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陆楚辞陆邺七 > 第19章 我愿意用我的命换她活着
 
陆邺民猖狂大笑:

“弟弟,你听听,你这个女人啊,固执的很,不管你对她做了什么,哪怕你让她误解你,痛恨你,可到头来,她还是爱着你,我不得不说,我很羡慕你,所以这个女人,必须要死。”

这个男人已经失去了理智,我对着屏幕大喊:

“陆邺七,选思琪,思琪要是死了,我也不会独活的。”

陆邺七没有理会我,而是摊开手中的东西对陆邺民说:

“你在美国做的体检报告出来了,是误诊,哥,回头是岸吧,叔叔之所以把陆氏集团交给我,是因为心疼你,你从小身体不好,叔叔不想你太过于劳累,你见到的那份遗嘱,只是叔叔立下的其中一份,还有一份遗嘱,是叔叔这些年来在海外置办的所有房产和开设的公司,他很爱你。”

陆邺民自然是听不进去的,陆邺七继续说道:

“对,没错,叔叔一生只爱林兰这一个女人,但他终身未娶并不全是因为他无法再爱上别的女人,而是他想把所有的爱都给你,叔叔说你孤僻,敏感,不擅长和人交往,他怕自己再婚后你会受委屈,我们的父母你是知道的,一对艾滋病患者,叔叔不许他们接近我们,只是为了保护我们,你只看到了其中一个遗嘱,就走错了道,但现在回头还不晚,哥,回来吧,把叔叔也接回来,我们一家人在一起。”

就连瘫在地上的徐梦鱼,也怯怯的拉了拉陆邺民的裤脚:

“回头吧。”

陆邺民咆哮着踢开了徐梦鱼:

“回不了头了,当年你亲手策划了谋杀你父母弟弟的那场车祸,又亲手把梁沐生从楼顶推了下去,你以为你还能回头,你只有跟着我一起下地狱。”

徐梦鱼悲戚痛哭:

“那我做这些都是为了什么?还不都是因为你说的,你如果得到了陆氏集团,我就是掌权人,现在你得到了什么?你个懦夫,你得到的只有恨,没有爱。”

陆邺民失控了,朝着徐梦鱼腿上开了两枪。

一枪打偏,另一枪打中了徐梦鱼的小腿肚。

听到枪响,陆邺七冲过了第一道屏幕,在他即将破门时,陆邺民对着手机喊:

“杀了他儿子。”

千钧一发之际,视频中,瘫痪多年的陆栋梁突然站了起来扑向了思琪。

枪声响,人倒下。

和陆栋梁一起倒下的,还有视频中的两个黑衣人,我看到一群警察闯进了宅子里,思琪讪讪的从陆栋梁的怀里探出头来,一个外籍警察放下了枪,伸出手去抱思琪,用很蹩脚的中文对思琪说:

“宝贝儿,游戏结束了,你怕不怕?”

刹那间,我泪流满面。

儿子很勇敢的说了句,不怕,可是爷爷怎么还不起来?

外籍警察把思琪抱回了房间,然后指着屏幕对儿子说:

“跟爸爸妈妈说,你爱他们。”

陆思琪揪着眉心沉思了片刻,说了一句:“妈妈我不在你身边,你要勇敢,妈妈我爱你。”

外籍警察耸耸肩,然后对镜头说:

“陆sir,看来你这个爹地做的很失败,我这儿不负重托,希望你那边也有好消息传来,你儿子很勇敢很可爱,让他跟我家妮儿玩两天,兄弟,goodluck。”

黑屏后,我的心才刚放下又提了起来,陆邺七高举着双手进了屋,

陆邺民立即退到了我身后,那把枪就指在我的脑袋上,徐梦鱼流了很多血,整个人蜷缩在角落里,咬紧牙关不敢再哼声。

屏幕显示上,警察救出了郁姨。

陆邺民突然就笑了,不知道他摁了哪里的开关后,陆邺七身后的那扇铁门,哐当一下就落了下来。

屋子里除了那盏昏黄的吊灯,再无其它光亮。

就连所有的显示屏幕都已经关闭,这个房间密不透风,只有我们四个人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陆邺七把诊断报告摆在我的脚边:

“误诊这件事情,就跟你误会叔叔的遗嘱一样,哥,你还能回头。”

陆邺民咆哮:

“回不了头了。”

陆邺七也吼了一声:

“怎么回不了头?你放下枪自首,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我会找最好的律师给你打官司,你是美籍华人,我们能做很多的争取,还有你的身体,只不过是羸弱一点而已,我可以给你找最好的老中医帮你调养,还有她腹中的这个孩子,属于你的孩子。”

陆邺民低头看了一眼脸色苍白失血过多的徐梦鱼:

“别跟我提她,她跟我上床的时候,心里想的却是你,陆邺七,别怪我不念手足之情,现在我给你一个活着走出去的机会,再看这个女人一眼,然后给我滚,这里全都是汽油,我总要拉上一个人当垫背的。”

陆邺七当然不肯走,我冲他大喊:

“陆邺七,还记得我们在医院病房里说过的话吗?我恨你,我们之间早就恩怨相抵了,你走吧,这辈子我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你,你滚,你快滚。”

陆邺民掐住我的脸蛋,啧啧两声:

“我还真是羡慕死你们了,都把误会闹的这么大,连三两句澄清的话都没有,还一心只想让他活下去,陆邺七,你命可真好。”

陆邺七一直都很冷静,包括他说:

“我愿意用我的命换她活着。”

陆邺民晃晃手:

“既然你不愿意苟活,那我们就一起去死吧。”

徐梦鱼突然爬起来抱住陆邺民的腿哀求道:“既然他舍弃了活下去的机会,邺民,你放我出去吧,我腹中怀的是你的孩子,你陆邺民的孩子,难道你不想让他来到这个世界看一看吗?我知道你恨我,但法律会惩罚我的,我会受到应有的报应,可我们的孩子是无辜的啊。”

趁着陆邺民恍神的瞬间,陆邺七疾走两步,却还是被陆邺民发现了,砰砰两枪过去,我的心都快蹦出来了。

所幸,他并没有打中陆邺七。

而徐梦鱼的乞求没有得到回应后,她求生的欲望很强烈,又伸手来拉我:

“楚辞,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帮帮我,救救我腹中的孩子。”

我厌弃的甩开了她:

“你最爱的男人就在你眼前,能跟他一起去死,你不觉得很幸福吗?与其一个人苟活在这世上,还要遭受众人的白眼,你又何苦求生呢?就让我们一起去死,这样的话你就不用生下一个杀人犯的儿子,你的后半生也不用在暗无天日的监牢里度过,他虽然恨你,但他更爱你,他舍不得你出去后受这些苦,所以才要你跟我们一起走的,你怎么能不领情呢?”

只有陆邺七知道我说这番话的用意,偏偏徐梦鱼没听出来,死死掐住我的胳膊诅咒我:

“陆楚辞,没想到你当妈了之后,你的心竟然这么狠,那好,那我们一起去死,就算是到了阴曹地府,就算是投胎到下辈子,我也要和你争这个男人,只要有我在,你就休想和他比翼双飞,我诅咒你们生生世世中间都隔着一个我,永远无法厮守相伴。”

陆邺民气的猛烈咳嗽几声:

“你个贱女人,死到临头你还想着他,你很想和他一起去死对吗?我偏不给你这个机会,从现在开始倒数十个数,你要是不能从这儿爬出去...”

话未说完,徐梦鱼已经艰难的朝着门口爬去了,鲜血染红了她的脚。

一个人在死亡面前的求生欲,是无可估量的。

到了铁门边,陆邺民摁了开关,外面齐刷刷的全都是警察。

陆邺民手里的那把枪,再次对准我的太阳穴:

“我警告你们,你们谁敢动一下,这个女人就会立即死在你们眼前,陆邺七,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跟这个贱女人一起滚出去,否则的话,你就只能和我们一样,万劫不复。”

逃生的大门就在陆邺七的身后,我挣扎了好几下,陆邺民躲在我身后,快速的拿手枪砸了我的头,我感到一阵眩晕,陆邺七的影子在我面前重叠了好一会儿后才变得清晰。

徐梦鱼爬了出去,眼看着铁门就要再次关闭了,我哑着嗓子求他:

“快走,我们要是都死了,谁来照顾思琪,七哥,如果你爱我的话,现在就走,七哥,算小辞求你了,思琪从来都没有感受过父爱,他从来都没喊出过爸爸二字,你怎么忍心看着我们的孩子一辈子都不知道爸爸这两个该怎么读怎么写,七哥,快走吧,求你快走。”

陆邺七往前两步,陆邺民厉声呵斥:

“站住,你敢上前一步,她必死无疑。”

陆邺七惶恐,摆摆手:

“好,我不动。”

铁门要关了,屋子里渐渐黑暗了下来,我声嘶力竭的求他:

“快走啊,陆邺七,你要是敢让我的儿子孤零零的活在这个世上,我生生世世都不会原谅你的,你走,就当做二十年前的我溺死在水中,就当做我...”

从来没有出现在你的生命里!

这句话哽在了喉间,陆邺七猛的扑了过来吻住了我的嘴。

我面前的那扇通往活着的大门,缓缓紧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