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莲花翻车了 > 第17章 晋江文学城xvi
 
chapter xvi

季扶倾&30340;话里净是调侃&30340;意味, 黎晓皱了皱眉头,心想谁要去学校大门口看他执勤啊?

万一多看两眼,又被他抓到什么破绽扣了分, 岂不是得不偿失?

“季扶倾, 你……”黎晓一时语塞。

他似笑非笑地瞧着她,狭长&30340;眼睛里映着月光, 说:“我怎么了?”

黎晓控诉道:“是我看错你了。”

这是当初他对她说&30340;话, 她一字不差地奉还。

只不过,气鼓鼓&30340;声音听起来有些撒娇&30340;意思。

季扶倾闻言,眉梢轻抬, 说:“黎晓, 只准你开玩笑, 不准别人开玩笑。没这个道理。”

云淡风轻&30340;口吻,根本不在意她&30340;控诉。

两人面对面地站在艺术楼一层&30340;平台上, 一个抬头, 一个垂首, 就这么对视着。

今夜月色正好, 艺术楼前草木葱茏, 一树茂盛&30340;海棠轰轰烈烈地开着, 香气馥郁。

缱绻&30340;夜风卷起少女&30340;裙摆,宛如一朵在水中央摇曳&30340;白莲。

黎晓“哼”了一声,抬脚便往外走,却被季扶倾从身后一把拽住手腕。

她&30340;皮肤有些凉,纤细&30340;手腕被松松地握着。而他&30340;手掌温暖又干燥,她感觉自己&30340;血管里涌进了一股隐秘&30340;暗流。

季扶倾把她整个人往里面拉了一下, 随后将手收了回去, 抄进裤兜里。

他不冷不热地说:“你走路不看脚下吗?”

她低头一瞧, 果然好高&30340;一个悬空台阶。这要是一脚踏空,简直是夜半惊魂。

虽然不大情愿,但黎晓觉得她应该道一声谢。

她回过头,只见藏蓝&30340;夜空中,没有流云也没有星星,唯有一轮皎皎&30340;明月。晚风来袭,季扶倾&30340;身形显得格外清隽。

清风皓月,相与忘形。黎晓&30340;话噎在嗓子眼里,竟有些说不出口。

季扶倾径直往台阶下走,似乎没有与她同行&30340;意思。

黎晓&30340;脑袋瞬间清醒了不少,她深吸一口气,在内心告诫自己:“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又不是没见过帅哥,千万不要被他&30340;皮囊迷惑心智,她今天可是带着任务来&30340;。

黎晓想到自己还留了一手,便大声叫他:“你等等我。”

季扶倾没有回头,却放慢了脚步。她追了上去,跟他肩并肩地走着,然后说:“把你&30340;手给我。”

“你要做什么?”

“我有一样东西想送给你。”

“禁止向纪检委员行贿。”

“……”

黎晓直接把他&30340;手拽过来,在他手心放了一个黄色&30340;小盒子。

季扶倾看了一眼,盒子上画着一个大眼睛。他晃了晃,里面咣当咣当,猜不出是什么。他问:“这是什么?”

“小黄人盲盒,很可爱&30340;。运气好&30340;话,还能开出隐藏款。”

“我不要。”

黎晓不给他退回礼物&30340;机会,加快脚步一阵小跑,绕到他前面,跟他说:“这是上次&30340;回礼。”

“上次?”季扶倾显然不记得。

“你忘了吗?”黎晓倒退着走,跟他保持一致&30340;步调,“就是你帮我买香蕉。”

“我上次挑完香蕉,还没来得及付钱,就撞见了王主任。”她&30340;声音放低了,“后面&30340;事情……你是知道&30340;。”

“总之,谢谢你帮我买香蕉。”她笑得格外灿烂,“前几天我看见这个盲盒,就想起来这件事。小黄人最喜欢吃香蕉了。”

如果特地为男生挑选小礼物,不论他喜不喜欢,都会有所触动。作为回礼,他也没有拒绝&30340;理由。

果然,季扶倾沉默不语地往前走,像是在思考什么。片刻之后,他稍显犹豫地问:“你买香蕉没付钱?”

黎晓说:“没有啊。”

季扶倾神色微动,唇瓣抿了一下,这才说:“我也没付钱。”

黎晓&30340;眼睛睁得圆圆&30340;,惊讶地说:“你偷香蕉?”

他停下脚步,语气严肃:“我以为你付过钱了。”

黎晓后知后觉,发现自己竟抓到了季扶倾&30340;小把柄,整个人都得意忘形了起来:“反正香蕉是你拿走&30340;,我要去告诉王主任。”

她狡黠&30340;小表情落在季扶倾&30340;眼底,他却并不把她&30340;话放在心上:“我拿香蕉,你买烟,你猜王主任知道了,会先找谁&30340;麻烦?”

黎晓脸上&30340;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30340;是不满地抱怨:“你答应过我不告诉王主任这件事&30340;。”

季扶倾淡定道:“是吗?”

黎晓急了:“是真&30340;。”

季扶倾决定好好和她捋一捋其中&30340;逻辑,胡搅蛮缠也不能这样。

“跟老板说要买香蕉&30340;人是你,老板最后见到&30340;人也是你,吃香蕉&30340;人还是你。人证物证俱在,如果老板报警,警察第一个抓&30340;人就是你。”

黎晓:“……”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她竟无法反驳。

“当然,”季扶倾话锋一转,“几根香蕉应该够不上立案标准。你今晚可以关上灯,睡个好觉。”

黎晓&30340;脸涨得有些红,不是害羞,是被他这番话给气到了。

你要说他是戏弄她,可他说得很认真。你要说他是教育她,话里却满是揶揄。

“季扶倾,”黎晓恼羞成怒,“你怎么这么讨厌?”

她一跺脚,跑远了——她今天穿着雪白&30340;裙子,看起来更像一只兔子了。

季扶倾似是无奈地扯了一下嘴角,然后低下头,看着手心&30340;小黄人盲盒。

这个小玩意儿,她是不是忘记拿走了?

>>>

周五晚上,街道川流不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c大附中这一带是北城&30340;核心商业地段之一,周边设施齐全。商场、影城、剧院、大学城、写字楼……应有尽有。

来此处逛街约会&30340;年轻情侣不少,手挽手,肩靠肩,姿态甚是亲密。

黎晓背着包,无视周遭&30340;喧闹,往家&30340;方向走。走到半路,突然想起她刚刚应该把小黄人盲盒带走&30340;。

季扶倾又没帮她付钱,她凭什么要给他回礼呢?更何况,他说&30340;那些话……能把活人气死,把死人气活。

黎晓气得踢了一脚街边路灯&30340;柱子,谁知这柱子硬得很,撞得她脚好痛。

“啊!”她惨叫一声,惹来几个行人侧目。她赶忙收声,装作无事发生。

真倒霉,连个路灯都欺负她。

待无人注意,她把这根柱子想象成是季扶倾,又补了两脚。

“让你欺负我,让你欺负我……”心里骂了两句,总算是痛快了一些。

这时,谈胤雪发了消息过来。

【谈胤雪:我遛狗回来啦~今晚进展如何?晓音乐家。】

【黎晓:别提了,事业爱情都不顺心。】

【谈胤雪:怎么回事?】

黎晓把今晚发生&30340;事情大致复述了一遍,突出强调季扶倾这人是一块朽木,难撩也。

【谈胤雪:我觉得情况比我想象得好很多啊。你看,整个交响乐团都没人发现你是进去滥竽充数&30340;。我本来以为你会被叉出音乐教室&30340;。】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那她倒&30340;确是成功了。

【黎晓:可是我&30340;撩汉计划失败了,还赔了一个小黄人进去。】

【谈胤雪: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媳妇抓不住流氓。只是一个小黄人而已,总比你亲自上阵强吧。】

【黎晓:什么意思?什么叫亲自上阵?】

【谈胤雪:就是你理解&30340;那个意思咯[微笑]】

黎晓想象了一番,顿时觉得头皮发麻,呼吸困难。她低着头,一边走路一边在手机上打字。

【黎晓:别闹,我可是有底线&30340;人。】

【谈胤雪:看出来了[微笑]】

【谈胤雪:所以下一步&30340;计划是什么?】

【黎晓:继续攻略。】

开弓没有回头箭,就季扶倾今晚这“恶劣”&30340;态度,不把他拉下马她就不姓黎。

【谈胤雪:加油!】

【黎晓:[奋斗][奋斗][奋斗]】

黎晓收起手机,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前方是红灯,行人需等待。

刚刚光顾着聊天,她顺着路一直走,竟然走过了。

霓虹漫天&30340;街道,五光十色&30340;灯牌,摩肩接踵&30340;人潮。

她像一只迷了路&30340;海鸥,一时找不到自己&30340;方向。

>>>

季扶倾一进家门,就听见客厅&30340;电视在播送最新&30340;晚间国际新闻:“本台驻以色列记者报道,当地时间下午三点,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在加沙地带爆发新一轮冲突,此次冲突造成……”

看都不用看,他条件反射般地叫了一声“爸”。

季建群卧在沙发里,捧着一本红色封皮&30340;杂志,国际新闻似乎只是充当背景音。

他身边坐着&30340;是季扶倾&30340;妈妈,姜沛玲。她穿了一条优雅&30340;黑裙,非居家休闲&30340;款式,不知道&30340;还以为这是在公共场合。

她正在一颗一颗地剥龙眼,面前&30340;托盘里已有了不少,果肉饱满晶莹。

“怎么到现在才回来?都快十点了。你妈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浑厚&30340;男声,威严而有力。

“今晚交响乐团有排练,不方便。”季扶倾换了拖鞋,若无其事地说,“五四献礼,领导要看&30340;。”

季建群推了一下方框眼镜,并没有看儿子,而是翻了一页杂志,用一贯冷硬&30340;语气说:“又要忙学习,又要管理学生会。你&30340;精力有限,社团该退就退了,不要分心。”

季扶倾“嗯”了一声,说:“知道。”

“晚饭吃了没有?要不要让阿姨给你下碗面?”姜沛玲问。

“在学校吃过了,”季扶倾说,“没什么事,我先回房间了。”

他抬脚往卧室方向走,忽然被叫住:“等等。”

姜沛玲找了一张纸巾擦手,不疾不徐地说:“新送来&30340;龙眼,已经给你剥好了。”

季扶倾折回来,端起那盘龙眼,回房间了。

门关上,总算隔绝了国际新闻&30340;播报声。他开了灯,把龙眼放到桌上,取下书包,准备换衣服。

一摸裤兜,掏出两样东西。

纪检委员&30340;红袖章和小黄人盲盒。

莫名有些讽刺。

季扶倾拉开椅子,坐下来,在灯光下把玩着这个小黄人盲盒。

看起来是很普通&30340;包装,在街边随便一个盲盒机器都能买到。盒子侧面印了六款图样,外加一个隐藏款。

对于喜爱收集盲盒&30340;人来说,这些充满未知&30340;小盒子有着致命&30340;诱惑力。

黎晓说,这是送给他&30340;东西。

他知道这不是属于他&30340;东西,应该找个机会还给她。

但,有些东西,即使不是属于自己&30340;,也会想打开看一看,不是么?

比如,这个盲盒。

季扶倾从笔筒里拿了一把美工刀,将盒子&30340;封条裁开,里面是一个头戴花环、弹着尤克里里&30340;小黄人。

他把小黄人摆到书架上,这小玩意儿在深奥&30340;书本旁显得尤为格格不入。

不知为何,一想到今天黎晓敲三角铁&30340;傻样,季扶倾&30340;嘴角忽地泛起一丝笑意。 ,请牢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