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莲花翻车了 > 第25章 晋江文学城XXIV
 
chapter xxiv

夕阳西沉, 熏风习习。

天边的万丈霞光,似要将整个天空的云朵尽数燃烧。

走廊内袭来一阵阵馥郁的栀子花香气,藏在枝叶间的白色花骨朵上变幻着晚霞流光异彩的色泽。

黎晓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季扶倾, 这个距离近得有些过分。

她将他看得很清楚。修长的睫,漆黑的眼, 鼻尖沁着细密的汗珠, 短碎的鬓发上有湿痕——前所未有的青春荷尔蒙气息。

黎晓用橙汁轻轻碰了一下他的手, 谁知他却像触了电一般, 立刻挪远一步,看上去对她避之不及。

“嗳,季委,”黎晓娇嗔着,“别对人家那么冷淡嘛。”

季扶倾喉头微动,把书包换到另一侧的肩膀上, 这才说:“刚打完球……”

黎晓眨了眨眼睛,将这句话放在舌尖品了两秒才揣摩出他的意思——原来他不是不想理她, 是怕她嫌弃他身上有汗味?

黎晓眉梢轻挑,将橙汁举高, 递到他面前。橘红的夕阳映着脸颊, 给她更添一种天真的媚态。

她毫不避讳地向他热烈表白:“我就喜欢你现在这个样子。”

模样既乖巧,又精明, 让人猜不出她是真情还是假意。

与此同时, 季扶倾微垂着睫毛, 眼底像是有雾气弥漫, 亦让人辨不出他的情绪。

时间像是被定格,连呼吸声都变得细微。

空气里有暖意流动,仿佛有人用勺子在搅拌杯中加糖的卡布奇诺, 牛奶与咖啡渐渐融为一体。

手里的橙汁一空,待黎晓回过神,季扶倾已快步出了走廊,只留下一个清隽的背影。

她往后,缓缓仰靠在墙上。手指玩着马尾的发梢,眼底涌动着止不住的笑意。

晚风吹动她的发,在看不见的地方荡开一道轻轻浅浅的涟漪。

>>>

季扶倾踩着夕阳回到家,换了拖鞋,第一件事就是去浴室脱下被汗水浸透的校服。

隔着一道磨砂门,姜沛玲的声音从客厅处传来:“

阿倾,出来吃饭,晚饭已经好了。”

“我先洗澡。”季扶倾把手里的校服团了团,扔进洗衣机,然后反手将门上了锁。

姜沛玲缓步走来,用食指轻轻扣了扣门,说:“洗澡不急的。”

只可惜,浴室里已响起哗啦啦的水声。

姜沛玲来到玄关,把儿子的白色球鞋拎起来,放置到最上层的鞋架,准备让阿姨送去清洗。

接着,她又绕回客厅,从茶几处抽了一张纸巾。回到原处,蹲下身,捡起一根掉落在地上的长发。

是黑色,细细一看,却又有一丁点儿不同。

说不上究竟是什么颜色,她只觉得很杂,瞧不上眼。

于是连纸巾带头发一同扔进垃圾桶里。

季扶倾洗完澡已是半小时之后,他换上干净的衬衫和运动短裤,把擦头发的白毛巾搭在洗手池下方的架子上。

出了浴室,只见姜沛玲端坐在餐桌旁,桌上摆着整齐的碗筷。

“怎么洗了这么久?”姜沛玲说。

“今天出汗了。”季扶倾来到餐桌,拉开一把椅子坐下。

“你又去打篮球了?”姜沛玲问。

季扶倾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解释道:“今天有体育课。”

姜沛玲蹙起修得细细的眉毛,说:“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少参加剧烈活动。去年打球,韧带拉伤,还不长教训。”

季扶倾端起粥碗,不以为意:“那点小伤,早就好了。”

“哎,先别喝,粥凉了。”姜沛玲冲厨房喊了一声,“刘阿姨,再盛一碗粥过来。”

回过头,季扶倾已经喝了好几口。

姜沛玲无奈地看着儿子,他低头吃着晚饭,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话同她这个当妈的讲。

她主动问:“最近学校没什么事吧?”

季扶倾说:“没事。”

“是不是快要期中考试了?”

“嗯。”

“要不要给你找个老师课后辅导辅导?”

“……”

“行行行,不找。”姜沛玲的脸上难得浮现一丝欣慰的笑容,“你的学习,我从来都不担心

。”

她又说:“马上就高二了,社团那边,五四之后就退了吧。你爸也不想你在这些事情上耽误太多时间。”

季扶倾没有搭腔,可姜沛玲知道,儿子肯定会照做。

吃完饭,姜沛玲帮儿子把书包拎过来,意外瞥见他书包边上的兜里放了一瓶橙汁。

她拿出来,研究一番,问:“这橙汁是你买的吗?”

“打篮球,班委买的。”

“你以前不是不喜欢喝橙汁吗?”

“以前是以前。”

他顺手把书包和橙汁一并拿走,回房间了。

进了卧室,关上门,莫名松了一口气。

季扶倾拿出课本,准备写作业,手机却进来一条消息。

【黎晓:橙汁好喝吗?】

他望了望桌上尚未开封的橙汁,不知为何,想起蛇在伊甸园里花言巧语地诱惑夏娃吃下苹果。

现在,这瓶橙汁就是那个苹果。

他对这一切都很清楚。

可是,哪怕是“糖送八大家”的批发橙汁,他还是带回来了。

兴许是一时昏头了吧。

季扶倾拧开瓶盖,尝了一口,这橙汁又酸又甜,跟她一样。

他浅尝即止,然后给她回了一条消息。

【季扶倾:没喝。】

【黎晓:为什么不喝?难道你怕我给你下毒啊?】

【季扶倾:是啊。】

那头,黎晓输入中的状态持续了很久。

最后,仅仅发来一句话。

【黎晓:哼,那你就放着。等放过期了,这辈子都别喝。】

她是在生气吗?

怎么感觉更像是撒娇。

季扶倾没有再回复,脑海中却不禁浮现今天的画面。

学校走廊里,她娇笑着拦住他,给他送橙汁,还在他耳边说着不知深浅的玩笑话……

世间最毒的毒药,不过如此。

>>>

时间快进到四月底,c大附中全体学子即将迎来一学期一度的期中考试。

黎晓如临大敌,回顾这半个学期,她除了违反校规,就是忙着“对付”季扶倾,结果知

识没学到,汉也没撩着,落得“人脑两空”。

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

虽然她的父母对她的成绩没什么指望,但是黎晓对自己有要求。

真要是混个吊车尾,在学校里多难看呀。说得严重一点,这会影响到她将来跟别人借作业的信誉问题。

临时抱佛脚肯定来不及,黎晓决定在别的地方努努力。

比如说,和一个考场的同学通通气,考试时候相互照顾照顾。又或者说,改进打小抄的技术,把小抄藏到老师绝不可能发现的地方。

考场安排表是考试前一天出来的,黎晓在第三考场,6号。

根据她的经验,这个位置应该在后排,靠墙或者靠窗,这为考试作弊提供了良好的地理环境。

她又在班级布告栏搜寻同在第三考场的同班同学,发现几个熟悉的名字——都是借过作业的交情。

黎晓抄下几个名字,私下沟通。

有一个叫秦文彬的男生,刚好坐在她前面。每次管他借作业的时候,她都叫他“阿彬”。

秦文彬成绩比她好很多,人也好说话。他当即表示,考试的时候能帮一定会帮她。

待到第二天考试,黎晓做了万全准备,胸有成竹地走进第三考场。

她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整齐地摆出文具,俨然一副好学生的模样。

没过一会儿,秦文彬来了。

两人对视,相互/点头,他在黎晓前面坐下,她望着他的后脑勺,甚是安心。

考生们来得差不多了,唯有黎晓右手边的位置仍是空的。

她支着脑袋,手里翻着古诗词,默默记诵。

这时,有一个人坐到了最后一个空位上。

黎晓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吓得手一抖,书掉到了地上。

怎么会是季扶倾?

作者有话要说:  我来迟了,我错了,我忏悔。

我真的一直在写,但这章真的很难写,我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懂_(:3」∠)_

就……发50个小红包补偿一下吧。

--

感谢在2021

-07-04 23:09:53~2021-07-05 13:23: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玛卡吧唧、扣扣扣 2瓶;sctawl、初商二六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