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莲花翻车了 > 晋江文学城Ⅳ
 
chapter 4

倪青意味不明地剜了黎晓一眼,接着用温和的语气对电话那头的黎天亮说:“既然您在北城,那您看看今天什么时候方便过来学校一趟?”

黎天亮直言道:“有什么事情电话里不能说吗?我没空啊。”

倪青和王主任面面相觑,大抵谁也没想到黎晓家长竟是这样的人——还不如说他不在北城,省得大家都尴尬。

黎晓见怪不怪。她的事情,总是被黎天亮排在各种奇奇怪怪的事情后面,和女人约会对他而言恐怕都比来学校见老师更重要。

倪青说了一下今天的大致情况:“……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学校这边认为,还是应该和家长多沟通沟通比较好。”

黎天亮好像压根不把这事不放在心上,说:“这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嘛。”

看来这当爸的是真不管闺女。

黎晓心中有几分庆幸,又有几分失落。

不料,黎天亮又说:“我一会儿看看明天有没有空,有空就去学校一趟。”

黎晓:“……”

您老人家还不如不来呢。

>>>

晚上回到家,除了要应付今日份的课后作业,黎晓还得写三千字的检讨。

哎,平时写八百字的命题作文都费劲,三千字的检讨,这不是要了她的命么?

如果是换成别的什么,她还可以找人当救兵。

可今天发生的事……她羞于对外人启齿,只能自己想办法。

黎晓在手机上搜索“检讨书模板”,一边浏览一边感慨世界的参差——连上学迟到这种小事,都能写得花样百出。

小到缺乏时间观念、不守规章制度,大到浪费他人时间、影响学校秩序……说得再严重一点,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迟到,无异于是对他人生命的一种“谋杀”!

她不知道写检讨书的人究竟有没有认真反省自己的过错,可她确在字里行间感受到了绞尽脑汁凑字数的拳拳心意。

黎晓正抄着检讨书,闺蜜谈胤雪发了一组照片过来,是她家养的泰迪狗,名叫发财。

【谈胤雪:刚和我妈遛狗回来,发财见到小区里的母/狗都走不动道,明明早就绝育了。】

之前黎晓在深城的时候,经常去撸狗。发财可喜欢她了,每次见着她狗尾巴能摇出花来。

她现在懒得打字,直接发了一段语音过去:“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别忘了它可是一只泰迪。”

【谈胤雪:怎么回事?听你这语气,好像不太开心。】

【黎晓:写检讨呢。】

【黎晓:垮起个小狗批脸jpg】

配的图正是发财的表情包。

【谈胤雪:你怎么混到了这步田地?寒假作业被老师发现是抄的了?】

【黎晓:不是。哎,一言难尽。】

黎晓发了一段长长的语音过去,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言语中不乏对某人的愤恨之情。

【谈胤雪:这男的绝了,他对你就没有一点点怜香惜玉的意思?】

【黎晓:如果有,我还需要写检讨吗?】

黎晓忽然想起什么,从书架上找出《c大附中校规(新编)》,打算拍两张照片给谈胤雪发过去。

她也挺纳闷,新校规究竟有什么幺蛾子,怎么能搞成那么厚的一本。

她把小册子打开一瞧,不看不知道,一看不得了。

目录共有十二章,分为考勤、课堂纪律、卫生、衣着、宿舍管理、集会、学生交往等等,共计两百多条细则。

黎晓给目录拍了一张照,继续往后翻,看见第4章第2条:“学生不得将头发染成黑色以外的其他颜色,不得烫发,不得留奇异发型,违者扣三分。”

季扶倾居然背得一字不差——她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把这两百条校规都背下来了。

这条校规后面还附了好几张示例图,解释什么叫“奇异发型”。

男生有流氓海盗式、精神崩溃式、寸草不生灯泡式等;女生有偏头痛式、披头散发贞子式、垂“帘”听政式等。

图是手绘的,虽然绘图技术不咋样,但胜在生动形象、惟妙惟肖。

黎晓大开眼界,给这一页也拍了照,通通发给谈胤雪。

【黎晓:我们学校新编的新校规,有他的贡献:)】

三分钟后。

【谈胤雪:他娘的还真是个天才jpg】

【谈胤雪:吓得我瓜都掉了jpg】

【谈胤雪:可怜的晓,祝你好运。】

>>>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黎晓就醒了。

昨晚写检讨写到凌晨一点多,她困得要死,可她害怕再迟到,所以闹钟设置得格外早。

镜子里的她顶着俩熊猫眼,皮肤白也就这点不好,一旦有了黑眼圈,会特别明显。

洗脸的时候,她用毛巾热敷了好一会儿,总算是缓解了些许。

残月像一枚湿凉的印章,从天幕上渐渐消失。“c大附中”这四个鎏金大字被镀上一层柔光,晨风吹得红旗猎猎作响。

学生们鱼贯而入,校门口照例有执勤老师和纪检委员,黎晓一眼就瞧见了季扶倾的身影。

即使穿了统一制服,他也是人群中无法忽视的存在。

哪怕黎晓发自内心深处地唾弃季扶倾,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外表在一众男生中鹤立鸡群。

侧面线条极其优越,尤其是眉骨到鼻梁那一块,高低起伏错落有致。脖子修长,喉结突出,身为男性的第二性征格外明显。

黎晓背着书包正要往里走,却见季扶倾拦住一个丸子头女生,说:“项链,摘了。”

公事公办的口吻,不带任何感情色彩。

依据校规,校内禁止佩戴任何首饰。

她违规了。

黎晓眯了眯眼睛,在日光的辅助下勉强瞧见她脖子底下有一道亮银。

季扶倾眼神怎么那么好使?莫非是属老鹰的吧?

那女生个子不高,长得还算秀气。她低着头,将链子扯出来,双手捣鼓一阵,然后对季扶倾说:“那个……我解不开。”

他闻言眉头微蹙,面色稍显不悦。

这种吸引男生注意力的小把戏,根本不够黎晓看的。

不过,鉴于对象是季扶倾,黎晓还是更愿意选择相信对方是真手残。

她大大方方地走上前去打招呼:“嗨~早上好。”

季扶倾见了她,更没好脸色。她却忽视周遭压抑的空气,主动和那女生搭话:“你的项链是解不开吗?要不要我帮帮你?”

女生的眼神往季扶倾那儿飘了一下,又看了看黎晓,犹豫着点了头。

黎晓先用手指固定项链,再用指甲扣住搭扣,轻轻松松将项链取了下来。

吊坠是一只镶嵌着水钻的彩色蝴蝶。

“哇,好漂亮哦。”黎晓称赞,“这是在哪儿买的呀?你眼光好好,这个跟你真的特别配。”

对方完全摸不清黎晓的意图,可是被这么一夸,她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只道:“朋友送的。”

接着,把项链往兜里一揣,走了。

黎晓目送着对方走远,恍然发现哪里不对劲。

她问季扶倾:“为什么你没有扣她的分?”

他淡淡地瞥她一眼,什么都没说,继续执勤——好像不太想理她。

黎晓觉得自己遭受了不公平对待。

别人触犯校规,项链摘了就没事。怎么到她这里,又是写检讨又是请家长的?

她不甘心地扯着季扶倾的袖子,说:“你把话说清楚嘛。”

恰好有几个学生路过,听到这话,眼神古怪地望着他俩。

一个女生对一个男生拉拉扯扯,嘴里还嚷着“你把话说清楚”,难免让人浮想联翩。

季扶倾身为纪检委员,自然受不了黎晓这般纠缠。他一把攥住黎晓纤细的手腕,同她对视。

他的眼睛仿佛深不见底的寒潭,沉静的表面下有暗波涌动。

“不要妨碍执勤。”他低声警告。

说罢,不留情面地甩开她的手。

黎晓揉着手腕,脸上却换了一副笑眯眯的面孔。她说:“你跟我说清楚就好了呀,是我自己的错,我不会怪你的。我这个人呀——从、不、记、仇。”

她笑起来的时候,饱满的卧蚕衬得桃花眼格外漂亮。眼尾勾起,小狐狸似的。

可她偏偏又生了一对可爱的小虎牙,整个人看上去人畜无害。

季扶倾说:“立校规是为了正风气,不是刻意为难谁。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黎晓愕然,难以置信。

昨天他那样对她,摆明了就是刻意针对她。

现在却说不是刻意为难谁,逗她玩呢这是???

黎晓决定为自己讨回公道:“那你昨天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季扶倾冷冷淡淡地瞧着她,她眨着眼,睫毛忽闪,像一只纯良的小动物。

他的视线在她脸上停了几秒,随后移开,目视前方,不再看她。

“一,迟到。二,打耳洞。三,染发烫发。四,不戴校牌。”季扶倾不紧不慢地罗列她的罪状,“都是既定事实,怎么改?”

紧接着,他话锋一转:“还是说,你觉得你昨天认错的态度很好?”

黎晓:“……”

肇事逃逸,态度好像是有那么一丢丢问题。

“而且,”季扶倾补充,“除了一和四,别的至今没有改正。”

耳洞还在,染发照旧。

“耳洞打了,也不能缝不起来呀……”黎晓大无语。

“所以只扣你一次分。”呵,还挺通情达理。

“至于头发……”黎晓捋了一下耳侧的发丝,“我想染成黑色,可是我现在没钱。染一次头发好贵好贵的,我得三个月不吃晚饭。”

她一肚子怨气,说起话来也带着阴阳怪气。她抬起眼睛,眸子里似有星光闪动,说:“没钱……没钱不会也触犯校规吧?”

偷换概念。

季扶倾低嗤一声,不冷不热道:“怎么?是指望我给你开个水/滴/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