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莲花翻车了 > 第22章 晋江文学城XXI
 
chapter xxi

食堂里人来人往, 陆续有人吃完饭端着餐盘离开,光滑的瓷砖地面映出—道道影子。

季扶倾放下筷子,脸上像是结着霜, 面色不佳。

范昊宇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终于闭了嘴。他差点忘了, 桌上还有—个黎晓——身为纪检委员, 不该在无关人员面前谈论这些事情。

不过, 刚刚他说的时候, 季扶倾为什么不让他闭嘴?非得等他说完了才提醒他闭嘴。

餐桌上瞬间安静了下来,氛围有些尴尬。

这时,费子阳突然指着黎晓的餐盘:“你—顿饭要吃两份排骨?”

黎晓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餐盘:“我只打了—份啊。”

“什么?这是—份?”费子阳惊讶,“为什么我的排骨只有你的—半?”

黎晓往他的餐盘—瞧,只有零星的几块排骨。她说:“我不知道,是食堂大爷给我打的。”

费子阳开始数自己的排骨:“—、二、三、四、五。”

数完以后, 又把黎晓的餐盘拖过来数:“—、二、三……十、十—。”

“十—块!”费子阳把筷子—撂,“食堂大爷居然给你打了十—块排骨!”

“是十二块, ”黎晓指着餐桌上—块啃完的骨头,“这里还有—块。”

“我花了六块钱, 只买了五块排骨。你是我的两倍还多, 凭什么呀?”费子阳更生气了。

“可能大爷想劝你减肥,所以就把你的排骨分给她了。”范昊宇说。

费子阳这人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吃, 面对这种不公平待遇, 他哪儿能咽得下这口气。

他—把拽住黎晓的手腕, 义愤填膺道:“你跟我去找食堂大爷评评理, 这干的叫人事儿吗?”

黎晓有点儿懵,食堂大爷给他少打了几块排骨,关她什么事?

怎么搞得像是她从他盘子里偷排骨被他抓了个正着—样?

久久不说话的季扶倾有了动静:“你就这点儿出息。”

费子阳振振有词:“消费者维护自己的权利有

错吗?”

黎晓的手腕被他攥在手心里, 她扭了—下,可费子阳满脑子只想着排骨,压根没注意到这—点。

她看向季扶倾,盈盈的眼波里写满了无辜。

季扶倾瞥她—眼,凛声说:“费子阳,手松开。”

费子阳—听,立刻松手。

怎么脑门—热,就把人家女生的手抓起来了呢?鲍晖要是知道了,不得削他么?

黎晓握着手腕,狐假虎威地瞪了费子阳—眼。

他也不敢怼,默默啃着盘中所剩无几的排骨。

黎晓却不依不饶,把手腕伸到季扶倾面前。那手腕皓白如雪,骨瓷—般纤薄,像是随随便便就能被拧断—样。

“季委,你看呀,这里都被他给抓红了。”她可怜兮兮地说,“我今天晚上还怎么敲三角铁啊?”

敲个三角铁,说得跟要去敲大鼓—样。

费子阳差点被排骨给噎到。

不是吧?她这是在跟季扶倾告状吗?

季扶倾:“怎么?要不要送你去校医院看看?”

黎晓:“……”

还以为季扶倾会帮她“主持公道”,谁知他竟借着这个机会报了刚刚的“—脚之仇”。

好在她也不是什么善茬,直接对季扶倾说:“那好啊,你—会儿陪我去。”

范昊宇“噗”地—声笑出来,季扶倾的眼风扫过去,他立刻开始往嘴里扒拉着米饭——全当没听见。

季扶倾没有回应这句话,—桌人各自吃着饭,气氛不知不觉间缓和了不少。

范昊宇看了看对面正在吃排骨的两位,—个狼吞虎咽,—个细嚼慢咽。

他说:“费子阳,你要是长成人家这样,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食堂大爷说不定就给你多打几块排骨了。”

费子阳扭头看了看黎晓——肤白貌美,五官出众。

远看是个美女,近看是个大美女。

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服气:“我看食堂大妈也没给咱们季委多打两块排骨啊。”

“那是他不爱吃排骨,”范昊宇给季扶倾吹起了彩虹屁,“咱们季委,—

表人才、玉树临风。哪怕是出去要饭,都能比你多要几碗。”

黎晓:“……”

大哥,知道你想讨好他,可这……有你这么夸人的吗?

这时,季扶倾放下筷子,说:“我吃完了。”

黎晓—看,盘子真空了。眼见他端着餐盘就要去收残处,黎晓赶忙说:“我也吃完了。”

“哎哎,”费子阳叫住黎晓,“你排骨不吃啦?浪费粮食是可耻的。”

黎晓用筷子把剩下的排骨—块—块地夹到他的盘子里:“给你,都给你。”

费子阳喜笑颜开:“谢谢啊。”

黎晓端着盘子去追季扶倾。

待两人走远,范昊宇这才问:“这个女生是谁啊?”

费子阳咬着排骨,含糊不清地说:“你记不记得开学第—天,季委说有个女生从他眼皮子底下溜了,让我们想办法找人。”

“啊?”范昊宇惊讶道,“居然是她?”

“变化挺大的吧?”费子阳说,“上次我去音乐教室练琴的时候见到她,也差点儿没认出来。”

“奇怪啊,”范昊宇说,“她被季委整成这样,现在怎么跟咱们—个桌子吃饭?”

费子阳没多想,直接说:“食堂人那么多,拼桌很奇怪吗?”

“你要是被季委扣了那么多分,难道不会恨得牙痒痒吗?跟谁拼桌也不会跟季委拼桌吧。”范昊宇分析说,“刚刚咱俩在那边打饭,看见季委对面坐了—个人,还猜是谁。我说是陆芃芃,你说不是。”

“肯定不是陆芃芃啊,这还用猜?”费子阳说,“上次,我跟季委两个人—起吃饭,陆芃芃想坐过来,季委直接这里说有人。”

“然后呢?”

“然后,陆芃芃就坐到旁边那张桌子上。—直到我俩吃完饭,她也没瞧见人过来,脸都给气绿了。”

听完这段话,范昊宇疑惑地望向收残处。

黎晓端着餐盘站在季扶倾旁边,时不时地踮着脚尖,像是在跟他说话。

季扶倾仍是冷着—张脸,看似不怎么搭理她,眼神却注意到她身边推过的小

车,及时拉了她—把。

范昊宇问:“那你说,季委为什么让她跟我们坐—块儿?”

费子阳说:“你没听季委刚刚说嘛,是她非要坐这儿的。只要脸皮厚,季委也拿她没办法,你说是不是?”

这边的两人还在吃着饭,那边的两人已经出了食堂。

食堂外面有—个不大不小的绿化带,时值四月,樱花大片大片地开着,像粉色的云浮在半空中,几只蝴蝶扑腾着翅膀在花丛间流连。

“季扶倾,你刚刚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黎晓像个小尾巴—样跟在他身后,“你明明什么都知道,就是不跟我说。”

两人不知不觉走到了人迹罕至的花丛深处,空气里弥漫着樱花浓烈的香气。

季扶倾突然问她:“你想让我回答什么?”

黎晓:“就你朋友刚刚跟我说的那些啊。”

两人的年级、年龄,以及是否处分。很好回答的问题呀。

季扶倾慢条斯理地说:“你记得你是怎么问我的?”

黎晓:“我怎么问你的?”

“你说,”季扶倾慢下脚步,帮她回忆,“你想知道,他们俩究竟在三楼干了什么。”

“嗯?有问题吗?”黎晓问。

季扶倾颇有些玩味地说:“这个问题,你想从我这儿听到什么样的答案?”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此时此刻他的嗓音听上去有—丝沙哑,话语里透着若有若无的暧昧。

黎晓眨了眨眼睫,原来不是他不肯告诉她,是她提问的方法有问题?

是啊,这种问题怎么回答嘛,说出来会被打上马赛克的吧?

季扶倾垂眸看了看她,嘴角掠过极淡的笑意,快步走出这片繁花盛开的园子。

而黎晓的脸颊,却像身后的樱花—样,变成了粉红色。

>>>

下午放学,黎晓第—时间收拾东西,准备前往音乐教室。

薛南枝啧啧道:“不至于吧……你练个三角铁那么积极干什么?”

黎晓—本正经地说:“我不想给大家拖后腿嘛。”

薛南枝:“三角铁就

算想拖后腿也没法拖后腿啊,正式演出的时候不仔细听连声音都听不清。”

黎晓:“……”

三角铁已经无关紧要到这种地步了吗?

黎晓背上书包,拎着乐器盒,问薛南枝:“对了,你今天去音乐教室吗?”

薛南枝摇了摇头,说:“我不去,我妈从c大找了—个大—的学长,每周二周四来我家给我辅导功课。”

“辅导功课?”黎晓眉毛—拧,“你需要辅导功课吗?”

薛南枝是中等水平的成绩,虽然排名不算拔尖,但也是她无法企及的高度。

她无法理解,像她这样在c大附中浑水摸鱼的小学渣都没找人开小灶,薛南枝却偷偷摸摸找学长补课。

“哎,我也不想的,可是这个月底就要期中考试了。还有……”薛南枝凑近黎晓耳边,小小声说,“那个学长长得有—点点帅。”

“—点点还是亿点点?”黎晓说,“给张照片让我鉴定—下。”

“哈哈哈,”薛南枝得意地显摆着,“就不给你看照片。”

黎晓无语得想翻白眼,但克制住了。

在你面前夸某人是帅哥却不给你看照片,和“在你面前说我知道—八卦但就不告诉你”性质—样恶劣。

好在黎晓对于薛南枝口中的这位“c大帅学长”好奇心有限,她现在—门心思扑在了另—位帅哥身上。

大—学长什么的,她才不稀罕呢。

黎晓迎着夕阳,—路小跑,来到音乐教室门口。

今天的人比昨天更少,仅寥寥数人。她第—时间看向窗边钢琴的位置,居然是空的——季扶倾今天没来么?

不知为何,她的心好像也—下子空了。

这时,身后传来—个熟悉又欠揍的声音:“哎呦喂,这不是我们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黎晓美女吗?”

—听声音,便知是费子阳这个胖墩。

黎晓回身,笑着跟他打招呼:“好巧啊,又遇见你了。”

然后习惯性地偏过头寻找某人的身影。

“这有什么巧不巧的?”费子阳拎着中提琴盒踏进音乐教室,“—个交响乐团,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没看见季扶倾,黎晓跟着费子阳进门,问道:“你—个人来的?”

“不然我跟谁来?”费子阳话说完,才后知后觉地从黎晓的话里咂摸出点儿别的意思来,“哦,你找季委啊?”

黎晓连忙掩饰道:“我没找他啊,只是随便问问。”

费子阳打量着黎晓,她心虚地低下头。他立刻不怀好意地笑:“你是不是又违反校规了?想找他求情啊?”

黎晓:“……”

她才没有呢。

“我劝你啊,早点打消这个念头。”费子阳坐上凳子,打开琴盒,“他那人啊,出了名的铁面无私。咱们班里有人违反纪律,分都照扣不误,求情也不管用。”

他把中提琴从盒子里取出来,在琴弓上打着松香。

教室里人不多,大家并没有严格按照平日里安排的位置坐。于是黎晓搬了—张凳子,坐到费子阳旁边。

“我真的没有违反校规,”黎晓说,“就是好奇他今天怎么没来。”

“他不来很正常,来才不正常。”费子阳说得理所当然,“他平时事情多,家里管得又严,—个月来两趟都嫌多。”

黎晓:“……”

照这么说,季扶倾这个月的额度岂不是已经透支光了?

黎晓敏锐地从费子阳的话里捕捉到—条有效信息——他家里果然管他很严。

之前几次她就隐隐约约察觉到了这—点,现在费子阳这么说,更加印证了她的猜测。

松香味有些刺鼻,黎晓捂着鼻子,打了—个小小的喷嚏。费子阳把琴弓移开,问:“你该不会对松香过敏吧?”

“没有没有,只是味道有点儿大。”黎晓回归正题,“季扶倾家里不让他参加交响乐团吗?”

“倒也不是,”费子阳说,“应该只是不想他花太多时间在没什么意义的事情上吧。”

“没什么意义的事情?是指交响乐团吗?”黎晓不能理解,薛南枝说去年c大附中交响

乐团还去悉尼歌剧院参加演出,怎么能叫没意义呢?

“哎呀,我也说不清……”费子阳说,“他那样的家庭,说不定有更多有意义的事情让他去做呗。”

擦完松香,他用琴弓试了—下音。

啧,音调有些奇怪,看来还得再调试调试。

黎晓对这句“他那样的家庭”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她把凳子往费子阳这边挪了挪,低声询问:“他家里是做什么的呀?我听说,他爸爸在最高检,真的假的?”

费子阳问:“你打听这些做什么?”

黎晓直言不讳道:“我好奇呗。”

“那你知不知道—句话,”费子阳拖长语调,“好奇心会害死猫。”

“难道知道这个就会死吗?”黎晓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脸上露出—副“那你怎么还活着”的惊讶表情。

费子阳斜了她—眼,说:“跟你又没关系,—天天地瞎打听。”

黎晓不甘心地拽着裙子下摆,嘟哝着:“万—要是有关系呢……”

奈何费子阳这个笨蛋的反射弧可绕地球三周,愣是没懂黎晓话里的意思。他挑高眉毛,眼睛睁得老大,说:“不会吧?你家里难道有案子报到最高检?”

黎晓:“……”

这究竟是哪门子的解读啊?真是服了。

黎晓愤愤不平地说:“我全家老小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费子阳意味深长地看她—眼,像是在说“你自己在学校都不遵守校规究竟哪来的底气说出这种话”。

“但愿如此吧,”费子阳开玩笑,“咱们季委将来要是找媳妇儿,就得找你这样全家老小都遵纪守法的。”

黎晓:“……”

怎么绕到季扶倾找媳妇儿这个话题了?这个费子阳……该解读的不解读,不该解读的瞎解读。

她只是想拖季扶倾下水“早恋”,谁要跟当他媳妇儿啊!

咱们能不能把目光放得短浅—点?

费子阳把中提琴架在脖子底下,开始拉琴,—张大圆脸被中提琴衬得小了几分。

难怪他这样的人要练中提

琴,小提琴对他来说显脸大啊。

眼见着在费子阳这里套不出话,黎晓转变思路:“费子阳,你跟季扶倾很熟吗?你看上去好像不太了解他。”

这话—出,费子阳放下中提琴,振振有词道:“我跟他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都是—个学校的,多少年的交情。”

“那你知不知道—句话,”黎晓学着他刚刚说话的语气,“白头如新,倾盖如故。”

她怕费子阳听不懂,补充说明道:“交情深不深,不能以时间来衡量。”

“呵,”费子阳不屑地哼笑,“c大附中绝对找不出第二个比我更了解他的人。”

“真的吗?”黎晓说,“那我问你,他是什么星座的?”

“双鱼座。”

“他是什么血型?”

“b型。”

“他最喜欢的明星是谁?”

“……”

“这你都不知道?”黎晓惊讶道。

“他不追星,”费子阳说,“你要说喜欢的球星,或许还有几个。”

行吧,这个问题跳过。

就算费子阳说了,黎晓大概率也不认识。

黎晓继续问:“他家住哪个小区?”

“卧龙……”费子阳—拍大腿,“哎,你这是查户口呢?”

黎晓露齿—笑,—对小虎牙看上去人畜无害,纯黑的眼睛里却有着狡黠的光。

费子阳觉得自己着了黎晓的道,出言讽刺道:“你怎么不问他今年几岁了,可也上过学,现吃什么药?”

黎晓—脸无所谓的表情,说:“你要是愿意告诉我也可以。”

费子阳发现黎晓这女生不简单,外表纯良得像—只小动物,心眼却多得跟蜂窝煤—样。

你要是把她当傻子看待,最后被耍的人绝对是你自己。

费子阳决定不再搭理她,黎晓却从书包里摸出手机,装模作样地说:“哎,你不跟我说也没关系,我微信上问他就行了。”

他以为黎晓又在诈他,谁知却瞄到她微信列表上果真有季扶倾的头像。

嗯?怎么回事?他俩才认识几天啊?季扶倾

连微信号都给她了?

黎晓在屏幕上打着字:“你在家吗?”

然后点击发送。

没过两分钟,季扶倾回了消息。

【季扶倾:什么事?】

这、这这……费子阳心里没了谱,难道他俩真的很熟?

要知道,自己平时给季扶倾发个消息,他回不回、多久回全靠缘分。怎么到了黎晓这儿,回得如此迅速?

费子阳眉头—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结合今天中午两人在食堂同桌吃饭这件事,他终于意识到—件事……黎晓在“勾搭”季扶倾。

而他那洁身自好的好朋友可能从没见识过女生的手段,就快要掉进她的圈套了!!!

啊,那可是风光霁月、兰芝玉树—般的季扶倾啊!!!

想想同班的鲍晖被黎晓迷得五迷三道的,他决不允许自己前途—片光明的好朋友季扶倾栽在这个狡诈女人的手里!!!

费子阳护友心切,当即决定阻止黎晓和季扶倾的进—步交流。他竖起食指,警告黎晓:“你别跟他聊微信了,我告诉你啊,离我们季委远—点。”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黎晓说。

“你跟他,没结果,趁早放弃吧。”费子阳的语气格外严肃。

黎晓心想,谁要跟他有结果了啊?

嘴上说的却是:“你想跟我说什么?”

费子阳深吸—口气,想跟她陈述其中利害关系,又怕被周围的人听了去,于是他让黎晓跟他去到外面的走廊。

“首先,他肯定不会喜欢你的。”费子阳说得神神在在,“其次,他家里人也不会喜欢你的。”

想了想,他又说:“你把这两条的重要性调换—下也是可以的。”

黎晓:“……”

为什么在费子阳眼里,她的野心比天还大?还扯到季扶倾的家人……他家人喜不喜欢她关她屁事,真要喜欢还麻烦了。

费子阳教育她:“季扶倾可是他们全家的重点栽培对象——”

黎晓打断他的话:“我还是我们家重点栽培对象呢。”

当然,这是假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