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薄荷奶绿[重生] > 第34章 第三十四杯
 
舒冰和林沐同时顺着声音看了过来。

许扶蓝有点头大。

她把周放给摁了回去, 囫囵说:“洗了, 晾在阳台还没干呢。”

他才半信半疑地重新抱着书包乖乖坐好。

但许扶蓝被他吸引了注意力,总忍不住侧头瞧他一眼, 见这大小伙子抱个女孩子书包, 安安静静地, 反像个小媳妇儿, 怎么看怎么不合适。

左思右想,还是主动把包给拿了回来。

而周放看了眼自己倏然空了的怀抱, 更慌了,以至于一路看着车窗外心不在焉, 连几次袁昔搭话都没听见。

一行人到了批发市场下车, 舒冰看了眼采购单子, 提议:“我们分头去买吧,快一些。”

大家倒是都没什么意见。

只是许扶蓝心里还惦记着和林沐舒冰去买礼物, 率先和两个朋友走了, 于是在场6人,自动地分成了两拨。

周放看着那三个背影,愣是没来得及阻止。

下午采购工作全部做完之后,因为和班上的同学约好了还要在学校排练, 大家就随意吃了一点,又赶回了学校。

只是上车之前, 袁昔红着脸说自己还有急事要办,不能一起排练了。

她站00组的c位,如果缺席正是排练大家都会很难办, 但是人家都说有急事了,舒冰也不能拦着,只能放她离开。

因为知道下周二需要验收,大家态度都很端正,虽然拿到道具之后都觉得新鲜,但也没有玩太久,效率比班主任在的时候还高。

最后合排,大家把袁昔的位置空出来,没有搭档周放就当无实物表演,竟反而自在不少,倒是比上次排练还要自然。

许扶蓝拿了家里的相机过来录了全程,趁中场休息的时候,拉着舒冰一块儿看了一遍,总归还是满意的,约定明日再见后,六点多就把大家放了回去。

回到外婆家之后,她看了眼橱柜里的丑青蛙,皱着眉头思索了半晌,最后还是没把它重新挂上书包。

带了两辈子了,倒像是带了把锁在自己身上。

许扶蓝想了想近两日自己的种种不正常,忍不住扶额苦笑——不知道是不是让周放传染的幼稚,自己竟然又跟他较真上了。

第二天,周放再见许扶蓝时,便发现她的神色比前几日要坦然许多,照旧笑眯眯地和他打招呼,气急了就踹踹他小腿做样子,偶尔插科打诨逗他玩。

两人自然而然地回到了以前的相处模式,仿佛是前几日生闷气的不是她。

周放虽然开心并不用继续看小青梅脸色了,但又总觉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两人一并到学校的时候,许扶蓝远远看见舒冰和林沐,立刻小跑着迎了上去。

可一靠近,便发现舒冰脸色不太好。

仔细问后才知道,袁昔又请假不来了。

“事多就别选代表,选了她又不来排练,故意找麻烦呢吧?”舒冰气闷地握着手机,“周考那两天不算正式排练,缺一次就算了,现在合排三次她两次都不在,我变个橡胶人帮她走位吗?”

许扶蓝听了也忍不住皱眉头:“她说是什么事了吗?”

舒冰却更气了。

“问是什么事了,她支支吾吾不肯说啊!六个组里原本就只有她和周放别别扭扭,到时候班主任看了还不是说咱们俩”

“真是烦死我了!”

周放和秦鸣隔着老远就听见了她们的动静,走过来问:“怎么了?”

舒冰气得不想复述,许扶蓝便帮她简单转述了一遍。

结果秦鸣理直气壮地说:“这还不简单,她老不来排练,把她换了得了。”

舒冰一愣:“但是,趁她不在换人,是不是不太好?”

但大小伙子们哪懂女孩子们心里的弯弯绕绕,就是平常跟她们相处时间更长的蒋笙听了也觉得疑惑。

“不是她的错吗?”怎么反倒舒冰几个不好意思起来。

于是班长大人皱着眉头思索了半天。

“那换谁啊?”

周放方才一直闭着嘴看戏,这会儿倒是舍得开尊口了。

“许扶蓝啊,”他说,“节目不都她排的吗。”

舒冰忍不住一个眼刀削过去:是怕别人看不出来你想跟你青梅搭档吗?

不过这提议她虽然也觉得合适,但在背后暗戳戳地换人,总觉得不是君子所为,因此清清嗓子,拍板决定今天先由许扶蓝暂代,明天如果袁昔还不能到场,再做定论。

周放看了眼许扶蓝,见她面色平静,没露出排斥的表情,才暗松了口气。

合排的时候,赵缘虽然因为突然换人有点惊讶,但是她知道袁昔三天两头不来排练,自然也不会有意见。

只是黄雅璐一下午脸色都不太好看。

唯一的意外倒又出在了这对新搭档身上,

周放倒是坦荡荡了,然而许扶蓝虽然会排节目,动作却做得很不利索,被他纠正了好几次同手同脚后,休息时间蹲在原地自暴自弃。

他难得见许扶蓝这样,觉得好玩儿,也蹲在她面前,看着她冲地上野草发脾气。

许扶蓝一抬头,就对上了竹马笑眯眯的双眼。

“怎么了?”他好脾气地问。

她叹了口气,语气颇惆怅:“可能我这种人,天生就只适合统筹全局吧。”

打量打量他,又感慨上帝造人不公。

她做得这么困难的事,他为什么都能这么轻松?

越想越不平,忿而伸手,把他的脸蛋当面团儿揉。

周放倒没计较她手脏,任她撒了会儿气,才把她从地上拔起来。

“行了,擦擦手,”他递了张纸巾给她,坦然地朝她笑,“不会就练,我陪你。”

许扶蓝闷着脑袋站好,顺手也帮他把脸上的灰擦干净了。

然后和周放在旁边找了一个僻静角落,趁着大家都在休息的半小时,又把合唱的动作练了好几遍。

晚上回家之后,外婆照旧让她去叫周放过来家里吃饭。

许扶蓝最近敲隔壁的门敲习惯了,这会儿也没讲什么形象,刚洗完澡,穿着睡裙跻着拖鞋就过去了,嘴里还叼着根小布丁。

“小放!速来吃饭!”

门倒是很快开了,来的却不是周放。

开门是个穿着夹克衫、牛仔裤,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的女人,五官和周放有五六分像。

且巧,许扶蓝小时候常抱着这位大腿撒娇耍赖,就算过了十来年也不曾忘记她的音容。

女人显然也很惊喜:“蓝蓝?你最近住在赵老师家里吗。”

许扶蓝嘴里的小布丁差点儿掉下来。

这时周放的声音从屋内传来:“妈?福来吗?”

她往周妈妈的身后瞅了眼,便瞧见了正在拿毛巾擦头发的周放。

太久没见有些失神,但许扶蓝就很快调整过来,挂上了晚辈常用的乖巧笑容,向周家阿姨打招呼:“嗳,我爸妈最近有事,在外婆家住一阵儿。”

“这样啊,那感情好啊,不是每天都能跟小放一起上学吗,”周阿姨侧身,想把她给迎进去,“进来吧。”

她摇摇头:“现在不了。”

又说:“您和叔叔今天下午回来的吗?家里应该没菜吧,要不都过来吃饭。”

听了她的话后,周阿姨皱着眉犹豫了一会儿,问:“方便吗?”

许扶蓝点头:“蒸了不少饭。”

她便坦率地点点头,笑着摸摸许扶蓝的脑袋:“那就麻烦了。”

接着还是把许扶蓝拉进了屋内,让周放陪她稍等。

进门之后,许扶蓝看到客厅里摆着几个袋子,大概是些标本。

周家叔叔正趴在桌子上写着什么,见她进来之后也摘了眼镜温和地朝她笑起来:“蓝蓝来了,上初中之后就好久不见你来找小放玩,长高不少。”

周放立刻搭腔:“可不是,她现在就没把我当哥哥。”

又给许扶蓝狠狠掐了一把腰。

另一边周阿姨进房间换了件衣服,出来之后,看见干干净净的厨房,才想起来问他:“小放,你最近都在赵老师家吃饭吗?”

少年回过头“嗯”了一声:“怎么了?”

便看到他妈妈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那给你留的生活费呢?”

许扶蓝看着周阿姨冷笑着逼近过来,还顺手抄了柄扫帚。

她身边的周放瞬间寒毛倒立,一把窜起来躲在了沙发后面,扯着她的胳膊护住自己。

“说!是不是又泡网吧去了?是不是又不去上早自习!”

“我没——妈,我没有!你问蓝蓝,她知道,我不仅没迟到,现在还天天一起上晚自习呢!”

见周阿姨看向她,许扶蓝赶紧点点头:“真的,小放最近学习很认真。”

虽然以他的脑子,也并不需要花太多功夫在学习上。

看着阿姨手上的扫把,她也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手臂不自觉地又向后护了几厘米。

至于前一阵子某人天天泡网吧吃泡面的光荣历史,她还是很讲义气地没有揭他老底。

总得给人机会嘛,知错就改就是好小朋友!

周阿姨听她做担保后才将信将疑地放下了手里的扫帚,但还是瞪了周放一眼。

“别让我逮着你的把柄。”

警报解除后,许扶蓝明显感受到身后人松了口气,甚至还大着胆子站起来抱怨道:“…你怎么就不能相信你儿子呢?”

他悄悄往沙发侧边挪了一步:“我期中考了第一,学年第一,语文都过百了,是吧妹妹?”

许扶蓝只好又给他当了证人。

周阿姨的脸色这才渐渐缓和下来,只不过看着他的眼神还是似笑非笑地。

“算时间也快一模了,你要是真出息,就再考个第一回来,不然就别总在你爸妈面前瞎嘚瑟。”

说罢又拉着许扶蓝说:“蓝蓝也别当他多厉害,你周叔叔当年做学生的时候照样回回学年第一,也没见跟他似的臭显摆。”

许扶蓝同情地看了眼一旁乖得跟鹌鹑似的竹马,除了附和,也不敢随便搭腔。

——学神的世界!我也不懂啊!

等周家叔叔从书房里出来后,周阿姨才和他拎着些谢礼,上许扶蓝外婆家拜访去了。

而许扶蓝看了眼周放,诚恳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哥,你辛苦了。

也是幸好他遗传了这对夫妇的神仙大脑,要换了她,天天在家被父母各方面降维打击,迟早要疯。

爸妈不在现场,少年倒是再次生龙活虎了起来。

他颇别扭地揉揉鼻子掩饰脸红:“…我爸妈本来就这样儿。”

然后又笑着屈指敲敲她的额头:“你等一下,我有东西要给你。”

不等她开口提问,就急匆匆地转身去了他的房间。

许扶蓝只好留在原地,猜他是不是又闲着没事,给她当免费教辅老师出题。

没过一会儿他就出来了,但手里并没有拿着笔记本或书。

她皱起眉头:“你要给我什么啊?”

他却只是背着手,笑眼弯弯地走到许扶蓝面前。

然后突然伸手,往她脑袋上夹了个什么玩意儿。

许扶蓝吓了一跳,下意识伸手去摸,取下来放在手心一看,却是一枚蝴蝶结卡子。

实在出乎意料。

她抬起头看他,他不自然的挪开目光,又揉了揉鼻子。

“你不是…嫌我送那蛙丑吗?”他说着说着,自己渐渐脸红起来,“不好意思啊,我也知道丑,当时送你真就是觉得有意思。”

起初周放眼神还有些躲闪,但是见青梅安静地站在面前,没露出愠色,好歹胆子还是大了起来。

他偷偷地瞥过来,清澈的眼睛在日光灯下看着格外亮,再次与她的视线在半空中交错时,便没再躲开,眼神也变得诚恳认真。

“你不喜欢,就不要挂在书包上了。”

他慢慢地说,像是在做一个分外认真的承诺。

“以后我再送你东西,一定只拣漂亮的。”

第二天到学校的时候,舒冰和林沐都眼尖地发现许扶蓝换了个背包,没再用先前那个洗得有些发白的牛仔书包了。

侧拉链上也没再挂着那只丑得令人发指的青蛙。

原先她们不知道是周放送的,还曾数次质疑过许扶蓝的审美。

昨天刚晓得是生日礼物,今日一看,许扶蓝竟连包都换了新的。

面面相觑,不禁怀疑她是不是打算连竹马也换个新的。

没人敢大剌剌地问,只敢旁敲侧击。

哪知道许扶蓝直男似的脑子,根本听不出她们的意思,于是两人就一直憋到了下午自习课排练前。

舒冰暂时把注意力从许扶蓝的丑青蛙上转移回来,在座位上正襟危坐。

许扶蓝好奇问她,才知道舒冰已经知道袁昔每天下午放学那一阵都干嘛去了。

“她准备自招考试,找了原来班上老师补课,所以才每天最后一节自习都要去政教楼。”

“你等着,她今天绝对又要请假,只要她开口,我就当面跟她讲换人。”

果然没过一会儿,袁昔就来了。

她还是像往常一样,挂着腼腆的笑容:“不好意思啊…我今天还是——”

话没说完,被舒冰打断了。

“行,我知道了,你去吧,”班长大人摆摆手,“我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袁昔一听,脸上浮现出一丝真切的笑容。

然而还不等她来得及开心,舒冰接下来的话就宛如一盆冷水泼了下来。

“但既然你不能来参加合排,00组的ter也得换人。”

她的表情十分严肃。

“这次我就不向班主任报告了,你去干嘛我也不问,但还是希望你以后不要把班级集体活动当成玩笑。”

这世上,怎么可能总有鱼与熊掌兼得的好事。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像从第一章开始就有点在意上辈子的事情。

嗯,具体怎么样我在完结会写番外,这里就不细说了,昨天也回复了评论区上辈子是周放和林沐好朋友。

但是不管怎样,既然已经重生回来,那现在的周放、林沐、许扶蓝就不是上辈子的他们了,对叭?是一次重新开始,所以大家大可不必把他们当成同一个人。

感谢在2020-07-01 21:46:15~2020-07-02 20:59: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爱亚鸦 45瓶;我的意中人他踏梦而来、唐僧洗头用飘柔 5瓶;时光倒流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