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这就是救赎吗 > 八、与姐妹们
 
  人的一生中会有很多人的出现,有的人只是匆匆而过,有的人是驻留一段时间后再离开,而有的人会一直在你的身边,照亮你的一生。

  施枫、王孑、筱涟都成了照亮我一生的人,我们之间会相互分享喜悦、相互分担痛苦、相互抱怨、相互倾诉。

  那天中午放学后,我就和施枫一起走了,我在下课前几分钟就赶快把书包收好了,因为我想着总不能第一次就让她等我吧,但是等下课铃声打响后,我发现施枫还在低头记着笔记,我就站在门口等她,她好像看到了我在等她,就抬头对我说:“等我一下啊,还有一点就记好了。”“嗯嗯,没事,你快记吧”“嗯。”

—————

  过了大概十分钟,施枫终于好了,她赶紧把自己的书包收好,然后站起来示意站在门口的我可以走了。我们两个人一起走着,不知道该和对方说些什么好,然后她突然问我说:“你和程皓什么关系啊?”“没什么关系啊...就一块跳舞的,跳过舞后都没什么联系了啊。”“哦哦,还以为你们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呢。”“没有没有。”

  我们俩在前面走着,忽然班主任出现在了后面,他在后面走着,看着我们两个人走在一起,还有说有笑的,起初我们俩并不知道,我不经意间地掉头看见了他正在看着我们,我告诉施枫后,她也掉头偷偷看了他一眼。

  我对施枫说:“他不会误会我们两个人吧?”“不知道啊,应该不会吧,我们俩又没什么。”“嗯嗯,我们俩要摆出无所谓的样子,这样他才不会多想。”“嗯嗯,没错。”我们俩就这样边走边谈一直走出了校门。我坐上车后,爸爸的眼睛一直在盯着施枫,然后开玩笑似的对我说:“今天跟个小姑娘一起出来的嘛,谈恋爱了啊?”“没啊,别瞎讲。”

  回到家后,我们坐下来开始吃饭,爸爸又开始和妈妈、奶奶描述他的所见,越说还越夸张、添油加醋地就差我们俩手拉手一起走出来了,本来听了一次的我无所谓,后来她们三个一直拿我开玩笑,我开始不耐烦了,就把脸板了起来,奶奶一看到我板起了脸,立马停下来,爸爸妈妈也在我的几声反驳中停下了,妈妈又说:“开开玩笑的,他都弄得当真了。”“有什么好玩的。”

  吃完后,我就上床开始背语文,不是因为我热爱语文,而是因为语文老师下午要检查几本书的课文背诵,我不背不行啊...但是我还没背到两篇,困意就笼罩了我,到后来,我读一两个字后,眼睛就合了起来,最后,我实在是忍受不了这与困意的战争,我直接把书扔进书包,盖上被子就睡了。

  这一觉睡得可舒服了,以至于我醒来后把背书的事忘得一干二净,醒了后拿着妈妈给我切好的菠萝,然后就下楼坐上了爸爸的车,我没有在车上就开始吃菠萝,因为我想带去校园和姐妹们一起分享。

  我到教室的时候,她们三个都已经坐下了,我拿出书包里的水果盒,问她们要不要吃,她们都以要背书没时间为理由拒绝了我,我一下子想了起来下午要检查背诵!我赶快走下来,拿起语文书挑了几篇最有可能背不出来的开始读,还没读上几遍,语文老师就来了。

  语文老师带着一脸的笑容走进来,她进来后,全班震耳的读书声还是没有停下,她就开始在班上绕圈,看同学们都在背些什么,等到上课铃一打,全班像是被安装了统一的控制系统一样,全都停了下来,等待着语文老师说话。

  老师笑着说:“还没进来的时候在外面就听到了我们班的读书声,想必大家全都准备的十分充分了吧?”“啊!...”底下传来了一阵阵的哀嚎,“怎么了?还没准备好吗?”“没呢!”“那,就再给你们五分钟,时间一到我们就开始提问。”没有人应答老师,只是立刻开始了读书。虽然语文老师每次都说给我们五分钟,但是每次都有十五分钟不止!

  所有人都在馒头苦读,希望在这宝贵的“五分钟”里,把自己背的不熟的或者是不会背的全都背熟、背会,但事实往往是,你背了哪一篇,语文老师提问到你的时候就不会提问那一篇!虽然老师说的五分钟远远不止真正的五分钟,但就算是十五分钟也像是一眨眼就过去了,语文老师拍了拍讲台,让我们停下,她要开始提问了。

  只见她拿着名单像是在寻找着什么,然后她叫出了第一个幸运观众的名字:“王孑!”听到老师叫了王孑的我在旁边一阵狂喜,因为老师叫的不是我,我看着王孑绝望的眼神和颤抖的嘴唇就忍不住的想笑,她缓慢地站了起来,然后语文老师说出了她要背的篇目:《离骚》。

  听到老师让她背《离骚》后,我更加收不住笑意了,我拼命地捂住自己的嘴,忍住不让自己笑出声来。王孑开始背了,她刚开始时背的很顺畅,然后突然卡壳了,我抬起头来看着她,她向我发送了一个求救的信号,但是刚才一直在憋笑的我压根不知道她背到了哪里,她看我半天不提醒她,就开始拿手拽我的袖子,她急迫而又小声地说:“快告诉我。”“我不知道你背到哪里了啊...”

  就当我们俩陷入了窘境的时候,筱涟突然偷偷地掉头开始提醒王孑,她说了第一次王孑没听到,我也没听清,然后她又说了第二次,第二次我听到了,我赶快翻到了那个地方,然后告诉王孑底下的一句,告诉她之后,她就把这个卡壳接上了,一路顺畅地背到了最后。

  她坐下来后跟我说:“吓死我了,你刚才怎么不提醒我!”“哈哈,刚才你被喊起来的时候我一直忍不住想笑,我压根不知道你背到哪里了啊,我怎么提醒啊...”“好吧,小心等下就喊你!”“不要啊!”

  老师开始喊第二个人,她先说了句:“第二个喊个男生。”然后没有看名单,看着班上的同学开始挑选第二个“幸运儿”,她叫出了他的名字:“伟兴。”

  我兴奋地对王孑说:“没喊我,哈哈。”我们看着伟兴困难地站起来,然后一脸无可奈何地样子看着语文老师,语文老师看到了,问他说:“怎么了?”“没..没事。”听着他心虚的语气,班上突然爆发了一阵大笑,语文老师突然严肃地说:“笑什么啊?这很好笑吗?《离骚》,背吧。”

  听着伟兴刚勉强把前三句背下来后就顿住了,我们都知道他肯定是背不下来了,但是语文老师还是给了他机会,提示了他两个字,但他把下一句背出来后又卡住了,语文老师好像生气了,她说:“背到现在就背成这样子啊?你给我把《离骚》抄三遍,然后明天语文课下背给我听。”全班在语文老师发火的低气压下不敢吱声,然后语文老师又开始点人了,好在这一节课都没有点到我,我顺利地活了下来。

  下课后,筱涟和施枫掉过头来跟我和王孑讨论上节课的事情,筱涟说:“我的天呐,语文老师发火太吓人了,我压根不敢发出声音。”施枫说:“对,没错。”王孑说:“刚才把我喊起来吓死我了,还好筱涟提醒了我。”“刚才王孑被喊起来的时候,我一直在笑,笑死我了,哈哈。”我又接着说:“还好没喊到我,要是喊到我的话,我就惨了。”

  就在我们聊的正开心的时候,数学老师从窗边经过,他露出自己的大门口,带着一脸的坏笑问我们:“聊什么聊的这么开心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