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莲花翻车了 > 第33章 晋江文学城XXXII
 
chapter xxxii

姜沛玲端了一盘切好的水果来到客厅, 盛玉芬正带着女儿韩安晴欣赏电视墙。

电视墙被布置成了荣誉展示柜,玻璃橱柜里陈列着大大小小的奖杯和证书。

中学生创新作文大赛特等奖、全国青少年钢琴比赛一等奖、北城市年度三好学生……

数量多到有些夸张。

盛玉芬回过头,啧啧感慨道:“哎, 季太太, 我可太羡慕你了。真是生了一个好儿子啊。”

“你家晴晴不也挺好的?”姜沛玲谦虚地笑了笑。她将果盘放到茶几边, 招呼道:“晴晴, 过来吃水果。”

“比起你家季扶倾, 还差得远呐。”盛玉芬意味深长地瞟了一眼坐在沙发上吃水果的女儿,“我家要是也能弄出这么一面墙,那就好了。”

韩安晴却不看她, 又叉了一颗草莓——全当没听见这些话。

茶几正中央有一整套精致的紫砂茶具,阿姨正往茶杯里倒着刚沏好的雨前龙井。

姜沛玲在另一侧沙发上坐下, 她的坐姿很优雅, 双腿斜并拢, 手搭在膝盖上。

盛玉芬装模作样地品了几口茶, 说:“季太太,之前电话里跟你说过, 晴晴回国上学的事……”

姜沛玲笑道:“我跟我哥打过电话了,他答应帮你问问。”

“那我就先谢谢了。”盛玉芬喜笑颜开,扭头一看女儿还在吃水果,便出声提醒, “晴晴。”

韩安晴只得放下叉子,说了一声:“谢谢阿姨。”

“没事儿,多吃点儿水果, 补充维生素,对身体好。”姜沛玲微笑着,“我家季扶倾也喜欢吃水果。”

提到季扶倾, 盛玉芬问:“这都七点多了,季扶倾还没回来吗?”

“今天学生会的老师找他有事,放学要留在学校帮忙,跟我说要八点才能忙完。”

盛玉芬有些遗憾:“我还想让晴晴见见他,跟他学习学习呢。”

韩安晴不耐烦地嘀咕着:“我才不想呢……”

盛玉芬不满地瞪了一眼女儿,她这才噤声。



我刚发消息给他,说要让司机去学校接他,”姜沛玲说,“他不让,说等他忙完自己会回来。”

“你看你这个当妈的多省心啊,”盛玉芬恭维道,“我家晴晴以前在国内上学的时候,每天必须要人接送,让她自己回家还不乐意。”

韩安晴阴阳怪气地说:“说不定是和女同学在一起,怕被发现,才不让接……”

客厅内的氛围顿时变得有点尴尬。

盛玉芬打了一下女儿没拿叉子的那只手,对姜沛玲赔笑道:“别听小孩子乱说话,好学生是老师的得力助手,放学留在学校帮忙太正常了。”

姜沛玲似有一瞬的恍神,顿了一秒,才说:“没事儿。他很听话,我跟他爸从来不担心他这些方面。”

“那当然,”盛玉芬说,“季扶倾以后肯定得找个好人家的闺女。”

“现阶段学习最重要,我儿子结婚,还得早着呢。”姜沛玲笑笑,“我跟他爸暂时还没有为他考虑到这些。”

谈话间,不知不觉就到了八点。

盛玉芬看了一眼时间,放下茶杯,说:“今天不早了,我们就先回去了。学校的事,麻烦季太太了。”

“哪里,不麻烦。”姜沛玲从沙发上起身,“我送送你们。”

到了玄关,盛玉芬提醒女儿:“跟姜阿姨说再见。”

“阿姨再见。”

韩安晴完成任务,只想尽早离开这里,迫不及待地拉开门。

只见门口站了一位身穿红白校服的男生——身姿挺拔,眉宇间有勃发的少年英气。

他没看她,只是冷冷清清地叫了姜沛玲一声:“妈。”

“哟,季扶倾回来啦。”盛玉芬甚是惊喜,“好久没见,个子都这么高了。这都快赶上他爸了吧?”

姜沛玲跟儿子介绍道:“这是你盛阿姨,这是她女儿晴晴。”

季扶倾点了一下头,说:“晚上好。”

“你就是季扶倾?”韩安晴好奇地打量着他,“我叫韩安晴,我妈经常在我面前提起你。”

季扶倾扫了她一眼,说:“你好。”

盛玉芬轻轻咳嗽

一声,说:“晴晴,该回家了。”

“那就下次在学校再见了,”韩安晴对季扶倾摆了摆手,“我们以后应该就是同学了。”

送走这对母女之后,姜沛玲帮季扶倾把书包卸下来,问:“怎么忙到那么晚?”

季扶倾换着拖鞋,淡定道:“饿了,去c大吃了一顿晚饭。”

“你去找你舅舅了?”姜沛玲问。

“没有。”季扶倾想到什么,“妈,接下来几天晚上都要留在学校练琴。”

“练琴?”

“五四就要演出了,最近都是合练,我必须得过去。”

“哦,五四以后你应该就不去交响乐团了吧?”

季扶倾没回答,拎着书包直接回房间了。

姜沛玲望着他的背影,隐隐觉得儿子最近有一些说不出的古怪。

她走到电视墙前,抬头望着一整面墙的奖杯和证书,又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这些都是季扶倾优秀的证明,她甚至比他本人更看重这些荣誉,儿子的成功仿佛就是她的成功一样。

五四晚会要弹钢琴……

姜沛玲打开一扇玻璃橱窗,拿出一座钢琴比赛的奖杯——这是季扶倾获得的第一项关于钢琴的荣誉,在他八岁那一年。

一眨眼,八年过去了,儿子还是一如既往的优秀。

姜沛玲甚是欣慰,正要把奖杯放回去,忽然瞥见奖杯里头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奇怪,明明一直在柜子里,怎么还会积灰呢?

她让阿姨拿一块干净的抹布过来,阿姨说:“我来擦吧。”

“不用,我自己来。”姜沛玲执意亲自动手。

直到奖杯被擦拭得一尘不染、锃亮如新,她这才满意地将它重新锁回柜子里。

>>>

周六,高一年级家长会如期举行。

c大附中校门口摆着一簇簇花篮,拉上红底黄字的横幅,欢迎各位家长到校。

校园里热热闹闹,家长们个个衣着光鲜亮丽,停车场内停了不少价值不菲的豪车。

都说c大附中的学生家长大多非富即贵,一场家长会着实令人大开眼

界。

黎晓独自一人走到高一教学楼下,橱窗前聚集了一堆家长和学生,伸长脖子欣赏刚换上的光荣榜。

“妈,我在这儿呢。”有学生指着其中一张照片报喜,身后的家长不禁眉开眼笑。

“哎呦,这个季扶倾真厉害。”有家长感慨,“每次他都在这个位置,照片都不带换的,我都眼熟了。”

另一位家长跟孩子说:“你看看人家,你什么时候能上去让爸爸长长脸?”

孩子却不大高兴:“爸,我这次考试已经进步了,老师还夸我了。”

像黎晓这种期中考试考砸的学生,见了光荣榜自然是要绕道走的。

仿佛往光荣榜底下一站,都玷污了圣洁的光荣榜。

黎晓刚要往楼上走,忽然在乌泱泱的人堆外头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季扶倾。

他跟人堆保持大约两米远的距离,脸上带着漠然的情绪,似乎对眼前的景象并没什么太大的兴趣——哪怕他是家长们讨论的焦点人物。

他撇开眼神,忽地撞上黎晓的视线。

黎晓冲他远远地招了招手,谁知下一秒他却移开目光,冷淡异常。

好你个季扶倾,前两天还和人家赏花赏月数星星,今天就翻脸不认人了?

黎晓正要上前同他“理论”,却发现人群里走出一位中年女人。

她穿着裁剪合身的深紫色中式改良旗袍,胳膊上挎着小包,气质雍容。她款款来到季扶倾身边,同他说着什么话。

黎晓的脚步一下子定住了。

原来是他妈妈在这里,打扰了。

黎晓自然是不敢在他妈妈面前“恃宠而骄”的,转身直接上了楼。

回到班级,薛南枝正在帮班主任倪青布置教室,在黑板上设计“欢迎家长”的艺术字。

每个同学座位上都摆了厚厚一沓材料,最上方是这次期中考试的成绩单。

按照流程,家长们会先去报告厅开大会,再回班级开小会。

虽说要求学生到校,但并不要求学生在场。许多同学趁着开家长会的工夫,在校园里到处溜达玩耍

,只等着家长会一结束,开启美好的五一假期。

黎晓无处可去,薛南枝又有事,她索性拿了三角铁去音乐教室练习。

到了艺术楼,刚好碰见费子阳拿着中提琴盒从走廊上路过。

他见了黎晓,十分惊讶,问:“你今天来练琴?”

黎晓点头,说:“是啊。”

“练什么练呀?”费子阳道,“抓紧时间玩玩吧。接下来三天有你练的。”

说完,他就摇头晃脑地走了。

黎晓没听他的话,走进音乐教室。今天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大大出乎黎晓的意料。

板凳横七竖八地排列着,乐谱摊开在曲谱架上,空气中有细微的尘埃浮动,静悄悄的。

黎晓没去自己的位置,而是走到了钢琴旁边——季扶倾平时会坐在这里练琴。

她小心翼翼地打开琴盖,黑白琴键上淌着金色的阳光。她轻轻地按下一个琴键,钢琴立即发出清脆的声音,像溪流拍击着鹅卵石。

黎晓来了兴趣,用食指从左往右挨个按过去,声调逐渐由低变高。

她翻开钢琴琴谱,密密麻麻的五线谱上跳跃着形形色色的音符,她根本看不懂。

旁边的空白处有季扶倾的字迹,飘逸俊秀,字如其人。

黎晓正看得入神,忽然听见有脚步声靠近。一抬眼,只见教室外头,竟是季扶倾的身影。

像是偷吃糖果被发现的小孩,她顿时有些尴尬,便问:“你怎么来了?”

季扶倾见了黎晓,倒是不意外。

他的目光先是扫过钢琴,然后停留在黎晓的脸上,慢条斯理地说:“我不来,钢琴手岂不是得换人了?”

在她窘迫的眼神里,季扶倾悠哉悠哉地走上前来。黎晓“哼”了一声,说:“你怎么不陪你妈妈去开家长会?”

季扶倾坦言道:“无非就是听老师夸奖,没意思。”

一张口就是老凡尔赛了。

黎晓要是能像他这样考个年级第一,恨不能租一辆带大喇叭的宣传车,在北城大街小巷播送这个好消息。

“你呢?”季扶倾问。

“我?”黎晓不解。

季扶倾坐到钢琴凳上,指尖划过黎晓刚刚按过的琴键。

和她笨拙的按键方式不同,他的指法很有技巧,一长串音符一气呵成,十分娴熟。

弹完之后,他才低声问道:“有人来给你开家长会吗?”

作者有话要说:  修改过了,后半段剧情是新的。

ps:这个晴晴不是女二啊,只是个工具人。

---

感谢在2021-07-11 04:48:30~2021-07-12 22:17: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最爱美男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marta 30瓶;shelliemay 10瓶;qw1ko、haha 5瓶;娇娇与金贵 4瓶;阿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