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莲花翻车了 > 晋江文学城III
 
chapter iii

教室里很安静,落针可闻。

全班同学的注意力从黎晓转移到季扶倾身上。

三人之中他个头最高,身材也最为匀称。他走到两人前面,一身红白校服,干净得发亮。

裴秀惠问:“你们找谁?”

胖子说:“老师,您继续上课,我们在门口看一眼就成。”

此时此刻,黎晓真的很想变成一只鼹鼠,挖个地洞躲起来。

裴秀惠说:“黎晓,你继续。”

黎晓心想,这还怎么继续啊?

可没办法,还得假装若无其事地演讲:“as the saying goes……no rules……no standards(俗话说,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

本该流利的英文,变得有些磕磕巴巴。

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这些话经由她的口变得格外讽刺。

底下有人交头接耳。

“纪检部来找什么人呀?他们不用上课么?”

“凡哥,该不会是来找你的吧?”

“滚!莫挨老子。”

不知不觉间,黎晓把笔记本举得更高了。

她根本不敢去看季扶倾,只觉得犀利的眼神像探照灯一样扫过来,照得她原形毕露。

季扶倾的目光在教室里梭巡一圈,最终定格在黎晓身上。她仿佛一只被掠夺动物盯上的小猎物,瑟瑟发抖。

他的嘴角浮起一丝冷笑,随后抬了一下手,说:“收工。”

>>>

英语课一结束,噩耗如期而至:“黎晓,尼姑找你。”

“尼姑”是班主任倪青的外号,她是一个年近四十的单身女人,没结过婚。

社会舆论对大龄单身女性并不友好,这种情况在中学校园里也不会得到好转。

成年人好歹明面上都是和和气气的,未成年人的恶意很多时候是毫不遮掩的,比如给老师起“尼姑”这样的外号。

黎晓讨人喜欢,可总有那么一小撮人不吃她那一套。

准确地说,除了季扶倾,就要数倪青了。

c大附中以素质教育闻名,倪青是极少数会实施“体罚”的老师之一。

她对学生的要求极为严苛,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抽查学生背书,只要有一句话背不出来,就罚站到下课。

坊间传闻,她因为缺男人导致心理变态,所以总是以折磨学生为乐。越受男生欢迎的女生,她越不待见。

上个学期,黎晓刚转到c大附中没一周,就被倪青来了一个下马威。

她被抽查背诵王勃的《滕王阁序》,这篇文章在深城不是必背篇目,而到了北城,要求全文背诵并默写。

七八百字的拗口骈文,她没背几句就卡壳了。

倪青让她拿着课本站到教室后面去,黎晓不肯动,小声为自己辩解:“老师,以前我们学校不要求背这篇……”

她极少在老师面前找借口,更常用的方法是装柔弱——比如乖乖认错,再用无辜的小眼神瞅着你,让你心生出某种对待小动物一般的怜惜。

黎晓觉得这件事情错不在她,老师也该讲讲道理吧,何况她还是个新来的。

可倪青完全不买账,说:“我昨晚就通知了,今天要抽查《滕王阁序》,你背不出来是你的问题。”

女孩子脸皮薄,黎晓尤甚。

她捧着书站在教室后头,脸上火辣辣的,眼睛里浮着几朵泪花。

说不上是装还是真委屈,就是心里头难受。

罚站与其说是对学生的“体罚”,不如说是对学生心理上的惩罚,堪称小型社死现场。

后排有一个男生看不下去,偷偷给她递了两张纸巾。

她正擦着眼泪,谁知倪青把书往讲桌上一摔,厉声喝道:“哭哭啼啼给谁看?要哭出去哭!”

黎晓当场就把眼泪憋回去了。

自此之后,但凡倪青说第二天要抽查背书,前一天晚上黎晓哪怕熬到十二点,也要把文章背得滚瓜烂熟才敢睡觉,不然夜里铁定要做噩梦。

难怪倪青带的班,每次语文成绩都遥遥领先——哪个学生敢偷懒不用功啊。

现在,倪青让人来喊黎晓去办公室,肯定是知道了今天早上发生的事。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凭借一己之力给班级扣了6分,哦不,7分,事后还肇事逃逸……目测生还几率为0。

黎晓觉得,自己这辈子走得最长的路,不是季扶倾的套路,而是从高一(6)班教室到教师办公楼的这段路。

其他同学三五成群地结伴出操,一路叽叽喳喳,像欢快的麻雀。只有黎晓愁眉不展,逆着人流的方向走动。

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

黎晓远远瞧见班主任倪青和政教处王主任面对面坐着在说什么,季扶倾站在一旁,姿态挺拔,脊背直得像一条线。

好家伙,三堂会审啊,还整得挺有排面。

果然,c大附中没有王法,只有季扶倾的想法。

黎晓一进门,王主任问:“是她么?”

季扶倾睨她一眼,干脆利落地说:“是。”

王主任说:“情况我了解了,你先去查课间操吧。”

季扶倾轻轻点头,转身出门。

他扬着下巴,比黎晓高了快一个头,目不斜视地同她擦肩而过。

一片阴影落在黎晓的头顶,她抬起眼睛看他。

分明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可她却在他眼底瞧出了“三分讥笑、三分薄凉和四分漫不经心”。

没错,这几个脱离生活实际的形容词就是黎晓心目中季扶倾此时此刻神态的真实写照。

季扶倾走远了,黎晓低下头,准备迎接暴风雨的到来。

王主任翻了翻手里的《值日日志》,念道:“迟到,打耳洞,染发烫发,不戴校牌……”

每念一条罪状,黎晓的身形就缩小一分,而王主任的身形则相应扩大一分。

卑微如斯。

念完之后,王主任把本子往桌上一摊,从胸前的衬衫口袋里取出一支笔,发问:“你叫什么名字?”

黎晓看了看面色铁青的班主任倪青,不敢造次,老老实实地回答:“黎晓。”

“哪个黎?哪个晓?”

“黎明的黎,破晓的晓。”

王主任一笔一划将她的名字写上,一边写一边说:“黎明破晓,你这个名字寓意很好嘛,谁给你起的名字啊?”

“我爸。”

王主任把笔帽扣上,颇为闲适地往椅子上一倚,说:“那就让你爸来一趟。”

黎晓:“……”

万一要是她过世的爷爷起的名字,是不是还得把她爷爷从天堂召唤回来啊?

黎晓的指尖扣着校服衣袖,说:“我爸最近不在北城。”

黎天亮也就每次出差回来会看看她,带她出去吃顿好的慰问慰问,别的时候几乎看不见人影。

他前些日子又出差了,没说具体什么时候回来。

王主任满不在乎地“哦”了一声,又说:“那就让你妈过来。”

黎晓睫毛轻颤,默了默,这才说:“我妈也不在北城。”

王主任用笔点着桌面,问:“那你家现在谁能管你?”

黎晓抿了下唇,说:“没人管我。”

听起来有点儿破罐子破摔、拒不接受惩罚的意味。

王主任脾气上来了:“你这孩子怎么听不懂好赖话——”

倪青赶忙拉住他:“王主任,她爸妈……”

后面的话被省略了。

王主任什么样的学生家庭没见过,立刻懂了。

哦,爸妈离婚了。

这种家庭的学生,如果不好好引导,会有叛逆、自卑、堕落的倾向。

更有甚者,父母双方都不把孩子当回事,你一个当老师的再着急又有什么用?

不过,能把孩子转学到c大附中这么难进的学校……讲道理,她父母对她不至于到那般冷漠的田地。

王主任:“没人管你,你就自暴自弃?”

黎晓:“……”

虽然她“迟到、打耳洞、染发烫发、不戴校牌”,但她知道,自己是个……呃,至少也不能算坏女孩吧?怎么到他嘴里就成了“自暴自弃”?

王主任上上下下地打量她一番,又说:“尤其是女孩子,更要懂得自尊自爱。”

黎晓:“……”

她哪里不自尊?哪里不自爱了??

罢了,今天算她倒霉。

声名已毁,懒得争辩。

黎晓:“我知道错了。”

王主任:“现在知道错了,那你早上跑什么跑?”

黎晓:“……”

王主任的倾诉欲又上来了,扭头对倪青控诉道:“我当政教处主任那么多年,还真没见过几个她这样的学生。看起来乖,路子啊,野得很!”

倪青附和着:“确实不应该。”

王主任慷慨陈词,唾沫横飞:“这种行为叫什么?蔑视校纪校规!!不把老师和纪委放在眼里!!校长前几天开大会才说今年要严抓校纪校风,这不是树典型吗?”

倪青脸上也有点儿挂不住,对黎晓说:“你写三千字检讨,回头交给王主任。”

黎晓垂着头,闷闷的:“哦。”

王主任把笔往桌上一扔,说:“这样吧,你给她父母打个电话,说明一下情况。这种事情,咱们学校和老师必须通知到位。”

至于家长要不要管,那就不关他们的事了。

黎晓:“……”

所以,还是逃不过被告状的宿命么?

要是她爸知道这件事……哎,算了,多大点儿事啊,眼一闭就过去了。

倪青查到黎天亮的电话号码,拨过去,对面很快接听。

“喂,请问是黎晓爸爸吗?我是黎晓的班主任。”

“哦……是李老师啊。”

倪青委婉地提醒道:“我姓倪,你叫我倪老师就好。”

黎天亮像是没听见似的,说:“我知道,李老师。”

倪青:“……”

黎晓听不下去了,在旁边小声提醒:“我爸边鼻音不分。”

倪青:“…………”

最尴尬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倪青之后说:“黎晓爸爸,有些关于黎晓的事情我本来想当面跟您聊聊,听说你不在北城,所以……”

黎天亮打断了她的话:“我在啊,谁说我不在?”

倪青和王主任同时看向黎晓,眼神里瞬间写满了不信任——为了逃避请家长,居然对老师撒谎?

罪加一等。

黎晓:“………………”

苍天啊,大地啊,见过坑爹的,没见过坑闺女的。

她真是比那窦娥还冤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