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薄荷奶绿[重生] > 第26章 第二十六杯
 
下课之后, 宿琬依依不舍地跟她们说了再见, 两拨女生原地分开。

许扶蓝坐在旁边的花坛上差点儿睡着, 这会儿揉着眼睛跟宿琬说完再见,转身准备回教室打盹儿。

周放把绳子还给林沐,一回头就看到她歪歪扭扭地往教室走, 浑身没骨头似的,就忍不住伸手一巴掌拍直了她的背。

“好好走路, 像什么样子。”

啪——的一声。

许扶蓝吓得蹦了起来,紧接着立刻抬头怨毒地瞅了他一眼,并且加快脚步撤出了他可以碰到的范围。

周放:…

不死心地凑过去:“干嘛啊, 我又没把你怎么着。”

“开什么玩笑, 打的很痛的诶!”她刚刚都听见自己骨头的响声了。

“好好好, 那给你打回去?”

“起开, 谁要打你, 一身汗味儿。”

篮球场上的男生们也大都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许扶蓝在躲周放的时候看见了人群中的徐默。

这位中二少年也满头大汗,但是与看起来依旧精力旺盛的周放一比, 他那张似乎天生就写着“不爽”两个大字的脸,看起来似乎更加不爽了。

许扶蓝还记着人家上回帮她搬了东西,甚至还那么有同学爱地帮她解决了找麻烦的小太妹,就算之前再不熟, 也得象征性打个招呼。

做人还是得有良心。

却没想到她刚刚笑容满面地举起手,他就立刻转身,朝操场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许扶蓝的手僵在半空中, 然后立刻尴尬地收回来,搓搓手装作无事发生,小跑跟上舒冰林沐。

不过心里倒是落下一块大石头。

——连话都不想跟她讲,果然还是讨厌她。

期中考试如期而至,和它一起到来的,还有周放的15岁生日。

许扶蓝在挑选礼物的时候犯了难。

上辈子她抱着隐秘的少女心,送什么都想夹带私货。

周放的十五岁生日礼物虽然是一只普普通通的护身符,上面的长命缕却是她自己编的,年初跟父母去寺庙求考运,和自己的一起开了光。

但以现在的心境再送…总觉得过于暧昧了。

她带着这样的困扰,考完了期中考试。

这次的试卷与上次月考相比较有些难,不过许扶蓝却觉得比上一次更加得心应手。

或许是因为这段时间的练习巩固与提高,之前月考时还有些模棱两可的知识点也全部搞清楚了,考前她翻遍了所有教科书的目录,确定没有一个公式印象模糊,所以心里格外踏实。

全部科目考完,出考场之后,许扶蓝直接去找几科老师对了答案估分,最后的结果也让她十分满意。

如果没有意外,她大概能回到重生之前最好的名次了。

晚饭时间,和许扶蓝要过答案的众人有喜有悲。

林沐照旧还是没心没肺似的,不论考得怎样,都仿佛影响不到她的心情;倒是舒冰,说她这一回的理综很没底。

“啊啊,我真的不知道最后一道题写的答案是多少了…看见答案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写的是60s,答案一关又觉得像是算成45s。”

林沐和许扶蓝轮番上阵安慰她。

“说不定是你记错了。”

“别愁了,算错了也就一个小题,没多少分。”

舒冰还是提不起劲儿:“真的啊?”

俩姑娘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倒是旁边的蒋笙冷不丁冒出一句:“你就别自欺欺人了,看到标准答案之前的第一反应就是你真正的答案。”

大约是和他们几个混熟了,蒋笙从最开始一句话不超过20个字,到现在时不时插句嘴都能精准补刀,竟然也只花了一个月。

秦鸣一边嗦粉一边附和:“对。”

见许扶蓝一个眼刀横过来,赶紧又顺着她的话补充道:“没事,一小问也就五分。”

舒冰:“啊!五分啊!一分压倒一万人,五分我就在五万名后了。”

局势逐渐脱离掌控。

许扶蓝、林沐瞪向秦鸣:“…你少说一句没人嫌你哑巴。”

见说什么也没效果,她们干脆就不管舒冰了,就让她在旁边发泄,而许扶蓝转头问周放这次语文考得怎么样。

少年放下勺子,认真地回答道:“五道基础题都做对了。”

“作文呢?没跑题吧?”

“没,”他的眼角眉梢浮现出一丝得意,“我还听你的列了提纲。”

许扶蓝有点惊讶:“你有空列提纲?不会觉得时间赶吗。”

这次卷子的书写量较大,她听小宋老师说,不少学生都没来得及写完。

“不会啊,我觉得列了之后写作文反而更快了。”

周放用右手凭空比了一个书写的姿势,笑得眉眼弯弯:“刷刷刷,就写完了。”

许扶蓝也被他逗笑了,作势拍拍他的脑袋:“好,咱们小放真棒。”

看他心情不错,估计考得真还行。既然最拉跨的语文成绩都在线,那他的名次大概又要更进一步。

周一到校,因为是语文早自习,所以小宋老师直接在自习之前把成绩表张贴在了课程表旁边供学生查看。

许扶蓝来的时候,舒冰刚从人群里挤出来,一见她立刻眉开眼笑地通知:“蓝蓝,你语文又是单科第一。”

在预料之中,她没太惊讶,径直问具体成绩。

“哈哈哈111,虽然比上次少一分,但是这次卷子难些嘛。”舒冰煞有其事地拍拍她肩膀,“已经很棒了。”

许扶蓝观其面相带着喜气,便揶揄道:“我掐指一算,你也考得不错。”

“哈哈哈你就是当代神算子!我考了108,也不知道作文是哪个老师批卷,我还以为自己死定了,结果给我打了35分。”

“好好好,”她点头,然后把包递给舒冰,“你先帮我带过去。”说完就也准备往人群挤。

“欸,林沐和蒋笙的我也看了,都还行,你还过去干嘛?”

“看周放的!”

话音刚落,便看到人群里钻出一个脑袋,秦鸣朝她摆摆手:“不用看了妹妹。”

许扶蓝突然觉得有点紧张:“怎么了?”

总不能是周放自我感觉良好,实际上这回还是考得一塌糊涂吧。

却听他愤懑不平地说:“竟然考了101,真是太过分了!说好语文要一起拉低平均分,他什么时候背着我学习的?”

她才松了口气。

走之前还损了秦鸣一句。

“以后说话别大喘气儿,会被人揍的。”

总成绩是在下午放学前出来的,班主任打印好后叫班委去办公室剪成成绩条分发,许扶蓝得以第一时间知道了自己的排名。

年级第七,出人意料地好,比她预估的20还要高十来名。

知道了具体分数后,才发现是在理综超常发挥的基础上其余几科也稳定拿分,所以一口气前进了这么多。

因为致远班内有周考,班主任倒是对许扶蓝一直以来的进步有目共睹,所以简单表扬了几句后,便开始分配任务,然后回到教室继续坐班自习。

舒冰等老师一走就迫不及待地看自己的排名,确认之后才大大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还是19,”她拍着胸口说,但一看其余几人的成绩,就瞬间沮丧,“哇,林沐11诶,连蒋笙都拿了15?天呐,原来我还是咱们里排名最差的吗。”

周放在旁边整理班主任交代的卷子,冷不丁补刀:“跟蒋笙就差那道理综大题了吧?”

“啊啊啊别跟我提理综,”她抓着头发难受地说,“我都已经为自己的粗心大意悲伤了好几个夜晚了。”

“但我看你每天晚饭都吃的不少啊,昨天在图书馆还睡着了。”

舒冰恼羞成怒:“周放!你到底会不会聊天?”

袁昔在装订练习册的空隙听了一耳朵,好奇地问:“你们每天晚上放学之后还一起去图书馆吗?”

“是啊,怎么了?”

女生便又追问:“一起学习?”

舒冰眨眨眼睛:“那不然呢?”

袁昔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怪不得你们都进步这么多…那之后我能不能跟你们一起?”

舒冰一愣:“你…要跟我们一起吗?”她的语气有所迟疑,“但你第一名啊,没…必要吧。”

袁昔却苦笑着摇摇头:“谁说我这次还是第一了?你们看成绩表嘛。”

许扶蓝和林沐皆一愣,赶紧把第一那一条从纸堆里翻出来。

一看,最前面赫然写着两个字——“周放。”

“周放考了第一?!”她们俩异口同声地说,接着不约而同地看他的各科分数。

“哇…数学满分理综满分英语满分文综148…”

许扶蓝:“小放你考第一了!”

舒冰:“周放你个挂b什么时候买新挂了语文都考了101?”

他苦笑不得地看着她们俩:“我考第一很稀奇吗许扶蓝?”

“还有,这是我靠自己的努力取得的成绩,你可以嫉妒我,但请不要用这种低俗的词汇诋毁我。”

舒冰:“…我信了他自己考的了,连这种高端句式都能随口拈来装b,这不是以前的周放。”

然后立刻抓着许扶蓝装作眼泪汪汪:“蓝蓝,蓝蓝,你不能偏心啊,能辅导他,能不能也教教我?我总比周放要好教吧。”

她却有点为难:“…你的语文成绩都够好了,我还能教你什么。”

“哇,偏心!”

“我没有…是你们俩情况不一样。”

周放立刻洋洋得意:“听到了吗班长,因为我们不一样。”

舒冰:“啊!许扶蓝你重色轻友!”说完就来挠她的痒痒肉。

她百口莫辩,被挠的受不了,求饶了半天舒冰才放过她,又转头就去揍周放。

少年一边跟舒冰斗嘴,一边躲闪,办公室小小的空间里堆满了各科卷子、练习册,墙上挂着中考倒计时,气氛却格外轻松活跃。

许扶蓝看着他们俩打闹,手头工作也没停,竟然莫名生出了岁月静好的感觉。

因为被打了岔,话题一路偏了好远,袁昔见没办法再跟舒冰沟通,转头从桌案对面来到了许扶蓝身边,再次问道:“可以吗?”

她这才反应过来还没给人家答复。

但每天去图书馆也算是他们几个人的集体活动,如果不问其他人就擅自同意,她觉得不太合适。

她反倒是冒出了一个其它想法,仔细思索后觉得有实施的可能性,才开口询问袁昔的意见。

“去图书馆没有必要了,我现在有个建议,想问问你同不同意。”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6-26 21:00:51~2020-06-27 21:54: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伍壹零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爱吃肉圆 10瓶;jx 2瓶;澧有芷兮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