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山的那面 > chapter9 单亲妈妈
 
  在换到新环境前孙小卉的生活在各家人嘴里都几乎是同一个词“生不如死”但是在她搬家的那天,村子里或多或少都有着可怜孙爷爷的话,七十好几没了媳妇怕是哪天死在家中都无人问津。

  “快走吧,房间都给你收拾好了。”王浩屿原想着帮孙小卉拿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但孙小卉只拿走了两套衣服,以及她的书本。

  在这个家里生活了半年的时间,但孙爷爷与她连告别都极为简单,孙小卉背着书包,在院子里喊了一句“我走了。”“欸。”屋里简单的回上一个字,甚是简单。但孙小卉可能做梦都想不到,那天孙爷爷哭的有多厉害。

  在这个世界上,怕是所有人都会害怕孤独。

  宋爷爷听说了孙小卉要去王浩屿家住,提早便唤了孙小卉去,交代了许多男女有别的话,又塞了些钱给孙小卉“女娃娃家,在别人家里,可不能随便丢哒面子。”孙小卉有时候也会不解,明明不是亲爷爷,却比亲爷爷对自己亲上很多很多倍。

  “小卉,你以后就住这个屋子。”王妈妈指了指院内最左侧的房间,和王浩屿的房间离的不远,只隔了一间厨房。四川大致都是三合院四个房间两个厨房以及一个大型的堂屋,用来储存粮食。

  王妈妈是名医生,听说是从城里归乡继承自己母亲的小诊所,乡亲们不解,在城市的大医院工作为何要来这个小破地方吃国家的补助呢?

  有人几番打听,最后得出结论——离婚

  一时流言四起。

  隔壁的王嬢嬢说;感情不合。邻村的李大娘不服;那赵甜甜不守妇道让人撵回娘家了。两人相执之下更有甚者表示王浩屿可能并不是他父亲亲生的。

  为什么离婚?王妈妈也想知道,她至今记得王爸爸冷着一张脸把离婚协议书摔到她的面前,冷声哼着让她签字,她是何其硬气的一个女人,平时连院长都不会让她为难,为什么要突然这样对她?

  那段时间她的脑子乱成一团,反复想着这段感情是什么时候出现的问题,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但她最终还是没想明白。

  离婚后她带着王浩屿投奔她的母亲,母亲得了很严重的糖尿病,人早就瘦的看不清原来的样子,但为了让他们放心,一直瞒着,直到那天见到,王妈妈才知道,自己的母亲已经活不了多久了。

  所有人都好像很喜欢具有贬低别人的八卦内容,好衬托自己的高大上,几个月后王妈妈的母亲辞世,没有亲朋好友,没有酒桌宴席,就这样草草了事。

  王妈妈的诊所是镇上唯一一家,所以不论怎么样,都不会有人傻到当面去说王妈妈的不是。

  镇上的小混混不少,大的小的,都有。顶着无业游民的身份四处惹事。

  “赵甜甜是吧。”王妈妈不予理会,她懂什么叫清者自清,像这种人间的多了,也就不奇怪了。

  “来,给我号个脉。”那人嚼着一口并不流利的普通话,扭头又和后面的人叽里咕噜说了些什么。王妈妈是这里长大的人,她听的懂四川话,那人在说‘像这种人,我都不用费力,随便哄哄就到手了。’

  话到这份上,王妈妈也不想给他们看病,“目测面色红润,眼神涣散,印堂发黑,对面马路左转买包老鼠药吃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