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陆楚辞陆邺七 > 第1章 别后多年,再相见
 
在星城川流不息的人潮里,我和陆邺七猝不及防的打了个照面。

我有那么一刹那的恍神,随后拔腿就跑。

很多年以前我见到他也是这样,生怕脚步太慢,去到他身边的时候太晚,但多年以后,我见了他却落荒而逃。

陆邺七没有追上来,我慌不择路的上了一辆公交车,坐稳后,感觉心扑通扑通的像是要跳出来一样,我想我一定是看走了眼,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这座南方的城市,他不是应该在北方的监狱里服刑吗?

初秋变了天,风儿一吹,身子微凉。

我换了好几趟公交车后,又回到了时隔五年后和陆邺七相遇的原点,我是去应聘促销员职位的,但很不凑巧的是,时间已经过了,我求了超市主管很久,人家不肯再给我机会。

应聘又失败了,没有钱交房租的话,我和孩子就要露宿街头。

一想到晚上大嗓门房东来催租时凶巴巴的样子,我默默的抹了一把泪,暗暗在心里下定决心,再也不能让孩子受到惊吓了,江边今晚有烟火,我可以带孩子去看看,等房东睡了再抱着孩子回去。

打定主意后,我省下两块钱公交费,来到孩子上学的幼儿园。

结果老师告知我,孩子被人接走了。

我几乎站立不稳,老师急忙解释,对方说是孩子的父亲,并且说明了我的情况后,强制性的把孩子带走了,是校方领导亲自点头同意的。

陆邺七!

一定是陆邺七!

这五年,我从北方带着孩子一路流浪到南方,就是为了逃离他的手掌心,但他手底下的兄弟一个个的,从没对我手软过,他们都恨我,恨我当年心狠,亲手把他送进了暗无天日的监牢,他们更恨我无情,当年不顾他的苦苦挽留,执意要离开他。

其实积蓄花光后的这两年,我是真的过得很惨,但这一年,一路走来虽然不易,但每到关键时候总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托着我,日子只要稍微好过一点,我就很害怕,于是我不断的出逃,又不断的掉入这样的死循环。

终于,他来了。

按照他给的地址,我破天荒的打了个车,来到位于河西的一个别墅区。

门是虚掩着的,我蹑手蹑脚的推门进去,屋子里漆黑一片,全被黑色的窗帘挡着,我喊了一声思琪,回应我的是门轻轻关闭的声音,我猛的回头,整个身子就落入了一个久违的怀抱里。

陆邺七身上有着我熟悉的味道,他的呼吸很急促,将我抱的很紧。

我用尽全力都没能把他推开,他急了,声音颤抖的在我耳边说:

“小辞,今天是你的生日,让我抱抱你好吗?”

原来今天是我生日,我都忘了。

自从五年前我生日那天亲手把陆邺七送进监狱后,我就再也没有过过生日,甚至我对秋天都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厌恶,尤其是此刻,在他的怀抱里,我感觉到一股钻心的疼,我们说好的,此生不再见,就算我过的不好,也请他袖手旁观。

我到底是推开了他,退后两步问他:

“思琪呢?”

陆邺七上前来抓住我的双臂:

“小辞,思琪,思琪,是代表你思念七哥吗?”

我不由得冷笑一声:

“陆邺七,别骗自己了,四年前我生下思琪的时候,你的好兄弟就已经把你和思琪的亲子鉴定结果告诉了你,今天你靠着你的人脉关系抢走我的孩子又有何用?思琪终究不是你的儿子,难道你养了我十七年,还想再抚养他的孩子吗?”

提起他,陆邺七的手颓然放下,哑着嗓子无比沧桑的说:

“你终究是不肯再叫我一声七哥了。”

那一年,他那只修长的手落在我眼前,我把小手放在他宽大的掌心里的时候,曾怯怯诺诺的问他,你是谁?

他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低头掐了掐我的脸蛋后柔声说,以后,你就叫我七哥。

七哥,七哥。

我曾以为如果幸福能用文字来诠释的话,那我的幸福一定是这两个字:七哥。

但我们之间,终于是回不去了。

我冷笑一声:“陆邺七,你食言了。”

陆邺七的气息有些焦急,喉结吞水的声音清晰入耳:

“小辞,五年的代价,还不够吗?你到底要七哥怎么做,你才肯原谅我?”

我是在陆邺七入狱的第三年,带着思琪在江城刚刚稳定的时候被他的兄弟找到百般刁难,才得知他俯首认罪的名头,不是交通肇事罪,而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