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莲花翻车了 > 第87章 晋江文学城LXXXVI
 
chapter lxxxvi

次日清晨。

天光大亮, 波光艳影随风荡漾。

季扶倾逐渐转醒。

身上压着一小团温热的重量,他的呼吸稍显沉重。

黎晓的脑袋靠在他的胸口上,如玉的胳膊横在他的腰际。

晨曦照亮她的脸, 睡梦中的她,睫毛微翘, 唇瓣轻张, 缓缓吐息。

发丝宛若长蛇, 缠绕着他的手臂。

季扶倾的手轻轻拨开她的鬓发, 露出她雪白的耳朵, 耳垂上的软肉, 覆着一层浅浅的绒毛。

他不忍心打搅她的睡眠,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的侧脸——原来,早晨睁开眼就能看见她, 这种感觉是如此美妙。

黎晓不知是梦见什么, 迷迷糊糊地发出梦呓。

他听不清她说了什么, 便凑得稍微近了一些。

谁知黎晓的胳膊顺势往下滑, 碰到某处。她皱着眉头, 嘟哝了一句:“什么东西, 好硬, 难受。”

季扶倾立刻清醒了,他将黎晓的胳膊挪到一边,她的小手却不规矩地四下乱摸着。

黎晓倏然间从梦中惊醒,她睁着惺忪的睡眼看他,他一时无言。可她什么都没说,手仍在床单上摸索着。

季扶倾正要制止她的动作,不料黎晓稍稍抬起腰,从底下摸出一部手机。

她拿出来看了一眼, 长呼出一口气,说:“我的手机怎么在这儿?硌得我好难受。”

黎晓眨了眨眼睛,意识逐渐回笼。

她总算想起来了,昨天她起夜去洗手间,回来的时候把自己的手机从枕头底下摸出来看了一眼时间,她应该是忘了把手机放回去。

难怪她一直觉得有什么硬硬的东西抵着她的腰,在梦里,她以为是一把枪——她被人威胁了。

季扶倾默不作声地掀开自己那一侧的被子,翻身下床。

黎晓问:“你去哪儿?”

他淡道:“洗澡。”

然后人就进了浴室,门也被锁上了。

黎晓拢着被子,呆坐在床上。

她想不通,为什么季扶倾早上起床对她的态度如此冷漠?

讲道理,他不该给她一个早安吻吗?

洁白的纱幔被风吹得鼓起弧度,成群的海鸟从窗边掠过,天空湛蓝。

黎晓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下床,打算去阳台看看风景。光裸的脚刚踩到拖鞋,外面忽然传来急促的拍门声。

浴室里水声哗哗,季扶倾想必听不见。

黎晓猜是酒店的服务人员,可她还是谨慎地从猫眼往外窥了一眼。

外面是一个满脸稚气的小男孩,一边拍门一边大喊:“表哥,开门,是我!”

黎晓:“……”

糟了,她差点忘了他家人还住在这酒店里。

黎晓一时间慌了神,她不敢出声,只能去敲浴室的门。

外面拍门声越响,她敲得越急。她生怕季扶倾不开门,他表弟把他全家老小都召集过来,到时候她可往哪儿藏啊?

季扶倾听见敲门声,问了一句:“什么事?”

黎晓没说话,只是敲门。

好在季扶倾和她心有灵犀,没过两分钟,便围了一条浴巾,将门拉开。

水汽扑面而来,黎晓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季扶倾半裸着上身,乌黑的短发湿透,水珠落到肩上,又沿着肌肉的纹理向下滚动,最后没入腰间的浴巾。

季扶倾漆黑的眼睛盯着她:“怎么了?”

黎晓立刻敛下睫毛,手指了指房间门的方向,小小声说道:“有人找你。”

季扶倾瞥了一眼,心下了然。

他说:“你去浴室。”

就在黎晓和他错身踏进浴室的那一瞬,季扶倾的手指隔空点了点她的肩膀。

然后他将浴室门关了起来,只身出去开门。

黎晓不解地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然后来到镜子前。

她双手撑在盥洗台上,看着镜中的自己,这才发现睡衣一侧的吊带不知何时从肩膀滑落,连带着胸前的一小块布料都变得松松垮垮,难掩嫩色。

他刚刚看见了吗?

她是有些害羞,但……也就还好。

兴许是跟他一同睡了一夜的缘故,某些亲密似乎已成了情理之中的事。

可他还是同她保

持正常的距离,不愿随便触碰她的身体,这是对她的尊重。

黎晓将吊带扯了回来,思绪飘远。

哪怕她天天穿着小短裙在校园里晃悠,季扶倾也只是提醒她裙子别太短、注意保护自己。

黎晓不是没听过某些人的议论,说她穿成这样就是为了勾搭男生,狐狸精,不要脸。

她曾以为季扶倾的思想会偏保守,但他从来没有指责过她的穿衣风格。

他知道她只是爱美。

浴室外的交谈声,勾回黎晓的思绪。

“表哥,你一大早洗什么澡?你昨晚没洗澡吗?”

“你一大早找我干什么?”

“我妈让我来叫你,说等会儿八点半一起去楼下餐厅吃早饭。”

“知道了。”

“诶,表哥——”

“你进来做什么?”

“我进来等你啊。”

“我要洗澡。”

“你洗你的呗,我在你这儿玩一会儿。”

“出去。”

“表哥,你今天怎么——”

“啪”地一声,门被关上,看样子小表弟是被拦在门外了。

黎晓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下来了,可转念一想,这里很不安全。万一季扶倾金屋藏娇的事被发现,倒霉的可不止他一个。

浴室门拉开,季扶倾说:“我等会儿要去陪家里人吃早饭。”

黎晓说:“我也要吃早饭。”

“我让酒店送到房间来。”

这是让她在房里待着的意思。

“不用,我出去转转。”黎晓说,“我也不能一直留在你这里。”

“你什么时候回北城?”

“你呢?”

“应该是明天的飞机。”

“我还是今天走吧。”

她也怕离家太久,会被家长发现端倪,她不想节外生枝。

黎晓坐在床边,用手机查询机票信息,最近的航班在中午十二点。

吃完早饭,回来收拾东西,然后去机场,时间刚好。

“我就买这班飞机吧,”黎晓说,“你看怎么样?”

季扶倾“嗯”了一声,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黎晓看了他一

眼,问:“你不继续洗澡吗?”

季扶倾说:“不洗了。”

他回浴室,换了一身便装出来。

黎晓蹲在地上收拾着行李,只把今天要穿的那套衣服拿出来,搁在床边。

季扶倾静静地看着她,沉默横亘在两人中间。

东西收拾得差不多了,黎晓想去洗手间洗漱一番,胳膊忽然被季扶倾拽住。

黎晓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

他忍了又忍,终于开口:“今天就要走了?”

“不然呢?”

“你可以明天再走。”

黎晓眨了眨眼睛,这才反应过来:“你舍不得我走吗?”

季扶倾撇过头,没有回答。

可黎晓已经有了答案。

“过两天就开学了,”黎晓说,“我们很快就能再见了。”

可是,开学以后,他再也无法同她像昨夜这样亲密无间了。

他竟然很怀念她窝在他怀里睡觉的感觉,像是拥抱着他的全世界。

季扶倾改口道:“你今天要走也可以。”

黎晓直截了当地问:“你到底想让我走,还是想让我留下?”

他却说:“看你自己。”

黎晓哑然失笑。

原来季扶倾也会有这样别扭的时刻。

昨晚他那么淡定,她还以为……他真不喜欢和她一起睡呢。

黎晓踮起脚尖,勾住他的脖子,笑意盈盈地说:“季委,那你可得把我藏好了。”

他的手轻轻抚过她的脸,一时疑心这是否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日日夜夜待在一处,事情是否会超出可控的范围。

可是……

在黎晓吻过来的那一刻,他放弃了思考。

心甘情愿,沉沦其中。

>>>

季扶倾来到酒店餐厅,爷爷奶奶和姑姑一家已在用餐。

“表哥,你怎么迟到了?”小表弟不满地抱怨,“我刚刚还特地去你房间找你来着。”

季扶倾坐到他身边,放下餐盘,说:“不是跟你说了,我在洗澡吗?”

小表弟说:“表哥,你洗澡好慢哦。”

季扶倾没有

理他,开始吃饭。

姑姑用餐巾擦着嘴,说:“阿倾,你在这儿慢慢吃。我们先上去了。”

小表弟说:“妈,你们一大早就去打麻将啊?”

“周宸越,我看你皮又痒痒了?”姑姑横了他一眼,“马上开学了,作业要是写不完,你等着老师挨批吧。”

一提到寒假作业,小表弟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不敢犟嘴了。

大人们走了之后,餐桌上的氛围总算有所缓和。

小表弟吃着香肠,寻思着用什么方法才能贿赂到季扶倾,让表哥帮他分担一点作业。

这时,一个俏丽的身影闯入他的视线。

他不自觉地放下手里的香肠。

“表哥,”小表弟拽了拽季扶倾的胳膊,“你看那边有个美女哎。”

季扶倾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只见黎晓端着餐盘,悠哉悠哉地用餐夹取着小点心。

她穿着昨晚那身衣服,双马尾上绑着浅紫色发带,芋泥色的格子短裙衬得整个人格外淑女。

黎晓无疑是人群中最亮眼的存在,走到哪儿都不容忽视。

小表弟看得眼睛都直了。

季扶倾说:“周宸越,你不是喜欢你们班的班花吗?”

小表弟却毫不吝啬地赞美道:“可是她长得比我们班班花好看多了。”

这段时间在海南,各色美女没少见,没有哪个有这么大的魔力,能吸引到五年级的小男生。

可见黎晓的长相具有相当大的迷惑性,男女老少通吃。

就在此时,一位衣着光鲜的年轻男士,前去和黎晓搭讪。

不知黎晓和他说了些什么,那人始终不肯走。

小表弟又说:“表哥——”

话没说完,他发现身旁的位置空了。

抬眼一看,季扶倾居然往那个方向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11 03:19:05~2021-09-12 03:45:4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稚 2个;慢吞吞小姐、王一博离糊不远了、就要吃

糖啦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芝士 10瓶;komorebi 7瓶;清扬婉兮、就要吃糖啦 5瓶;小鸡仔 2瓶;快乐蒲公英ヾ_、elaine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