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莲花翻车了 > 第48章 晋江文学城XLVII
 
chapter xlvii

周五放学之后, 薛南枝喊黎晓一起去音乐教室。

黎晓不太想回那个伤心地,便说:“我不过去了,晚上约了林学长补课。”

薛南枝却道:“你跟他说一声, 晚点过去也没关系的。”

“可是……”

“别可是啦, 你就当陪我过去。”薛南枝不由分说地挽住黎晓的胳膊, “我跟你说, 今天交响乐团要来新的钢琴手。”

新的钢琴手?

这句话让黎晓再一次意识到,季扶倾的痕迹被一点点地从她的生活里擦去。

除了偶尔在他执勤时碰面,两人之间再无交集。

黎晓问:“谁呀?我认识吗?”

薛南枝卖了个关子:“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于是,两人一道前往音乐教室。

时间进入五月, 气温已高,白昼渐长。艺术楼下有几株高大的洋槐树, 洁白如雪的槐花一串串地挂满枝头, 香气随风荡漾。

二楼有隐隐约约的钢琴声。

以黎晓对音乐不多的见解, 这琴声欢快活泼, 演奏风格和季扶倾大为不同——他弹琴给人一种沉稳又冷静的感觉。

到了音乐教室, 有几个女生围在钢琴旁, 对新来的钢琴手充满好奇……和怜爱, 像是组团参观动物园里可爱的小动物。

一个面庞稍显稚嫩的男生坐在琴凳上, 他穿着的红白校服,是黎晓没见过的款式。

“他不是c大附中的学生?”黎晓惊讶。

“谁说不是了?”薛南枝说,“他是初中部的小学弟, 已经确定直升高中部了。九月份就入学。”

c大附中除了高中部,还有初中部。两个校区不在一起,初中部在另外一条街。黎晓不认识初中部的学生很正常。

“初中生?”黎晓问,“高中部连个钢琴手都找不到了吗?”

“找是找得到,不过……要么是水平不太够, 比季扶倾差远了。要么是忙着学习,没空参加排练。”薛南枝解释道,“听说这个学弟钢琴弹得特别好,

拿过不少奖,是郑指钦定的新钢琴手。”

黎晓“哦”了一声,心中有一瞬的许怅然若失。

原来,每个人都是可以被取代的,谁又能说谁是谁的独一无二呢?

围观的女生们对这位学弟格外感兴趣,问题一个接一个地抛过来。

“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陆蔚禹。”

“怎么写啊?”

“陆地的陆,蔚蓝的蔚,尧舜禹的禹。”

“弟弟,你学钢琴几年了?”

“快十年了。”

……

问什么答什么,乖巧极了。

黎晓没去凑热闹,她找了新的谱子练习三角铁。

短短一两个月的时间,她发现学习乐器其实是一件很枯燥的事。为了台上的几分钟,台下要付出百倍千倍的努力。

不知其他人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多年如一日地坚持练习。

没过多久,贝多芬来了,众人回到自己的位置。

他清了清嗓,说:“介绍一下咱们交响乐团新来的钢琴手,陆蔚禹。他现在念初三,比你们大家年纪都小。”

陆蔚禹从琴凳上站了起来,毕恭毕敬地说:“学长学姐们好,我是陆蔚禹,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打完招呼,还向四个方向分别鞠了一躬。

他好像有些紧张,有一个方向对着墙,并没有人,他却鞠躬鞠得很认真,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陆蔚禹稍显尴尬地坐了下来,低头抠着琴键。

黎晓见他面色涨得通红,便说:“学弟,放轻松,你很棒。”

他看了一眼黎晓,脸色更红了。他轻声说:“谢谢学姐鼓励。”

一副乖宝宝的模样,惹得黎晓母爱泛滥。

这时,音乐教室门口有人来了。

黎晓抬眼一看,季扶倾?他怎么来了?

贝多芬见了他,倒是不意外。他指了指陆蔚禹的方向,又和季扶倾耳语了几句。

季扶倾点着头,等贝多芬出了门,朝这边走来。黎晓不想看他,低头胡乱地翻着乐谱。

陆蔚禹礼貌地叫了一声:“季学长好

。”

黎晓记得,季扶倾以前也是c大附中初中部的,看样子两人认识。

季扶倾“嗯”了一声,“有些事情,我跟你交接一下。”

“学长等等,我拿个本子记一下。”陆蔚禹说。

“不用,你听我说就行。”季扶倾道,“等会儿我有别的事,赶时间。”

季扶倾和陆蔚禹说了一些注意事项,他全程没往黎晓的方向看,她也只是随便听了一耳朵。

难以置信,他们曾在这间音乐教室里打情骂俏,现在却形同陌路。

黎晓心不在焉地敲着三角铁,薛南枝偷偷靠过来,胳膊弯捣了一下她。她一惊,问:“你怎么来了?”

“刚刚林学长问我你今天怎么没去c大找他,”薛南枝说,“你是不是忘记给他发消息了?”

新来的小学弟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她竟忘了还有这么一茬。

她赶忙从书包里翻出手机,林衍辰果然给她发了两条消息。

【黎晓:学长,对不起。我今天和薛南枝在社团,等活动结束我就过去。刚刚忘记给你发消息了。】

【林衍辰:没事。来之前提前十分钟给我发个消息就成。】

【黎晓:好的。】

发完消息,黎晓抬头,这才发现钢琴旁的两个人似乎在看她这个方向,交谈声诡异地静止了片刻。

季扶倾回过神,继续说:“……如果最后一个离开,要记得关灯锁门。”

他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然后看了一眼时间,说:“你记住这些就行了。没别的事,我就走了。”

前后一共只花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

“季学长,我能加一下你微信吗?”陆蔚禹说,“有什么事情方便和你请教。”

季扶倾掏出手机,调出二维码。扫码之后,陆蔚禹说:“谢谢学长,学长再见。”

终于加上了仰慕已久的学长,陆蔚禹看起来很高兴,他的目光又转向另外一边。

“学姐,我能不能也加一下你的微信?”他拿着手机过来了



黎晓眉梢轻抬,陆蔚禹红着脸补充说明:“我也有很多事情想和学姐请教,不知道学姐方不方便?”

季扶倾本已转身要走,听见这话,视线扫了过来,似乎想等黎晓表态。

黎晓却当他是个透明人,直接说:“可以啊。”

陆蔚禹成功加上黎晓的微信。

“原来是黎晓学姐,名字真好听,”陆蔚禹夸道,“学姐的头像也好好看。”

黎晓的头像是她本人的照片。

她笑了笑,学弟嫩是嫩了些,嘴巴倒是挺甜,会哄人开心——比某人强多了。

黎晓的眼神状似不经意地往季扶倾那里瞟,一对视,他便撇开目光,径直离开了。

背影显得清冷又倨傲。

薛南枝在一旁看了一出好戏。

等陆蔚禹回去,她小声说:“……这个小学弟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看上去那么乖,要微信的时候胆子还挺大。”

黎晓闻言,耸了一下肩。薛南枝轻轻推了她一下,感慨道:“你啊你……”

后面的话,她不说,黎晓也懂。

“其实学弟也挺好的,又乖又帅,还有才华。”薛南枝分析道,“不比季扶倾差的。”

黎晓敲着三角铁,不懂薛南枝为什么要拿学弟和季扶倾做比较。她直言道:“我对初中生小屁孩没兴趣。”

“再过两个月就不是初中生了。”

“那也不行。”

“那你怎么还让人家加你微信。”

“难道要拒绝?学弟要是哭了怎么办?”

“……”

黎晓说得有道理,她对付男生真是有一套,难怪她那么受男生欢迎——不因外貌出众而自命清高,反而很容易亲近。

薛南枝曾以为,长得像黎晓这么漂亮,人生就没烦恼了。可现在看来,黎晓也有自己的烦恼。

果然,人生的烦恼像抽不完的丝,绵绵不尽。

>>>

六点半,黎晓收拾东西离开音乐教室。

她和林衍辰约的是七点见面,在此之前,她还有另外一件事要做。

黎晓出了c大附中南门,沿着辅路一直走,找到之前她偷偷买烟的那家小超市。

老板穿着拖鞋汗衫,翘着二郎腿,用手机打着斗地主。

水果摊上方有一个小风扇,系着一条红布带,驱赶苍蝇蚊虫。

这堆歪瓜裂枣,黎晓实在没有购买的欲望。她走进小超市里,看见货架上有几瓶橙汁。

之前体育课上打篮球比赛,体委批发的这就是这种橙汁,她还给季扶倾送过一瓶。

结果呢?好心当成驴肝肺。

当时觉得他只是嘴硬,才会拿了橙汁又不肯喝。要是那个时候就看清他冷性薄情的真面目,兴许还能及时止损。

这橙汁一瓶五块钱,上次林衍辰请她吃了一顿晚饭,刚好可以当做回礼。

黎晓拿了一瓶橙汁放上柜台,老板抬头看了她一眼,指了指墙上贴着的二维码:“五块钱,自己扫。”

看来老板没认出她,否则得让她还香蕉钱了。

黎晓直接付了十块钱。

提示音响,老板刚好打完一局,他看了看手机,说:“你多给了五块钱。”

“老板……”黎晓说,“我上次买香蕉忘记给钱了。”

老板眯着眼睛看了黎晓两秒,总算是想起了什么。他说:“后来不是有人帮你给了吗?”

黎晓惊讶,季扶倾不是没给钱吗?怎么回事?

老板解释说:“好像是一个多月前,有个男孩子过来,说要付香蕉的钱。不是他主动提,我都忘了这一茬了。”

“……男孩子?”黎晓问,“是不是长得很高?”

“对,个头是不矮。跟你一个学校的吧?我看也穿的校服。”老板说,“他还特地跟我解释了一下,说香蕉不是你拿走的,然后把钱给付了。”

“跟你一样,他也给的五块钱。”老板补充说明,“你俩还挺有默契。”

知道自己理亏,所以多给了一块钱做补偿。

黎晓:“……”

看样子,季扶倾是事后去帮她补付了。她怎么从来没听他提过这回事?他是打算学雷锋默默做

好事不留名么?

骗子,之前还骗她说什么老板会报警抓她。

老板多收了五块钱,又不大想还,便说:“你要不再拿一瓶橙汁吧,刚好凑个十块钱。”

黎晓也不好意思让老板退钱,便折回货架,又拿了一瓶橙汁,准备等会儿和林衍辰一人一瓶。

出了小超市,天已经黑透了。

黎晓往巷子外面走,背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她依稀听到谈话声,好像在说关于学生会的事。

她认出了声音,心头一紧,却没有回头。

季扶倾……他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又是跟着王主任来抓人?

作者有话要说:  来了来了。

---

感谢在2021-07-24 23:59:08~2021-07-25 23:59: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今天早点睡 37瓶;发财小能手 8瓶;一颗葡萄、富川一枝花、栎莨、细嗅蔷薇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