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莲花翻车了 > 序章
 
《白莲花翻车了》

晋江文学城/闻笙作品

[序章]

时值北城浓冬,万物凋零,草木萧疏。

道路两旁的灯火和霓虹在薄暮中渐次亮起,花坛里未消融的积雪映着流光,好似彩色泡沫。

临街的展示窗锃亮如新,玻璃反射出步履匆匆的路人、灯红酒绿的街道,以及一个停驻在寒风中的身影。

鲍晖只穿了一件难以抵御冷风的深蓝色薄外套,每一个裹着羽绒服的行人都忍不住多看他两眼。

他摩挲着口袋里的两张电影票,再次看向手机的聊天界面,上一条消息停留在半小时之前。

【黎晓:我出门了哦[爱心]】

电影快开场了。

他用冻到几乎没知觉的手指头艰难地在屏幕上敲着字,“大概还需要多久……”

一句话还没打完,他想了想,还是默默删掉了。

他把手机收回衣兜,跺了跺冻麻的双脚,又往掌心呵了一口气,使劲搓了搓。

方框眼镜的镜片被热气模糊,他取下眼镜,埋头擦拭。

就在此时,一道甜美的女声从背后响起:“鲍同学——”

嗓音细嫩,辨识度却不低,如熏风入耳,吹得人飘飘忽忽。

鲍晖回过头,一道朦胧的倩影映入眼帘。

他忙不迭地戴上眼镜,来人的轮廓这才逐渐清晰——是一个戴着白色针织帽的少女。

空气感的刘海下是一双水光滟滟的桃花眼,眼尾微微上挑。眼珠亮晶晶的,闪着星芒。小巧的鼻尖和微凸的唇峰在灯光下像是刷了一层通透的釉质。

洋娃娃一样精致的长相。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没事儿,我也刚刚到。”

“我今天忙着写作业,女孩子出门又比较费时间,所以……”黎晓解释着,有点儿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长发自然垂落在脸侧,衬得巴掌大的瓜子脸更小了。

细细一瞧,发色不是纯黑,更接近某种深咖色——是最近日杂很流行的那种颜色,鲍晖在理发店的海报上见到过。

他终于明白了,为了见他,她还特地花心思打扮了一番?

等待的焦虑感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满心满眼的欢喜。

黎晓的目光自下而上地打量着他,说:“你冷不冷啊?”

鲍晖摸摸脑袋,打着哈哈:“我这人最不怕冷了。”

话音刚落,来了一阵冷风,冻得他浑身一哆嗦。

她以上目线毫不避讳地瞧着他,接着莞尔一笑,说:“电影是不是快开始了?我们上去吧。”

鲍晖连忙为她推开商场的门,里面可比外头暖和多了。

黎晓走进去,发丝若有若无地擦过他的肩膀。

好香,是一种很抓人的水生调。兴许今天天气太冷,这香气透着一种清幽的凉意。

女孩子都是这么香吗?

>>>

黎晓是去年十二月份从南方转学到c大附中的,因出众的外表一度在校园内引起热议。

她是第一眼美女,眉目清纯,长得毫无攻击性,给人乖巧温驯的感觉。

一般来说,越漂亮的女孩子越有傲气,对男生总是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黎晓却意外地好说话。

兴许是在深城长大的缘故,她总是轻声慢语,带一点点恰到好处的口音,会让人联想到港台地区说话嗲嗲的女明星。

可能有女生会觉得她装,但男生们个个受用得很。

她刚到学校不久,年级里就有不少男生对她有意思,甚至传闻有高年级的学长想追求她。

鲍晖是其中之一。

他一直觉得自己能把黎晓约出来挺不可思议的。

之前他问黎晓想看什么电影,他听说很多女生在看电影这件事上主意挺大,还有小情侣因选片观念不合分道扬镳,所以不敢擅作主张。

黎晓说:“听你的,你看什么我就看什么。”

如果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如、沐、春、风。

>>>

春节档的电影大多是热热闹闹的合家欢主题,老少咸宜。鲍晖另辟蹊径,选的是一部民国谍战片。

黎晓今天穿了一件灰茶色羽绒服,搭配一条同色系羊毛格子裙,露出细细的两条腿——她懂得如何穿得既有温度又不失风度。

放映厅暖气很足,她脱了外套,又将针织帽取下,挂在椅子扶手上。

鲍晖这才注意到她的帽子上有个小动物头像——两只耳朵尖尖的,眼睛笑眯眯的,看着怪可爱的。

“这是什么?猫还是狗?”他问。

“不是猫也不是狗,”黎晓的眼睛眨了一下,“你看这里。”

她指着头像下方的一小行字母,fox。

原来是只狐狸。

电影开场,黎晓看得挺认真,偶尔小声地提出一两个问题:“他把什么东西塞到书里了?”

他则游刃有余地为她解答疑惑:“纸条吧,应该是传递情报用的。到时候接头的人会来图书馆把书拿走。”

她马上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他,发出称赞:“哇,你好聪明,这都知道,我都不知道耶。”

最大程度地满足男生的虚荣心。

黎晓抱着爆米花桶,时不时往嘴里塞一两颗爆米花。

鲍晖伸手去拿爆米花,状似不经意地碰到她的手,她立刻像触电一样躲开。下一秒,又用温柔的声音说:“一起吃吧。”

她把爆米花桶递到中间,示意他多拿点儿。

后半场黎晓一直在慢吞吞地喝饮料,爆米花几乎没怎么动,她好像对剧情兴趣更大。

可惜,最终抓出来的卧底和鲍晖的推测并不相符。

他正打算找补几句挽回场子,她却说:“我一直觉得这个人嫌疑更大哎,编剧是故意误导观众吧?这谁能猜出来呀。”

很懂得照顾男生的自尊心。

关于电影剧情的讨论持续到散场,两人步行至商场门口,黎晓在手机上约了出租车。

鲍晖盘心里头一直算着第二次约会,主动提议:“芳桥广场新开了一家创意菜餐厅,我小姨刚去过,说味道不错。这次出来都没请你吃什么好吃的,下周你有空吗?”

“怎么好意思让你破费……”

“不贵的。”

黎晓闻言慢下脚步,一只手轻轻地拨弄着头发,雪白的耳朵在他眼前一闪而过。

耳垂上有个亮亮的东西,有点儿像耳钉。不知为何,看得他心里头猫抓似的痒。

“我挺想去的,但是……”黎晓犹豫道,“快开学了,我寒假作业还没写完呢。今天我已经在家补了一天作业了。”

“还剩多少?”

“语文还有一点儿,英语也快了,就是数学比较难,物理和化学也……”黎晓敛下睫毛,抿了抿唇,“你可能不知道,我以前学的教材和c大附中的不一样。”

鲍晖松了一口气:“你早说啊,我都写完了。”

黎晓惊叹:“真的吗?你效率也太高了,不愧是年级前一百的学霸。”

c大附中一个年级也就三百来号人,年级前一百并不是什么值得吹嘘的成绩。

鲍晖连忙谦虚道:“我不是学霸,季扶倾那样的才叫学霸。”

“季扶倾?”黎晓歪了歪脑袋,“是谁?”

“你不认识季扶倾?”

黎晓摇摇头。

提起这个人,鲍晖的语气骄傲起来:“他是我们班的万年老一,年级第一几乎没失手过。不光学习好,人长得也帅。”

黎晓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顺口问了一句:“那喜欢他的女生是不是很多呀?”

鲍晖突然清醒,连忙刹住嘴。

怎么越扯越离谱了?在心仪的女生面前对其他男生大吹特吹,他大概是疯了吧。

“哪儿有人敢呀,都躲着他呢。”鲍晖咳嗽了一声,好意提醒道,“总之,你以后要是在学校里碰见他,记得绕着走。”

“为什么?”

“他学生会纪检部的,撞见了准没好事儿。”鲍晖说得理所当然,“而且,他刚升了纪检部部长,新官上任三把火,你小心点儿啊。”

“我不违反校纪校规,身正不怕影子斜,为什么要怕他?”

“我就是提个醒。万一他以后找你麻烦,你就来找我,我去帮你求求情。不过……”他顿了一下,“你那么乖,应该不需要。”

这夸得有点儿露骨,黎晓踢了一颗石子,没回应。

不知是害羞,还是想终结这个话题。

夜深了,街上行人稀稀拉拉。

两人肩并肩走着,路灯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

黎晓悠悠地叹了一口气,雾气弥散,侧脸被灯光镀上一层淡淡的光晕。

她率先打破沉默:“怎么办啊?快开学了,寒假作业还剩好多呢……”

她扭过头,纯然如鹿的眼睛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他一眼,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鲍晖像是被下了什么蛊,脑子一热,说:“你把我的寒假作业拿去吧。”

如果她写不完作业,那下周肯定不会和他出来吃饭了。

“这不好吧?”黎晓迟疑,“万一被老师发现了……”

“我俩又不在一个班,不会被发现的。再说了,你只是参考,不是抄。”鲍晖主动替她寻找抄作业的正当借口。

“可是……”

“别可是了,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我把作业递给你。”

黎晓似是无奈地垂下头,看了一眼手机,说:“啊,我的车来了,我要回去了。”

“那明天……”话音未落,一辆出租车停到了身边。

黎晓拉开车门,脚步轻快地上了车。

隔着车窗,她笑眯眯地冲他摆了摆手,接着用口型比划了三个字。

没等鲍晖看清,车便飞快地开走了。

她说了什么?

“明天见”?还是别的什么?

鲍晖站在空阔无人的街道,目送出租车的尾灯消失在十字路口。

他怅然若失地抬头看了看黑漆漆的夜空,脑子里无端浮现出她帽子上的那只狐狸。

fox。

他忽然觉得,她笑起来和那只狐狸很像。

大概是因为都很可爱吧。

>>>

出租车驶上高架桥,黎晓看了一眼窗外。

高楼林立,车流如织,璀璨生辉,国内的大城市似乎都一个样子。

可这座庞大的城市对她而言,依旧是陌生的。

广播里放着她听不懂笑点的单口相声,导航里的女声念着她不认识的路名,指引的目的地是她入住未满三个月的家。

黎晓将针织帽摘下,对着车窗里的影子整理刘海。

放在一旁的手机震了一下,屏幕亮了。

她拿来一瞧,是闺蜜发来的消息。

【谈胤雪:寒假作业搞定了?】

【黎晓:你说呢。】

【谈胤雪:真羡慕你,不管去哪里上学都有冤大头给你上供作业。】

【黎晓:是他非要借给我,我不要还跟我急[可怜]】

【谈胤雪:你这千年的狐狸,在我面前玩什么聊斋[白眼]】

【黎晓:我也不容易的。今晚看的是谍战片哎,为了配合演出,我本来就不多的脑细胞死了一大半。】

还差点被摸了手……黎晓腹诽着,又发了一张“生活不易猫猫叹气jpg”的表情包过去。

【谈胤雪:干嘛去看电影?你直接开口管他借不就行了,难道他还会拒绝你?】

【黎晓:空手套白狼,那不是诈骗吗?】

【谈胤雪:你这和诈骗有区别吗?】

【黎晓:我陪他看电影,他收获快乐,我收获作业。这不是公平交易吗?再说了,借作业不是一锤子买卖,我得考虑以后啊。】

【谈胤雪:。。。。。。】

【谈胤雪:真不知道以后哪个男人有本事收了你,我提前为他烧上三柱高香。】

【谈胤雪:要我说啊,你现在人在北城,正好人也长得漂亮,以后不如就考北影吧。白莲花视后在向你招手~】

【黎晓:亲爱的,那个奖好像叫白玉兰。】

闺蜜的调侃让黎晓又气又笑,还是和她聊天比较轻松自在。

只可惜,她们已经不在一座城市了。

【谈胤雪:我想不通,你妈为什么突发奇想把你送到你爸那儿。我们学校又不差,非得去北城读书干嘛。】

话题忽然来到这里,黎晓的指尖顿了顿,不知该怎么答。

这时,鲍晖发来新消息。

【鲍晖:黎晓,到家了吗?明天我们在哪儿见面?我把作业递给你。】

罢了,还是先逗逗这个冤大头吧。

黎晓点开对话框,并不打字。

这样的话,对方看到她的状态会一直显示“输入中”。

在这段时间里,他会猜测,会期待,对她放不下也离不开。

哪怕她最后只是回了一句简简单单的“到家了”,对方也能脑补出十万字旖旎的少女情思,从而心甘情愿地为她献上一切。

一切,都是套路。

白莲花的套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