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莲花翻车了 > 晋江文学城Ⅵ
 
chapter 6

三月初的北城,春寒料峭。

周一清晨,冷空气里偶尔夹着几丝风,灰黄的草皮泛着单薄的绿意。

c大附中三个年级二十多个班总共一千多名学生,齐刷刷地站在操场上。

升旗仪式结束之后,照例是校领导的讲话时间。

首先是校长致辞,主题是“建设优良校风,争做时代青年”。

这是老生常谈的话题之一,下面并没有多少学生认真听演讲。

有交头接耳聊天的,有埋头背诵英文单词的,最后排还有嘻嘻哈哈小打小闹的。

黎晓站在人群里,她的个子在北方女孩中不显出挑,但模样是一等一的好。她昂着下巴,优越的脖颈线条使得她好似一只美丽的天鹅。

几个外班的学生窃窃私语着:“原来她就是黎晓啊……好漂亮。”

黎晓则神游天外,校长的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没几句往心里去。

这时,周围的噪音忽然消失了,有人小声提醒:“纪检委员来了。”

突来的寂静让黎晓回过神,只见几个戴着红袖章的男生从不远处健步走来,为首的便是季扶倾。

他们走到旗台下方,一字排开,果然没人敢开小差了——不得不说,纪检委员在学生群体中还是拥有一定的权威的。

黎晓哼了一声,不屑一顾。

校长演讲结束,操场上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她也跟着人群鼓掌。

本以为升旗仪式到此结束,谁知还有后续流程:“下面有请政教处王主任讲话。”

王主任踱步上台,手里拿着事先准备好的稿件,开门见山地说:“下面宣读几项处理决定。”

此话一出,人群一阵骚动,所有人都打起了精神——黎晓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意识到危机的。

不会吧不会吧?该不会要处理她吧?

分也扣了,检讨也写了,家长也请了,怎么还不放过她?

“高二(3)班陈子俊,晚自习期间潜入通用楼化学实验室,一次性盗取30次实验量的钠,引发男厕所爆炸,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经决议,处以留校察看处分。”

操场上瞬间哄堂大笑,黎晓身后的薛南枝笑得眼泪都冒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黎晓想笑,可是她笑不出来,她很怕下一个就念到她的名字。

王主任语气严肃:“笑什么?很好笑吗?安静!”

薛南枝憋了两秒钟,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对不起,真的好好笑。”

王主任继续念:“高二(8)班严起梁,信息技术课上攻入并锁定教师电脑,播放动画片《葫芦兄弟》。事后认错态度不佳,经决议,予以警告处分。”

操场上笑成一团,场面非常混乱。

黎晓:“……”

学校里到底都是些什么奇葩?说好的名校呢?

王主任又读了几个同学的名字,黎晓基本不认识,除了某个曾经想追求她的学长——上英语课和同桌打扑克牌被王主任抓了个正着,玩的还是小猫钓鱼这种弱智游戏。

原来他竟是这种人,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还好当初没答应他。

眼见着王主任的稿子要念完了,黎晓悬着的一颗心慢慢放了下来。

看来,相较于这些人,她犯的错只是毛毛雨而已。

一页纸读到底,王主任开始总结陈词:“不论强调多少次,总有个别同学蔑视校纪校规,不把纪律放在心里。不正校风,何来优良学风?希望在场的各位同学回去之后把新校规好好读一读,时常温习,引以为戒。”

黎晓想给王主任海豹式鼓掌,感谢天感谢地感谢阳光照耀着大地,感谢……

“哎,等等,”王主任忽然把纸翻了过来,“还漏了一个。”

“高一(6)班黎晓,”王主任念出这个名字的时候,黎晓的脑子“嗡”地响了一声,“触犯多条校规,予以通报批评处理。”

周围同学的目光瞬间聚集在她身上,有本班的也有外班的。她如芒在背,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居然有好几条?”

“她犯什么校规了?”

“该不会是谈恋爱吧?没听说呀。”

周围人指指点点地议论着,仿佛她是万恶不赦的罪人一样。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呢!

不就是“迟到、打耳洞、染发烫发、不戴校牌”么?能有上面那些奇葩情节严重吗?

薛南枝惊讶地问:“黎晓,你干什么了?”

黎晓低着头,哼唧一句:“没干什么。”

薛南枝不好意思追问,拍拍她的肩,让她节哀:“通报批评不是什么大事,很快就过去了。”

晨会散场,黎晓在憧憧人影中瞧见季扶倾。

他仍身姿挺拔地站在旗台下,头顶飘着红旗。他漠然睥睨着操场上退却的人潮,脸上不带有任何多余的情绪——好似这一切纷纷扰扰都与他无关。

黎晓默默捏紧拳头。

一切都是拜他所赐,就为了竞选个破学生会会长,害得她身败名裂万人唾弃沦为笑柄!

她才不要当季扶倾成功路上的垫脚石,要当就当他成功路上的绊脚石!!

季扶倾,你给我等着!!!

>>>

黎晓气得午饭时间都没去食堂,一人趴在课桌上郁闷,她这段时间都不想暴露在公共视野里。

太气了,她恨不得拿根麻绳吊死在季扶倾班级门口。

【黎晓:本人已死有事烧纸jpg】

【谈胤雪:我的晓乖乖,你怎么了?】

【黎晓:早上升旗仪式,被通报批评了,全校性社死。】

【谈胤雪:……】

【黎晓:你说我上辈子是掘了季扶倾家祖坟么?他凭什么这么针对我?写检讨请家长外加通报批评,我不要面子的啊?】

【谈胤雪:呃,这个事也不能全怪别人吧……】

【黎晓:嗯?你说什么?】

谈胤雪立刻撤回了上一条回复。

【谈胤雪:我是说,都是他的错!!!】

【黎晓:此仇不报非君子。】

【谈胤雪:你打算怎么报?】

【黎晓:有句话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人无完人,两百多条校规,我不信他一条都不会犯。】

【谈胤雪:你想去抓纪检委员违反校规?难度有点大啊。】

【黎晓:他要是不违反,我就帮他违反。】

【谈胤雪:你还想钓鱼执法?】

【黎晓:他要是行得正坐得端,还怕钓鱼执法吗?】

【谈胤雪:要我说,这事过去就得了。人很多时候跟金鱼一样,记性就七秒钟。等到明天,大家估计就把你这事忘记了。】

【黎晓:哪怕所有人都忘了,我也忘不了!这份耻辱,刻烟吸肺。】

【谈胤雪:你消消气,不要冲动,冲动是魔鬼。】

黎晓觉得谈胤雪说得有道理,不能冲动。

拉季扶倾下水这种事,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做到的。她一定要制定缜密的作战计划,确保万无一失。

等他哪天喜提“写检讨请家长通报批评”大礼包,就是她大仇得报之日。

黎晓花了一个中午研究《c大附中校规(新编)》,枯燥的条律看得她昏昏欲睡。

只可惜,她还没个头绪,新的麻烦就出现了。

今天刚好轮到黎晓值日,放学之后她要留下来打扫教室卫生。等教室收拾干净,学校里的人也走得差不多了。

她背上书包,出了教室,到了一楼,发现布告栏那里好像有新的文件,就绕过去看了一眼。

张贴的正是她的处理决定。

黎晓:“……”

她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看到了这个,她只知道自己丢人丢大了。

布告栏是实时更新的,要是有新的通知,旧的就会被换下来。按理说,并没有人监督。

她左右看了看,正想把这张通告偷偷撕下来,就瞧见拐角处走来两个人——是政教处王主任和季扶倾。

冤家路窄。

她假装没看见他俩,正欲开溜,谁知王主任叫住她:“那个谁,你站那儿干嘛呢?”

黎晓:“……”

真是倒霉他妈给倒霉开门——倒霉到家了。

王主任走了过来,教训道:“放学不回家,在校园里四处游荡,像话吗?”

黎晓垂着头,小声说:“我面壁思过呢。”

王主任这才注意到布告栏上的处理决定,他绕着黎晓走了一圈,打量着她,说:“面壁思过?那你头发怎么还是这个颜色?被通报批评还没长记性?”

黎晓:“最近没空去理发店。”

王主任却言之凿凿:“我看你是不想去。”

黎晓闻言,抬起眼睛,却撞上季扶倾无动于衷的眼神。

他就站在王主任旁边,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冷眼旁观她挨训。

王主任:“限你这周之内把头发染好。”

黎晓“哦”了一声,王主任又说:“季扶倾,你负责监督她。”

季扶倾显然没料到王主任会下这种命令,顿了一秒,这才应道:“……知道。”

交代完毕,王主任迈步离开,空阔的走廊里只剩下黎晓和季扶倾两个人。

她转身就要走,季扶倾一只手却突然撑在走廊的瓷砖上,正好挡住了她的去路——跟上次在学校门口拦她一模一样。

黎晓斜了他一眼,问:“你要干什么?”

季扶倾说:“去理发店把头发染了。”

“不巧,我今天没空。”黎晓当然不理他,她想推开他的胳膊,谁知他力气大得惊人,竟纹丝不动。

“你今天不去,明天也会找新的借口推脱。”季扶倾好像很了解她的脾性,“拖久了,对你对我都不好。”

黎晓从他这话里咂摸出些意思来。

也就是说,如果她在规定的时间内不把头发染回来,王主任到时候除了会骂她,兴许还会数落季扶倾一顿。

想到这里,黎晓得意地靠上瓷砖,说:“我偏不去,你能把我怎么样?该不会要打我吧?打人可是违纪的。”

目光带着几许玩味,活像一只诡计多端的狐狸。

季扶倾盯着她看了几秒钟,眼神如淬霜雪。

紧接着……

“哎哎哎,季扶倾你干什么?放开我!!你再这样我叫人了啊!!!”

>>>

街角理发店的霓虹在凉雾里散着氤氲的光亮,三色柱不知疲倦地旋转着招徕顾客。

工作日,生意冷清,门可罗雀。前台小妹一边用手机追着剧,一边和新来的学徒打情骂趣。

“呼啦——”

一阵冷风吹来,玻璃门被推开,来了一男一女——背着书包,穿着红白相间的校服,一看就是c大附中的学生。

男生不疾不徐地走过来,女生小步跟在他后头。

前台小妹连忙把剧暂停,只听那男生说:“帮她染个头发。”

前台小妹笑脸相迎:“您先到沙发上坐一会儿,我去帮您叫发型老师。”

说罢,又手忙脚乱地送来水果、饮料和最新的时尚杂志。

黎晓坐在皮质沙发上,和季扶倾隔开一个身位。

理发店的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染发药水的味道,吹风机的声音时不时呼呼作响。

既来之,则安之。

黎晓不慌不忙地吃着西瓜,还贴心地给季扶倾叉了一块。她眨了一下眼,一双桃花眼里像是有抽不尽的情丝。

纯中带欲,有种独特的风情。

他垂下视线,冷瞥着她,看她的眼神跟看电视里给纣王喂葡萄的妲己没两样。

不屑又淡漠。

这时,来了一个自称艺术总监的托尼老师,问:“你们俩,谁要染发?”

总监不愧是总监,挑染的红发看上去是比学徒五颜六色的发型更有高级感。

黎晓举了一下手,却忘记手里还有一块西瓜,模样很逗。

她不再理会季扶倾,把西瓜放回水晶托盘,跟着托尼老师去她的座位。

“这发色不是挺好看的么?奶茶栗棕,今年最流行的颜色。”托尼老师松开她的马尾,柔顺的发丝滑落至肩头,泛着绸缎一般的色泽。

“我也觉得挺好看的,可是……”黎晓看着镜子里季扶倾的身影,小声抱怨,“他不喜欢我染这个颜色。”

不知是刻意还是真情流露,她的语气里带着一点儿小女生的娇羞,听上去像极了甜蜜的抱怨。

托尼老师的眼神在两人之间游移片刻,立刻明白了——原来是小情侣啊。

黎晓垂眸敛睫,嗓音软软糯糯:“我们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啦……”

“我懂我懂。”托尼老师看破不说破。

此地无银三百两,谁不是从学生时代过来的?这点儿小心思瞒得住谁呀。

托尼老师为她梳着发,然后用尖尾梳挑起一缕发丝,说:“小美女,你这头发染了没多久吧?”

“寒假刚染的。”

“这还不到一个月吧?”托尼老师教育道,“头发不能经常烫染,损坏之后很难修复。你现在年轻还看不出来,等年纪再大一些,掉发脱发的毛病就全来了。”

“你看看那边……”他指了指不远处一个正在剪头发的中年妇女,故意压低音量,“上个月刚去医院做的植发手术,听说花了好几万呢。”

黎晓一听,陡然心惊。事关美貌,确实是一个非常严肃且沉重的话题。

她正想着该如何同季扶倾讲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托尼老师又说:“你也不用太担心。只要定期对头发和头皮进行护理,就能有效避免掉发和脱发。我们店就有这项服务,现在办卡有优惠,冲五千送六千,要不要考虑一下?”

黎晓:“……”

原来在这儿等着她呢。

她对托尼老师露出一个招牌微笑,说:“谢谢,暂时不需要。能让我先看看颜色么?”

托尼老师拿来一本色卡小册子,仍旧不死心地安利着理发店的护发养发套餐。

黎晓就当没听见,专心浏览着小册子。翻到某一页,她青葱似的食指在其中一个色卡上点了点,说:“就这个颜色吧。”

托尼老师俯下身一瞧,有些犹豫:“你确定?这个颜色……”

黎晓天真地问:“这个颜色不好看吗?”

托尼老师“啧”了一声,郑重其事道:“要不还是让他看一下吧。万一他还是不喜欢,你不是又得重新染吗?”

他指的是季扶倾。

黎晓看向镜子里的季扶倾,他在沙发坐了有一阵子了。

前台送来的时尚杂志原封不动地躺在茶几上,而他手边是一本摊开的英语听力练习册。

季扶倾低垂着头,耀眼的灯光从斜上方打下来,在挺拔的鼻梁一侧落下清晰可见的阴影。

他戴着无线耳机,指间夹了一支黑色水笔,看样子是在做听力——还真是勤奋好学。

黎晓嘴边漾开一丝笑意,说:“那你帮我去问问他。”

托尼老师得令,拿着小册子走过去,手指敲了敲茶几。

季扶倾摘下左侧的无线耳机,问:“什么事?”

“她想染这个颜色……”托尼老师指给他看。

季扶倾偏过头,扫了一眼。

不出所料,眉头拧了起来。

托尼老师可太懂男人了,他说:“这个发色叫亚麻茶青。好看是好看,就看你能不能接受……”

毕竟,希望女朋友把头发染成绿色的男生可不多见。

季扶倾的目光顺势移到黎晓身上。

她侧对他坐着,明晃晃的灯光照射下,她的皮肤白到近乎不真实。披散的长发遮住半边脸,依稀能瞧见精致的鼻尖。

这时,黎晓扭过头,冲他笑了一下。浅浅的酒窝浮现,眼睛里像是有一汪清悠悠的水在晃动。

她在捉弄他。

季扶倾把小册子合上,站起身,走过去。黎晓抬起眼睫,直勾勾地瞧着他。

他用异常寡淡的语气陈述道:“学校规定,学生不得将头发染成黑色以外的其他颜色,不得烫发,不得——”

黎晓打断他的话:“不得留奇异发型,违者扣三分。”

老天爷,拜他所赐,她都能把这条校规倒背如流了。

季扶倾冷嘲道:“你知道就好。”

黎晓含糊不清地哼了一句:“……无聊。”

托尼老师上前打圆场:“我刚刚就想说,学生不适合染这种颜色,还是自然一些的发色比较好。”

季扶倾说:“染成黑色就行。”

托尼老师:“黑色分好多种,你想要哪种?”

季扶倾:“好多种?”

托尼老师把小册子打开,指给季扶倾看:“你看,有黑茶色、黑蓝色、黑紫色、黑灰色……”

季扶倾:“……”

万万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五彩斑斓的黑。

季扶倾:“没有纯黑色吗?”

托尼老师:“有啊,但是现在染纯黑色的人很少。这个颜色太死板,显老气,染了之后看起来像老了十岁。你确定要让你的小女朋友染成纯黑色?”

话音未落,季扶倾眸光一沉,一字一顿道:“女朋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