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莲花翻车了 > 第47章 晋江文学城XLVI
 
chapter xlvi

时间悄然来到九点, 黎晓写完最后一道数学题,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这是本学期以来,她第一次“独立”完成作业, 一种难得的成就感涌上心头。

林衍辰将她的作业拿过去检查, 指出几处错误, 说:“写作业的时候要细心, 公式不套错。”

黎晓“哦”了一声,拿回来修改。

磨磨蹭蹭又过了半个小时,图书馆内人流渐少。

说是辅导两个小时,前前后后加起来都快三小时了, 林衍辰竟半点儿怨言都没有。

黎晓不再占用他的时间了。

“林学长,时间不早了, 我该回了。语文作业我还没写呢。”

“女孩子晚上一个人不安全, 我送送你。”林衍辰收拾东西, 问道, “你走西门还是东门?”

黎晓没有拒绝他的好意, 说:“西门。”

前往西门的路上, 林衍辰讲了一个有趣的小故事:“有一篇穿越小说, 男主和他的三个室友一起穿越了。男主穿越成一个郡王, 但和其他室友失散了。为了找到其他室友,他派人在城门张贴一张告示,出了一个对联题, 说要招谋士。”

林衍辰问黎晓:“你猜男主出了什么对联,才迅速和室友对上暗号了呢?”

这可把黎晓给难住了,她问:“什么呀?”

林衍辰:“奇变偶不变。”

黎晓自然而然地接了下一句:“符号看象限?”

林衍辰:“你看,学好数学还是挺重要的吧。”

黎晓大为诧异,居然还这样?

作者真是个人才。

“西门到了, ”林衍辰停下脚步,“你叫的车来了吗?”

黎晓看了一下手机,说:“已经到了,就在门口。”

这时,身后有鸣笛声响起。回头一看,原来她挡住了一辆灰色轿车的去路。

她立刻躲开,然后和林衍辰道别:“林学长,那我走了,下次再见。”

林衍辰微微颔首,说:“到记得给我发个消息,路上小心。”

既然她在他这里补课,那么他理应确保她的人身安全。

黎晓和他摆了摆手,从侧门出去,找到自己的出租车。

拉开车门的一瞬间,她恍惚想起,前几天,季扶倾也是在这里送她上车。那时竟不知,这是他对她的最后一丝温存。

那一晚,她离开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事情既已成定局,多说无益,可是……情景重现,难免会多想。

黎晓的眼神暗了暗。

在司机的催促声中,将车门“啪”地关上。

>>>

灰色轿车内。

“你妈妈特地打电话叮嘱我,让我一定要把你送回。”姜沛韬扶着方向盘,“她这个人啊,就是太过操心,生怕你路上出什么事。”

浅金色的液体香薰在玻璃瓶里微微晃动,季扶倾按着中控台的按钮,副驾驶的窗户随即降下。

一阵晚风拂面而来。吹散了熏人的橙花香气,也吹散了姜沛韬的说话声。

姜沛韬笑道:“我跟她说,得亏你是个男孩儿。万一你是个女孩儿,她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得担惊受怕。”

季扶倾目视前方,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那天晚上,他和黎晓的事情被姜沛玲撞破,自此之后,他彻底失去了自由。

怀疑的种子一旦埋下,就会生根发芽。

姜沛玲明面上没有说什么难听的话,可她现在每天上下学都亲自接送季扶倾,风雨无阻。如果季扶倾有事要留校,她会打电话和老师再三确认。

哪怕季扶倾已经和黎晓断了关系,他也无法取得姜沛玲的信任。

他像是生活在一座看不见的监狱里,四面全是密不透风的玻璃围墙。

“你妈妈对你,是关心则乱。”姜沛韬意味深长地说,“她一门心思都在你身上。”

季扶倾猜姜沛玲可没有提过关于黎晓的事。

在她看来,儿子产生早恋倾向,是她这个当妈妈的失败——明明已经严防死守了,怎么还有机会呢?

姜沛玲惯会旁敲侧击,让周围的长辈

对他进行提点和教育。

比如,他有事晚归,她和季建群一起在客厅里等他回。

又比如,他因黎晓和她产生隔阂,她找舅舅当说客,试图修补母子关系。

季扶倾的胳膊肘搭在窗沿上,漫不经心道:“我知道。”

“知道就好,”姜沛韬说,“你可千万不要让她失望啊。”

季扶倾“嗯”了一声,目光锁定前面那辆出租车。

黎晓就在那辆车里,刚刚他亲眼目睹她被另一个男生送到校门口。

可是,隔着重重阻碍,他看不见她的身影。

罢了。

他升起车窗,眼不见为净。

>>>

黎晓回到中,发现桌上有几根金灿灿的香蕉。她问:“哪儿来的香蕉?”

张阿姨解释说:“今天小区门口有人摆摊,我记得你上次自己买过香蕉,就买了几根。”

黎晓:“……”

不提这事儿她还真给忘了。

之前她为了陷害季扶倾,跑去小超市买烟。先是挑几根香蕉打掩护,结果突遇王主任,她吓得弃蕉而逃,是季扶倾把香蕉递给了她。

后来她才知道,他没有付钱。这一波是“借蕉献佛”,可怜老板,被他白嫖。

黎晓暗自嘟哝了一句:“白嫖怪……”

张阿姨又说:“进口香蕉,可贵了。你尝尝?”

她有一个专门记录日常开销的账本,每个月黎天亮会报销,黎晓不知道她有没有从这些渠道偷偷吃回扣……

不过这些不是黎晓该担心的问题,要骗也是黎天亮被骗。

黎晓在考虑另一个问题,有时间去把上次的香蕉钱给补上。

虽然只有四块钱,但是按照季扶倾的说法,她是偷香蕉的重大嫌疑人。万一老板哪天报警把她给抓了可怎么办?

黎晓从袋子里拿出一根香蕉,剥了皮,咬了一口。

不愧是进口香蕉,又大又甜。

手机震了一下,有人给她发消息。

【鲍晖:黎晓,有一部新上映的电影,口碑不错。】

【鲍晖:期中考试刚

结束,不如去放松一下心情。这周末你有空吗?】

黎晓现在不需要跟鲍晖借作业,他对她而言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但是……鲍晖这些日子对她有求必应,就这么把他踹到一边,过于绝情。

她才不要当季扶倾那样的白嫖怪!

自从黎晓被季扶倾拒绝之后,她不敢再随随便便玩弄别人的感情了。

先给人希望,再让人绝望,残忍程度不啻于凌迟。

黎晓叹了一口气。

从今以后,她要改过自新,和过去的自己说拜拜。而说拜拜的第一步,就是斩断“情丝”。

她打算和鲍晖见上一面,把话说清楚。

省得他像许开畅那样,大半年过去,还对她念念不忘。

【黎晓:有空。我请你看吧,上次就是你请我看电影。】

【鲍晖:哪有让女孩子付钱的道理,我请你。】

【黎晓:那到时候再说。】

【鲍晖:好。】

切出聊天界面,黎晓瞥见季扶倾的头像,蓦然失神。

她点开他的朋友圈,一片空白——可是对她隐藏了。

他这人一向狠心,之前拉黑她都不带通知的。

既然已经跟她说过“到此为止”了,那他肯定把她的联系方式都删了吧?

事到如今,她居然没有勇气发消息过去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测——她是不是真的被拉黑或者删除了?

这时,屏幕上方跳出一条新的通知。

【林衍辰:黎晓,你到了没有?】

居然把这事儿给忘了,黎晓心下茫然,收回思绪,一边吃香蕉一边打着字。

【黎晓:学长,我到了。下次再见。】

香蕉吃完,点击发送,然后把香蕉皮扔进垃圾桶里。

一通操作,回过神来,仔细一看——她怎么把消息发到了季扶倾那里???

让黎晓意外的是,消息成功送达,没有显示感叹号。

他没有删掉她的联系方式吗?

黎晓懵了,可她很快恢复镇静,将消息撤回。

前后只有不到一

分钟的时间,季扶倾应该没看见吧?他回消息的速度一向很慢。

系统提示:“你撤回了一条消息。”

这句话挺扎眼,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她怕季扶倾以为她余情未了,大半夜又骚扰他。

毕竟,她是有前科的。之前那句“哥哥,夜深了,妹妹好寂寞啊”,是每想起一次都会让她脚趾抓地恨不原地暴毙的存在。

黎晓决定解释一下,便又发了一条看似画蛇添足的消息。

【黎晓:不好意思,发错人了。】

谁知,对面的状态瞬间进入“输入中”,黎晓的呼吸一下子停住了。

不会吧不会吧?他不会看见了吧?

可是,“输入中”的状态仅仅只维持了一秒,便恢复如常了。

黎晓松了一口气,他应该只是看见了她的最新消息,看样子是不打算回复了。

他好狠的心啊。

黎晓立志要比他更狠心,于是又发了一条消息。

【黎晓:记得互删。】

发完这句话,黎晓切出去给林衍辰回复消息。

【黎晓:到了。】

【林衍辰:到就好。】

再度切回来,季扶倾仍没有回应。

黎晓的指尖在“删除”键上停顿了好久,最终决定将这件事交给季扶倾去做。

只要他删了,她删不删又有什么影响呢?

就好比,他拒绝了她,她一厢情愿又有什么用呢?

黎晓自嘲着摁灭手机屏幕。

>>>

第二天一早,费子阳准时到校执勤。

季扶倾站在校门口,低头在《值日日志》上写东西,看样子来了有一会儿了。

“季委,早啊。”

费子阳打了个招呼,却意外瞧见季扶倾眼底隐隐泛着一缕黑青色。

他不禁关切地问道:“季委,你昨晚没睡好吗?”

季扶倾执笔的手顿了一下,又继续写。

像是没听见费子阳的话。

“下次不用来那么早,”费子阳并不在意季扶倾理不理他,“早上多睡一会儿,才精神好。”



说着话,他忽然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黎晓背着书包,踏入校门。她分明看见了他俩,却一反常态地低下头,选择绕开。

“季委,你看她,好像在躲着我们。”费子阳拽了一下季扶倾,“她是不是又触犯校规了?要不要上去检查一下?”

季扶倾淡道:“不用。”

费子阳眼见黎晓走远,颇为不满道:“季委,你就惯着她吧,迟早给她惯坏了。”

季扶倾眉头微皱:“……你瞎说什么?”

费子阳四下瞧了瞧,这才小声说:“季委,我知道你舍不得。可是,这个黎晓——”

“没有舍不得,”季扶倾直截了当地说,“以后别在我面前提她。”

“我也不想提她,”费子阳有苦难言,“还不是看你对她……”

季扶倾冷睨了他一眼,他立刻住嘴。

口是心非,费子阳腹诽道。

虽然他不知道这两人究竟发生过什么,但是季扶倾对黎晓的态度,从始至终就和别的女生不一样。

执勤完毕,季扶倾回到教室,英语课代表来他这边收昨天的作业。

他刚把英语卷子递过去,鲍晖拿了一支笔着急忙慌地跑过来,说:“等一下,我好像忘记写名字了。”

鲍晖埋头在一堆卷子里翻找自己的,季扶倾拿出英语书和笔记本,准备预习下节课的内容。

这时,方脸男钱明旭从教室外走进来,拍着鲍晖的肩膀,说:“周末去不去玩密室?学校旁边那有一个新主题,血腥玛丽,恐怖题材。二班的几个人上周去了,说是特别刺激。”

“我不去,”鲍晖说,“周末有别的安排。”

“别的安排?”

钱明旭盯着鲍晖看了两秒,似乎看出些端倪来,随即坏笑道:“你是不是跟妹子有约?”

鲍晖找到自己的卷子,果然忘记写名字了。

他一边写着字一边得意地说:“我要去看电影。”

“跟谁去看电影啊?”

“不告诉你。”

“呦呦呦……”钱明旭揶揄道,“这么高兴,该不会是跟那个谁吧

。”

“哪个谁啊?”英语课代表也来凑热闹。

“还是谁?”钱明旭大声嚷嚷着,“六班的黎晓呗。”

鲍晖听了,又羞又窘又高兴。他说:“你小声点儿。”

钱明旭八卦地问:“终于要追到手了?”

“她说她要请我看电影,不用我花钱。”鲍晖卖着关子,“别的就不知道了。”

一群男生立刻开始起哄,还有人出起了馊主意。

“时机成熟就表白了,兄弟加油。”

“好好表现,争取上位。”

“看好你。”

鲍晖却说:“可是她最近心情好像不太好,估计是考试没考好,现在不合适吧?”

那些人一听,更激动了。

“女生越脆弱的时候,越容易拿下。真经。”

“机会难得,你要抓紧啊。”

……

热闹的谈话忽然被季扶倾的咳嗽声打断,大齐刷刷往他的方向看过去,只听他不冷不热地说:“要上课了。”

众人一惊,差点儿忘了纪检委员在这里,真是得意忘形了。

他们都以为季扶倾只是好心提醒不要公开谈这种话题,压根没往别的方面多想。

于是纷纷作鸟兽散。散场之前,还用眼神和手势给鲍晖鼓励和加油。

鲍晖主动和季扶倾说:“季委,我发誓我周末只是去陪她散散心,还没考虑到那一步呢。”

季扶倾:“……”

费子阳见状,说:“鲍晖,别怪我没提醒你。黎晓不是什么善茬,你最好离她远一点。”

鲍晖:“你怎么背地里说人女生的坏话?”

“我说什么坏话了?”费子阳说,“季委,你来评评理。”

季扶倾勉为其难地“嗯”了一声,这才慢条斯理地说:“还是少招惹女生为好。”

鲍晖:“???”

这话说的,怎么感觉他还挺有经验?

作者有话要说:  季委:头顶一片草原。

大家说想看学长的文,预收叫《她吻》,文案过几天写,感兴趣可以收藏一下~~

ps:本章的穿越小故

事参考自网络。

---

感谢在2021-07-23 23:59:03~2021-07-24 23:59: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woqu、45106957、vitamin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耶阿娘的歌隼汤 20瓶;鸢与、清扬婉兮 10瓶;诗宝 9瓶;西西yeol 5瓶;无糖白米粥 3瓶;思璇 2瓶;初商二六、一颗葡萄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