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莲花翻车了 > 第31章 晋江文学城XXX
 
chapter xxx

餐厅出菜速度挺快, 不一会儿桌上便摆了好几道菜。

服务员把小票贴在桌边,用指甲划掉几行,说:“除了汤, 菜都齐了。”

黎晓拿起筷子开动, 往碗里夹了一片雪白的鱼肉。

期中考试没考好, 今天中午她郁闷得都没去食堂吃饭, 这会儿肚子饿得不行。

她尝了一口, 味道还不错,于是又夹了一筷子。

抬头一看,季扶倾仍在喝茶, 并没有动筷子。

黎晓:“你怎么不吃?”

他放下茶杯,用筷子夹了几颗豆芽, 姿态优雅地放入小碟里。

黎晓:“你这样, 我都不好意思吃了。”

季扶倾:“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黎晓:“身为女孩子, 比男生吃得还多……”

说实话, 她有点儿介意。她不想在他心里留下“吃货”的印象。

季扶倾蓦地轻笑,说:“我又不会笑话你。”

黎晓眉头一蹙, 说:“你都笑了。”

他微微敛容,严肃了不过三秒,又笑了一下。

夕阳金色的余晖撒在他的侧脸上,俊朗的面部线条也随之变得柔和起来。

黎晓从未见过他的这一面, 既温柔又生动。

不知为何,心底某个小角落被什么东西触动了一下。

她低头默默吃着菜,吃了一会儿, 最后一道山药排骨汤也来了。

汤是砂锅煲的,盖子一掀开,扑鼻的食物香气随着白色的水雾扩散开来。莹白的汤面上点缀着几朵碧绿的香菜叶, 排骨已炖得十分软烂。

季扶倾对服务员说:“你好,麻烦拿两个汤碗过来。”

转过头,只见黎晓拿着筷子,小心翼翼地将几片香菜叶从汤里挑起来。

有一小截细小的香菜梗,挂在砂锅边缘,筷子夹不起来。她换成勺子,神情专注地把它捞进自己的碗里,然后就着娃娃菜吃了下去。

黎晓吃完香菜,一抬头,发现季扶倾正在看她,和平时锋利的眼神截然不同。

像什么呢?像梵高笔下

的星空,静谧中藏着一丝躁动。

她被他瞧得有些害羞,便说道:“香菜多好吃啊,为什么你不喜欢吃香菜呢?”

不是提问,而是一种感慨。

面对这样一个问题,季扶倾却一本正经地跟她解释着:“这可能是由基因决定的。据说,香菜中含有一种醛类化合物,人类染色体上有一个嗅觉基因片段,这个基因片段决定了对醛性化学成分的嗅觉敏感度。”

这段话黎晓听得云里雾里。

她一直以为喜不喜欢吃香菜是个人口味问题,没想到背后还有科学原理?居然还扯到了基因……

提到基因,她第一时间只能问出最简单的一个问题:“这是遗传吗?”

印象中,她的父母好像都喜欢吃香菜,所以她也喜欢。

有些时候,哪怕不愿意面对,她也不得不承认她身上有很多像她父母的地方。

“不全是。可能是隐性基因,也可能会变异。”季扶倾说,“我家里只有我不喜欢吃香菜。”

黎晓跟他开了一个玩笑:“那你岂不是你们家里的异类?”

季扶倾望着她晶亮的眼睛,似叹非叹地说了一句:“也许吧。”

他的话里带着一种旁人读不懂的微妙情绪,黎晓说不出来,只觉得这样的他是难得一见的。

服务员递来两个干净的汤碗,季扶倾用汤勺盛了一碗,递给黎晓,然后又给自己盛了一碗。

黎晓不知他此时此刻对她的照顾,是出于一贯的教养,还是对她心情的体恤,又或者说,将自己视作特别的那一个。

>>>

吃完饭,外面天色已晚。

黎晓用餐巾纸擦了擦嘴巴,问:“你要回家了吗?”

季扶倾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是七点,便说:“不急。”

“你妈不会催你吗?”

“我跟她说要忙到八点。”

言下之意,他还可以跟她再多待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不长也不短,倒是可以做不少事情。季扶倾主动向她发出邀约:“跟我出去转转?”

“转什么?”

“看看c大校园

,你不是没来过吗?”

黎晓问:“一个小时,能逛完么?”

季扶倾说:“够逛三圈了。”

c大主校区位于北城寸土寸金的地段,占地面积的确不算大。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再小的大学,也比高中大了不少。

季扶倾带着黎晓从另外一个门出了北区食堂,入目是一座灯火通明的大楼,夜色也掩不住它恢弘庄严的气势。

“这是法学院的楼。”季扶倾说。

楼体的一扇扇窗户排列整齐,橙黄的灯光透了出来,隐约可见走动的人影。

“你对c大很熟吗?”黎晓问。

“还行,”季扶倾说,“以前上初中的时候,学校篮球场很少,经常和同学来这边打篮球。有时候也会过来游泳。”

季扶倾见黎晓好奇,便说:“想进去看看吗?”

黎晓立刻推辞说:“我才不去。”

“为什么?”

“里面都是大学生,我穿着高中校服进去,多奇怪啊。”

“他们应该早就习以为常了。”

毕竟两个学校只有一街之隔,好多学生的家长还在c大工作,校园里经常有身着红白校服的高中生出没。

看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可黎晓坚持不进去,只是绕着这栋大楼逛了一圈。

法学院门口有一尊巨大的司法女神忒弥斯雕像,白袍金冠,左手提秤,右手持剑,英姿飒爽。

黎晓的注意力被吸引了,她问季扶倾:“司法女神为什么要蒙着眼睛?遮住眼睛,不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吗?”

“蒙眼是司法正义的一种象征,”季扶倾说,“只有遮住眼睛,才能用心灵观察,摆脱干扰。不惧权势、不受诱惑,不分亲疏,一视同仁。”

这段话说得文绉绉的,简直像是从书本上抠下来一样。

黎晓感慨道:“你懂得好多啊。”

对于香菜,他能给出科学解释。对于蒙眼忒弥斯,他又能说出人文内涵。

这得有多少知识储备,才能信手拈来呀。

夜空中只有一弯黯淡的残月,漫天星辰碎落,像是上帝失手

撒了一把银屑。

季扶倾立在猎猎的晚风中,抬高下巴,仰望着这座司法女神像,淡淡地说:“我以前问过和你一样的问题,我爸就是这么跟我说的。”

颀长的身影在司法女神像下显得有些渺小,可这一人一像的画面落在黎晓眼底,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震撼感。

不惧权势,不受诱惑。

不分亲疏,一视同仁。

她似乎隐隐明白季扶倾为什么会当一个铁面无私的纪检委员——并不是通过抓违纪来为自己的学生会竞选博得筹码,而是想守护某种神圣的东西吧。

两人离开法学楼,继续往前走,路过一片绿化带。一阵凉风吹来,紫荆花的枝叶簌簌作响。

再往前,便是学生宿舍。这个点儿,刚好下晚课,一大群学生从教学楼鱼贯而出,涌入宿舍楼里。

黎晓大为疑惑,c大附中下午五点半就放学了,怎么大学生晚上还要上课?

“他们上课上到这么晚吗?”黎晓问。

“晚上一直都是排课的,”季扶倾说,“你该不会以为上了大学就不用学习了吧?”

“那倒没有,我只是觉得……至少会比上高中的时候自由很多吧。”

“某些方面确实更自由。”

季扶倾示意黎晓往前看,昏黄的路灯一盏一盏地亮着,每一盏路灯下都有一对卿卿我我的小情侣。

要么咬着耳朵说悄悄话,要么相互搂抱着接吻。

黎晓:“……”

说实话,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景。

她一直以为接吻是一件私密的事情,怎么到了大学,一个个如此奔放。

再看季扶倾,他对于这种场面丝毫不为所动。

不像她,还会假装害羞,移开视线,偷偷摸摸地看。

“季扶倾,”黎晓小声提醒,“你不要盯着人家。”

“他们又不在乎被别人看。”

“……”

话这么说,季扶倾已将视线收了回来,落在一旁的黎晓身上。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她的脸有一点儿红。他轻笑,她居然会对这些事觉得不好意思?

“这就是大

学生活,很自由。”季扶倾说,“不会随时随地有纪检委员来抓你。”

黎晓:“那等你上了大学,不就下岗了?”

季扶倾:“……”

这时,迎面走来几个打扮时髦的妹子,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裙子比黎晓的还要短,耳朵和指甲上戴着闪闪发亮的配饰。

她们一路上欢声笑语,说什么晚上要去酒吧街喝酒。

“哇!”

黎晓看得眼睛都直了,c大好歹也是全国知名学府,竟然也有这样的学生?

她不禁羡慕起来:“大学生活真好啊。”

季扶倾语气严肃地说:“不要学这些。”

“为什么?”黎晓反驳,“你刚刚还说大学生活是自由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自由,只有相对的自由。”季扶倾说,“绝对自由意味着没有自由。”

“你说的话好难懂哦。”

“你只要记住,上了大学也别像她们这样就行。”

“穿小裙子也不行吗?”

“……不能太短。”

“染头发呢?刚刚那个女生是蓝头发,好漂亮哦,跟动画片里的一样。”

“……蓝色不好看。”

“还有指甲,”黎晓看了看自己干干净净的十根手指头,“染成什么颜色好呢?”

“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

“耳坠呢?”黎晓摸了摸自己的小耳朵,她现在只戴了透明耳钉,“我想要那种布灵布灵的小钻石。”

季扶倾:“………………”

特地带她来大学里看看,她竟然只对这些事情感兴趣?

作者有话要说:  来了来了。

季委:可怜我一片苦心………………

ps:关于香菜和司法女神的解释,有参考。

---

感谢在2021-07-10 02:12:49~2021-07-10 19:15: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刺猬&豪猪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识于微时 20瓶;22960406

7瓶;4jsvr、() 2瓶;初夏丽弯、vaga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