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陆楚辞陆邺七 > 第20章 后半辈子做你的盖世英雄
 
这个吻又急又呛,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陆邺七捧住我的脸,摸着从我额头上留下来的血液,和我额头相抵,柔声的哄着我:“别怕,小辞别怕,七哥来了。”

我先是笑了,而后又哭了:

“你个傻子,你应该扑向他,夺了他的枪,把我救出去。”

陆邺七红了眼眶,像个做错事情的孩子一样,亲吻了我眼角的泪后,他沙哑着嗓子说:

“我怕,我怕我失手后,连最后亲吻你的机会都没有了,小辞,你还恨七哥吗?临死之前,需要七哥把所有的事情都跟你解释一遍吗?”

我噙着泪花摇头:

“都要死了,说这些做什么,不如好好抱抱我,反正下辈子,我是绝对不会再做你妹妹的。”

陆邺七紧紧抱住我,在我耳边说:

“好好好,不做妹妹,做我的女人,我最爱的女人。”

我娇嗔一声:

“你休想。”

在我们身后的陆邺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怒喊一声:

“够了,腻腻歪歪儿女情长,都要死了还在这儿恶心人,一想到黄泉路上我还要看着你们你侬我侬,我真想让你活着啊,陆邺七,你只有活着,才知道在这世上空空荡荡的滋味是怎样的。”

陆邺七抬头:

“既然你不想让我们在一起,那你放她走,我陪你去死,下辈子我们还做兄弟,就生在穷苦人家,你有一个馒头,分我一半,我有一碗粥,也分你一半,我们一起帮爸妈干活,一起去学校上课,一起...”

不等陆邺七说完,一把匕首扎进陆邺七的大腿里:

“一起是吧?那就先和我一起,一起承受这份疼痛,你知道从小到大,我最恨你什么吗?”

陆邺七的额头冒着汗珠,我的双手被绑不能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挣扎着坐在我身边,咧嘴笑着问:

“是什么?”

陆邺民忿忿不平的说:

“是你每次来看我的时候,都对我说,哥哥吃糖,吃糖就不苦了。”

多么温馨的兄弟情啊,然而陆邺民的下一句竟是:

“于是我就信了,可我吃了那么多的糖,到头来呢?我得到了什么?依旧苦涩的生活,和一张诊断出我有糖尿病的病单,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不公平,你毁了我的一生,却偏偏活的比我幸运,陆邺七,到今天了,我想问问你,你平时吃糖吗?”

记得小时候,陆邺七也是这么哄我的。

我身体也弱,每年一到换季就会持续不断的感冒发烧,所以我每年都要喝好几次中药,每次陆邺七都端着药来我身边,另一只手抓着一把五颜六色的糖果,他告诉我说,吃完药之后再吃颗糖,一点都不会苦。

然而每次喝下去的中药都苦到我眼泪直流,只是吃了他剥的糖后,我的心情就会立刻变好。

长大后,我的身体依旧会在换季的时候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也免不了要喝各种苦涩的药,陆邺七哄我的方式,仍然没变。

面对陆邺民的提问,陆邺七伸手去摸口袋,陆邺民随即又扎了他一刀:

“你想做什么?”

陆邺七咬牙忍着痛,从口袋里掏出三颗糖来,一颗剥开塞进了我嘴里,另一颗放进了自己嘴里,剩下那一颗,他笑了笑,准备扔掉。

陆邺民突然夺了他手中的糖:

“这是给我准备的?”

陆邺七点点头:

“你从来没有得什么糖尿病,只是你心里有魔障,一吃甜食你就会想起我,而你想起我,就会滋生恨意,你大概这辈子都不会明白,叔叔到底有多疼你,你只知道我从小就接触家族企业,但你并不知道,你在叔叔身边享受着家庭温暖的时候,我已经在各种报表数据及市场分析里焦头烂额,我也羡慕你,想和你一样,轻轻松松的过日子,衣食无忧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被陆邺七捡回来的时候,他每天都很清闲。

班上的同学都很羡慕我,他们总是问我,为什么你哥哥每天都送你上学放学,你们家这么有钱,为什么不让司机和保姆送你?

那时年纪小,回去后傻乎乎的问七哥,为什么你有那么多的时间陪我?

七哥的回答是,因为你是我的妹妹啊,哥哥陪伴妹妹,天经地义。

直到很多年后,七哥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里晕厥过去,医生说是长期的过度劳累导致,我很惊讶,我的七哥一直都很闲,怎么会过度劳累呢?

后来,在七哥住院的那段时间里,唐幸带来了很多的文件,还有各种各样需要七哥亲自去解决的事情。

郁姨告诉我,每一个看起来毫不费力的人,其实都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拼尽全力。

他在我身上所花费的每一分钟,都需要用自己的睡眠时间来弥补。

只是我对他而言,比工作,比事业,比自己更重要罢了。

七哥所付出的努力和承受的压力,我们能看到的只是一部分,在我们看不到的那一部分里,他有多拼命,谁也不知道。

陆邺民似乎被刺激到了,他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耷拉着脑袋看着我们:

“那现在呢,我亲爱的弟弟,你最想做什么?”

陆邺七把目光转向我,伸手拭去我眼角的泪,托着我的下巴亲吻了我:

“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和我爱的人在一起,我曾经幻想过,如果我的丫头哪天长大了,她做好了为人妻为人母的打算时,我就向她求婚,如果她接受了我的求婚,我就带她去美国见我的哥哥,我想把我的幸福和喜悦分享给他,告诉他,我们每个人活在这世上,都会有一个天使降临,陪伴左右,我希望我的哥哥也和我一样,拥有深爱的人,过最平淡幸福的生活。”

我有些担忧的在陆邺七耳边说:

“你这么刺激他,不怕他把我们都杀了吗?”

陆邺七嘴角一扬,掐了掐我的脸:

“我的小傻瓜,你不会到现在还抱着想活着出去的希望吧?别怕,不管是活着还是死去,七哥都永远在你身边陪着你。”

我瘪着嘴快哭了,七哥严厉的看着我:

“都是做妈妈的人了,动不动就哭鼻子,还没我们的儿子勇敢,羞不羞啊。”

我就是忍不住想哭,我一点也不怕死,只是想到思琪还没有叫过他一声爸爸,心里酸楚,眼泪也就哗哗的落了下来。

我哽咽着声音说道:

“可是思琪还来不及叫你一声爸爸,以后思琪就没有爸爸了。”

陆邺七搂住我的肩膀:

“是我欠思琪的,但我此刻有你就足够了。”

陆邺民被触动了,似乎是想到了他的孩子吧。

他站起身来,弯腰来解开捆绑我的手铐:

“如果你们能活下来,会善待我的孩子吗?”

陆邺七不想放弃,紧抓住他的手:

“哥,你的孩子,应该被自己的父亲宠爱,我们从小都失去了父母的爱,我们的悲剧不能在孩子们身上重演。”

陆邺民有些颓然:

“活着无趣,何必活着,你们走...”

吧字未出口,一声枪响,子弹从陆邺民的胸膛穿过,黑暗的屋子里冒出一道光来,陆邺民倒下的时候,冲着陆邺七大喊:

“快带她走。”

已然来不及,陆邺民倒下时碰到的机关,蹭的一下冒出火苗,一下子就将我们轰的一下冲下了床,火花瞬间就在屋子里蔓延开来。

大火将我们团团围住,熊熊吞噬,我被浓烟呛的喘不过气来,七哥把我推到了墙角,拼命的拍打着我身上的火苗。

而七哥的背后,大火点燃了他的衣衫。

短短数秒,铁门被破,我被人抱起的那一刻,七哥紧抓住我的手,虽然他声音微弱,我却听的很真切。

七哥说,丫头,若七哥能活下来,后半辈子做你的盖世英雄。

而我最爱的七哥,在我面前变成了一团火球,只剩下猩红的火焰充溢着我的双眼。

那场大火,陆邺民胸口中弹葬身火海。

我在七哥的庇护下,安然无恙,只是浓烟呛鼻,医生建议我尽快进行堕胎手术。

可我不舍,毕竟是我和七哥的孩子。

七哥也被救出,重伤入院生命垂危,在医院昏迷了足足两月。

七哥醒的那天,我在医院做孕检,警察直接把他带走了,五年前的那场车祸,肇事者虽然是陆邺民,但那份监控视频的资料早就出现在七哥的面前,徐梦鱼因谋杀一家三口及梁沐生的大罪,被判了死刑,但因她腹中的胎儿,改为了死缓,她心有不甘,拉了七哥下水。

这件事情如果交给律师来打官司,是有可能胜诉的。

毕竟知情不报属于消极行为,刑法没有规定判处什么,但徐梦鱼的指控是,陆邺民在回国时的住址,是陆邺七的别墅,算是给罪犯提供了居住场所,构成了包庇窝囊等犯罪行为。

我去见过徐梦鱼,她心里充满了恨,直到探监结束,她口中依然是那句,陆楚辞,人生在世活到一百也才区区三万多天,既然我得不到他,那我能耗一天是一天。

事到如今,犹不知悔,至此,我再没听到过关于徐梦鱼的任何消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