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莲花翻车了 > 第18章 晋江文学城xvii
 
chapter xvii

时间迈入四月, 气温逐渐回升,又到了换季&30340;时节。

周末,黎晓在家收拾衣柜。

床上堆着小山似&30340;衣物, 各种颜色、各种款式……她&30340;衣服出奇&30340;多, 有些买来只被她宠幸一次便打入冷宫。

【黎晓:[图片][图片][图片]】

【黎晓:收拾半天,累死我了。】

【谈胤雪:这么多衣服?不知道还以为你家是搞服装批发&30340;。】

【黎晓:有什么用?没有一件能穿&30340;!】

【谈胤雪:这些衣服不都挺好&30340;吗?怎么就不能穿了?】

【黎晓:去年穿过&30340;今年还能穿吗?我要买新衣服。】

【谈胤雪:你们学校平时不要求穿校服吗?穿校服&30340;话就没必要买新衣服了吧。】

【黎晓:要求穿, 但这不影响我买衣服。】

【谈胤雪:……你开心就好。】

提到校服, 黎晓突然想起一件事。

去年她转学到c大附中时,领了好多套校服,光是基本常服就有冬装、春秋装和夏装, 她至今还没穿过夏装。

她从衣柜最底层&30340;抽屉里把夏装校服找出来, 撕掉透明包装袋, 抖开衣服——居然是一套水手服。

短袖白衬衫配红色齐膝短裙,领子上&30340;两条平行襟线也是红色, 三角巾在前面打了一个蝴蝶结。

布料有一种崭新&30340;味道, 黎晓打算先试穿, 再让张阿姨清洗。

水手服先套上头, 胳膊伸进来, 衣摆扯开, 再换上裙子,最后把头发从领口处撩开,柔顺&30340;发丝从肩膀滑落。

黎晓端详着镜子,这套校服比其他季节&30340;校服好看多了,整个人一下子变得青春靓丽了起来。

唯一美中不足&30340;是,她嫌弃地扯了扯裙子下摆。

是不是有点儿太长了?

>>>

又是新&30340;一周。

星期一早晨, 黎晓背着书包去上学, 书包里装着&30340;是昨晚抄到11点终于抄完&30340;家庭作业。

她一直很不能理解一件事, 周末本该是用来放松&30340;,老师却偏偏要给学生布置家庭作业。

非得让你玩&30340;时候不能尽兴玩、写作业&30340;时候又没法安心写作业,老师就达成了他们不可告人&30340;目&30340;。

当然,不论是不是周末,黎晓对待家庭作业&30340;态度都很敷衍。

在这点上,她是始终如一、一视同仁&30340;。

离校门口还有一段路,黎晓远远就看见季扶倾在执勤。

她看了一眼时间,现在刚七点一刻,距离早读课开始还有一段时间。这会儿只有零星几个学生往校内走,可他像是已经执勤了很久。

黎晓在记忆中搜索,发现不论她到校早或晚,季扶倾都在。

他是纪检部部长,别&30340;纪检委员可以轮班,而他几乎天天都在。

纪检委员平时究竟几点上岗?七点?六点半?

早上不会起不来吗?睡眠时间会不会不足啊?每周上岗五天不累吗?

……

一堆奇奇怪怪&30340;问题在黎晓脑海中飘过,她猛然惊醒,这些关她什么事?

黎晓迈着轻快&30340;步伐走进校门。

季扶倾站在一块形似肯德基吮指原味鸡&30340;石碑旁边,修长&30340;指尖握住一支笔,在《值日日志》上写着什么东西——不知又是哪个倒霉蛋光荣上榜。

他低着头,神情很专注,眼睫自然下垂,投下一小片淡淡&30340;阴影。白球鞋上有一个大大&30340;红钩,和干净如新&30340;校服很搭。

黎晓调整表情,落落大方地走上前去,跟季扶倾打招呼:“嗨~早上好!好巧哦,我们又见面啦!”

这招呼打得有些矫情,生疏得像是在排练什么偶像剧剧本。

季扶倾光听声音便知来人是谁,他&30340;眼皮抬都没抬,视线一直落在《值日日志》上,不温不火地说了一句:“你来做什么?”

“不是你让我来学校大门口见你&30340;么?”黎晓笑眯眯地说,“所以我就来找你啦。”

季扶倾:“……”

最后一笔写完,他将《值日日志》合上,准备把黎晓这个小麻烦打发走。

谁知刚一抬眼,下一秒,他&30340;眉头就皱了起来。

黎晓今天穿&30340;是夏季校服,纤瘦&30340;腰肢在宽松&30340;上衣下摆间若隐若现,红色短裙下是一双羚羊般&30340;腿。

黑色长筒袜向上延伸至大腿,袜沿和裙摆之间露出一截腿肉,白得扎眼。

“你怎么穿成这样?”季扶倾&30340;语气里多了几分不悦。

“我穿&30340;是校服啊,有哪里不对吗?”黎晓明知故问。

季扶倾无言,她把校服穿得很不对味,他一时说不出。

这时,旁边路过一个短发女生,个子和黎晓差不多高。

她今天也穿了夏季校服,水手服上衣下摆塞进裙子里,裙子长度及膝——规规矩矩&30340;模样一看就是老老实实来上学&30340;。

相比之下,黎晓像是从日漫里走出来&30340;美少女。她&30340;这身打扮,与其说是来学校上课,不如说是去漫展参加jk走秀。

很明显,校服上衣和裙子都被改短了。

“你把校服改了?”

“原来&30340;不太合身。”黎晓说,“少拿校规堵我,校规里又没说不让私自改校服。”

季扶倾瞥她一眼,道:“校规里有对仪容仪表&30340;规定。”

他正要将相关校规复述一遍,黎晓却抢先一步说:“穿衣应整洁得体,不得敞胸露怀,不得穿拖鞋到校。”

“你看,我哪里不符合了?”黎晓在他面前转了一个圈,裙摆像一朵盛开&30340;花。

“又整洁,又得体……”黎晓蹦了一步,跳到他身边,“还很好看,不是么?”

那裙子本就短了一截,飘起来之后,季扶倾看见她大腿上绑了一圈黑色&30340;袜带。

袜带箍住雪白&30340;大腿,与黑色长筒袜相连接。袜子勾勒出小腿&30340;轮廓,紧实、细削。

季扶倾立刻移开目光,太阳穴青筋一跳一跳,指尖&30340;笔在不经意间被攥紧。

“黎晓。”他叫她&30340;名字。

“嗯?”黎晓像一只无知无畏&30340;小动物,等待他发言。

“你再不走,王主任马上来了。”他&30340;口吻听上去有些冷漠。

对黎晓来说,这是一个如雷贯耳&30340;名字。

她在季扶倾&30340;雷池边反复横跳,就是吃准了他没理由扣她&30340;分。

在她眼里,他这个人最爱一板一眼地念校规,要是校规里没这条,他准拿她没辙儿。

可要是换成王主任,那就由不得她了。

让扣分就扣分,让写检讨就写检讨,难不成还要挑日子?

黎晓&30340;态度立刻收敛了。

好你个季扶倾,居然搬王主任出来压人,狐假虎威!

她正欲离开,忽然想起什么,又折回来,问:“季扶倾,你今天放学以后会去音乐教室练钢琴吗?”

他面无表情地答:“不知道。”

黎晓:“……”

就知道会这样,好在这点儿小困难难不倒她。

“不管你去不去,”黎晓说,“我都在音乐教室等你。”

她冲季扶倾摆了摆手,他垂眸看她,她立刻用食指和拇指对他比了一个小爱心&30340;手势,然后转身跑掉。

季扶倾右手握着笔,食指和拇指轻轻搓了一下。

指尖有点儿热。

>>>

好不容易上完一天&30340;课,黎晓还得留下来打扫教室卫生。

周一是她值日,值日小组有四个人,共同负责教室和走廊卫生。

黎晓在走廊擦着窗户,薛南枝也留了下来,她要负责班级最新一期&30340;黑板报。

她指挥值日生用湿抹布将班级后黑板擦得干干净净,然后拿着事先勾画好&30340;图纸,爬上拼好&30340;课桌,开始作画。

黎晓隔着窗户看薛南枝画画,寥寥几笔便勾勒出大致形状。

她用粉笔填着色,手法很有技巧。没几分钟,一朵栩栩如生&30340;荷花便呈现了出来。

不得不承认,黎晓有时候挺羡慕薛南枝&30340;。

她长得普普通通,却多才多艺,这些技能为她赋予了很多魅力。

薛南枝不是大富大贵&30340;家庭,但胜在家庭氛围开朗,她&30340;父母很尊重且支持她&30340;兴趣爱好。

反观自己,无任何才艺傍身,打个三角铁都闹笑话。

好在黎晓周末恶补了一通三角铁&30340;资料和教程,虽未达到陶冶情操&30340;高度,但也算是打得有模有样了。

她本意只是想找个机会接近季扶倾,却不知为何迫使自己学习了一项莫名其妙&30340;技能。

想要靠近一个优秀&30340;人,是不是必须如此呢?

黎晓将洒扫工具放回卫生角,问薛南枝:“你今天晚上去音乐教室练小提琴吗?”

薛南枝专心致志地画着画,说:“我不去,黑板报还没画完呢。”

黎晓:“那我自己过去了。”

薛南枝扭头看她一眼,说了一句和季扶倾一模一样&30340;话:“练三角铁不需要特地去音乐教室。”

黎晓:“……”

黎晓出言挽尊:“去音乐教室比较有氛围。”

薛南枝“哦”了一声,说:“那你过去吧,等会儿我走&30340;时候会锁门&30340;。”

黎晓收拾好东西,往艺术楼&30340;方向出发。

不知道季扶倾会不会去练钢琴?

一路上,熏风阵阵,道路旁&30340;八重樱灿若晚霞。

春天,真是一个美丽&30340;季节。

进了艺术楼,黎晓一步一步往二楼走,渐渐听到各色乐器吹拉弹奏&30340;声音。

激昂&30340;小提琴声、悠扬&30340;长笛声……还有琅琅&30340;钢琴声。

钢琴?

季扶倾来了吗?

黎晓心底一瞬间多了一丝喜悦。

薛南枝跟她说过,季扶倾平时比较忙,不常来音乐教室练琴。

钢琴本就是交响乐团中相对独立&30340;一部分,自己在家练习即可。

今天早上季扶倾还跟她说,不知道会不会来。

黎晓原本是不抱什么希望&30340;,可他却来了。

是为了谁呢? ,请牢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