓问。

“没空房。”季扶倾说。

这完全在黎晓的意料之中,她提议:“要不我去别的酒店住吧……”

季扶倾凝眸思索片刻,得出结论:“你一个人住,不安全。”

黎晓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那我跟谁一起住啊?”

季扶倾瞄了她一眼,没有回答。

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明显。

她今晚无处可去,只能委身跟他住一间了。

一路沉默。

唯有十指紧扣。

黎晓看着车窗外的风景。

夜色下,椰树的影子在海风中摇曳,酒店的外墙五光十色,点缀着这座海岛。

兴许因为空气湿热的缘故,她的呼吸也渐渐升温。

到了酒店地下停车场,黎晓戴上遮阳帽和墨镜,和季扶倾一起往电梯走。

进了电梯,他又替她调整着帽子,将她遮得严严实实。

黎晓问:“你这么怕被人撞见啊?”

季扶倾却说:“我有什么可怕的,我是怕别人对你有偏见。”

“什么偏见?”

“……”

这个世界对女孩子远比她想象中要严苛。

她和男同学单独住一间酒店,若是被旁人知道了,只会说她鲜廉寡耻。

他肯定不会那么想她,但他不希望她被人用有色眼镜看待。

他想保护好她,仅此而已。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电梯。

黎晓先进了他的房间,插卡取电,灯光彻亮。

她好奇地打量着装修豪华的房间,房间中央有两张床,但只有一张床有人睡。

窗外是飒飒海风,还能听见海浪的声音,风光绝佳。

过了一会儿,季扶倾才来敲门。

他进来之后,第一时间将门反锁,确保

安全。

黎晓坐在高档皮质沙发上,不禁感慨:“你也太会享受了吧。”

季扶倾对此却是无所谓的态度。从小到大,家境优渥,他对于物质反而没有太多追求。

这次海南之旅是爷爷奶奶张罗的,不论是住店还是游玩,费用都由他们支付。

季扶倾将她的箱子推过来,说:“离家出走还带那么多东西?”

黎晓委屈地看着他,顺着他的话说:“可不是嘛?我把全部身家都带上来投奔你的。”

季扶倾抬起眼睫,看了她一眼。

酒红色的连衣裙勾勒着她玲珑的身段,裙摆随着小腿,一下又一下地晃动着。纤瘦的脚上套着细带凉鞋,脚踝白皙,脚指甲上染着红色的蔻丹。

红色,是最能挑动人情绪的颜色。

在无人的深夜,尤甚。

季扶倾坐到床边,跟黎晓保持着安全的距离。他说:“浴室在那边,可以洗澡。”

黎晓的身子软软地挨着沙发,问:“洗完澡呢?做什么?”

“睡觉。”

“我睡哪儿?”

他指了指旁边那张床。

两张床隔了大约一米的距离。

黎晓又问:“你洗过了吗?”

季扶倾说:“还没。”

“要不你先去吧,”黎晓说,“女孩子洗澡,时间会比较久。”

其实,她不太好意思在他身边洗澡。

浴室和卧房中间,只隔了一道磨砂玻璃。

能听见水声,还能看见朦胧的人影。

季扶倾却说:“我不急,你先去。”

他俩好像谁也不想先去洗澡。

黎晓见他坐在床上看手机,便悄悄走过去。

她轻轻戳了一下他的胳膊,他却像是触电一般,直接将她的手打开。

“啪”地一声,落在空旷的房间,格外清脆。

疼倒是不疼,可他反应过激,令黎晓惊讶。

季扶倾的眼神从她裙边掠过,问:“你过来做什么?”

黎晓慢慢地坐在他身边,柔软的床铺塌下去一小块。她小声说出自己的想法:“季扶倾,你还没亲

我呢。”

这个房间,没有别人。他们理应做一些亲密的举止。

刚刚在车上,她就想吻他了。可他好像不是这么想的。

季扶倾克制地干咽着嗓,用权宜之计哄着她:“等你洗完澡,好吗?”

黎晓皱了下眉:“你嫌我脏?”

季扶倾立刻说:“当然不是。”

两人正在僵持,季扶倾的手机突然响了。

黎晓一瞥,果然是他妈妈。

季扶倾背过身去,接通电话:“喂,妈。”

他和他妈妈的电话,黎晓不知听过多少次。她本想像平日里那般乖巧等他打完电话,可今夜的她却意外地骚动不安。

季扶倾正在敷衍姜沛玲,后背忽然有了柔软的温度。

黎晓从身后抱住了他,手臂缠绵地挽着他的腰。

他的身子猛然一僵。

可现在,他无法出声制止她逾矩的行为。

季扶倾集中精神,将思绪拉扯回对话:“外公的病怎样了?”

姜沛玲道:“已经没什么事了,明天就办理出院。”

他轻轻地“嗯”了一声。

姜沛玲又问:“你在做什么?再过几天就开学了。”

季扶倾一字一顿地答:“我在看书。”

可他分明感觉到,黎晓的身子从床上滑了下来。

她来到和他面对面的地方,轻笑着坐下,眼里似有戏谑的光。

“看什么书?”姜沛玲问。

黎晓搂住他的脖子,红润的嘴唇就在他眼前,一张一合地说着:“吻我。”

不知为何,季扶倾此时只能想到一本书:“《西厢记》。”

黎晓直接吻了上来,唇贴着他的。

只是轻轻沾了一下,便像恶作剧得逞一般,笑着想躲开。

可她走不了了。

季扶倾牢牢地箍住她的腰,她动弹不得。

她忽然慌张地看向他,他已经挂了电话,漆黑的眼睛盯着她,眸中像是浸了化不开的浓墨。

“阿狸,”季扶倾靠了过来,温热的呼吸拂过她的面庞,“好玩吗?”

手臂猛

地一用力,将她推到床头。

滚烫的吻落在她的嘴唇。

作者有话要说:  虽然吃不上大鱼大肉,但过生日还是得吃点儿好的。

嗯。

--

感谢在2021-09-08 01:13:10~2021-09-09 02:08: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衣柜 10瓶;拒绝文荒 5瓶;bulibala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