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是玛丽苏这个设定必不可能是假的 > 第70章 第 70 章
 
悟子哥被产屋敷主公拒绝了, 但是他并没有生气的样子,他只耸了耸肩, 随后拜托了主公如果鬼杀队的大家修炼波纹成功,那么一定要记得把波纹打无惨,无惨鬼哭狼嚎的场面拿手机拍下来。

悟子哥在说的时候还手把手演示了一番如何拍小视频的问题。

我心底默默给还不知道自己会面临什么的无惨点了根蜡。

安息吧,无惨。

在做完这一切后我和悟子哥就与主公告别了。我想了想最后决定还是和悟子哥一起传送回去打大家一个猝不及防。

而且如果悟子哥被传送回去不在狱门疆的话,那花茗我相当于多了个帮手!

我要让这群玩弄纯情少女感情的家伙感受一下我的愤怒!

——而一直到传送阵亮起来之前,我都是这么想的。



现在的局面着实有些复杂,我的脑门正中贴着一块纱布,现在正在医院病房的病床上思考人生。

我面前的医生名为家入硝子, 她正叼着一根烟, 拿着一张表边写写画画, 边问我是否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而在她旁边是我更要熟悉一些的与谢野晶子, 她正拿着小酒瓶一口一口喝着,看着我的视线中带着几丝可惜。

“我觉得自己还ok。”我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像小鸡啄米一样的点了点头。

在我说完自己无事后, 家入医生将表收了起来,然后和与谢野打了个招呼一起出了门外走向其他病房。

病房内只剩下了我和两个病友。我隔壁的病友是一位叫伏黑惠的少年,而另一边,是一位叫野蔷薇的少女, 两人的伤势在不久之前看起来比我的伤势要严峻的多,但是现在纯属无事懒得下病床,因此精神看起来非常好,他们在两位医生走后肉眼可见的松了口气,甚至还有空点评我额头正中伤势的来源。

“这伤也要算在诅咒师头上吗?”

“五条老师说算,不能让井上小姐找高专赔偿,因为会赔不起。”

“哈?要赔也是五条老师赔吧。不过他竟然还会赔不起, 这家伙莫非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吗?”钉崎野蔷薇好奇的打量着我,满脸不可置信。

我眼神麻木,心想蔷哥你想错了,悟子哥根本就是心虚不敢见我想顺势把锅推给别人而已。

…可能大家以为我受了伤,但其实并没有那么夸张,这个伤与其说是严重,不如说是心灵创伤更多一点。

一切源自我蹭着悟子哥的传送阵一起回到原世界的那刻。

迦勒底出品的传送装置一定哪里有问题。

这不该!!!

前一秒还在矜持抓着悟子哥衣摆,拒绝了悟子哥想要将我扛肩上一起传送回去的举动,后一秒在传送阵光芒散去后从半空中掉下来的我感受到了人间不值得!

幸好我拒绝了悟子哥的肩膀扛大米行为。

我双手捧着奇怪的长着眼睛的方块,看着天空的表情非常麻木。

不然我严重怀疑我会被肩扛大米一起关进狱门疆内…虽然这东西只能封印一个人吧。

不…这样一想岂不是刚好因为狱门疆只能封印一个人所以我被丢出来了吗。

既然这样那还不如把我关进去让悟子哥出来啊!

“说好的会传送到其他地方呢!”迦勒底你们不靠谱!传送为什么还带再给加封印的!

我一瞬间怀疑这个传送是不是故意的了!

手里的狱门疆上的眼睛快速眨动着,看起来对于现状也非常不满。我看着悟子哥,不抱希望的询问道:“悟子哥,你还能用能力吗?”

悟子哥牌狱门疆闻言停顿了一下,没有眨眼。

明白了悟子哥意思的我惊觉这是要摔成烂泥的信号,我开始慌了:“多洗跌!悟子哥你不是最强吗,区区狱门疆快点给我出来啊!”

悟子哥狱门疆回答不了我,只能在我手里拼命眨眼着。我看着下方离我越来越近的地面,越来越绝望。

直到我看到了在地面上有几个黑点在那里。

坠落下来的我看清了那是几个人站在那里对峙着,有着奇怪斜刘海的僧人和白发少年是一边,而在他们的另一边——

“虎子哥救命啊!!!”我看到了救命稻草后用尽全力大喊道,眼泪狂飙甚至还没出息的打了个哭嗝。

下方的所有群众在听到天空传来的呼救声后抬头看向了我,下一秒冰霜的气息向半空中的我涌来,被冰冻住的虎子虽然不知道我是谁,但他还是挣脱了身上的冰,快步冲我的方向走了几步,随后猛地跳起,想将我从那片袭来的冰霜中救下。

我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只心中一喜终于不用摔成肉泥,但随后光线似乎被遮蔽住了一般,我转过头后,在向我袭来的冰霜之上,天空上突然冒出了一只长相丑陋的巨大怪物,看样子应该是咒灵。

那只咒灵正在向我袭来。

牙白,比高空坠落更可怕的是你觉得自己要得救的那一刻结果新的死亡又来了。

我的脑海一片空白,等我回过神来我反射性之下将什么扔出去后,我只剩下了悲痛的呐喊声:“啊啊啊!”

现在滑跪道歉还来得及吗,我真的不是故意拿你当精o球扔出去的悟子哥!

但是比我速度更快的还有被悟子哥牌精o球差点砸到的咒灵,咒灵一个摆尾的把狱门疆又砸到了我的脑门正中,随后又在我的额头反弹掉到了另一个方向。

那个方向刚好是刚刚下方两方对峙着的人群的中间。

下方的人之中有看到掉落在中间的物体时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声音。

“五条老师!”

另一方的僧人立刻向怀内掏去,在发现自己掏了个空后露出了意味不明的表情,

“狱门疆?”将我接下后虎子抱着我撤到了安全的地方,他一脸茫然的看着我。“你是谁?”

我觉得他包括在场所有人可能更想问的是这玩意儿为什么会在我这里,但我因为刚刚的冲击一时之间有些头晕。

…实不相瞒,这个是系统自动。

下方的对峙局面因为我和狱门疆的到来而打破了,被虎子放下的我忍着脑门的疼痛和胀意开始认起了现场的群众们。

“…夏油杰?”大部分信息取自网页搜索的我看着对面的斜刘海,露出了迟疑的表情。

“你认识我?”僧人,也就是被我叫做夏油杰的家伙挑了挑眉。

他现在的模样和搜索页面上看起来实在是差的有点远,如果一定要找个合适的形容,那大概是‘马趴有毒还我杰哥美妙肉体’的画风。

我干笑了两声,忽视了狱门疆牌悟子哥在两方人马之间的地面上的无情抖动,心想这个掉落的场面委实不太妙,为什么像是和boss决赛现场。

昨晚的剧情我才看到一半,你们到底啥剧本啊!我放在口袋里握住手机的手微微颤抖。

牙白,虽然但是,现在转头和我的亲亲好基友们求助还来得及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