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莲花翻车了 > 第26章 晋江文学城XXV
 
chapter xxv

“啪——”

黎晓捧着的古诗词小册子掉到了走道上, 她赶忙弯下腰去捡。手指头还没碰到小册子,却先碰上了一只手。

骨指分明,瘦长白净, 除了季扶倾,哪个男生还有那么好看的手呢?

黎晓像是触了电一般, 立刻将手躲开。

季扶倾把小册子从地上捡起来, 递给她。他抬眼看她, 她只觉得他的眼神犀利又明亮, 像是能一眼看穿她不可告人的小秘密。

她心虚地垂着眼睫,慌忙接过,小声地说了一句“谢谢”。

距离考试开始还有不到十分钟,所有考生都在抓紧时间争分夺秒地默看资料,考前能多记一点是一点。

黎晓用小册子挡住自己的脸,看都不敢看季扶倾, 燥热的红色爬上耳根。

为什么偏偏在考场上遇见他啊?还是她打算作弊的时候。

果然像谈胤雪说的那样,她是不能干坏事的体质。

哎, 真是倒霉透了。

黎晓的一举一动落在季扶倾眼里,却成了另外的意思。

只要他一看她, 她的脸就红得不行。小册子越举越高, 像是要把整个人都藏进书缝里。

以前她见到他的时候,好像没有这么害羞啊?

这时, 一位戴眼镜的男监考老师走进教室, 胳膊底下夹了一个黄褐色试卷袋。

他把试卷袋放到讲台上, 拿了一支粉笔, 转身在黑板上写下此次考试的科目及时间,然后对大家说:“请各位同学把和考试无关的东西放到讲台上。”

教室里顿时响起一片收书和拉拉链的声音。

黎晓默默叹了一口气,每当老师说这句话的时候, 她都特别想把自己给放到讲台上——如果可以的话。

她将小册子塞进书包,起身把书包放到讲台的地面上。

往回走的时候,先是看到秦文彬,他对她比了一个加油的拳头手势,说了一句:“fighting!”

黎晓抿着唇,尴尬一笑。

鬼知道她的作弊计划还能不能成啊?

季扶倾的考位被安排在她身旁,这是天要亡她黎晓啊。

黎晓坐回自己的位置,郁闷地摆弄起自己事先准备好的文具。

黑色水性笔、2b铅笔、美工刀、尺规全套、橡皮、垫板……东西齐全,像是要在考场开文具铺。

她正拿着2b铅笔在草稿纸上涂着小方块,斜上方突然飘来一个熟悉的男声:“装备挺多啊。”

一听便知是季扶倾。

他总爱用这种淡淡的嘲弄语气跟她讲话,像在逗她,又像是在气她。

黎晓愤愤不平地瞪他一眼,季扶倾的余光瞥着她,嘴角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他桌上只有两支笔,别的什么都没留。

这在黎晓看来简直是一种炫耀,因为……差生文具多。

她不满地“哼”了一声,偏过头去,不再看他。

第一场考的是语文,考卷和答题卡发了下来,黎晓第一时间看了作文题目。

一个哲理小故事,除了看不太懂之外没啥大毛病。

然后又翻到古诗文默写的部分,一眼扫下来,应该都会。

这个时候,她特别感谢班主任倪青的魔鬼式查背书法,平时痛苦是痛苦了些,可一到考试就苦尽甘来了。

考试铃声一响起,大家立刻抄起笔开始答题。

高中语文,属于不太能拉开分数差距的科目。一百五十分满分的卷子,尖子生考得好也就一百三十多,差生考得不好也能有一百来分兜底。

黎晓的语文水平属于中等,这种学科哪怕作弊也没什么成效,所以她和秦文彬说的是:“语文考试我自己一人就可以。”

她先做基础选择题,字音字形、成语语义、病句判断……一路下来竟然很顺畅。

一页做完,她竟有一种胜券在握的感觉。看来这次期中考试的出题人还算良心,没有刻意为难学生。

黎晓没急着往下做,而是扭了一下脖子,活动活动手腕,顺便偷偷看一眼季扶倾。

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他的侧脸完美呈现。高凸的眉骨,深邃的眼窝,细密的睫毛。嘴唇很薄,轻轻抿着,有一种克制的性感。

他坐得很直,眼睛与试卷之间保持健康距离,神情格外专注。

黎晓竟看得走了神。

季扶倾似乎感受到她热切的目光,侧头看了一眼,她才恍然惊醒。

只一秒,他就收回视线,顺手将试卷翻了个面。

黎晓:“……”

等等,他已经写完两页了???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卷子,竟足足比他慢了一道诗词赏析题的进度。

她不敢再开小差,赶忙继续做题。

距离考试结束还有三十分钟,黎晓刚把拟好的作文题腾到答题卡上。

她又偷偷看了一眼季扶倾,他的作文都快写完了。

这就是年级第一的速度吗?跟他一比,她简直就是一只小蜗牛。

剩的时间不多,黎晓自然没工夫在草稿纸上打作文大纲。

她对着题目一通乱写,把司马迁、屈原、居里夫人这些作文好伙伴挨个拉出来发小红花,天花乱坠夸了个遍,终于在考试结束之前给作文画上了句号。

收卷铃声响起,所有考生放下笔。

黎晓长舒一口气,语文考试终于结束了。

监考老师顺着考位号,一张一张地收答题卡。待清点结束,才允许考生有序离场。

黎晓拿着书包出了考场,去找薛南枝一道吃午饭。

路上听到有人讨论题目:“选择题最后一题选c还是d啊?”

“我选c。”

“我选d。”

“这题显然是c啊,d是错误用法,老师上周刚讲过。‘首当其冲’这个成语指的是‘最先受到攻击或遇到灾难’。”

说话的那个人还找出笔记本给周围的同学看,众人看完,一顿唏嘘。

薛南枝:“黎晓,你最后一题选的是c还是d啊?”

黎晓:“现在别跟我对答案,会影响我下午数学考试的心情。”

她不好意思跟薛南枝说,自己选的答案是比d更离谱的a。

薛南枝意味深长地看着黎晓,说:“你下午数学考试发挥得好不好,跟你的心情有很大关系吗?”

跟你的水平更有关系吧。

黎晓中

午这顿饭吃得食不甘味。

一是因为语文好像考得不太好;二是因为下午要考数学;三是因为季扶倾坐在她旁边,导致她的作弊风险呈指数级飙升。

不过,季扶倾考试的时候很专心,应该没那么多闲工夫关注她的一举一动吧?

他总不能又当考生又当监考老师,这可是犯规的!

黎晓怀着侥幸心理踏入下午的数学考场……一同带来的还有她事先精心准备好的小抄。

数学这种科目,极差很大。尖子生可以考满分,差生可以考个位数。黎晓虽不至于考个位数,但凭她本人的实力,最多只能比个位数再多考一位数,两位数。而卷子的满分,是一百五。

对于大部分考生而言,数学考试打小抄基本属于无用功。

但对黎晓来说,很管用。因为有些复杂的公式她总是记混,老师总结的许多简便方法和套路她也不甚清楚。考试的时候,如果有小抄辅助,那便是如“咸鱼”得水。

黎晓来到自己的考位上,秦文彬正坐在她前面回顾数学错题集。

趁着季扶倾还没来,她得赶紧和他商量一下等会儿考试时的对策。

黎晓用笔头戳了戳秦文彬:“阿彬。”

秦文彬回过头,她用楚楚可怜的语气说:“等会儿数学考试,你一定要帮帮我,拜托了。”

“放心,”秦文彬说,“包在我身上。”

黎晓又指了指自己身旁的空位,说:“季扶倾坐这儿,你知道吧?”

“知道,上午就看见了。”

“你给我传小纸条之前,一定要注意他,千万不能让他发现。”

秦文彬比了一个“ok”的手势,黎晓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一点。

季扶倾又是最后一个到考场,他路过走道时,眼神瞟过黎晓。

她立刻冲他甜甜地笑——其实是在掩饰自己的心虚。

在数学考场上干大事之前,必须先给“敌人”放几个粉色□□,让他晕头转向、摸不着东南西北。

她一笑,季扶倾的嘴角也扬起了一抹弧度。

他的心情好像不错,这是一个良好的信

号。

然而,这次的数学考卷对黎晓而言却一点儿都不友好。

从拿到试卷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慌得不行,手都在发抖。

一眼扫下来,压根没几题会做。

她怀疑自己在考场上得了临时失忆症,这些知识数学老师真的教过她吗?她该不会拿的是高二的考卷吧?

可试卷的标题明明写的是“高一年级第二学期数学期中考试试卷”呀。

黎晓深呼吸两口气,告诉自己不要慌,差生也要有差生的基本素养。

这些题,乍一看不会,仔细一看……是真的不会。

她简直欲哭无泪,这就是抄作业的孽力回馈吧?

再看看四周,季扶倾就不用说了,别的同学都在奋笔疾书,黎晓也只能硬着头皮强装淡定地开始做题。

第一道题,集合。

在草稿纸上画了两遍韦恩图,勉勉强强做出来了。

第二道题,概率。

从盒子里摸小球,马马虎虎算出一个数字。

第三道题,求函数定义域。

这函数是个什么鬼东西?见都没见过,跳过。

第四道题,三角函数化简。嗯……不会。

第五道题……她现在很想逃离这个考场。

监考老师闲着无聊,站在门口放风。

这给了黎晓一个绝佳的机会,她打开左手手心,寻找三角函数公式——还真给她找到了。

幸亏这题遇见得早,再过一会儿要是手心紧张得冒汗,她可能就看不清这些公式了。

黎晓把第四题算出来以后,后面的填空题打算战略性放弃。

秦文彬给她递的小纸条上肯定会有填空题,她应该把主要精力放在难度不大的几个大题上。

至于这些大题么……黎晓也有准备。

手心肯定写不下那么多公式,所以她抄在了别的地方。

黎晓跳过n道填空题,翻到背面,开始做简答题。

这时,季扶倾也把卷子翻到了背面,动作意外同步。

几个考生诧异地看向他俩,而他俩则相互对望。

虽然都是翻卷子,但是性质截然不同。一个是

早早写完了自信反面,一个是啥也不会只能翻面。

黎晓埋头一番苦干,发现即使是简单的大题她也答不出几道。

她决定放弃挣扎,把卷子翻过来,数数已经写完的几个题目,在心里计算这次数学考试她能考几分。

算完以后,更绝望了——恐怕离及格线还差一大截。

再一看时间,距离考试结束只有半个多小时了,秦文彬的小纸条还没准备好么?

黎晓等得有些着急了,她用手指扣了扣桌面,这是她和秦文彬事先约好的暗号。

秦文彬很快咳嗽了一声,这暗示着他即将给她递小纸条,黎晓心下狂喜。

为了确保不被发现,她鬼鬼祟祟地向四处张望一番,谁知刚好对上季扶倾的视线。

他的卷子已经写完了,这会儿正在检查。右手娴熟地转着笔,眼神不知怎地却飘到了黎晓这儿。

黎晓:“……”

大哥,算我求你了。

等考试结束,你想怎么看我都行,现在能不能请你好好检查自己的答案,万一还能发现一两个错误多拿几分呢?

好在季扶倾只看了她几秒,便将目光重新投回自己的试卷。

黎晓松了一口气,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的秦文彬。他手边有一个小纸团,那是黎晓救命的稻草,是她的希望之火。

黎晓以为秦文彬会趁监考老师不注意,直接把小纸团塞到她的桌面上,谁知这傻子好像从来没有在考场作过弊,竟然选择了投掷——还是盲投。

在黎晓殷切的目光中,小纸团划出一道漂亮的抛物线,准确无误地落到了季扶倾的桌面上。

季扶倾转笔的手一瞬间停住了,眼睫抬高,第一时间看向黎晓。

黎晓:“………………”

天塌了,她只想当场去世。

秦文彬意识到这件事,立刻装成没事人,继续写自己的答题卡。

偏偏这个时候,监考老师的声音传来:“边上的那位女同学,你在看什么?”

黎晓闻言一惊,缩回脖子,看着自己只写了寥寥几字的数学答题卡。

监考老师走

上前来,身子横在黎晓和季扶倾中间,目光在两人头顶梭巡着。

黎晓的大脑一片空白,完了完了,她死定了。

季扶倾会把那个小纸团交出去的吧?

她连头都不敢抬一下,像一只鸵鸟,恨不能刨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过了十几秒,监考老师离开,竟无事发生。

黎晓惊讶地看向季扶倾,他的桌面上空空荡荡,小纸团不见踪影。

是他把小纸条藏起来的吗?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就写这么多了~

有个很劲爆的情节明天写。

--

感谢在2021-07-05 13:23:29~2021-07-05 23:59: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米兰芬99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36915355 5瓶;禾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