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莲花翻车了 > 第43章 晋江文学城XLII
 
chapter xlii

黎晓失眠了, 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兴奋到半夜两三点睡不着的感觉。

她抱着小熊在床上左滚右滚,一想到甜蜜的画面,就止不住地勾起嘴角, 躲在被子里偷笑。

季、扶、倾。

她在舌尖一遍遍地默念他的名字。

这棵高岭之草,很快就要移栽到她家门口了。她要给他修一座漂亮的篱笆, 再插一块木牌, 写上“黎晓专属”四个大字。

……

持续兴奋的后果就是, 第二天一早, 她起床的时候顶着两团乌黑的熊猫眼。

想到待会儿在校门口就能看见季扶倾,黎晓如临大敌。哪怕早饭来不及吃, 也得想方设法把这两团黑眼圈给压下去。

黎晓上了公交车,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她看向车窗外, 天光虽亮,晨曦却被厚厚的云翳遮挡, 空气里有一丝闷潮感。

摇摇晃晃的车身又在提醒黎晓昨天晚上在大巴车上发生的事, 明明只是几个小时之前的事, 却仿佛已经过了许久。

她不会是在做梦吧?她握住座位前的横杆,冰凉的金属触感告诉她, 这一切不是梦。

“c大附中,到了。请从后门下车。”

甜美的播报声打断了黎晓的思绪, 她收拾东西下车。

时间尚早, 她对着公交站台广告位的玻璃反光整理了一下仪容仪表。

趁人不注意, 她把裙子又往腰上提高了一些, 这才去斑马线过马路。

校门口有几个戴着红袖章执勤的纪检委员,她的目光逡巡一圈,并没有看到季扶倾的身影。

不过,她看见另一个老熟人, 费子阳。

黎晓走上前去,在他眼面前摆了摆手,自信say嗨。

费子阳见了她,眉头一蹙,问:“你来做什么?”

黎晓直截了当地问:“季委今天怎么不在?”

费子阳立刻警惕起来,说:“你找季委干什么?我警告你啊,离我们季委远一点。”

“我想见他

,不行啊。”黎晓完全不把他的话当回事。

“嘿……你是季委什么人?”费子阳阴阳怪气道,“哪儿凉快哪待着去。”

“我是他什么人?”黎晓沾沾自喜地卖弄关子,“你觉得我跟他是什么关系,我们就是什么关系咯。”

费子阳:“……”

昨天晚上黎晓前脚刚走,季扶倾后脚就跟上。

旁人可能察觉不出这件事之间的联系,可费子阳认识季扶倾那么久,知道这其中八成有什么蹊跷。

黎晓今天一早就来他面前耀武扬威,蹬鼻子上脸。他更不敢把话说得太死……鬼知道季委跟她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啊?

哪怕费子阳再不愿意承认,也很难将他俩定性为纯洁的同学关系。

费子阳冷哼一声,不屑道:“你就仗着有人惯着你……我们季委对你,那是深谋远虑。你小心点儿啊,当心玩火烧身。”

黎晓眨了眨眼睛,问:“深谋远虑,什么意思?”

难道季扶倾已经在考虑他俩孩子叫什么名字以后上什么小学了吗?天呐,她还没有那么心急呢。

谁知,费子阳洋洋得意地说:“就是惯着你,惯到你忘乎所以,然后等你栽个大跟头……说白了,就是放长线,钓大鱼。养鱼,你懂吧?”

黎晓一时无语,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她懒得和费子阳兜圈子:“你告诉我,季扶倾人在哪儿?”

费子阳也懒得和她掰扯:“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黎晓的声音瞬间拔高了一度。

“我真不知道,”费子阳老实交代,“从他当纪检委员的那天开始,每天早上雷打不动六点半到校,从来没有迟到也没有缺勤过。”

“六点半就到校?”黎晓十分意外。

要知道c大附中每天早上八点才正式上课,早读课七点半开始,一般学生都是早读课前到校。

也就是说,季扶倾每天早上至少比别人少睡一个小时。一天两天就算了,坚持一年,着实需要毅力。

“那当然了,”费子阳说,“季委天天执勤,基本上没什么空参加早读

课。所以就提前到校,补足早读时间。你该不会以为他不学习就能次次考年级第一吧?”

黎晓:“……”

季扶倾平时居然那么辛苦,她莫名有一丝心疼。

“我还纳闷呢,”费子阳嘟囔着,“季委今天人跑哪儿去了……”

他刚刚甚至脑补了季扶倾和黎晓夜不归宿的可能性。

季扶倾迟到这件事太不寻常了,也就只有“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能解释了吧?

但他发现黎晓也不知道季扶倾的踪影,又放心了。

季委怎么能干出这种荒唐事嘛?怪他想多了。

黎晓心下疑惑,又一个老熟人来了。

“黎晓,你站在校门口磨蹭什么呢?是不是又违反校规了?”王主任的声音吓得黎晓一个激灵。

费子阳立刻摆正姿态,装作不认识黎晓,继续执勤。

黎晓见到王主任,就像耗子见了猫——魂飞魄散。

王主任踱步上前,上下打量着黎晓:“你这校服裙子怎么比别人短?”

黎晓捏着校服裙摆,胡乱编着理由:“因为我腿比别人长。”

王主任颇为不满地看着她,说:“你当你是火?火腿长(肠)?”

黎晓:“……”

老师,谐音梗要扣钱的。

黎晓:“王主任,我要去早读了。”

王主任:“下次不准瞎改校服,知道了吗?”

黎晓“哦”了一声,立刻脚底抹油,溜了。

到了高一教学楼下,黎晓没急着上楼,先去高一(1)班门口观望了一圈。

她才发现自己居然不知道季扶倾的位置在哪儿——实在是对他了解太少。

一班门口时不时有人进进出出,教室内外都没有季扶倾的身影。黎晓真有些担心了。

迟迟不回消息,难道昨晚回家的路上出了什么意外?那他父母也该报警了啊……黎晓摇了摇头,将这个不好的想法甩出去。

这时,又一个老熟人鲍晖来了。

这是她今天早上碰见的第三个老熟人了,可她

偏偏没见到想见的那个人。

鲍晖见黎晓站在一班门口,难掩喜悦之情,主动上前打招呼:“黎晓,你有什么事吗?”

黎晓说:“我找你们班季扶倾。”

“季委?”鲍晖往教室里看了一眼,“你又触犯校规了?”

黎晓:“……”

意识到黎晓可能不大高兴,鲍晖赶忙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找季委有什么事吗?”

黎晓:“我就想知道,他今早来没来学校。”

鲍晖:“他现在不应该在校门口执勤吗?”

黎晓懂了,季扶倾是真没来。

她心里没了底,便说:““鲍同学,能不能请你帮个忙。要是他来了,你给我发个微信消息。”

鲍晖没法拒绝她的请求,说:“放心,包在我身上。”

道谢之后,黎晓转身离开。

此时此刻,她的心情很像今天早晨的天空,阴沉,微凉。

她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路过光荣榜的时候,黎晓破天荒地过去看了一眼。

自从期中考试以后,她一直对光荣榜敬而远之。而现在,她很想看一看季扶倾。

黎晓走到光荣榜下,抬起下巴,视线往上扫。

玻璃橱窗里贴着许多照片,她精准地在左上角第一个位置找到了季扶倾。

他用的还是之前那张蓝底证件照。

清爽的发型,端正的五官,干净的白衬衫……和她第一次见的一模一样。

只是现在的心境和当初完全不同。她越看他,越心生欢喜。

照片底下的那句话也没变。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黎晓一个字一个字地将康德这句话念了出来。

头顶有星空,心中有理想。

她脑中忽然浮现季扶倾遥望星空的深邃眼眸。

>>>

第一节课是英语课,黎晓有些心不在焉。

她时不时地偷偷看手机,期待能得到季扶倾的最新消息。

耳边忽地传来高跟鞋的“哒哒”声,裴秀惠不知何时走到黎晓身边。

黎晓心下一

惊,立刻把手机藏了起来。

“黎晓,你把这段话读一下。”裴秀惠说。

黎晓茫然地站起来,望向投影幕布。上面有好几段话,她不知该念哪一段。

她求助似的和薛南枝打信号,薛南枝冲她悄悄比了一个手势,她这才开始念:“people usually wonder why……”

念完之后,裴秀惠未予置评,只是提醒了一句:“上课要认真听讲。”

她不敢再看手机,可心思却始终难以放到课堂上。

一下课,黎晓就给鲍晖发了消息。

【黎晓:他来了没?】

【鲍晖:来了,刚刚数学课上到一半来的。】

黎晓胸中坠着的那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她出了教室,急忙往楼下跑,她想在第一时间见到他。

明明只是分别了不到十二小时,对她来说却像是等了半个世纪。

古人云,一日三秋。诚不我欺也。

黎晓到了一班门口,踮着脚尖向里张望,季扶倾就坐在最后排中间的位置。

周围同学都在自由活动,只有他一人端坐在座位上,翻动着数学笔记本。

刚巧有个扎双马尾的女生打水回来,黎晓点了点她的肩膀,说:“你好,麻烦帮我叫一下季扶倾。”

双马尾女生拧眉看了黎晓一眼,不情不愿地走到季扶倾身边,跟他说了一句话。

季扶倾抬起眼睫,向门口的方向望过来。

黎晓立刻冲他开心地招了招手,笑容灿烂无比。

季扶倾垂下眼眸,继续翻动手里的书页,随后说了一句什么话。

在黎晓期盼的眼神中,双马尾女生走回来,告诉她:“他说让你回去上课。”

黎晓懵了。虽说是在学校里,但真的需要避嫌到这个程度吗?

再说,他还没有正式答应她呢。他们之间暂时也算不得那种关系啊……

预备铃已经响了。

黎晓不能多在这里逗留,她遥遥地看了一眼季扶倾,依依不舍地回到六班。

刚一坐下,季

扶倾的消息来了。

【季扶倾:午休的时候,去音乐教室。】

短短十个字,喂黎晓吃了一剂镇定剂。

这是约会吧?黎晓开心极了,给他回消息。

【黎晓:yes,sir】

想了想,继续问。

【黎晓:你今天怎么迟到了呀?你知不知道人家好担心你,英语课都没好好上,光想着你了。你没事吧?】

顺带发了好几个可可爱爱的表情包。

直到上课铃响,他才回了消息。

【季扶倾:安心上课,好好学习。】

黎晓微微一笑,将手机揣进桌肚里,认真听讲。

作者有话要说:  看大家嫌进度慢,稍微修了一下。

这章是铺垫啊……季委的心理斗争我没法直接写出来。他究竟度过了怎样一个夜晚,靠大家自己脑补。

迟到,有不想面对的原因在。面对晓晓的开心,他的决定显得更加艰难。

虽说后面有火葬场,但我是非常心疼我宝贝鹅子的,他真的没有做错什么,只是在不合适的时间遇到了喜欢的人而已。

---

感谢在2021-07-19 23:59:11~2021-07-20 23:59: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淮年 3个;人间乌龙茶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5233881、识于微时 20瓶;人间乌龙茶 10瓶;月亮惹的祸、啊飘啊飘四处飘 9瓶;思璇 8瓶;咘吱 5瓶;温柔许愿者 3瓶;4jsvr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扶倾的消息来了。

【季扶倾:午休的时候,去音乐教室。】

短短十个字,喂黎晓吃了一剂镇定剂。

这是约会吧?黎晓开心极了,给他回消息。

【黎晓:yes,sir】

想了想,继续问。

【黎晓:你今天怎么迟到了呀?你知不知道人家好担心你,英语课都没好好上,光想着你了。你没事吧?】

顺带发了好几个可可爱爱的表情包。

直到上课铃响,他才回了消息。

【季扶倾:安心上课,好好学习。】

黎晓微微一笑,将手机揣进桌肚里,认真听讲。

作者有话要说:  看大家嫌进度慢,稍微修了一下。

这章是铺垫啊……季委的心理斗争我没法直接写出来。他究竟度过了怎样一个夜晚,靠大家自己脑补。

迟到,有不想面对的原因在。面对晓晓的开心,他的决定显得更加艰难。

虽说后面有火葬场,但我是非常心疼我宝贝鹅子的,他真的没有做错什么,只是在不合适的时间遇到了喜欢的人而已。

---

感谢在2021-07-19 23:59:11~2021-07-20 23:59: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淮年 3个;人间乌龙茶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5233881、识于微时 20瓶;人间乌龙茶 10瓶;月亮惹的祸、啊飘啊飘四处飘 9瓶;思璇 8瓶;咘吱 5瓶;温柔许愿者 3瓶;4jsvr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扶倾的消息来了。

【季扶倾:午休的时候,去音乐教室。】

短短十个字,喂黎晓吃了一剂镇定剂。

这是约会吧?黎晓开心极了,给他回消息。

【黎晓:yes,sir】

想了想,继续问。

【黎晓:你今天怎么迟到了呀?你知不知道人家好担心你,英语课都没好好上,光想着你了。你没事吧?】

顺带发了好几个可可爱爱的表情包。

直到上课铃响,他才回了消息。

【季扶倾:安心上课,好好学习。】

黎晓微微一笑,将手机揣进桌肚里,认真听讲。

作者有话要说:  看大家嫌进度慢,稍微修了一下。

这章是铺垫啊……季委的心理斗争我没法直接写出来。他究竟度过了怎样一个夜晚,靠大家自己脑补。

迟到,有不想面对的原因在。面对晓晓的开心,他的决定显得更加艰难。

虽说后面有火葬场,但我是非常心疼我宝贝鹅子的,他真的没有做错什么,只是在不合适的时间遇到了喜欢的人而已。

---

感谢在2021-07-19 23:59:11~2021-07-20 23:59: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淮年 3个;人间乌龙茶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5233881、识于微时 20瓶;人间乌龙茶 10瓶;月亮惹的祸、啊飘啊飘四处飘 9瓶;思璇 8瓶;咘吱 5瓶;温柔许愿者 3瓶;4jsvr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扶倾的消息来了。

【季扶倾:午休的时候,去音乐教室。】

短短十个字,喂黎晓吃了一剂镇定剂。

这是约会吧?黎晓开心极了,给他回消息。

【黎晓:yes,sir】

想了想,继续问。

【黎晓:你今天怎么迟到了呀?你知不知道人家好担心你,英语课都没好好上,光想着你了。你没事吧?】

顺带发了好几个可可爱爱的表情包。

直到上课铃响,他才回了消息。

【季扶倾:安心上课,好好学习。】

黎晓微微一笑,将手机揣进桌肚里,认真听讲。

作者有话要说:  看大家嫌进度慢,稍微修了一下。

这章是铺垫啊……季委的心理斗争我没法直接写出来。他究竟度过了怎样一个夜晚,靠大家自己脑补。

迟到,有不想面对的原因在。面对晓晓的开心,他的决定显得更加艰难。

虽说后面有火葬场,但我是非常心疼我宝贝鹅子的,他真的没有做错什么,只是在不合适的时间遇到了喜欢的人而已。

---

感谢在2021-07-19 23:59:11~2021-07-20 23:59: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淮年 3个;人间乌龙茶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5233881、识于微时 20瓶;人间乌龙茶 10瓶;月亮惹的祸、啊飘啊飘四处飘 9瓶;思璇 8瓶;咘吱 5瓶;温柔许愿者 3瓶;4jsvr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