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薄荷奶绿[重生] > 第32章 第三十二杯
 
自从各自长大后, 许扶蓝也有很久很久, 没有看见周放哭了。

记得他小时候带自己出去玩, 在周家父母任教的大学后山里,让野狗追了一路,却还知道让她先跑。

被咬了也只是紧咬着下嘴唇, 即便大眼睛里已经湿漉漉地噙满了泪光,还是一声不吭。

给他打破伤风的护士阿姨笑着问他为什么不哭。

小男孩这才说:“我要是哭了, 妹妹肯定会怕的。”

可是一开口就憋不住哭腔,哽哽咽咽地,刚擦了眼泪, 见许扶蓝被她外公外婆牵着过来, 还吓得打了个哭嗝。

在她印象里, 周放惯常是把她当成要好好照顾的妹妹看的, 也确实一直尽职尽责地扮演着“哥哥”的角色。

哪知道许扶蓝却因为这种别于他人的“照顾”, 大逆不道地生出了别的心思。

但重生之后,再见少年时的周放,才发现他与自己记忆中那个完美的“好哥哥”形象相比, 委实要幼稚得多,也并不像她记忆中那样,无所不能,无坚不摧。

想来是多年对记忆的雕琢与美化, 让她凭空造出了一个完美的“白月光”。

她在大学时短暂地交过一任男朋友,温柔、谦逊、上进,就像她一直所想念的周放那样。

可是没过一个星期, 他们就分手了。

许扶蓝不曾怀念过这段初恋,却一直忘不掉年少时那段埋在心底的悸动。

现在这个在她面前的周放,熟悉而陌生,是她记忆里的样子,却又与她所知道的“大相径庭”。

会害羞,会恼怒,会无措,会偷偷的哭。

是那么一道,生动鲜活的白月光。

那天晚上,许扶蓝一边抱着他的脑袋安慰,一边却又忍不住有些开心。

虽然后遗症有些严重。

第二天两人一同上学的时候,周放眼圈上的红色已经完全褪去了,神色也与昨晚的强作镇静不同,显然是想通了某些关窍才沉稳下来。

唯独看许扶蓝的眼神很躲闪。

话没说两句就开始支支吾吾地岔开,站在她身边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许扶蓝见他心情转好也放下心来,故意抓着昨晚的事情逗他。

周放开始还囫囵地嗯了几声,见她还不依不饶地追着问,一脸不怀好意,再好的脾气也恼了,狠狠瞪了她一眼。

“不就是哭了会儿吗。”他破罐子破摔,“你小时候打针都哭呢!”

许扶蓝:“对对对,哥哥你超勇的,昨天只是意外,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他深吸一口气:“…不是你让我哭的吗?”

许扶蓝:“是啊,所以我说不会告诉别人,比如说秦鸣之类的,让他们找到机会笑你。”

她拍拍胸脯:“放心,这以后就是我们俩间的秘密了!”

周放:“…”

“随你。”

他听不下去了,干脆带上耳机把一脑袋聒噪堵在耳外,光明正大地掩耳盗铃。

好在两人在班上的位置隔得远,许扶蓝又是个一下课就窝在座位上做题的,没有要事绝对不会来主动找他,更不可能专门跑过来嘲笑他。

周放松了口气的同时,却总忍不住遥遥地偷看她扎着马尾的背影。

然后再把脸埋进臂弯里,慢慢脸红。

昨天晚上,在漆黑的玄关处,因为闭着眼睛,一切感官都愈发清晰灵敏。

许扶蓝脖颈侧的肌肤白皙细嫩,棉质的睡裙布料也温暖柔软,带着淡淡的洗衣液香气,很让人安心。

却也是他第一次清楚地意识到,原来和他一起长大的福来妹妹,也是一个温柔的、漂亮的、同龄的。

女孩子。

谨遵班长大人舒冰的吩咐,在校庆逐渐逼近的时候,各个小组选出了各自的c位,并且将名单提交。

倒是许扶蓝她们小组,一路拖着到了现在。

最后一节自习课之前,包括许扶蓝在内的十名学生被班主任叫到了办公室。

“市一中自招都报名了吗?”

大家纷纷点头,也有一两个决定报考外国语的进行了特意说明。

班主任满意地笑了笑,又叮嘱了他们一番话,约摸就是要全力准备,但是也要做好最差的心理准备,绝对不要因为一场自招影响了最后中考的状态,然后才把他们放回了教室。

“嗳,许扶蓝和舒冰等一下。”

她站住脚步,大约猜到是要问校庆节目的事。

舒冰上周已经统计了各个小组的服装情况,号召大家互帮互助,尽量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解决问题,而实在找不到合适衣裳的几个80组则由公费定做。

刚巧林沐说她奶奶年轻时做得一手好针线,把服装问题主动揽了过去,只需要用班费扯几米合适的布料。

虽然还没开始集体排练,但各组也都有私下练习合唱,就等今天开始排走位。

道具采买则定在了这周末,班委会集体出动,外加一个凑热闹的林沐。

原本宿琬说她待在家无聊,也想赖着一起,但被舒冰以班级机密,不可随意透露拒绝了。

总之一切进展顺利。

班主任听了之后果然也没有露出任何不满的神色,拍了拍她俩的肩膀鼓励了两句,最后才通知她们4月20号校领导要莅临检查指导。

把舒冰和许扶蓝听愣了。

420号?

那就只剩几天了?

她们连一次正是排练都还没开始呢!

班主任看出来两人的惊诧,抿抿唇,用“你们辛苦了”的眼神看着她们说:“所以,要加快进度了。”

回到教室之后,舒冰迅速收拾出所有需要使用的东西,然后冲到讲台上。

“安静!大家都安静一下!”

她把班主任的话简单转述了一下后,然后立刻要求学生们在楼下的空地集合。

“请大家都端正态度,咱们务必争分夺秒。”

下楼的时候,秦鸣跑过来问她们组的代表选了谁。

舒冰一脸奇怪:“齐摇不是已经去90组了吗?”

秦鸣却摆摆手:“害,我知道,还能是我想问的吗?”

她刚想问他又打的什么主意,接着就看到双手插兜,跟在秦鸣身后慢悠悠下楼的周放。

于是当即清清嗓子,用不大不小但足够明亮的声音说:“咳,我们还没选好呢,一会儿下去再民主投票。”

她特意加重了民主投票几个字,眼神似有似无地飘到一边,被许扶蓝发现后才收敛了。

看到周放之后,许扶蓝也想起了还有件很重要的事情没有解决,便让舒冰林沐先走,自己向上跑了几步,到他跟前问:“小放,你过生日想要什么啊?”

倒不是她不想认真准备,只是总觉得不论送什么都觉得不合适。

她上辈子做学生的时候,也喜欢送一些华而不实,光外表漂亮,实际上屁用没有的摆件儿,后来才渐渐越发注重实用性。

现在虽然年龄变小了,习惯却改不回来了。

送礼物嘛,自然兴缺啥送啥。可她左思右想,怎么都想不到周放能缺什么。

怕贸然买了他用不上,或者不喜欢,还不如直截了当地问他想要什么,方便他人也方便自己。

哪知道周放一听,竟眼见地不开心起来。

他摁着她的脑袋使劲儿揉了几把,没好气地说:“你哪次过生日我不是跑几个商场给你买礼物?你倒好,一点儿脑子都不肯动了吗。”

许扶蓝觉得冤枉,一边挣扎一边辩解。

“与其和你一样跑几个商场买个丑青蛙,还不如告诉我想要什么,我轻松,你也开心啊。”

她觉得很有道理,哪知道周放一听,脸色更难看了。

“许福来,你可别太过分。”

然后不等她问自己到底哪里过分,把手一撒开,竟索性不理她,跑了。

许扶蓝跟在后边儿一面小跑一面理被弄乱的头发。

“小放?周放!别跑啊,你说说嘛!”

他平时走快了都会等等她,哪晓得今天却一眨眼没了踪影。

许扶蓝气结,松开马尾辫,重新扎了一个。

嘴里嘟囔着“德行”,不紧不慢地往集合地赶。

在路上却碰见了从政教楼过来的袁昔——说起来这周她似乎跟她们越来越熟悉了,原先还只是知道名字,没多少交往的团支书,现在却是走在路上也会打招呼聊几句的关系。

“我看好多同学都往那边空地走,怎么了?”

许扶蓝扎好马尾发,又顺手拽松了几绺头发,使发型看起来更蓬松自然。

“你没碰见舒冰吗?20号校领导要来看咱们班的校庆节目,得抓紧时间彩排了。”

女生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拉着许扶蓝跑了起来。

“咱们组代表还没选,得快点儿了。”

“哦。”

她被迫跟着再次跑动了起来。

一边抿起唇,暗暗地质疑。

她们俩的关系已经有这么亲近了吗?

还是说初中女孩真的都像林沐一样自来熟?

她歪歪脑袋——真是搞不通。

到达集合地点的时候,舒冰已经找了她们有一会儿了,一见许扶蓝就皱着眉头抓了过去。

“你干嘛去了?这么慢。”

她立刻露出委屈的表情,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地把锅推给竹马:“都怪周放,他把我发型都弄乱了。”

舒冰知道许扶蓝在扯理由,但也懒得跟她计较了,直接把她带到了自己的队伍里,走的时候还压低声音在她耳边问:“你什么时候和袁昔关系这么好了?”

许扶蓝有点懵:“我以为你跟她关系不错。”

女生眉头却皱得愈发紧了:“谁告诉你的?我跟她就普通同学啊。”

“哦,这样吗。”

许扶蓝想了想上辈子自己跟“普通同事”的日常相处方式,不免再次偷偷感慨了初中生友谊的善良纯粹。

舒冰不知道她想了什么,兀自在她耳边说。

“反正你别跟她走太近了,这人不太适合深交。”

许扶蓝虽然因为她的这句话有点惊讶,但并没有反驳,只是顺从着点了点头。

“好,知道了。”

她总不至于因为一个普通同学,去质疑自己的朋友。

因为00组的女生代表还没决定,舒冰便将几个组员全部聚集在一起,让大家按顺序将选曲唱一遍,再进行公平投票。

“我就不唱了,五音不全,以前九班同学都知道。”班长大人咧着嘴笑得很坦荡,并不觉得自己不会唱歌有甚难堪。

接着林沐也举起手:“我也不,唱得很难听,别脏了各位的耳朵。”

见两个朋友都弃权了,许扶蓝也不太想唱,但没来得及说话就被舒冰打断了。

“赵缘,你先来。”

这位就是被齐摇从90组换过来的冤大头,但性格不错,也没什么怨言。

她唱得中规中矩,虽然没走调,但嗓音有些白。

接下来的黄雅璐也差不多,倒是袁昔,平时看起来文文静静,话不太多,嗓子却意外地好。

她唱的时候没有刻意压低音量,因此引来不少其它组的目光,等最后一句尾音落下,还收获了一片小小的掌声。

黄雅璐拉着她得意地笑着说:“袁昔唱歌一直都很好听。”

女生腼腆地笑了笑。

许扶蓝到这时也已经不太愿意开口了。

她自认唱歌水平还算不错,大学进入社团后还专门练过一阵,可是自从上班之后,就一直不太喜欢跟着朋友去ktv。

大家都是开着伴唱才能踩着调的水平,如果你水平太过突出,又不是寻常会搞气氛的麦霸,反而会冷场子,而且她还特别喜欢acg文化。

唱的歌大家都没听过,没人能一起唱,只能看你一个人表演,完了还要鼓鼓掌表示赞叹。

搁谁不觉得尴尬?

现在的情况给她的感觉也差不多。

其实在袁昔那里停下最好,毕竟她唱得好,朋友也很高调地表示了自豪。

她们投票公开,许扶蓝就想退一步算了,免得因为一个代表,反而搞得组内有矛盾。

她讨厌麻烦,也讨厌尴尬。

但是舒冰和林沐怎么可能这么随意放过她?

她没办法,就随意地开了个腔,没有故意跑调或搞怪,却也没多认真。

结果舒冰一把勾住她的脖子,十分夸张地拍着她的背说:“绕梁三日!如听仙乐耳暂明!”

许扶蓝:“我怎么没觉得?”

班长大人当作没听见她的吐槽,直接把在场的人聚起来,然后说:“投票了啊,我数三二一,同时把票投给自己心目中的人选。”

大家表情一肃,认真地点了点头。

许扶蓝看着舒冰朝林沐使了个眼色,心中有些无奈。

算了,反正也轮不到自己,就任她们去吧。

“三、二、一!”

许扶蓝弃权。

林沐、舒冰指向了她。

赵媛、黄雅璐

还有袁昔自己。

同时指向了袁昔。

作者有话要说:  发表一下我的看法:敢于争取的女孩是勇敢的,但只是在学生时代看起来不太讨喜。

蓝蓝是佛习惯了,放心,我觉得她会后悔的。

感谢在2020-06-30 21:33:19~2020-07-01 00:03: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笑笑 20瓶;大大 5瓶;琅城、澧有芷兮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