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莲花翻车了 > 晋江文学城II
 
chapter ii

晨曦驱散薄雾,黎晓穿梭在偌大的校园里,发丝飞扬。

她一口气跑到教学楼,宽敞的走道空无一人,几株腊梅在墙角开得悄无声息,花瓣沾染些许晶莹的白霜。

她回头望了一眼,没追过来,太好了。

一大早这么折腾一遭,搞得她小心脏扑通扑通的。

教学楼楼下有一排透亮的展示橱窗,黎晓在玻璃的反光里看见自己红彤彤的脸庞和稍显凌乱的发丝,不禁放慢脚步,调整呼吸,顺便整理仪容。

对她来说,个人形象是第一位的。

只要出现在别人视野里,就要保持最佳状态。不论是外貌还是言谈举止,都尽量让人喜欢。

除非是万不得已的情况,比如刚刚那样。

黎晓本该只瞧见自己的影子,却在眼神交错之间,注意到橱窗的内容。

教务处选取上学期期末考试年级排名前五十的同学,每人提供一张照片和一句话,做成光荣榜。

排在第一个的,就是季扶倾。

其他同学大多是生活照或者旅行照,他的照片是一张蓝底证件照。

清爽的发型,端正的五官,干净的白衬衫,只是这表情……如果不是方才和他打过交道,兴许她还会不带感情地夸一句“冷脸帅哥”。

现在,她只想说,脸臭得跟别人欠了他二五八万似的。

照片底下写了一句话: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道德律令,在我心中。——康德”

她翻了一个白眼——拽什么文,装逼。

>>>

黎晓抵达高一(6)班门口时,班里正在上数学课。

教室窗明几净,黑板正上方张贴着八个红色大字“团结、紧张、严肃、活泼”,鲜艳的流动红旗悬挂在荣誉墙上,格外招眼。

窗台上有几盆常青绿植,不知是谁用暖气片热着包子,给教室平添了几分生活气息。

新年伊始,万象更新,老师和学生都热情高涨。

高海楼站在讲台上,手里用两支粉笔比划空间位置:“两条直线的空间关系有平行、相交,和什么?”

同学们异口同声地回答:“异面。”

除了后排那几个坐得七斜八歪的老油条。

哪怕是c大附中这样的名校,班里也少不了调皮捣蛋不学无术的学生。

黎晓自然算不上调皮捣蛋那一挂,但今天全班只有她一人迟到——连老油条都不如。

好在不是班主任的课,她松了一口气。

高海楼给大家布置了一道书上的例题,接着转身在黑板上画示意图。

和大多数人刻板印象里的数学老师不同,高海楼非但不是发福谢顶的中年老男人,反而年轻、温和、平易近人,听说还没结婚。

他是b大数学系的高材生,能从那里顺利毕业,还保留一头茂盛的头发,属实不易。

趁着这个机会,黎晓不高不低地喊了一声:“报道。”

全班同学停了笔,目光瞬间集中到她身上。

薄光从门洞透进来,浅浅的光影在她白净的脸上流动。马尾发梢卷出自然的弧度,好似柔软的花苞。

毫不起眼的红白校服穿在身形纤薄的她身上,竟显得很好看。

高海楼扶了一下眼镜,瞄了一眼时钟,说:“怎么才来?”

黎晓的睫毛密密地向下压,遮住乌黑的瞳仁。声音小小的:“对不起,高老师。下次不会了。”

这种时候,与其找借口,不如直接承认错误,还能在老师面前留一个知错就改的好印象。

高海楼无意为难她:“行了,进去坐吧。”

黎晓点点头,往自己座位走。几个男生眼神一直飘在她身上,她当做没看见,只轻轻地将一缕刘海勾到耳后。

高海楼随手指了一个走神的男同学,敲了敲黑板,说:“你上来把这题做一下。”

那男生懵了,不情不愿地站起来。其他人纷纷低头看题,不敢再开小差。

黎晓坐上位置,拿出文具袋和课本。

同桌薛南枝把摊开的课本往她这边挪了几寸,她记下页码,翻到对应的那页,坐直身子听讲。

对于数学这种反人类的东西,她的学习准则只有一个:随缘。

能听懂多少是多少,实在听不懂也不能强求。

毕竟,强拧的瓜不甜。

四十分钟的数学课,平安无事地度过。

下课铃响,高海楼收拾教案离开,教室立刻活跃了起来。

走廊放风的,结伴上厕所的,还有拎着一堆五颜六色的杯子去打水的。

薛南枝往桌上一趴,打了个大大的呵欠,随口问:“你开学第一天怎么就迟到了?”

黎晓从书包里翻出吐司面包和酸奶,答:“路上堵车。”

教室后头,老油条开会时间到。

“我艹,季扶倾今天早上发什么神经。看老子不爽就直说,什么叫衣着不得体?我怎么他了我?”

说话这人名叫赵一凡,也算是年级里混得有头有脸的人物,人送诨名“附中小霸王”。

黎晓回头瞄了一眼。

虽说是正经校服,可袖口被挽到胳膊肘,拉链坏了也不修,就这么敞着,里头还穿了一件非主流风格的衬衫。

流里流气,跟个小流氓似的。

“嗐,凡哥。你这都算好了,你知道我被说什么了吗?”

“啥?”

“他说我留不良发型,还给我这发型起了个名儿,叫‘没钱理发披头士’。”

话音一落,哄堂大笑。

那人前面的长毛快把眼睛盖住了,头上像是顶着一个拖把。

没钱理发披头士……还挺贴切。

黎晓想起季扶倾那面目可憎的嘴脸,这果然是他能说出来的话。

看来新校规的受害者不止她一人,心理突然平衡了。

黎晓小口喝着酸奶,用胳膊肘捣了捣薛南枝,假意询问道:“他们在说什么呀?”

薛南枝懒洋洋地撑着下巴,说:“今天早上,政教处主任和学生会纪检部在学校门口检查仪容仪表,他们这几个都被批了呗。”

黎晓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

薛南枝打量着她,忽然问:“你没被他们拦住吧?”

黎晓摇摇头,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撒谎:“可能是我来得迟,没见到他们。”

“哎,”薛南枝叹了一口气,“季扶倾这人也是能折腾……”

黎晓再度装傻:“季扶倾是谁?”

“一班的。你新来,可能不认识。”薛南枝说,“他刚当上纪检部部长,说是要在全校范围内搞什么风纪改革……”

薛南枝是文艺部的,对学生会的事,比普通学生了解得更多。

黎晓眨了眨眼睛,问:“他这么搞,不怕得罪其他同学呀?”

“得罪谁?就后面那几个?”薛南枝轻蔑一笑,“他有政教处主任撑腰,不然你以为他凭什么。”

“他这么厉害吗?”

“那当然了,学习成绩好,家庭背景好,学校老师都捧着他。”

“什么背景啊?”

“我听说的,不保真啊。”薛南枝凑到黎晓耳边,窃窃私语,“他爸好像在最高检,级别不低呢。”

黎晓:“……”

还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爸爸是检察官,难怪儿子是这副做派。

黎晓咬着酸奶吸管,只听薛南枝“啧”了一声,故作高深地感慨:“现在的高中学生会啊,跟个小官场似的,水深着呢。”

显然,她知道某些学生会秘辛。

黎晓把吐司面包掰成两半,递了一片给薛南枝,用求知若渴的眼神看着她。

薛南枝慢吞吞地咬了一口吐司,不再卖关子:“想当选学生会会长,得拿出实绩。”

“什么叫实绩?”黎晓问。

“喏,这些就是了。”薛南枝冲后面那排老油条努了努嘴,“纪检部嘛,要是人人都遵纪守法,不如原地解散得了。”

黎晓:“……”

所以说,季扶倾是为了竞选学生会会长,才整了这么一出?

那她算什么呀?他未来成功道路上的垫脚石??

难怪他刚刚一个劲地挑她刺儿,想到这里,黎晓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总之呢,”薛南枝总结陈词,“你要是在学校里碰见季扶倾这尊大佛,绕着走就对了。”

和鲍晖当初的忠告一模一样。

>>>

第二节课是英语课。

如果票选最时髦的学科老师,英语老师这个群体一定会以高票当选。

这个规律全国通用,c大附中也不例外。

英语老师名叫裴秀惠,单看“秀”和“惠”二字,稍显俗套。

组合在一起,化腐朽而神奇,竟很像南韩女明星——穿着打扮也挺像的。

c大附中的英语课是全英文互动教学,每天上课老师都会给一个topic(话题),让学生们自由讨论,再由小组代表轮流发言。

这次的topic是regulation,规章制度。

莫名应景。

黎晓和前后左右的同学讨论,遵循“3w原则”,提炼出三个要点:what(是什么)、why(为什么)、how(怎么做)。

轮到黎晓,她捧着笔记本站起来,声情并茂地用英文演讲。

她英语成绩算不上拔尖,但胜在口音标准、音色悦耳。以前就有老师说,凭她这口音去考托福口语,得比普通学生多拿好几分。

“i think, it is necessary for us to ply with the regulations(我认为,遵守规章制度是有必要的)……”

全班正沉溺在她甜美的口音里,忽然有男生敲门:“老师,对不起,耽误您一下。”

黎晓抬眼一瞧,顿时心惊。

门口有两个男同学,一胖一瘦,肩上无一例外都别着纪检委员的红袖章。

还有一个人站在他俩后头,狭长的眉眼里携着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场,一看就知道这两人是听他办事的。

这人不是季扶倾又是谁呢?

他来做什么?该不会是来逮她的吧?

黎晓眼前一抹黑,她好恨,刚刚在校门口怎么没有一棍子把季扶倾给敲失忆了?

她不动声色地把笔记本举高,遮住大半边脸,在心里默默祈祷他们不是来抓人的。

裴秀惠问:“你们有什么事吗?”

季扶倾道:“找个人。”

疏离,清冷,不近人情。

黎晓:“………………”

果然。

现在逃跑,还来得及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