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这就是救赎吗 > 五、校园之春
 
  我诧异地看着程皓,问他:“你什么意思啊?”他没有回答我,只是加快速度走开了,我跟着他加快了自己的步伐走到了班里。

  刚坐下来,冬昕就戳了我一下,问我:“你们今天发生了什么啊?他们回来说的特别开心。”被程皓弄的一肚子不开心的我不想再多说什么,我说:“没发生什么,他脑子不好。”“啊?谁脑子不好啊,程皓吗?”“嗯!”

  夜色蔓延笼罩,又到了回家的时候了,我借来冬昕的数学作业放进包里,拿着包往校门的方向走去,果然,施枫也走了这条路,她仍然是一个人,但我并不认识她,只能两个人各自走各自的路。走到门口,迎接我的仍然是妈妈,妈妈手里拿着给我带的水果,我把书包给她,她把水果给我,我上车后躺在后排,爸爸说:“孩子今天好像心情不好啊。”“没,别瞎讲。”然后又陷入了沉默,一直沉默到了家。

  第二天还是和往常一样,后面的每一天都一样,程皓没有再和我一起练舞,就连最后的拥抱也只是敷衍结束,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就这样,两周晚自习的练舞结束了,我们拿了跳舞穿的衣服,我的是白色的,袖子口处有流苏一样的挂坠,很好看,头上还要戴着一串羽毛,程皓的衣服是黑色的,他袖子处和我的一样,但头上不用戴羽毛,班长的衣服是棕色的,其他人的衣服都是天蓝色的,每个人的身上都有小铃铛作为配饰,但我觉得都不好看。

  明天我们就要上场表演了,虽然练了两个星期了,但我的心里始终没有底,可我无法操控时间,只能等待明天的到来。

  晚上我躺在床上,拉开窗帘,看着天上寥寥无几的星星,它们都不是很亮了,大概是都困了吧,我把窗帘拉上,用被子捂住自己的脸,脑袋里不经意间闪过了他的笑脸,我想着,当初的我为什么那么的不懂得珍惜呢,现在应该还有机会吧。

  不知道昨晚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知道睡去的时候,仍在想着他。

  今天就要表演啦,上午上完课后,我们回家吃过饭就立马赶来了,因为我们要化妆,我的妆是最复杂的,因为我这个舞蹈部分的原型是个女生,所以我的妆容要尽可能的精致一些,程皓的妆有点像烟熏,加上他板着脸的时候本来看起来就很凶,化了这个妆后,显得更凶了,班长的妆与蓝色形成对应,其他人的妆与棕色对应,似乎我和程皓是单独存在的。

  化完妆后,我们就去候场了,我站在程皓和宇荣的旁边,故意地把身子倾向宇荣,我和宇荣说:“你今天好帅哦,不知道会不会有女生看上你啊!”“哈哈,你今天好漂亮哦!”“不能说漂亮!”“帅!帅呢!”“嗯嗯,你也是!”

  我们的表演排在第七个,但是舞蹈的第一个,前面的六个节目仿佛只进行了五分钟,一眨眼就过去了,到了我们要上场的时候了,我们手拉着手上场,站到对应的位置上去,在音乐响起前,我小声地对程皓说:“加油啊...”“嗯。”

  音乐响起来了,我们跟着音乐起舞,流苏在眼前划过,身上的铃铛叮铃叮铃地响着,我们旋转、跳跃,我们转换位置后又换回正确的地方,一切都那么完美,到了下腰的地方了,我们跟着音乐,一齐下腰下去,这时候,我听到底下的观众传来阵阵的欢呼声,他们也都认为我们跳的非常好。

  到了我和程皓双人配合,他们完成更难的动作的时候了,程皓顺利地起腰再下伏下来,这时候,底下的尖叫声,尤其是女生的尖叫声更加激烈了,她们一直叫着,似乎嗓子不会疼一样。

  到了我和他一起起身的时候了,我撑住的双臂已然很累了,但我还是坚持住了,我和他一起起身,然后紧紧地抱在了一起,这一瞬间,我们俩更像是一起努力的一个人一般,我忘记了应该看向主C,我痴痴地看着程皓的眼睛,他的眼睛在烟熏妆的掩盖下,变得更小了,但他的目光仍然是炙热的,仍然是有力量的。

  “啊!”台下的人疯狂的尖叫着,好像恨不得拿起扩音器来呼喊一样。表演顺利地结束了,我们从舞台的另一侧退场,我沉浸在完成表演的喜悦之中,和他们一起往台下走去。刚要下台阶,就看到了高二(1)班的班牌,我抬起头来,想要寻找他的身影,忽然发现他正在看着我,脸上仍然带着熟悉的笑脸,我冲他挥挥手,他对着我笑了笑。

  谁知道旁边的突然拉了我一把,拉着我和他一起退场,这时又引起了周围女生的一阵骚动,我被她们的行为弄得害羞了,只能跟着程皓一起走了。

  我们回到班上后换了自己的衣服,他们去厕所洗掉了脸上的妆,可是我舍不得洗掉这个好看的妆,就带着妆和他们一起下去等成绩。

  成绩出来了,“98.5!”我们高兴地说着:“第一名稳了!第一名稳了!”带着必胜的心态,我们回到班上等待胜利的号角传了,果然,等他们看完比赛回来了,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欢,我们毫无疑问地获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

  冬昕回来后,看到我的妆还没有洗掉,就问我:“怎么不把脸上的妆洗了啊?”我说:“好看,不想洗。”“马班主任来了又要讲你了。”班主任可能是知道我们得了第一名很兴奋、一时半会儿平静不下来,一整节课都没来。

  下课了我转过身去和冬昕说:“班主任不敢来了,哈哈。”“嗯嗯,今天看到你和一班的人打招呼,你认识一班的人啊?”“有一个我认识,但是你应该不认识吧,他说他是压线进的实验班,没想到现在变得这么厉害了。”“我当时也是压线进去的,我同桌也是。”“不会他就是你同桌吧?你同桌叫什么啊?”“秋...”“就是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